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江心礁石

小说: 新白蛇问仙 作者: 舒楠泽 更新时间:2018-12-14 21:27:12 字数:2627 阅读进度:415/677

绿水悠悠接云烟,青山不尽。

也许是大江水脉龙气充足可压制伤势,自从上船之后咳嗽明显减少,也没遇到乘船的高阶修士或者歪门邪道,大江水怪多,并且占据主场优势抓不着打不死特别难缠,白雨珺是仗着偶尔释放出少许蛟兽气息吓跑那些水怪。

江上歌谣唱渔舟,山重重无尽头,白天赶路晚上靠岸寻个住处吃饭睡觉,并不觉得辛苦劳累。

行舟半月有余,南荒依旧遥不可及,不知晓何时才能抵达。

南地多雨,绵绵烟雨惹人愁。

今晚寻了个岸边清幽竹林歇脚,铁球挖回来许多竹笋又抓了只野鸡,炖汤吃味道香,顺便在江边岩壁唰唰挥爪子掏了个石洞,石床石灶一应俱全。

江对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丹霞石壁,水鸟振翅归巢啼声脆。

做饭时有一只傻萌傻萌竹鼠精趴在洞口看了眼,当看见白雨珺后尖叫一声钻进竹林,跑动时肥硕屁股晃动脂肪乱甩。

砂锅里的水烧开,放进去洗干净的野鸡和竹笋以及草药,扔块盐巴进去。

铁球不喜欢吃这个自己跑出去找东西吃,带回来两块蜂巢掏蜂蛹吃,一边吃一边嘀咕说什么蚁后最好吃,口味不同凡响。

青山黑黝黝江面泛月色,岸边竹林崖壁山洞篝火通亮。

泊在岸边的木船随着浪花一下一下碰撞崖壁,江面偶尔有亮着灯笼的大船经过,留下一串串汉子船夫们的荤段子。

忽然,江面货船有人惨叫,水妖袭船!

铁球扭头望洞外看了一眼情况。

“老大,有一条大鲶鱼上船了,胃口挺好。”

“吃完早点儿睡,明天还要赶路。”

山洞里再次响起吧唧吧唧声,蜂蛹舍不得一口吃光只好一个一个吃,细细品味,瘫坐在门口闭眼享受,感受咬碎蜂蛹汁液满口的香味儿。

白雨珺吃竹笋鸡肉喝汤,看也不看江面被鲶鱼水妖祸害的大船,人吃鱼,鱼吃人,多么的和谐圆满。

最后一缕火苗熄灭,炭火在黑暗中忽明忽灭。

铁球躺在地上睡的打呼噜,白雨珺把毛毯铺好拿出枕头,侧身躺下,偶尔难受的咳嗽两声,盖好被子捋一捋散乱发丝渐渐入眠……

江面尖叫怒吼逐渐平息……

清晨。

晨雾初生,白雨珺站在崖顶吞云吐雾吸纳灵气。

待朝阳初升之时下山,收拾一番登船继续上路,昨夜下了点儿雨,木船里积了些雨水需要舀出去,铁球哼着乱七八糟歌谣往外舀水,葫芦瓢刮擦船底木板乱响,这艘老旧木船估计撑到南荒地界就得沉江底。

水清理干净后白雨珺上传,站在船头继续发呆,铁球撑船离岸。

“救命!”

木船划出没多远看见江心露出水面的礁石上坐着个抱孩子女人,面容憔悴浑身发抖紧紧抱着怀里婴儿,拼命对小船招手。

白雨珺一动不动看也不看礁石上的女子,铁球只顾划船。

“救命……求求你们救命……”

大船沉在不远处水面只露桅杆,礁石附近有一条大鲶鱼戏耍般来回游走,也许是吃饱了等着消化之后继续吃。

小船晃晃悠悠,船头年轻女孩面色冷漠……

“救命……呜呜……求求你们救救我和孩子……救命呜呜……”

女人怀抱哇哇哭的婴孩苦苦哀求。

浪花拍打礁石不断有水溅在女子身上,她努力保护孩子不让孩子淋水,可经过一个惊恐夜晚早已筋疲力尽,是母性让其坚持到现在希望有船只路过将娘俩救起,也不知道是否因为水妖出没的消息传的太快无人敢行船。

“求求你们救救我和孩子……”

船首女孩看也不看礁石上的女人,小船荡悠悠从礁石不远处划过。

女人绝望了,紧紧抱着孩子呜咽抽泣,也许是因为过路船只不肯施救令她感到绝望失落,蜷缩在礁石上怀抱婴孩瑟瑟发抖。

船头,轻风拂面发丝遮住双眼,闭上冷漠丹凤眼,叹口气。

人与妖殊途,白雨珺不想再搭理人类那些破事儿走得远远眼不见心不烦,非吾族类其心必异什么的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好好活着就好。

自己是食肉凶兽,不是人。

可有时候心底善良会驱散兽性。

又或者是那个女人让白蛟想起了遥远世界那个母亲,她总是能做出全世界最可口饭菜,还会在气候变化时变得絮絮叨叨……

女子很善良,刚刚没救她并未因此生出恨意也未谩骂诅咒,是个好人。

“咳咳~铁球,回去。”

“好嘞~”

礁石边游荡的鲶鱼精本来被莫名气息吓得潜入水底,幸运的是那气息走远也没抢自己食物,高高兴兴浮上水面准备吃掉食物,经过刚刚一惊一乍感觉消化差不多了,是时候把最后食物给吃掉。

江心礁石,女子浑身虚弱抱紧孩子蜷缩一动不动,也许是认命了,泪眼婆娑与婴孩面对面努力记住孩子模样,泪水滴在婴孩粉嫩小脸上,眼泪温热……

鲶鱼精爬上礁石张开大嘴!

“宝宝,娘亲和你永远不分开……”

黑暗袭来,女子狠狠搂住孩子不撒手,闭眼等死。

紧闭双眼的女子听见一声怪叫,然后,一只微凉的手拍了拍自己肩头。

“赶紧上船,我们赶时间。”

抱孩子女人一愣,紧接着再次呜咽抽泣,短短一会儿功夫经历了大悲大喜有些语无伦次,努力站起想要登上摇摇晃晃木船,未曾想在礁石坚持一宿惊恐疲惫导致虚弱无力,连续几次都没能登上木船。

“我没事……先把我孩子接上船……”

“咳咳~真没用。”

白雨珺抓住娘俩用力提上船,塞进船篷里递去一张毛毯,连个船都上不来真不知道是怎么存活多年,不结实。

“谢谢……谢谢姑娘救命之恩……谢谢你们……”

划船的铁球打个哈欠无所谓。

站在船头的白雨珺看了看冻了一宿有些着凉的女人孩子,翻出来两颗能治病的果子和两个鸡腿扔过去,头也不回望着前方江面。

“果子你吃一颗半,喂孩子半颗,能治寒热。”

“谢谢……呜呜……”

女人边吃边哭,偶尔看一眼孤立船头不时咳嗽的年轻女孩,言语难以表达感激之情,心里自动脑补最开始路过没救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都是好人。

假如,有人告诉她船上只有她和孩子是人会是怎么一副光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白蛇问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