第056章:跟我去小楼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5:43:20 字数:4229 阅读进度:58/527

餐桌上的气氛骤然凝重,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不说话。www.pinwenba.beat.cc/read/704/聂真真握着韩澈的手,感觉到他的手背绷紧了,暴起的血管在她掌心里突突直跳,她想要现在就告诉他她的想法,奈何当着另外两个人,什么也做不了。

韩振天却轻咳一声,指着聂绵卿说到:“我没什么胃口,绵卿啊,送我上楼,真真,你自己吃,别管这……”他的眼角掠过笔直站着的韩澈,眼睑下眼袋沉沉的挂着,始终不曾正视过韩澈,话到嘴边,竟不知道该如何对聂真真称呼他,叹息着扶着聂绵卿往二楼走了。

聂绵卿警告的眼神射向聂真真,又看看韩澈,心里是绝对不放心这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可眼下却没有法子,只好先送了韩振天回房。

韩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聂真真抬起头来仰望着他,他在她的眼里高大的就像是她的天空,投下的阴影都是华丽的,他挺直的脊背上,除了他冷漠高傲的姿态,聂真真总觉得,他还背负着无数沉重的情绪,那些情绪丝线一样轻盈飘渺,却在他一举手一投足间挥洒出来——她莫名的心疼他,心疼他总是不经意散发出来的孤独悲凉。

“韩澈……”她的小指勾住他的小指,手背紧贴在一起。

这简单的举动让韩澈蓦然间惊醒,只要见到韩振天,他就无法不让自己陷在往事里。他和他之间沟通已经不管用了,这样如履薄冰、举步维艰的关系,他也很有兴趣知道,到了最后,谁会是最先落下冰潭的那一个!就算是他,他也要让韩振天在自己面前崩溃!

小指上细滑的手指扣住他,俏媚顽皮,让他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放松了。

他转过身俯下身子,突然大力的将聂真真抱起来,她猝不及防,身子挂在他身上,她眼里惊喜的目光糅杂着矜持羞涩,掩盖了他身上凛冽的寒意,他看到她琥珀色的瞳仁里倒映着他的模样。

“真真,你会动摇吗?你母亲……果然是不同意。”他的声音沙哑,还有些颤抖。

聂真真下颌抵在他肩头,双臂攀住他的胳膊,轻灵的笑声传入他耳畔,高山流水般绝世动听:“傻瓜,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傻瓜,傻韩澈……我喜欢你,喜欢你,你不喜欢我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你了,你说,我会动摇吗?”

她话里的意思,他听的明明白白,可他还是不确定!他要她亲口说出来,像誓言一样,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说出来!

“真真,你告诉我,明明白白告诉我。”

他的手掌托住她的脖颈,她的呼吸都有些被遏制了,但由他给予的这种类似于窒息的感觉都让她觉得很舒适。

他紧张、害怕,怕她会离开她——哪个女人会不心动?这种紧张一个女人的表现,胜过一场浪漫的宣誓和无数句动听的情话,足以让她誓死相随。

“韩澈,我答应你,除非我不结婚,否则,我的新郎一定是你,这辈子我只嫁给你……唔……”

以吻封缄。

韩澈闭上眼,双唇包住她娇嫩的唇瓣,动作火热急切,牙齿在二人口中相撞,切着口内娇嫩的肌肤,血丝渗出,分不清是谁的,那种丝丝入扣的疼痛,让两人不知不觉迷失,默契的贴合。

“真真,跟我去小楼……”

韩澈红着眼,声音胀满了抑制的渴求,他眼里的欲望,聂真真看得明明白白,羞涩的垂下头,露出脖颈处那一截白如凝脂的肌肤,韩澈看得痴了,一低头将其咬住,牙齿在她肌肤上啃噬,聂真真贝齿微张,细碎的呻吟间断的逸出,在他痴迷的询问下,轻轻点了头:“好。”

她的身子被他凌空抱起,她习惯的攀住他的脖颈,在他灼热的呼吸里将脑袋深深埋进他胸膛。

两人才走到客厅中央,聂绵卿压抑的低喝便从二楼楼梯口传来。

“聂真真,你……你快给我下来!”聂真真手覆在栏杆处的扶手上,眼里是惊痛、惋惜之色。

聂真真就是在她的这种目光里生了胆怯,从韩澈身上跳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走到她面前,低着头喊她:“妈……”

聂绵卿听不得她这么叫她,以前为了听她这么叫她一声,她都得做尽各种让她高兴的事。现在,她却一口一个“妈”叫着,她一心虚就会这样,她为了什么心虚?看看她一脸含春,媚骨妖娆的姿态就知道了!

如果不是担心她和韩澈单独留在客厅,赶着要来带她上楼,现在她是不是就已经被韩澈抱走了?

这个韩澈,也真是奇怪了,玩女人玩出花样了吗?为什么对真真说出要结婚这种连鬼都不会相信的话?全A市,谁不知道:韩澈有权有势,有女人有钱财,就是没有心!

“你……给我上来!”聂绵卿指着聂真真,忽略她身边傲然挺立的韩澈,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可女儿是她的,她还管的了。

聂真真不舍的看着韩澈,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韩澈,可又不敢拂了聂绵卿的意思,脚步站在原地,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划过地毯,思索着该怎么向聂绵卿开口,总不能告诉她,现在韩澈很需要她,她不能跟她上楼!这话光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她又怎么开的了口?

“你这孩子!”聂绵卿看她迟迟不动,心里油煎一样焦急,踏下一楼,拉起她的手就往二楼走。

“韩澈……”聂真真回过头看向韩澈,唇瓣动了动,没发出任何声音,韩澈却听见了,朝着她点了点头。

聂真真伸出拇指和小指比在脸颊处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韩澈微愣住后眨了眨眼,看着她被聂绵卿拉上了二楼。

聂真真高挑纤细的身子在楼梯口处转入,娉娉婷婷,疏影暗撒,高傲而清冷细丝般的曲线在韩澈眼中织出无尽的遐想,尤其最后那一回头,嘴角的梨涡让韩澈滴酒未沾,脑子却已然醉醺醺般昏昏沉沉。

窗外更深露重,暗蓝的天空薄暮轻垂,星辉点点。聂真真钻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估计着聂绵卿这时候总该也已经睡下了,她才从床上起来,拿起座机给韩澈拨了个电话。

尚未听到铃声,电话那头就已经传来韩澈低沉醇厚的嗓音,缓缓飘到聂真真耳中。

“真真……”

“嗯……”

“想我吗?”

“嗯……”

简单的对话后,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澈轻叹了一口气,说到:“时间不早了,快睡吧!”

“嗯……”聂真真答应着,却迟迟没有挂断电话,那一声“咔哒”的挂断声,比结束通话本身更让人觉得失落、绝望。

“真真……能出来吗?”电话久久没有挂断,这么短又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韩澈改变了主意。

聂真真绯红了脸,当然知道他这话里的深意,他想她,就像她也想他,他身上的气息,她夜夜闻着才能安心入睡。

“嗯……”她的这一声应答之后,电话火速收线,一颗心狂跳着——聂绵卿就睡在隔着两个房间的卧室里,她却在这里准备同她的爱人幽会!

她顾不得这些,就算是被卿姨发现,她现在也要去见他!

她也没有披衣服,就穿着睡衣走出了房间,才到门口,手指就被人缠住了,男人修长干燥的十指插进她指间,与她紧紧相扣。

她的惊呼来不及出口,就被他堵住了双唇,她在短暂的惊诧之后,主动跳起,手指插入他的短发,抱紧他的颈项,在他火热的湿吻中,两人的气息在寂静的暗夜里交织成一支缠绵悱恻的序曲。

她被他托着,他抱着她退到了楼道尽头。他把她放在栏杆上,深邃的双眸在漆黑的夜里发出慑人心魄的光芒。

“去小楼,嗯?”

他在询问她,火热的眼神,惹得她媚眼如丝,咬紧牙关,她轻轻点头,韩澈立即抱起她冲出了主楼大门。

才一出来,聂真真就打了个冷战,借着皎洁的月光,韩澈懊恼的发现,该死!她只穿了单薄的睡衣,是他太粗心、太急躁了,没有察觉。他低骂一声抱着她就要回去。

“不要,我们快点走,回去若是被卿姨发现,那……”聂真真一张脸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其他,此刻在韩澈眼中如打了腮红般,他停顿了片刻,俊眉紧拧着抱着她迅速朝着小楼奔去。

一进小楼韩澈正准备开灯,却被聂真真止住了,她摇着头说到:“别开,从那边应该可以看得见。”

韩澈会错了她的意思,神情有些不悦。

她笑着捧住他的脸吻住他的薄唇,如兰的馨香从她口中渡入。“傻韩澈,我不是怕他们知道,是怕他们打扰了我们,你不想我吗?”

昨夜她还在他怀中,今天发生了这样突然的事,两人倒像是分开了许久一样,韩澈听出她言语里的邀请,一下子咬住她的小舌,阻止她魅惑的话语,占据了主动,带着他的小女人步步攀升,一路衣衫飞落,一室春光旖旎,一夜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