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牛叉的状元郎

小说: 修仙战神 作者: 影月谷 更新时间:2020-09-16 14:02:33 字数:4691 阅读进度:156/174

“堂堂王级强者,难道要对我一个小辈出手吗?也不怕天下人笑话!”杨戬暗中拼劲全力恢复,眼前境地,已经成了绝境,被王级高手堵在这里,除非有神从天将,恐怕自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体内混沌千机诀和无量经已经全速运转,但即便如此,他受伤过重,精气神都非常虚弱,发挥不出最大作用,效果堪微。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即便有再牛逼的功法,也不可能做到一步到位,所有的流程都需要花费时间。

而牛逼之所以牛逼,只是因为花费的时间少,威力强罢了。

但离开参照物,多和少的比较都没有意义。

就拿眼前情况来说,杨戬即便身怀牛逼哄哄的功法绝技,但想要恢复一半的实力,也得需要起码一天的时间。

一天的时间听起来却是很长,但若是放在被人身上,没有三天的时间,恐怕连下床都做不到。而说句更不好听的,要是换做其他人受到这种程度伤,早就死透了。

“呵呵,小辈?你可不是小辈,用阴谋诡计杀害各大神山天骄数百人,即便是我,也不敢呐!”中年那人在虚空悠闲走来,每一步落下,身上的压力就会更加强盛一丝。

此地的整片山谷空间在此人的巨大气势之下,所有山体都在簌簌发抖,快要裂开!

“前辈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断然不会偏听一面之词,我想事中曲折,前辈还是了解一下再做结论。毕竟,大家虽然都有实力有背景,都护犊心切,但我杨戬,身后的力量也不弱!”

中年男人皱眉,他自然清楚地面上虚弱不堪少年的妖孽,轻而易举的就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展大鹏,而且后来在宝台山,睥睨一众天骄,最后不管他是用何种手段,但既然能够坑杀数百人,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更何况,一路尾随过来伏杀过来的云飞扬,最后也被少年在重伤的状态下逆袭反杀,并且差一点就要得手。

能够做到这一切,怎么可能是一个平庸无能之辈!非一代天骄无法做到!

“湛蓝血液?雷神之体?”

中年男人脸上表情微微变化,他之前在宝台山下接下展大鹏之时,就听说过有个引人注目的天才土著,身怀雷霆霸体,能够操控雷霆,肉身也强的吓人,超出这么年纪和实力的极限。

如今一看,能够坚持到这种地步,果然是厉害。

“血脉之力么?”

他捕捉到杨戬身上细微变化,一些细小的伤口在渐渐愈合,体内好像住一个医仙一般在帮他恢复。

“你身后的力量?”

中年男人观察一番后,笑着摇了摇头,随意道:“不管你身后是否真的有势力,有多强,我都不在乎。你觉得,你到了这份上,仅凭这些三言两语,就真的能够说出一条生路来?”

杨戬暗恨,如今他是穷途末路,真的没招了,眼前中年男人铁了心要杀自己,杀心硬如磐石,根本无法撼动!

“妈了个巴子的!说好的黑铁皇朝的状元呢!难道是打算来给我收尸吗?还是……情报有误,压根就没有黑铁皇朝这回事,更没有状元?!”

杨戬感觉头脑嗡嗡响,被自己心中的可怕想法震的一阵心神恍惚。

如果真的没有黑铁皇朝和状元的话,恐怕自己真的要完!

“不重要了,即便真的有,这个时候也来不及了……”

杨戬脸上忽然浮现一丝决然,望着一步步从远处走来的中年男人,他眼中燃烧出疯狂之色,呼唤心中大神,问道:“再次牺牲你,我逃出去的机会有多大?”

大神听闻猛的摔倒,还以为要一起轰轰烈烈的慷慨赴死呢,没想到……没想到是在打自己的注意……

遇人不淑啊!

“尼玛!你当我是盾牌啊,说扔出去就扔出去,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大神双手叉腰,非常不满。

“生死存亡面前,别感受不感受的了!”杨戬态度坚决,不容更改。

大神也不是不知道眼前局面,只不过牢骚两句,也知道轻重缓急,沉声道:“此人的修者很强,你跟他相差的不只是层级的差距,更是境界上差距。你现在只能够操控你自己的力量,而对方,确实能够直接操控天地之力,相当于山脚和山顶的区别。”

“我不是让你来点评我们之间的差距!我是在问你若是你出手能不能挡得住?!”杨戬吼道。

大神低头哀叹一声,道:“你的身体状况你也清楚,即便是你全盛时期也不能战胜对方,何况是现在的残破之躯?若是你体内还有一半的力量,我还能勉强出手,但现在即便抽干你身上所有力量,也最多挡住一击而已,但一击之后,你就跟活死人差不多了,连山中随便一个野兽都能吃了你……”

杨戬听闻,顿时绝望,第一次感到那么无助,连大神都没有办法,山穷水尽,无计可施,看来自己的异界人生真的是要走到头了。

“怎么?现在的你,是不是很后悔呢?”中年男人心中快意,笑的有些残忍。

“后悔?那倒没有,只不过有些遗憾,最后不能死在真正的强者手中。”杨戬望着中年男人,眼神平静,开口道:“你这种人,根本不配!”

“哈哈哈哈!”中年男人大笑道:“不配?那又如何?结果还是你死,我活!”

“不再跟你废话,这就送你上路!”

中年男人五指虚张,抬手在虚空中按了一下,此地山谷的空间顿时震荡了一下,下一瞬,这片空间的气息忽然变得不同了,仿佛从天地间脱离开来,不受天地规则的束缚,有点像平行空间的概念。

“空间切割?!”杨戬瞪大眼睛,他当初在月华城修炼符阵这时,就了解过这种手段。

“能够让我如此大费周章,你也该知足了。”

虚空切割,把一片小型空间从原有天地中暂时切割出去,如此在这片小型空间内发生的事,即便是大能者想要返本还源,也无济于事,只能看到一段空白。

中年男人很谨慎,确实有些不放心,忌惮杨戬背后可能存在的势力。

然后就在此时,变故横生,刚刚被切割出来的空间忽然再次震荡,周围的山体顿时承受不住来回的晃动和虚空中的压力,顿时一座接一座碎裂。

“谁?!”

中年男人瞬间警惕大喝,刚刚被他切割出来的空间忽然之间重新归为了,被一道绝强的力量生生打了回来!

能够把一片空间轻而易举的打回现实之中,而且又能够瞒过自己的神觉出手,这种高手,绝对是劲敌!

此时,杨戬也是一阵愕然,本来都已经和大神抱团在一起慷慨赴死了,谁知突然救星来临,差一点喜极而泣!

“云真林,你们云秀山都是这么无耻吗?救下展大鹏,却故意支开天荒神山,然后你们在暗中出手,获得好处,最后再嫁祸给天荒神山。啧啧,真是一出好戏啊!不搬上戏楼子真是可惜了!”

杨戬瞪大了双眼,只看到自己面前的虚空之中忽然渐渐显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虽然只是背影,但他感受到仿佛一座山竖在自己面前,不可逾越,给他一种非常安心的安全感。

“难道是……”

他眼睛瞪的极大,内心既激动又生气,但此时却不好发作,万一认错了人,那就乌龙了。

“你是何人?为何要横插一手?”被破坏好事的云真林脸色阴沉,被当中揭穿,让他心中羞怒。

但他能够感觉的眼前白衣男人的厉害,一副风轻云淡的神色,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这种人要么是装逼,要么就是有绝对的自信。

但从他的神觉感知来看,眼前的白衣男人身上的气息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死气,但也没有逍遥境的气息,非常诡异,难以捉摸。

所以,唯一能够提供他判断的,就是方才中年男人神鬼莫测的出手。

“通过刚才出手的情况来看,应该与我不遑多让!”云真林心中暗自计较,眼中的警惕之意越来越浓,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想要放弃的意思。

“我是何人?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叉,一个崇尚自由的天涯浪子。”白衣男人依然是一副散漫神色,语气不疾不徐。

云真林似乎想起什么,惊讶道:“黑铁皇朝的这一届状元刘叉?”

“状元?”杨戬震惊,“原来就这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千钧一刻救下自己的状元?刘叉这名字果然够牛叉,言简意赅,嚣张霸气!而且从背影和声音来看,应该年纪不大,恐怕比陈浩然还要年轻,但修为却让对面的那不要脸的老货都忌惮,看来能够当黑铁皇朝的状元,还真是强的一逼啊!”

刘叉鼻孔出气,冷哼一声,道:“看来你这老货还挺识货,如此也勉强有资格死在我手下。”

“狂妄!黑铁皇朝又如何,还不是一群土鸡瓦狗组建的势力!而且就凭你?想要取我性命,大言不惭!”

云真林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长剑,冷银之色,剑刃出绽放银光,把虚空切出一条细线。

杨戬倒吸冷气,暗幸自己刚才没有拼命,否者只是一剑恐怕就就会要了自己大半条命。

“你信不信待会就知道了,但在此之前,我还是得例行公事,把流程走一遍。”

状元郎刘叉一身白衣,忽然面容严肃,认真道:“云真林,你无辜迫害大陆修者,更以王级的身份插手,我代表黑铁皇朝……弄死你!”

杨戬喃喃道:“尼玛!王级强者当中的泥石流啊!”

然后更让他掉下巴的是,只见刘叉说完之后,宽大的袖口里忽然滑落一件悚人的利器!

在此之前,杨戬暗自想过,以状元的身份,刘叉这种牛叉的名号,最适合佩戴的兵器肯定非大宝剑莫属!

试想一下,白衣状元郎,手持大宝剑,剑光驰骋万里,纵横王级,无人能敌,是多么令人神往的一幅画卷。

但现实却无比残忍,状元的兵器好像更合适他的牛叉名字。

一把菜刀!

窝草尼玛!

杨戬觉得自己三观都崩塌了,第一次听说牛逼哄哄的状元郎跟人干仗是用菜刀的,难道状元的本职是屠夫?还是厨子?

还是黑铁皇朝穷的叮当响,经费有限,没有大宝剑,只能用这些破烂玩意儿?

这说出去谁信啊!就是假冒的条件都比这好吧!

“假冒?难道这状元是假的?”杨戬甩了甩头,看着拎着菜刀白衣出尘的状元郎,有种不真实感。

云真林显然也是一惊,脸上肌肉抽了抽,有点不可置信,自己手中的银剑乃是用天山寒铁锻造而成,刚柔并济,妙用无穷。

而对方竟然拎着一把菜刀?

这难道是故意在羞辱我吗?

难道是在把我当畜生对待吗?

“管你什么叉,都给我去死!”

刹那之间,天地间生出无数道密密麻麻的银色剑光,照亮渐渐黑下来的虚空,整座山谷之间都是一片亮银之色。

万道剑意悬空半空,争相嗡鸣,散发绝强的剑意,凌厉的让虚空生出密密麻麻的黑线,一些山头承受不住这份威压,瞬间化成齑粉,直接被抹除。

杨戬感觉一堵大山挡在身前,任凭万剑悬空,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剑意落到自己身上,完完全全被尽数挡在了一个懒散的白色身影之前。

“有点意思,不过……这还差的远啊!”

话音还未落,一道刀光犹如一条平铺在虚空之中的白色瀑布一般,长有千米,瞬间撕裂虚空,斩向那漫天的剑光!

紧接着,刘叉再次出手,握着菜刀又在虚空中化了一道,又是一道瀑布般的刀光斩过去。

叮叮叮!

轰轰轰!

漫天的剑光被恐怖的刀光吞噬,像是漫天的水滴融入一片瀑布当中,仅仅是翻腾出零星的浪花,而后直接炸开,化为银色光点消散虚无。

“啊!如此之强!”

刚一接触,云真林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光是一道刀光就不是自己能够轻松接下的,何况还是两道!

一张从容镇定过得脸顿时出现一丝惶恐,感觉自己像是蚍蜉撼树一般,纯粹在找死!

“这怎么可能!他到底是在什么境界!无生无死不逍遥,他难道是鬼不成?!”

云真林心中出现一丝恐惧,一点战斗的念想都没有,全心想着怎么抽身。

他挥舞银色大刀剑,砍向向自己杀过来的刀光,刚一接触,他就脸色大变,那刀光好像是实质一般,坚固的过分,自己全力出手之下只是砍出一个豁口而已,然而这道豁口在恐怖的刀光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轰!

银剑咔嚓一声断成两截,紧接着,刀光不减,撞上云真林的身体,他眼珠快要瞪出眼眶,一张脸被吓的扭曲,然后再也没有其他表情。

嘭!

两截身体掉在地上,伤口处平滑如镜,过了两息时间,才迸发涓涓血水。

云真林双目瞪出,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