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室友的秘密

小说: 仙武都市 作者: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2018-03-23 01:19:13 字数:3036 阅读进度:227/767

项云顺利将黄金猛犸运到小庄园并且进行进一步的分割。

按约定,黄金猛犸三成归拓拔玉所有,七成归项云自己所有,不过为感谢金木石、赵子宸、陈飞扬、以及几位室友的帮忙,项云又从这些材料里,拿出一部分送给大家。

黄金猛犸身上材料的价值非常昂贵与稀有。

特别是对金木石这种走炼体路线的人而言,哪怕是得到一小瓶黄金猛犸的精血以及一小段黄金猛犸的牙齿,都足以对他带来巨大的帮助,所以可以说这次的收获是非常大的。

黄金猛犸分割出最多的毫无疑问是食材。

比如黄金猛犸的心肝脾肺肾以及浑身的普通骨肉,这些食材的价值相比猛犸獠牙、猛犸精血之类的精华部位固然会逊色一点,但是胜在数量庞大,足够大家小半个学期食用,而且这些食材烹饪出来的食物,对修行而言也有巨大帮助。

项云豪爽的拿出数百斤肉拿出来在庄园生火烧烤办了一个烧烤晚宴,又拿出数根超大肋骨则以庄园里灵泉来炖骨头汤,几个时辰猛火狂炖下来,整个庄园都被诱人的香味给充满了。

虽说在场的人里面没有人学过烹饪。

但是拓拔玉兄妹作为匈奴人,他们常年游牧狩猎,对烧烤还是颇有心得的,因此担任起这次晚宴的烧烤大厨。

你还别说,这对兄妹烹饪出的食物,倒也有模有样,最起码不难吃。

“干杯!”

众人端酒碰杯大口吃肉十分豪迈。

这次能幸运的得到黄金猛犸,又能使唐冠西这样的老生吃亏,对于几个刚来西楚大学没几天的新生来说,绝对可以算得上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文思思一边吃烤肉一边提醒道:“虽然这次唐冠西吃了大亏,但是千手会这帮人作风阴险,他们多半会想办法报复,你们一定要小心点。”

拓拔玉皱眉:“莫非他们会耍阴招?”

拓拔玉兄长拓拔蛮声如洪钟:“难道我们就没有人了吗?小妹不用担心,咋们匈奴人尽管不多,但是向来非常团结,这帮家伙敢动你一根汗毛,大哥亲自带人去废了他们!”

赵子宸大口咬着烤肉笑道:“对,我们几个是楚人,自己地盘的学校,难不成还会被那些蜀汉来的家伙欺负了?”

众人里面赵子宸是最洒脱的。

他尽管贵为小侯爷,但并不喜欢争强斗狠。

不过如果对方真把他给逼急了,他也不介意用一用小侯爷的特权,虽然这里是西楚大学,但是以赵子宸的身份,如果登高一呼的话,必然也是应者如云。

“各位不要冲动,我已经开始申请加入学生会了。”陈飞扬说:“只要等我进入学生会,一定会想办法牵制千手会,我们来西楚大学毕竟是以修炼为主,切不能为了其他事分心。”

“老陈,你说这话不对,有竞争有对手才会有进步嘛。”金木石吃得满嘴流油:“让他们来,我正想找回场子,这些背后暗器伤人的家伙,难道真能一手遮天不成?老子我正愁找不到人练功练手的!”

项云听到这忍不住有些苦笑。

老金这小子看来有些愤懑难平啊。

金木石这种走防御路线的武者,本是走暗器路线的武者克星。

不过唐冠西实在太阴了,再加修为高出太多,金木石反应跟不上对方的速度,今天猝不及防之下来不及开启金钟罩,只靠被动出发的铁布衫,是挡不住唐冠西专破元力的独门暗器的,所以不幸被对方给一举得逞了。

金木石自信自己防御全开。

哪怕五脉修为的暗器专精者也难伤其一根汗毛。

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对金木石来说是一次奇耻大辱。

未来的日子,千手会不来找麻烦,他也会想办法把场子找回去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金木石在连续经历东瀛人竹本千鹤以及蜀人唐冠西的打击以后,他已经认识到自己还存在很多不足,他决定从明天开始将自己的训练量提升三倍。

他必须在最快时间提升体质。

再以最快时间里突破到五脉!

金木石相信只要自己达到五脉修为,实力就会有质的飞跃提高。

那时天脉以下修士就很少有人能破他的防御了,除非是学校里极少数真正的精英外,绝大多数人将不被金木石放在眼里。

拓拔蛮是一个好战分子。

当他得知金木石有上门挑战的想法立刻表示算他一份。

金木石与拓拔蛮交流几句以后,两人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爱好。

譬如说,两人都喜欢打架,金木石喜欢打架是以切磋比武增进修为为目的,拓拔蛮喜欢打架则纯粹是争强斗狠兄弟义气,虽然动机不同,但是行为一致,这让俩人立刻有了很多共同语言。

拓拔蛮邀请金木石参加他的狂战社。

狂战社是西楚大学里一个小众社团,虽然并没有校方的补贴与福利,但是这个社团里面的每个人都是好斗分子,一天到晚都在研究实战,不是自己关起门来互相对打,就是成群组队上门打别人。

这样一个社团显然很对金木石的胃口。

因此两个人一拍即合,金木石决定加入这个狂战社。

项云发现遇到这样的事情,倒也不完全是坏事,最起码又认识新朋友不是?顺便也拉近大家之间的距离,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兄弟朋友多了,路才能走得稳啊!

项云又注意到了几个室友。

西域人阿木腼腆的坐在人群中吃着肉。

高原藏人枯竹是出家人的关系,所以并没有食用酒肉,只吃了一点果子。格拉蒂丝似乎也对铐猛犸肉以及酒水并不太感兴趣,她问项云要了一点黄金猛犸血以后,不晓得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高脚杯,正坐在月光下直接饮用猛犸血。

枯竹修炼闭口禅的关系,总是不言不语不说话,让人很难猜测他到底在想什么。

项云很纳闷,枯竹不吃肉也不喝酒,要知道对于地脉以上修士,如果不能从食物中得到足够能量补充,这将会对修行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也不晓得他是怎么小小年纪就达到四脉修为的。

至于格拉蒂丝?

这位可以说是现场众人里,修为仅次于拓拔蛮的人物,估计与文思思是差不多的水平。这位标准的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西方大美女,她有着看似非常放荡的外表,但根据项云对他的观察,格拉蒂丝非但不放荡,而且隐约有些孤僻。

这种孤僻与枯竹、阿木是不一样的。

枯竹只是沉默而已,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热心肠慈悲为怀的佛门少年。

阿木则是天性比较内向,所以给人木纳呆板的感觉,但实际阿木心思非常活络,远没有他外表看起来这么木纳。

至于格拉蒂丝?她与周围的人,总会不自觉产生一种隔阂,这种隔阂就好像是某种本能。项云注意到格拉蒂丝对陈飞扬赵子宸带来的美酒没啥兴趣,却直接饮用黄金猛犸的血液,在常人看来血液味道是腥臭难喝的,可是对格拉蒂丝而言更像是不可多得的佳酿。

这女人血统有点特殊呀!

格拉蒂丝仿佛感觉到项云的目光,她微微侧目过来看了项云一眼,随后露出一个妖媚的微笑,从碧蓝的瞳孔里面隐隐透出红光,而火热诱人的性感红唇下,两根小巧却突兀的尖牙若隐若现,更给她增添一分异样的魅惑感。

有趣了。

不过是外热内冷的格拉蒂丝、沉默的枯竹、还是木纳的阿木,又或者是大大咧咧十分豪放的拓拔玉,这些人不管是出生背景还是个人都很不简单呢。

项云刚与他们成为室友,现在自然谈不上好朋友,但相信随着接触的加深,一定能了解更多彼此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