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被关押的女子

小说: 仙门纪元 作者: 李二胖 更新时间:2018-04-20 21:26:29 字数:2379 阅读进度:866/1190

小说网..cc,最快更新仙门纪元最新章节!

那是一种感觉,聂晨也不知道出自何处。这对一个半神之修来说,可是很诡异的事情。

聂晨心中疑惑,随后散开灵识,把整个宗门细细搜索了一遍。以聂晨的修为,这最高只有天仙的宗门,根本就没有任何遮挡。

只是这样做,难免有些不太礼貌,聂晨之前并没有刻意搜索。这个时候,聂晨感觉异常,这才仔细探查了一遍。

这一看,还真有收获。在这宗门的另外一端,一个异常隐秘的密室之内,正有一个女子在不断抽泣。

这个密室,位于地下十几米,其上还有阵法这样。若不是聂晨修为半神,还真没有发现的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让我不舒服的就是这个?”聂晨皱眉。

沉吟少许,聂晨身形一闪,从原地直接消失。她隐去身形,向着那地下密室接近,很快就到了密室之上。

密室之上,有阵法守护。聂晨对阵法并不熟悉,就算这阵法品阶不高,想要破解也有些困难。更重要的是,聂晨并不知道其中内情,也不想惊动那个徐浩。

这个地方是徐浩的宗门,此地囚禁这么一个女子,他不可能不知道。

站在密室之上稍作沉吟,聂晨向着侧面挪移一段距离,然后施展遁地诀潜入地下。

在地下穿梭一段距离,绕过上面的防护阵法之后,聂晨最终到了密室之外。再往前是一堵金属墙,聂晨的遁地诀无法穿过。

不过这个,自然是挡不住聂晨。挥手取出仙剑凤鸣,直接插入金属墙壁之内。凤鸣锋利无比,轻松切割数尺厚的金属墙壁,开出了一个容纳一人出入的小门。

密室不大,长宽不过一丈。墙壁一侧,挂着一盏油灯,给密室提供微弱的光芒。其内摆设更是简陋,除了一张木床之外,再无其他的东西。

在密室的角落,一个紫衣女子蹲在墙角,正在不断的抽泣。听到异响,女子抬起头,露出一张还算俊俏的面孔。只是哭泣良久,她的双目已经红肿,显得很是憔悴。

“你是谁?”见到聂晨,女子怯怯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我路过此地,听到你抽泣的很是凄苦,所以过来看看。你是谁,为何被关在这里?”聂晨柔声询问道。

眼前女子,没有修为,只是一个凡人女子。这样一个女子,却被关在如此隐秘的地下密室,上面还加持了强悍阵法,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我是被他们抓来的。”女子抽泣,但神色却有些惶恐。

聂晨一笑:“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说说吧,他们为什么抓你。若是你什么冤情,我或许可以帮你一把。”

“真的吗?”女子双目一亮。

“先说说内情,我再决定如何处理。”

“好,我说……”

女子名叫小娥,乃是居住在附近村庄的村民。今年十八岁,原本打算今年成亲。可就在亲事定下,对方就要迎娶的时候,村中却是出事了。

村中百姓,得了一种怪病。只要被感染之人,浑身上下都会出现青色的疤痕。这些疤痕,初时没有任何感觉,但随着时间推移,就开始快速溃烂。

仅仅几天时间,就有十几人身死。剩下的人,也逐渐出现了症状,找这个速度下去,整个村庄数百人恐怕难有幸免。

百信人心惶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就算请来城中的郎中,也是无能为力。

而这个时候,外面也知道了这个村庄的变故。他们认为这是瘟疫,怕这疾病传播出去影响自己,索性封锁了整个村庄。如此一来,村中百姓只能等死,就算想要逃离也没有机会。

就在百姓心中绝望,准备等死的时候,一个道士出现村中。这个道士,自称是游走仙人,说是可以帮百姓治疗此病。

但他有个条件,需要百姓供奉一个少女。而且有一定的要求,需要特殊时辰出生之人。

百姓得到了生的希望,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他们一番寻找,总算找到了合适之人,正是眼前这个小娥。

小娥肯定不愿,但却挡不住村中百姓的压力。最终被推了出来,成为了村中的祭品。

得到自己想要之物,那个道士倒也信守承诺。给了村中一些药物,用来治疗那种疾病。他的药物很是奏效,很快就遏制了疾病蔓延。

村中百姓得脱大难,自然是欣喜异常。只是苦了这个小娥,被当作祭品送给了道人。

“然后呢,你就出现在这里了?”聂晨追问了一句。

小娥点头:“我当时被迷晕了,等清醒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他们每天给我送吃喝之物,就是不放我离开这里。在这里没有日月,我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

“那个道士,没有说过自己的身份吗?还有这个地方,你可知道是什么地方?”

小娥木然摇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把我放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他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告诉我的。”

“还有这样的事情!”聂晨心中满是疑惑。

那个道人是谁,不需要多想,肯定是徐浩宗门的弟子。他们这么做有什么目的,聂晨无法凭空猜测,但徐浩应该是知晓的。

以他的修为,宗门弟子若有什么小动作,根本就瞒不过他。而且没有他的允许,他们也不敢把人关押此地。

“吃饭了!”就在聂晨沉吟之时,外面响起了一声呼喝。

“来的正好。”聂晨一笑,单手向外一招。

一股无形之力,瞬间透过一侧铁门,直接落到了外面之人身上。那人手中拿着饭菜,正要打开门下的一个小洞,想要把饭菜从下面送入。没想到身上一紧,被一股大力硬生生拉到门上。

“谁,谁在里面?”那人大惊。

他只是筑基修为,但也清楚这股大力,绝对不属于里面的那个女子。若她有这样的本事,早就从这里逃走了,又岂会被困这么久。

“不用问我是谁,你只要告诉我,你们把她关在这里做什么就好?”聂晨冷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