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和解

小说: 仙武都市 作者: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2018-03-05 01:11:06 字数:3148 阅读进度:183/315

“赔偿损失不是没法商量,登报道歉以及签订法家血契,未免就有些太过了。”沈懿一改平时严肃的样子,摆出一副和蔼的小脸,“沈家确实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说到底并没有给你带来损失,这样苛刻的要求有些不好吧。”

赔偿损失不是不可以。

沈家并不缺钱,也不缺资产,这个可以谈的。

让一个大家族给项云登报道歉,这让人家的脸往哪里搁啊!

至于法家血契?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法家契约,一般需要五脉以上的法家修士才能完成签订,依托扬州市笼罩的法家秩序之力场,会有很强的约束力,就算是天脉强者违约,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沈家人怎么可能去签这种契约啊?

这已不是丢脸了,简直是丧权辱族!

“你少给我唱红脸。”项云可不干了,翘起二郎腿说:“什么叫做没给我带来什么损失?难道非要我死了才叫损失?精神和名誉的损失就不是损失了?反正不满足我的条件,我们没得谈,法庭上见吧。”

沈懿不敢发作,继续赔笑脸:“你说得对,我们可以加倍赔偿,但登报和契约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私底下解决?大不了我这个老族长代表沈家人向你道歉,今后保证约束沈家子弟,绝不干扰你的亲人朋友。”

秦红殇这个时候插嘴说:“小子别信他,这种权贵嘴脸,我算是见的多了,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小人,现在指不定在心里谋划着怎么把你剥皮抽筋呢,大姐头挺你,不要怂,就是干。”

沈懿心里这个郁闷。

妈的,你插什么话,这不是添乱吗?

“放心吧,我不会上当的。”项云说道:“如果你不打算和解的话,就请离开这里,有事找我的临时律师卫道,这里是拘留所,我有权拒绝探监。”

秦红殇也挥挥拳头:“没错,你再不走,我要动手了!”

沈懿看着这对男女一唱一和的样子,简直比吞了一百只苍蝇还恶心。

这年头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一个比一个横就算了,尊老爱幼的基本美德哪里去了?自己不仅是沈家的老族长,而且还是个九十岁的老人,比他们两个年龄加起来乘以三还要大,难道就不能卖老夫一个面子。

没办法了。

他们看起来根本不想谈判。

秦红殇甚至准备上来赶人了。

沈懿连忙说:“且慢,按你说的办,我将契约仪式,以及发布报纸,至于补偿的事情……”

“登报道歉必须是本地主流报纸,你可不要拿乡镇小报糊弄我,而且位置必须在主版面上,契约则要求禁止沈家人靠近我的家人五百米内,否则直接受到法家之力制裁。”项云早就已经把想要的东西想好:“至于赔偿,我这个人也不贪心,就随便赔我和秦老师每人个把亿就差不多了,这点去对金融巨头沈家来说应该是洒洒水啦。”

秦红殇一愣:“我也有份?”

“那当然,我害得秦老师顿了一天牢,而秦老师的时间这么宝贵,让他们赔这点钱应该不过分吧。”

沈懿差点没忍住脾气破口大骂。

不过沈懿又想到,这件事情的解决宜快不宜慢,沈家是以金融业为主的家族,最近因为这点事情,沈家手里控股的股票已经受到不小影响,如果在楚王王诏下达之前,还没有解决与项云的恩怨,只怕受到的损失会更大。

沈懿依然保持笑脸,只是脸颊不停地抽出:“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就在扬州都市报上登报检讨道歉,这扬州都市报也算扬州一线报纸。至于契约,我看与其约定不靠近五百米,不如约定沈家人不能主动对与你有亲属关系的人动手,而赔偿方面只能赔偿二位一亿现金,其余部分用材料兵器或者丹药补齐。”

这小老头钻钻空子啊。

扬州都市报尽管是扬州一线报纸,可是大股东就是沈家,他们完全控制显示的方式。至于契约约定沈家人不能主动对有亲属关系的人出手,这其中其实也是有很多漏洞可以钻的。

至于赔偿方面沈家这样的狗大户拿不出两亿说得过去吗?

这老头子也太抠了!

不过项云确实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他不想继续呆在这里扯皮,他看了一眼秦老师问:“秦老师怎么看。”

秦红殇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真实太不可思议了,她每次惹事打架,最后都要搅得天翻地覆。

这次倒是好,秦红殇打进沈家的家族驻地,放火烧毁沈家多栋房屋,最后沈家非但没办法对她采取任何报复,反而要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赔偿。

居然还能这么操作?

项云之前对她说的话,似乎还是有些道理的。

肌肉有时只会制造更多的麻烦,秦红殇出道至今树敌无数,仇家多的连书都数不过来,走在西楚大学附近都三天两头被人刺杀,哪里出现过现在这种情况,反倒是被打得一方主动求和解的。

“虽然这个老头有些小花招,但是念他一大把年纪了,而且这次事情说到底,也是沈家个别几个人惹得事,祸不及家人,我看就算了。”秦红殇说道这,又充满威胁的挥拳:“不过可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如果让我知道沈家下次再搞什么幺蛾子,老娘可就不是烧你们几个房子打伤几个人这么简单。”

沈懿心里憋屈就别提了。

幸亏站在这里的是沈懿而不是沈山。

换做是沈山的话,此刻怕是已经发飙了。

沈懿到底是老前辈,养气的功夫比较深,而且被废掉的沈南,也不是他的孙子,一咬牙忍忍也就过去,“放心,我会告诫小辈,今后看到你们,有多远就躲多远。”

“希望你说到做到,另外我需要看到诚意,可别等我们出去以后,你们又突然反悔。”

“放心,虽然老夫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为人还算讲信用。”

当天沈懿就找来扬州一位大法官,几乎所有沈家人都在契约滴血宣誓,足足有数百人之多,光契约签订费用就高达几千万的。

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不能对项云的爸妈妹妹下手。

至少在城镇这种法家之力强大的地方,如果他们违背血契的内容的话,立刻就会受到血契的反噬,轻则重伤,重则废掉,就连天脉强者,也无法抵消。

这样的契约无疑是非常苛刻的。

若非沈家了解到项云爸妈是普通人而妹妹是小学毕业生,本身不具备什么威胁性,否则还真不敢签。

紧接着,沈懿将一亿华夏币打进项云的账户,又给项云秦红殇送来一大堆丹药材料,用来赔偿两人的损失。

至于登报的事情也安排下去了。

项云见此总算放心的离开拘留室,并且按照与沈家人的约定,公开出现在媒体面前,表示一切都是误会。他与沈家人兄弟姐妹相亲相爱,好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矛盾一样。

终于解决了。

沈家人泪流满面。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不久,楚王的王诏降临扬州市,公开宣布授予项云“武道学者”称号。

这种称号与实力无关,是学术成就方面的称号,有些专门搞学术的可能人脉修为就已经取得学者称号,而有些比如秦老师这样的尽管达到天脉境界但依然不够资格获得学者称号。

这种学术成就称号一般分为:学者、大学者、贤者、大贤者,四个等级。

华夏世界的学术成就称号是非常有用的,只要盯着学者光环,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得到礼遇,面对各国的国王,都可以不用行礼。

自古有刑不上士大夫的说法。

哪怕到现代法院也没办法直接给一个正式学者判刑。

举例来说,一个学者在大街捅死人被抓了,你想给这个学者依法判刑?那么就必须先将其犯罪证据上报给学者机构,等学者机构核实确认对方的犯罪行为确凿以后,会撤销其称号,然后才可以判刑。

项云拥有学者身份就等于拥有一道护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