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畏天道昭昭乎?

小说: 仙武都市 作者: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2018-01-20 22:11:17 字数:4157 阅读进度:7/522

两人被带进校政WwW..lā

教务中心大厅,U形长桌坐满校领导。

孙长辉坐在正中央,身材瘦小,朴素灰衣,一副老学者的样子,作为本校区的常务副校长,是这所学校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现场十余校领导,包括先前见过的秃头鹰钩鼻的年级主任刘锐,以及一个年轻白净高大、气质文质彬彬的教导主任舒谦。

张浩不算顶尖学生,可是成绩向来优异。

如果不是自己作死的话,只要高考正常发挥一下,再靠家族疏通关系和资源,必能挤进一个还不错的名校,未来成为家族重点培养人才。

现在倒好,就在高考三天前被人打断了腿,据说伤势严重不要说参加考试,就算以后治好也会留下暗伤,前途基本算是毁了。

一个家族子弟对大家族影响其实有限。

可造成这个后果的罪魁祸首,是一穷二白的寒门学子啊。

张家作为扬州豪族,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如果不有所作为,岂不让人以为他们扬州张家是群怂货?

无论出于报复目的,还是为维护家族颜面,这个小子肯定是要处理的,而这件事情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

秦红殇双手环抱,仰首挺胸的样子,仿佛在说:请开始你们的表演,让老娘看看你们这帮家伙有什么花招。

孙长辉副校长叹气说:“秦老师入座吧。”

“不坐,有屁快放,我忙得很!”

秦老师仗着修为深厚及西楚大学的背景,竟如此傲慢甚至侮辱一位堂堂副校长,孙长辉好歹有头有脸的人物,项云发现此老头脸色阴沉的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红殇,大家都是同事,互相理解一下。”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白净帅哥站起来想缓和气氛,只是他看向秦红殇的目光时,有一种近乎不加掩饰的渴望,“这次看在我们的关系,就卖我个面子吧……”

舒谦,三十岁,校教导主任。

楚国十大名校之一的江东大学毕业。

无论修为实力、家庭背景,外貌长相,都无可挑剔,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成就,未来肯定能坐到区校长位置,更有机会进入大学任教,或进教育部门走上宽阔仕途。

秦红殇被其列为头号猎物。

这种女人可不多见,所以必须搞到手才行。

秦红殇眼睛一横:“你怎么不拉泡尿照照自己,一只杂鱼也敢说自己有面子,少在这里恶心人了!”

舒谦差点气得吐血,白净帅气的面庞涨红:“你太过分了!”

这位青年才俊自我感觉是极好的,多少女人主动对其投怀送抱,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秦红殇却一句话将其呛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都谈正事吧,根据我们的调查,你的学生项云有大量逃课早退的记录,还有过偷窃诈骗、寻衅滋事、骚扰女同学的恶劣行径,非但各科学习成绩不合格,而且目无师长态度恶劣,屡次受到老师投诉,几乎已经无药可救了。”

你们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吗?

项云以前出了名的老实,别说逃课早退,迟到都没有过。至于诈骗偷窃、寻衅滋事、骚扰女同学、侮辱老师,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诬陷,他一个穷逼**丝,敢这么嚣张,能活到现在?

秦红殇冷笑:“所以呢?”

“校委会经研究讨论,为维护本校的声誉。”刘锐主任看着项云,一字一顿地说:“现决定给予项云开除学籍处分,取消其参加高考的资格!”

直接开除项云!

因为离开学校也就失去保护,那个时候想弄他还不容易?

“我怎么记得学校要开除一个学生,必须拿到班主任的签字,也就是说如果我不签,这份处分根本是无效的。”秦红殇直接一拍项云,“别理他们,我们走!”

刘主任站起来:“秦老师非要与校方死抗到底?”

秦红殇停住脚步,两眼微微眯起,“你们最好祈祷这种事情不要发生,否则在座各位怕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也实在是太彪悍了。

“咳咳,秦老师,你临时代课任教,难免对学生不够了解。”教导主任舒谦耐着性子说:“校委已经通过这个处分,相关记录将写入档案,为维护一个无可救药的学生,值得自己也搭进去吗?据我所知,您身上麻烦也不小,如果把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

秦红殇是临时班主任,她不签字,处分无效。

可是秦红殇签字不签字有区别吗?这帮人联起手来,想篡改一个普通贫困学生的档案太容易,就凭他们刚刚所说的这些累累劣迹,足以使项云连高中毕业证都拿不到!

而且,如此如此不堪入目的记录,哪怕通过高考也不会有学校录取他的,签字立刻被开除滚蛋,不签字下场也差不多。

这帮王八蛋想毁掉一个没背景的穷困学生有一百种方法!

秦红殇被气得发抖,炙热元力将空气搅动,一股强大的气势压迫铺开,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窒息,她咬牙切齿地说:“你们居然如此无耻没有下限,那就不要怪我不留余地了。”

怒了!

秦红殇是真的被激怒了!

这个女人一旦被激怒,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秦老师千万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您自身麻烦都还没洗干净,你确定要为一个劣迹斑斑的学生搭上自己的前途?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考虑考虑你的恩师,不要意气用事啊。”

孙长辉被秦红殇气势压得喘不过气,可终究姜还是老的辣,这一番阴阳怪气的话,顿时让秦红殇感到进退两难起来。

秦红殇为什么会来中学代课?

她这种性格到哪都是事精,就因西楚学校搞出大事情,所以不得不出来避避风头,上次事件连秦红殇的导师都受到了牵连,所以导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扬州避风头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再搞出什么事端来了。

秦红殇的把柄太多仇人也太多。

今天真把事情闹大,只怕是不太好收场。

秦红殇是虱子多了不怕咬,而且根本不在乎这些麻烦,可她也不想再给自己导师造成影响。

“秦老师乃名校翘楚,而他这种人根本不配做学生,秦老师没必要赔上自己的前途。”孙长辉以为震住了这女人,不由得露出诡异一笑:“你说呢。”

其他人此刻也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他们对秦红殇底细倒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知道秦红殇并非楚国贵族大族出生,至少在楚国内没有值得特别忌惮的背景。至于西楚大学?她要是没有犯了大错,西楚大学会把她发配到这里来?

想也知道,秦红殇本身就走在钢丝之上,如果把事情闹大非但保不住这个学生,她自己也会有被西楚大学开除的危险。

除非脑子烧坏了,否则会为一个非亲非故的学生,把自己一辈子的前程都搭进去?所以除了妥协,没有其他选择。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我!”

看来这帮杂碎似乎还不知道老娘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啊!

如果他们对秦红殇真有足够详尽的调查,知道秦红殇到底犯了什么事的话,就绝对不敢惹怒这位女魔头。

正当秦红殇就要彻底爆发,说一句“你们一起上吧”的时候。

一阵大笑突兀响起,项云在旁边笑得合不拢嘴,犹如刚刚听到世界最好笑的笑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有些摸不清头脑。

这小子始终保持着沉默,现在突然放声大笑,是脑子抽疯了吗?

教导主任舒谦皱眉道:“有什么好笑的。”

“当然可笑!”项云平息情绪,直接上前一步,开口就说:“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不配做学生,但你们觉得自己配做老师吗?”

教导主任舒谦立刻站起来:“项云!你这是公然侮辱校领导!”

“好,先说说你,舒谦主任!半年前,你以学分作为威胁,多次强奸高一年级的女同学致其怀孕,为自己前途不受影响,强行诬陷迫其退学自杀,不知道这位学妹的冤魂是否回来找过你?”

舒谦一愣。

他还没来得及反驳。

项云不给他机会,继续大声说下去。

“这短短三年你以玩弄学生感情与身体为乐,甚至还利用职务之便对不从者,或威逼或利诱玷污不服从的女同学多达十几位,其中最小的只有十二岁,你还勾搭数位校领导的老婆,这些事要不要我一件件都说出来呢!”

大家表情都凝固了。

每个人表情都变得很精彩。

舒谦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没想到私底干出过这种事情。

等等,他还勾搭数位校领导的老婆?现场可都是校领导啊,这尼玛事情可就有点闹大了,回去得赶紧洗洗头,看看水有没有变绿。

舒谦白净面庞顿时变成猪肝色:“血口喷人!”

刘锐也拍桌怒道:“诽谤污蔑!来人拿下!”

“刘主任别急,现在就说说你,你贪婪成性视财如命,这些年不断收取送礼,成为贵族学生的保护伞,如果被纪检部门的人,找到了藏在家中地下室的收藏品,你说会有什么下场呢?”

刘主任露出惊恐之色。

“对了,半个月前,楚王下拨一笔中学武道教育经费,我们学校的大半怕是都已经进了你的账户吧?楚王的钱都敢贪污,你胆子还真是够肥啊!”

刘主任脸色顿时煞白。

项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他不但知道自己的宝库位置,更知道半月前贪污公款的事情。

那是楚王为支持各地贫困中学生修炼,而准备的专项教育补贴资金,用来给贫困学生购买丹药的。

如果被查出来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完了,完了,刘主任面如死灰。

可他明明做的天衣无缝啊!

“满嘴喷粪!”孙长辉大怒:“闭嘴!”

“哦,孙校长啊,你还记得自己是用什么方法,坐上这常务副校长位置的吗?你给好兄弟酒中下毒,让其暴毙而亡,最后取而代之,如此歹毒阴险,不畏天道昭昭乎?!”

不畏天道昭昭乎?!

最后一句话是歇斯底里吼出来的。

每个字都如一道响雷,在人们脑海炸响。

如此猛烈的狂轰滥炸,让所有人头晕目眩。

孙长辉顿时浑身颤抖起来,他平生最大的秘密,怎会被这种人知道?恶魔,这个家伙,真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