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所谓权术 第四章 我依旧不喜欢

小说: 仙魔变 作者: 无罪 更新时间:2015-01-06 06:26:05 字数:3400 阅读进度:66/892

“天才?”

青衫“师爷”骤然无声,先是失魂落魄,而后满怀怅然和苦笑的俯身跌倒在身下充满浑浊泥水的大坑之中,一时淹没,再无踪迹。

他七岁便开始修行,十一岁点燃魂力种子,十二岁突破魂士修为,十五岁进入王莽王朝最神圣之地炼狱山修行,十六岁便修至大魂师修为,又只用了六年的时间,不仅突破到了国士的修为,还成为炼狱山的魔武者。

在整个炼狱山,整个天莽王朝,他都已经是修行者中的佼佼者,所有人眼中的天才。

他也自认为,在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他的修行速度,他也无愧这天才的称号,所以即便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名赶车少女极有可能是修行者,但这名赶车少女的骨格娇嫩,还未长成,即便是从刚刚懂事起就开始修行,十余年的时间,又能有什么样的修为?

然而这名少女却是能够御使的存在,是他再过二十年都未必能够真正踏入的圣师修为。

青衣少女的回答是如此简单,但却又是如此真实,即便生得面嫩,面相比真实年纪略大两岁,但圣师之境…她的确才是真正的天才。

“圣师…生得面嫩…”感受到那一股强大难言的剑意,听到自己的师兄跌倒在身下水坑中的声音,仰面陷于泥泞中的面容愁苦中年男子似是觉得这是个绝妙的回答,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但却是笑不出来。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抽搐,他问了最后一句话,却只是问了一句剑的问题:“你这是什么剑…怎么气息如此冰寒?”

青衫少女注视着他,默然点头,认真的答道:“断寒锁心。”

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也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身体在漫天的雨丝中慢慢的冰冷,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有没有听到青衫少女的回答。

李骑珑浑身发抖的站着,自从青衫“师爷”的身上浮现出黑色血脉开始,他便知道以往是如何的浅薄和无知…陵督、省督、八司那一个个名字在往日那么清晰,但是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距离那些深庭内院,重重帷幕之后的人有多遥远。

原来爬了这么多年,在这如东陵前呼后拥,也不过如此!

“殿下饶命。”看着不徐不缓的飞回青衫少女身边,飞回青衫少女袖中的无柄飞剑,李骑珑惨然一笑,看着白衣女子哀求。他没有跪下,因为他知道,此刻就算跪下,也是无用。

白衣女子淡淡的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的重甲巨人,看了一眼淹没在浑浊水坑中的青衫“师爷”,又看了一眼仰面对天的面容愁苦中年男子,冰冷的说道:“若是他们肯降,我可以饶他们一命,唯独你,却是不可饶。”

“为什么!”李骑珑猛的一颤,强声道:“殿下,我可以将功补过,我可以告诉殿下,是何人指使,只要殿下能够许诺,放过我和我的家人。”

“为什么?”白衣女子本来平和,听到他的这句,却是陡然愤怒起来,厉声道:“你还问我为什么,好,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这三名都不是我们云秦帝国的修行者,他们前来刺杀我无可厚非,但你是我们云秦帝国的堂堂陵督!还有这些刀客,这些剑手,他们都是我们云秦帝国的强大军人,但他们却是因为你们的愚蠢和上不得台面的阴谋,死在了了这里,死在我的手中!你让这些原本可以获得荣光的帝**人死后还要蒙羞,却还要祈求我留你的性命?”

看着面色越来越为雪白,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的李骑珑,白衣女子冰冷的语气中说不出的厌恶:“而且你太蠢,令我生厌的蠢。你以为可以在南边找到一个更好的前程,你也不用脑子想想,我即便是修行者,也根本不上战场,杀了我,王莽王朝又有什么好处?忌惮我的所为对云秦帝国将来的改变么?…他们即便想得有如此长远,也必定会先考虑,杀死了我之后,首先便要迎来无尽的怒火。我云秦帝国以武立国,长公主被刺杀,若是不出兵征伐的话,即便是我皇兄,也根本平息不了民众的怒火。他们只是配合着投出几颗石子,看看能不能将一池浑水搅得更乱一些,能让我们云秦帝国一些有才能的人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自己的阴谋之中,他们自然乐意。而你,身为云秦帝国的军人,身为陵督,竟然连一点丝毫的警醒都没有,还信以为真,你说你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用处。”

“至于你这种级别,这么愚蠢的人物,能接触到的,又能是什么样的人?出了这种事,要查,自然是连你接触的人上面都会被查出来,你说不说,又有什么用?”

白衣女子语气平淡了下来,却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浑身发抖的李骑珑,道:“看在你当年在边军为我云秦帝国立下不少战功的份上…若是你还算个帝国的军人,你便捡起你的兵刃,我会留你个全尸。”

李骑珑心中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也被冰冷的讥讽所抹消,知道再无转机,他慢慢的俯下了身子,捡起地上的一对判官笔的同时,他看到了自己的官服和裤管全部都是泥泞。

“弄了半天…我终究也就是个泥腿啊…”

李骑珑直起身子,哭笑着,最后发泄般的在泥泞的官道中开始狂奔,冲向这名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走到了青衫少女的身前,李骑珑在拼尽全力刺出自己手中的判官笔的同时,闭上了眼睛,一条冰冷的气息穿入了他的体内,穿透了他的心脉,从他的身后透出,但就在此时,让他不可思议的猛烈睁开眼睛的是,他原本注定无法对这名白衣少女造成任何损伤的判官笔,却是刺入了血肉,有滚烫的液体溅落在他的脸上。

他看到,白衣女子手中那柄原本属于面容愁苦中年人的紫玉薄剑刺入了他的心口,他的所有气力和意识正在飞速的消失,然而他手中的判官笔,却是也刺入了白衣少女的腹中,一朵鲜艳至极的血花,正在白色宫装上绽放开来。

“你这…?”李骑珑的眼睛睁大到了极致,突了出来,嘶声叫出声音,然而他心中的惊疑却是再也得不到任何解答,白衣女子放开手,他带着紫玉薄剑仰面跌倒在泥泞之中,再也没有任何意识。

腹部被一支判官笔刺入,衣上的血花不停的蔓延,白衣女子却是十分的平静,只是转身朝着身后插满黑色箭矢的车厢行去。

青衫少女却是也没有上前救治,一动不动,皱着眉头看着她的眼睛,沉声道:“为什么?”

“想必你也清楚,这次是那些不愿意我再继续这么走下去的人给我的一个警告…而我代表的是我皇兄的意思,他们自然也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我皇兄怒火的准备。”白衣女子继续朝着马车车厢慢慢的走着:“我自然不能就此让事情按他们预想的进行下去。”

青衫少女沉默的想了想,眉头皱得更紧:“我知道你这样可以让这场火烧得更旺一些,可以让你们更有理由做一些事情,而且那些人还没有理由反对…但是你想到没有,你这场火烧得太大,还会烧到别的地方,比如说青鸾学院。”

白衣女子停了下来,身影微颤的沉声道:“南宫未央,你的确是个天才,不仅是修道的天才,而且连这些事都想得如此清楚,但是你觉得我有选择的余地么?你随我已经走过了大半个云秦帝国,现在地方的吏治腐化成什么样,你也亲眼见到了,而且即便在我皇兄圣明的治理下,云秦帝国还有诸多我皇兄无法动的人,无法动的地方,我原本以为,即便律政司即便正武司,即便某些人对我的行走有些不满,但是至少也会自行收敛,想着自己反省,将不满按捺下来,然而他们做了什么?在我云秦的地面上,他们竟然胆大到敢用此种方式来警告我,警告我的皇兄!那他们接下来,还敢做什么事?”

微微顿了顿之后,白衣女子的眼中出现了一丝难掩的怒意:“南宫未央,你不要忘记,青鸾学院,也是我皇兄都无法动的地方之一,而且你从未进过青鸾学院一步,你的修为,全是因为皇城里面的全力支持,我实在难以理解,你为什么对青鸾学院有这样强烈的好感。”

“因为我喜欢。”青衫少女看着白衣女子,没有犹豫,认真的回答:“我喜欢张院长,我喜欢学院的做事方式。”

在这名名为南宫未央的少女心中,似乎根本没有掩饰二字的存在,所以即便是对着依旧在流血的云秦帝国长公主,在说了那一句之后,她依旧不管对方心中是何等的想法,认真的补充了一句:“你这样…我很不喜欢。”

白衣女子许久无言,然后又举步,有些艰难的朝着马车车厢走去,有些虚弱的沉声道:“但你也应该想到…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我,而是为了云秦。”

“我知道。”南宫未央点头,而后又认真的说道:“但是我依旧不喜欢。”

面对如此固执的少女,白衣女子知道无法辩驳,一阵阵眩晕也让她懒得再行说话,所以她只是沉默的打开了车厢门,坐了下来。在坐下来,设法不再让自己的鲜血从体内流出之后,这名白衣女子微微的叹了口气,心中想着,自己自从走出中州皇城的第一天开始,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不喜欢自己,自己今天竟然还这么固执的想要说服一名比自己更固执的少女,真是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