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洛父的死亡

小说: 幸孕宠婚 作者: 暖语 更新时间:2016-12-13 09:38:20 字数:3393 阅读进度:237/438

威廉抿了抿薄唇,带着几分惊喜,他恭敬的双手将手机递给了顾冷泽,让他看上面最新的一封邮件。

“白小姐临死之前去过最后一个地方就是这家酒吧,很凑巧的是,这家夜店的老板正巧是我们认识的人,我便让他调查出的白小姐当天晚上碰到的人,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

“大卫!”威廉的话音还未落,顾冷泽便替他说出了这个名字。

威廉用力的点头。

大卫是庄丽颜的助理,所以可以因此推理出这件事情跟庄丽颜有脱不开的关系!

庄丽颜跟白楚楚八竿子打不着,她找白楚楚有什么事情?!她跟白楚楚的死究竟又有什么关系!

她的目的究竟又是什么!

想到这一切,顾冷泽只觉得浑身发冷,他果然还是小瞧了庄丽颜这个女人,她的心机远远比她表面看上去的多得多。

“顾总裁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威廉出声询问。

“你去调查一下大卫平常去的地方和可疑的行踪。”顾冷泽沉着声音凝重说。

“是。”威廉恭敬的点了点头,满脸都是信任和崇拜。

换做别人要是摊上这么多的事情,恐怕早已经方寸大乱,包括如果是他也会心急如焚,可是顾冷泽依旧能够保持理智一点一点去解决问题。

威廉离开后,又等了一会儿,洛云烟也清醒了过来,她含含糊糊的喊了一通,顾冷泽听了一会儿才明白,她想要喝水。

他连忙抬起身倒了一杯水,搀扶住她的脑袋,一点一点的给她灌了下去。

喝完了水,洛云烟恢复了一些元气,她缓缓睁开了哭的红肿的眼睛,沙哑着嗓子喊他的名字,“冷泽……”

“我在。”顾冷泽紧紧抱住了她。

“我怎么会突然晕倒?”洛云烟不解的开口询问。

“你伤心过度,所以造成了短暂性的昏迷,医生说你安心养几天就会好。”顾冷泽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

“我爸呢!”洛云烟恢复了意识,连忙拉住了顾冷泽的手急切的询问。

“云烟,你先别着急……”顾冷泽紧紧抱住了她激动颤抖的的身躯,试图安慰她。

洛云烟红了眼,她红肿的眼睛再次留下了眼泪,痛苦的哽咽道,“我怎么可能不着急啊,他是我爸,我真后悔,当初那九年时间我没有陪在他的身边,现在他病了,我连好好孝顺他的机会都来不及……”

顾冷泽没有说什么,只是跟她一样的愧疚,洛云烟对父亲那份爱感到惋惜,他又何尝不是,饶漫生性在坏,也没还坏过他,哪一个父母是真的能够对儿女狠心的呢,而他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在她身边好好孝顺。

“冷泽,你带我去看看我爸好不好……求你了……”洛云烟双眸清澈如水,恳求的看着他。

顾冷泽沉思了一下,妥协般的点了点头。

……

洛父还在手术室做着漫长的急救,洛家全家人都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洛凯从大学里回来,小帅也被钱小雅送了过来。

一家人看到洛云烟被顾冷泽抱了过来,顿时动了动,洛小帅率先扑到了顾冷泽的面前,小手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关切的抬眼看洛云烟,“妈妈,你怎么了,别吓小帅。”

“我没事。”卧在顾冷泽怀抱里的洛云烟温声回答他,她动了动唇角,想要对他勾起一个笑容,但是她的嘴唇像是僵硬了一样,怎么笑都笑不出来。

顾冷泽将洛云烟轻轻放在了长椅上,坐在她身边的洛母倚靠在洛凯的身上,已经停止了哀嚎,只是睁着眼睛,一个劲的流泪,不动也不说。

洛云烟看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洛凯他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洛云烟的肩膀,抿了抿苍白的唇角,许许开口,“姐,别难过,咱们家还有我呢,我已经长大了。”

洛云烟用力的点了点头,心间腾起了一抹欣慰,手臂却搂住了洛母的手臂,脑袋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

一家人又等了半个小时,急诊室的门被用力推开,穿着消毒服的麦瑞克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家人蜂拥而上。

洛云烟和洛母一直在担心,等到可以确认结果的时候,他们又一句话说出来,嗓子像是堵了一块羊毛一般,张了张嘴巴,却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

洛凯的身躯也是控制不住的颤抖,不过他还是坚强的拍了拍母亲和姐姐的肩膀,走上前,沙哑着声音问。“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麦瑞克缓缓摘下了口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微微张开了嘴巴,一字一顿的陈述道,“抱歉,我已经尽了全力了,但是癌细胞扩散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你们进去和老先生见最后一面吧。”

随着麦瑞克先生的话音刚落,洛母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晕厥过去,而洛凯和洛云烟的眼泪再次控制不住夺眶而出,他们看着急诊室的大门,歇斯底里的喊着。

“爸!”

“爸!”

紧接着,姐弟两个几乎是同一时刻的迈开脚步冲进了手术室里。

“姥爷……呜呜……”洛小帅有些手无足措,顾冷泽颤抖着肩膀,强装镇定的一边拉住了他的小手,一边搀扶住洛母缓缓走进了手术室里。

手术室里安安静静,一家人将洛父的病床围了个严严实实的,那些医生和小护士们看到这一幕也禁不住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十分识趣的暂时放下手头上的活,走了出去。

洛云烟和洛凯各自拉着洛父的手,紧紧咬着下唇,痛苦的盯着洛父,几天连绵不断的化疗令洛父原本就消瘦不已的身板更加只剩下皮包骨。

他缓缓睁开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看着他们,扯出了一个慈善的微笑,“真好……你们都在我身边……”

“爸,你痛不痛,我上次做手术的时候特别疼……”洛凯握住了洛父的手,低呼了一声。

“小凯,你要坚强。”洛父转头看他,泪水顺着脸庞划了下来,“我走了之后,咱们家就剩下你一个男人了,你要担当起你的责任,不能在像以前那样胡闹了,因为爸爸再也无法帮你收拾烂摊子了……“

“我知道,爸。”洛凯哽咽的不成样子。

“我相信你作为我的儿子一定可以做到,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那就是我的女人以后恐怕的要拜托你了。”洛父缓缓朝着洛母探出苍白的手指,洛母连忙伸手接住。

奇怪的是洛母这个时候却突然没有掉流眼泪,她只是抱住了洛父骨瘦如柴的身躯,低吼了一声,那短暂的声音将她心底里压抑的痛苦散发的淋漓尽致。

“爸,你放心,我保证她后半生依旧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犹如你在!”洛凯忽然带着泪水笑了。

洛父又转头,朝着躲在最后面红着眼眶的顾冷泽眼神示意了一下,顾冷泽连忙走到他的身边,双膝跪下来,不舍得喊道,“伯父。”

洛父腾出空闲的一只手缓缓拿住了女儿的手盖在顾冷泽的手背上面,看着那双交织在一起的手,他有些遗憾的笑了笑,“真可惜,我参加不了你们的婚礼了,但是我将我最心爱的女儿托付给你了。”

“伯父,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顾冷泽目光坚定。洛父充满了信任的点了点头。

“姥爷,姥爷,小帅好舍不得您,小帅还想让您给我做竹赛车呢,小帅还要带您去动物园看看呢……”洛小帅白嫩的面颊布满了泪水,他没有大人们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可以容忍住。

“姥爷恐怕完不成了,但是会有那么多爱你的人陪你一起完成,照顾好你妈妈,她这一生不容易……”

听着洛父的话,洛云烟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她的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同情她,有的人爱护她,可是从未有一个人像父亲这样懂得她有多么的不容易。

洛父看着一家人不舍痛苦的模样,释然般的微笑,“大家都别哭了,其实啊,我早就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我也想开了,人来这个世界经历着沧海桑田,时过变迁,然后重新归回到原本的地方,能做你们的家人,我不后悔,我很荣幸,大家不要为我的离开难过,我只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守护你们。”

说完这整段话,洛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喘着粗气,通红着脸,吊着脖子艰难的说道,“我们……我们下辈子……再见……”

说完,洛父的手重重垂了下来,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欣慰。

劳碌了一辈子,守护了一辈子,到了生命最后关头能够在一家人的拥护下结束生命,这会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手术室传来了一声盖过一声的哭声,洛母怔怔的凝视着洛父的面颊,仿佛他目光的热度犹在。

你这一生爱我,怜我,护我,无微不至,我无以回报,就在这最后换我送你最后一程,你至死有我陪伴,而失去了你的我,却必须孤独而死。

洛父死后,洛凯真的如他保证的那般坚强,有条有稳的打理好丧事。

男人不经过挫折,无法当家。

洛父的丧事举办是在自己的故乡,到场了不少亲戚好友,齐晟跟着一起回到了桃花村,顾冷泽真的很忙,却依旧决然的推掉了手头上所有的一切工作,跟着一起过去帮忙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