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就是喜欢他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5:43:16 字数:4298 阅读进度:56/527

聂绵卿瞪着眼看着聂真真,她一副羞涩的姿态,手背在身后,脸颊上两团红云,长及肩膀的发丝在脸侧飘荡。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看着聂真真者一头青丝,聂绵卿突然想起那天她刚到韩家,见到聂真真时问她怎么好好的想要留长发。当时她还没怎么特别在意,现在想来,聂真真那时候就已经有了羞涩的端倪,难道说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可是不对啊,那时候,她不是还同韩澈在一起的吗?

韩澈?!

这个名字连同那张阴鸷妖孽般英俊的脸孔一同出现在聂绵卿脑海里,她的惊恐可想而知。

“不,不,不可能……”聂绵卿摇着头,不能相信自己心中的想法。越是不能相信,就越是想,越想便越觉得可疑。

那天韩澈跑了出去,聂真真随后也跟了出去,一晚上也没回来,打电话给她,她也不说在哪儿。难道说她追出去是为了韩澈?而她那天晚上,还有这期间的每个晚上、每一天,她都是和韩澈在一起?

她不能相信,她卯足了劲儿接近韩振天,做了他的情妇,就是为了让她脱离韩澈的桎梏,想要让她恢复以前的生活,做个普通而正常的女孩,享受属于她的美好时光,她那么优秀……然而到最后,她竟然——心甘情愿的跟了韩澈,那个毁掉她的男人?!

聂绵卿拉过聂真真的手,太过不安和惊慌,手上的力量失了控制,长长的指甲嵌入聂真真细嫩的肌肤,她不由缩了缩,轻声说到:“卿姨……轻点,疼。”

“疼?你还知道疼?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这男人是谁?别告诉我是韩澈!”聂真真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减轻,反而抓得更紧,她不能松开,不敢松开!只要一松开,她还能不能站稳都成问题!

她在等着,双眼紧盯着聂真真,等着她告诉她,她的猜测不是真的,她没有跟韩澈在一起!

聂真真纠结着五官,手被牢牢的抓着,却在开口说话时,嘴角的梨涡深陷,细碎整齐的贝齿敲打着,悦耳动听:“卿姨,他说……他要娶我,要跟我结婚。”

犹如晴天里响了一个焦雷,聂绵卿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了,脚下虚浮,握着聂真真的手松开了,往后退了两步,眼看着就要倒下。聂真真慌忙将她拉住,惊慌的问到:“卿姨,你怎么了?”

她扶着聂绵卿往床边走去,聂绵卿浑身无力,魂不守舍的扶着她机械的走着,却在走到床边时猛的又抓住聂真真,浓厚的粉底遮不住眼角的细纹和她此刻苍白的脸色。

“真真,不要骗卿姨,卿姨不相信,你从来不会撒谎的,你告诉卿姨,这不是真的!”聂绵卿眼角湿润,声音颤抖嘶哑,比起被韩澈包养,聂真真若是真的爱上这个男人,才是最可悲的!

“卿姨……是真的,韩澈说,他喜欢我……他是打算告诉您的,我们会结婚的……”聂真真沉浸在幸福里,想起两人的约定,他对她的诺言,甜蜜到骨子里,沿着血脉流动。

结婚?聂绵卿忍不住轻笑,她到底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韩澈要结婚?跟她17岁的女儿结婚?

她的眸光中轻蔑夹杂着愤恨,怒视着聂真真,一抬手,狠狠的打在她脸上。

“啪!”清脆的耳光,结结实实的落在聂真真脸上,纠缠的发丝铺散其上,聂真真猛的捂住脸颊,惊讶的望着聂绵卿。

“妈……”她的呼喊含着哭腔,轻易就融化了聂绵卿的心,她一把拉过委屈的女儿,抱在怀里一个劲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真真,我不是真的想打你……”聂绵卿轻抚着女儿,母女两哭成一团。

聂真真长到这么大,她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过。舍不得打她,她这么乖巧,又没了亲生父母,她怎么舍得打她!可现在,她真的犯了很大的错,她知不知道?她要怎么告诉她,她才会明白,韩澈靠不住,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死绝了,韩澈的话也靠不住!

“真真,是不是韩澈威胁你?不怕,妈会跟韩老爷子说,不让他再碰你!”聂绵卿慌忙站起来就要走,她不能等,一刻都不能等,她的女儿在这里遭受恶魔的欺负,那她所有的付出又有什么意义?她是想让她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是换了个地方,继续被包养!

聂真真抱住惊慌难过手足无措的聂绵卿,握住她的手,感到她的身子在颤抖,想让她安静下来。

“妈,你这是怎么了?我跟韩澈结婚,不可以吗?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这是最好的结局啊!”

聂绵卿从未如此震惊过,她不能相信,她一手带大的孩子会说出这种话来,但是她不怪她,她那么小,还不知道韩澈是个什么样的人,犯错误也是难免的。多少成熟女子也抵挡不了韩澈的魅力诱惑,何况她一个孩子?

聂绵卿稳了稳心神,拉着聂真真在床边坐下,看着聂真真坚定的神色,心里觉得一阵冰凉,韩澈都对她做了什么?让一个那么骄傲的孩子短短数月对他死心塌地?

“真真,我从来没有说过,可是你要知道,我是把你当成亲生女儿来养的……”这么说着,语气已经哽咽,她要向聂真真施压,亲情无疑是一张最好的牌。

聂真真默然的点点头,她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她还是不明白,卿姨为什么听说她要跟韩澈结婚会这么反对呢?

“妈……我喜欢韩澈,韩澈也喜欢……”

“闭嘴!”聂绵卿厉声喝断了聂真真的话,摇着头,看着她,静默了两秒,才收住的泪水又溢了出来,眼眶红彤彤的,显然是在努力克制着激动的情绪。

“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还是个孩子,你不懂,他不是好人啊……”聂绵卿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韩澈凶残、暴力、轻贱女人的那些事,她数也数不过来,可是这些,她要怎么告诉她?

聂真真知道,虽然知道的不多,可是,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他不是个普通的生意人,上次看他带着兄弟揣着枪来救自己就知道了。而且他随意处置下人,背后的势力有多大,她不用问也能略知一二。另外……他的女人,心里藏着的那个,以及身边莺莺燕燕围绕的那些,她都知道。但,他说了,他要跟她结婚。

不是跟别人,是跟聂真真,也不是做其他任何一件无所谓的小事,是结婚!

——她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妈,你答应吧?好吗?我想跟他结婚。”聂真真不理解聂绵卿极力抗拒反对的原因,她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但比起让聂绵卿担心,聂真真更不想让韩澈伤心。

——他有过一次婚礼,他的新娘跑了……这一次,新娘换成她,她一定不让他一个人面对,要牵着他的手一起走进教堂。

聂绵卿看她坚定的神色,知道自己劝不了她。聂真真从小就很有主意,什么事情历来不问她,大事小事都是自己做决定,而且她做的决定也没有出过错。可这一次,她错了,既然错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就必须阻止她!

聂绵卿叹息着不说话,站起来走到衣柜前,将里面聂真真的衣服全数拿了出来铺在床上。

散乱的衣衫,纠结着聂真真悬着的心,她惶恐的看着聂绵卿,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她明白,她不想让她跟韩澈在一起!

“妈,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听我说……韩澈对我很好……”聂真真拉住聂绵卿,想要阻止她疯狂的举动,她说的是实话,韩澈的确将她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手心。

聂绵卿一挥手臂,聂真真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却见聂绵卿已经取出了皮箱,正把她的衣衫往里面塞。情绪太过激动,衣衫被塞得乱七八糟,她的手指也在抖动,合上盖子的时候,啪的一声打在她手背上,她叫着躲闪开,泪水直往下淌,却停止了举动,呆呆的坐在床沿上,看着聂真真不发一言。

她的神情太过悲切,看的聂真真心头一阵酸胀,她一下子扑到聂绵卿脚边,脸颊埋在她双膝之间,跟着聂绵卿一起哭起来,说到:“妈,你别担心,韩澈是真的会娶我的,他没有必要骗我……”

他有什么必要骗她?她一个无钱无势的小丫头,难道还有可以被他利用的地方?如果他不是真的喜欢她,他一定会头也不回的抛弃她——她已经被他抛弃过一次,所以很清楚,他不想要的,谁也无法强加给他!

聂绵卿听不进去她的话,就像聂真真也不可能听她的劝一样。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把聂真真带走!不能任由她就这样和韩澈混在一起!

“起来,跟我走!”聂绵卿将聂真真拽起来,聂真真身材比她高挑,可却没能挣脱她的钳制,皓腕被她箍的紧紧的往玄关处拖着走。

“妈,你要带我去哪儿?”

“回韩家,从今天起,你就在我眼皮子底下,除了读书,你什么都不许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