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发酵

小说: 仙武都市 作者: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2018-02-21 04:46:26 字数:2868 阅读进度:155/527

那位跳出来指控项云抄袭的学者叫做朱向阳。

朱向阳是扬州郡本地人,不过并不常住扬州市,而住在扬州郡第三大城市泰城,泰城市距离扬州市三千多里远,拥有人口七百多万,武者数量超过三十万,而他是泰城市武者协会副主席,在扬州郡内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知名学者。

朱向阳对外宣传自己在大半年前,一次受邀在扬州一中进行武道讲座时,曾经不慎遗失一本重要的笔记,而这本笔记里面记载的就是他多年来的学术研究,其中就以楚武四式为主。

他没有想到自己研究,居然会被踏入窃取,还公开出版成书,取得惊人的销量,所以这位朱副主席要站出来,公开的职责这个品性恶劣窃取他人成果的小贼。

当天扬州都市频道里播放朱向阳召开记者发布会的记录。

记者问:“您能肯定项云出版的书籍,就是出自您当初的笔记么?”

朱向阳满脸愤怒拳头紧握:“那是我耗费近八年心血的成果,我怎么会看错?你说我怎么会看错!”

记者问:“朱先生有什么证据证明那就是你的学术研究吗?”

朱向阳想都没想就回答说:“其实圈子里面的人都知道,我朱向阳在基础武学领域钻营二十多年,曾经出版过多本中低级武学的作品,也发表过有关楚武四式的论文,你们真的认为那样的作品能出自一个高中生之手。”

记者问:“朱先生打算采取怎样的手段来维权呢?”

“我可以说说将半辈子都献给武学,而这个无耻的学术盗贼偷走了我最重要的研究成果,这件事情必须维权到底,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个人,更是为了整个学术界的风气。”

朱向阳停顿一下,他对着镜头,大义凛然的说下去。

“我知道,这个小贼有些天赋,是凭本事考上武状元的,但是天赋的出众丝毫无法掩盖其人品的恶劣,有才而无德者,必成社会之毒瘤,我将会亲手揭露其丑恶而虚伪的嘴脸,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也知道,这个小贼得到很多贵人的赏识,有很多朋友都劝我私底下解决,但是我这个人天性就是如此,我不能容忍锅中的一粒老鼠屎,哪怕他现在有很大的能量。”

“……”

“截止目前为止项云未对此事做出任何回应。”

金木石在自己的练功房里面,一边坐着力量训练,一边看着新闻播报,当看到最后的时候,他直接抄起一个三千斤重的铁坨抛过去,当场将巨大的墨家电视给砸得粉碎。

“简直岂有此理!”金木石怒目圆睁,鼻孔喷出两股气流,“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老子恨不能将他给活撕了。”

金管家满脸苦笑看着一地碎片:“少爷息怒啊。”

“这帮宵小之辈,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欺负我兄弟,你让我怎么能息怒!”金木石直接问管家:“你们还没查出来是谁在背后搞鬼吗?”

金管家赶紧说:“家族已在派人调查这件事情,不过对方藏得比较隐秘,想要找出这个朱向阳背后的人,需要花费一点力气。”

其实不仅仅是金家。

柳家甚至郑家也很纳闷。

项云最近没得罪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不遗余力的陷害他呢?

这个朱向阳肯定是收钱,他干完这一票,多半就会离开扬州郡,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能耐,能够收买一位有些名气的学者?

不太像是影教的作风,如果是影教或其他黑暗势力出手,更大的可能是直接将项云做掉,而不是这种诛心的做法,幕后黑手似乎更乐意看到项云被毁。

偏偏朱向阳确实有些名气,金家之流就算想帮项云,也不能直接对他出手。否则一旦有人借题发挥,对家族名誉的伤害太大,此人是可正式的学者,没有正当理由可不能随便摆弄。

“一定要这个卑鄙小人找出来!”金衙内性格耿直又火爆,他是绝对相信自己的好哥们项云,也知道项云是绝对有真才实学的。

他与项云直接交过手,他也与项云并肩作战过。

项云怎么可能回事卑鄙的抄袭者?

项云最近还指点金木石一些武学方面的东西,就连他引以为傲的金钟罩铁布衫都能加以调整而变得更完美,如此鬼才般的人物会抄你这个垃圾?!

金木石才是真正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如果不是项云专门告诫他,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这会儿早就安排家族高手将这个满口喷粪的家伙给废了。

现在网络上媒体都出现一片质疑声。

因为项云十二时辰都不表态,让这些人更加猖狂了。

自己好兄弟的名誉被损害与自己名誉被损害是一样的。

金木石只能徒手拎起两个大鼎,只能将愤怒转化成修炼的动力。

…………

项云当然知道现在针对自己的非议越来越多,甚至可以说是满天都是,正所谓之前人们把你捧得有多高,现在就会把你摔得有多重,而这也确实是在所难免的,谁让项云根基薄弱呢?

他在武学界根本说不上话。

冷不丁就发表出一篇震动行业的作品。

现在又被人利用这一点,扇阴风点鬼火的,会出现这种情况,倒不意外。

项云正因为知道自己不足,所以更应该利用这次机会,攒够关注以及悬念再逆袭,这样才会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从而彻底杜绝类似的事再次发生。

罗峥推门走进来说:“他来了。”

项云盘坐在修炼室,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只见在身体的周围,隐隐缠绕着一丝浩气,这是修炼儒家类功法产生的气息,让罗峥这位尸王感到有些不适,“让他进来。”

一个身穿白衣的骚包少年出现在眼前。

华雷看着还盘坐在蒲团上面满脸平和的项云,一脸犹如看到鬼的表情,同时也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成分:“大哥,真的是你,有关你的事都吵翻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在静坐练功,你这养气的功夫还真够深的啊。”

项云瞥了他一眼:“你也认为我是抄袭?”

华雷脸颊抽搐一下:“这个……不敢!不敢!”

“怀疑就怀疑了,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我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说这件事情。”项云这时已经站起来,就好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要你帮我一个小忙。”

华雷知道现在项云名声多半会臭,跟他在一起搞不好会惹一身骚,但是想到不久前在宴会上,如果不是最后项云帮自己求情,说不定自己现在已经跪了,所以就试探性问道:“什么忙?”

“我要你帮我治疗几个人。”

“治疗?你找我来,就是要我治几个人?”

“那找你来干什么,你是我唯一认识的医生啊。”

华雷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他还以为项云是想让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刻,给他声援并且支持他,以便于挽回自己的声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找来自己,居然是给人看病的。

“怎么样?这个忙能帮么。”

“你还别说,如果是其他忙,我还真得衡量衡量,但说起救死扶伤,这是医者的本分,我怎么可能会拒绝呢?”华雷挺起胸膛一脸得以,他的医状元可没有水分,说起自己的专业来,那可是超自信的,“你就说吧,要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