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各自找背景

小说: 仙武都市 作者: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2018-01-25 05:43:19 字数:3720 阅读进度:72/742

史蕾觉得自己没错。

谁让穷果果是一个普通人呢?

穷人普通人就应该有自己的觉悟!

这种下等人给她这样的上等人让路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这个小孩价值观里面,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可见姚春梅夫妇平日的娇纵惯养,对孩子的培养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但是姚春梅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还根本没有这种认识。

“小小年纪尖酸刻薄骄横歹毒,你该庆幸自己是一个未成年,否则我真想替某些没有教养的人好好教训教训你。孩子,一山还比一山高,县教育局不是什么楚王,还没有办法一手遮天!”

项云十分生气却还是保持自己的原则,犯不着打一个未成年女孩。她的爸妈对她如此娇纵惯养,以至于培养出现在的性格,今后有的苦头等着吃。

“我们没必要继续说下去了,我看还是一起回去吧。”项云一只手拉着果果,另一只手扶住老妈的手,“放心,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为这事给咋家一个交代的。”

“你说谁尖酸刻薄,你说谁骄横歹毒?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姚春梅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当场炸毛,“你们家野丫头伤了蕾蕾,别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今天不给个满意的交代,你们都别想在渝水混了!”

徐翠有点害怕了。

儿子是西楚大学的准大学生不假,而且还在扬州市认识一些有身份的朋友,但是准大学生终究还不是正式大学生,他所认识的朋友也不可能次次帮他出头。

这次对方的背景是县教育局局长,人家可是直接在教育系统有背景的大人物,万一被打击报复该怎么办啊!

“妈,别担心,这个泼妇嚣张不了多久。”

“你……你敢骂我泼妇,我跟你拼了!”

姚春梅什么身份?无论是娘家的财富,还是丈夫的权势,都足以让她在渝水县横着走,从没有人敢这样对她,何况一个平凡的小子?

她火冒三丈被气糊涂了,冲过来就要发起抓挠。

一而再,再而三,始终忍让,项云并不是怕她。

他一方面是不想对妇女动粗,另一方面是不想让果果看到暴力的场面。可现在这个女人主动冲过来,这他妈还能继续忍下去,那项云就太不是男人了,既然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

啪!

项云没有凝聚元力施展武功,只是纯粹依靠超快速度和力量,一个打耳光抽在掉粉的肥脸之上,清脆的打脸声响起,伴随着嗷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其实项云还是比较理智克制,一巴掌说起来已经非常手下留情了,虽然足以将这个女人给打蒙,但还不至于造成伤残效果。

现场有小孩子,不宜见到血腥画面。

姚春梅也活该倒霉,抓挠项云不成,反而挨一巴掌。

她又几乎没有什么修为在身,所以被轻易的一巴掌掀翻,脑袋重重磕在桌角,杀猪般的惨嚎更凄厉几分,当场就头破血流,看起来颇为凄惨。

项云皱皱眉没想到还是见红了啊。

他微微侧过身子,挡在陈果果面前。

“你……你居然敢打我妈!”

史蕾本来还神气的表情,此刻骤然就凝固在脸上。她从来都是爸妈教训别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场就被彻底的吓傻了。

徐翠、果果、沈校长都惊呆了。

姚春梅的父亲是渝水县富商,县里最好的酒店都是她家的产业,更何况史蕾的爸爸是县教育局的局长,家里又有财富又有权利,绝对是一般人不敢招惹的对象,项云居然动手打了她,而且打得这么重。

徐翠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这事恐怕又难以善罢甘休了。

陈果果就算再年少懵懂,也知道眼前的严重性。

她从没见过哥哥动手打人,她知道哥哥是个好脾气的人,今天之所以会在这里发怒,全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史蕾的妈妈脑袋撞破了,看起来伤得还挺严重的,他们要是疯狂报复起来,哪怕哥哥是西楚大学的准大学生,有可能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这该怎么办才好啊!

果果都快哭出来了。

她认为这件事情都怪她自己。

一时间,愧疚、感动、害怕,各种情绪纷纷涌上来!

“别担心。”项云握紧陈果果软软的小手安慰:“你只要明白,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是她应该得到的惩罚。”

“混账东西!你好大胆!”沈校长见局长老婆当面被打差点没吓晕过去,这件事必然会激怒局长,万一迁怒到自己就麻烦了,他赶紧过去扶起姚春梅:“姚姐,姚姐,你没事吧?放心,我会给你个交代的,这几个恶徒都要付出代价!”

沈文一个头发斑白五十多岁的男人,居然对小自己差不多十岁的姚春梅一口一个姐,这种谄媚奉承的态度实在叫人感到反胃。

“沈校长,你现在亡羊补牢就算不能洗清过错,最起码能稍微弥补一二,劝你不要一错再错,否则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好,好啊,好的很,从没见过这样顽劣嚣张的家庭,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背景,我倒想看看你们的气焰要嚣张到什么时候。”沈校长早就恼羞成怒,“有本事你们就别走!”

姚春梅拿出手机拨给丈夫,她一开口就嚎哭起来:“史广林,你在哪里,开会开什么会?还不快到渝水小学来,我都快被人给打死了!”

徐翠惊慌失措,“有话好说。”

“妈,不要管,我们回家,让他们自己来找我们。”项云连看都懒得在看他们一眼,牵着果果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就这样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徐翠万万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陈果果也非常担心害怕,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了。

万一哥哥因为这件事情被抓,去不了西楚大学了,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项云回家的路上先给陈安民打去一个电话,陈安民正在协助市局追查将军墓的事情,正忙的焦头烂额,当见是项云打电话,却是一点都不敢怠慢。

他现在了解了项云三个朋友的身份。

这不调查还不要紧,一查差点没把他吓死。

项云现在已经远不是一个武状元、准大学生这么简单,这绝对是整个渝水县里,谁都不能招惹的一号人物。

“小项,有什么事情吗?”

“陈副局,有点小麻烦,希望你帮个忙。”

陈安民听完项云的简单描述以后惊呆了,县教育局的局长史广林居然欺负到项云头上?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他难道不知道项云跟欧阳部长都吃过饭?

一个小小的县教育局长,撑死也不过是个县级官员。

项云要是动用几个朋友的力量,哪个不能轻松将其给弄死?

不过项云没有打电话给他那几个神通广大的朋友,反而打到了这里来却让陈安民有些为难。

“史广林级别比我更高,我看这件事要不要找局长和县长?”

项云想了想回答说:“不必了,我只是想跟公安打个招呼,免得待会儿跟公安的人发生误会,其他的事情我自会另外想办法解决的,不用你来操心。”

陈安民松了口气,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项云心里清楚以陈安民的级别动不了县教育局长。

他未来多半能升到公安局正局长,可现在只是一个副局而已,轮等级比县教育局长还要低一级。打电话只是让陈安民跟公安局通通气,管住下面的警察,免得到时发生误会。

那么问题就来了。

该怎么对付姚春梅史广林这几人呢?

一个局长官位已经不低,与本地官僚多少有密切联系,所以动用本地的关系未必能很好摆平,而且息事宁人的可能性很大。

项云不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却是不能看着果果受委屈,所以公道是必须讨回来的,扫了通讯录一眼,决定还是异地求援。

金木石、柳烟儿、虞子璇、以及庆功宴饭桌认识的一大帮官员,这里面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解决眼下的麻烦。

项云犹豫再三拨通其中一个号码。

“喂?是小项吗?”从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听起来非常的随和,却有散发出淡淡威严感,正是扬州郡教育部长,扬州市常务副市长欧阳海,“怎么想到打电话?是不是需要帮助了?”

这点小事就麻烦欧阳海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项云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被那个肥婆骂两句,根本就没太往心里去,甚至完全能当一个笑话一笑置之,但关系到果果升学的问题,他决定还是要一次性彻底解决。

“欧阳部长打扰了,我遇到一点麻烦,事情是这样的……”

“扬州辖区的教育体系内居然发生这种事?这是我的责任!”欧阳海显然大怒,“不过小项你不要担心,先不要与他们起冲突,我会找一个足够分量的人来解决这件事情的!”

说完挂断了电话。

徐翠见项云打了两个电话出去,其中一个好像是打给公安局副局长的,这让她的心稍稍定了一点。但是徐翠也知道,公安局与教育局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史广林不一定会卖陈安民的面子啊。

“妈你就别操心了,我们回家吃饭吧。”

徐翠和陈果果见项云一脸轻松自信满满,多半是因为第二个电话,虽然不知道到底打给了谁,但心里终于稍微放心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