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这是一个陷阱

小说: 仙门纪元 作者: 李二胖 更新时间:2017-04-25 14:46:23 字数:2442 阅读进度:92/1191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师父之言,不是梅嫣摇一个弟子能够改变,当下只能诺诺应承。但在离开师父的房间之后,梅嫣摇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甘。

“这宝物是我发现,就应该是我的东西,凭什么要送给别人。不行,我说什么都要得到这件宝物,这是我最好的一个机会!”

自从出了那晚的事情,聂晨的心中就多了几分警惕,唯恐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甚至为了周全,聂晨晚上直接躲进了紫云洞天,只留下一个虚幻的化身遮掩耳目。

随后的几天,一切正常,再无丁点意外。聂晨心中逐渐放松,也就把此事慢慢淡化。但就在五天后的一天早上,一个弟子急匆匆的跑到了凌云阁。

“师祖,掌门请您立刻过去。”

“掌门找我?”聂晨一怔,心中多了几分疑惑,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在弟子的带领之下,聂晨来到了位于后山的一座洞府之内。这里乃是天司门的禁地之一,平时根本就不允许接近。掌门竟然在这里等待自己,这让聂晨的心里更多了一丝异样。

一步走入洞府,聂晨就看到了站立在一边的涂哄等人。刚要询问具体,却看到在洞府的深处,一张玉床之上躺着一个人。他的身上血迹斑斑,把那白衣都染成了红色,看样子伤的极重。

聂晨扫了一眼,脸色蓦然大变,那人竟然是古凤。

“古凤,你怎么了?”聂晨大急,就要上前查看具体。

涂哄却一伸手,把聂晨拦了下来:“他的伤势不轻,需要尽快救治,你还是不要碰触了,以免伤势加重。”

“他才离开几天,怎么会伤的如此严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聂晨心中瞬间乱成一团。

涂哄叹了口气:“他找到了一点线索,发现了一个宗门的大敌。他本想回来禀报,结果被对方觉察了踪迹,于是发生了一场恶战。古凤重伤,勉强逃回来时,就是这个样子了。”

“那怎么办,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聂晨急忙追问道。

涂哄点点头,脸色凝重:“伤的很重,身陨的几率超过五层,若是不马上进行救治,恐怕是必死无疑了。”

“那就马上救啊,还等什么!”聂晨皱眉,感觉这涂哄今天有些怪怪的。

“我们也想救他,可是还差了一样东西。”涂哄说道。

“什么东西?”

“火龙珠。”

聂晨一怔:“火龙珠是啥东西?”

“一种异宝,很是稀少,若是不能找到,古凤是死定了。”

“宗门没有?”聂晨心中一沉。

涂哄嗯了一声:“没有。”

“那怎么办,哪里有,我去找!”聂晨急忙开口。

“我们也正为此事犯愁呢,既然你来了那就一起商议商议。那个东西,据说在天司门,并被当做了传宗之宝收藏。只是后来天云门巨变,那东西不翼而飞,至今也不知道下落。”说道这里,涂哄摇头一叹,带着一脸的无奈。

天云门,传宗之宝,不会是哪个小木盒吧?聂晨眨眨眼,心中一阵疑惑。急忙向着涂哄询问具体,一番描述之后,聂晨已经完全确定,哪个东西就在自己手中。

聂晨本想立刻取出,但想了想,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见聂晨犹豫,涂哄显得有些不耐了:“既然找不到就算了,反正一个弟子而死,死了也就死了。”

“东西我能找到,但我要先看看古凤的状态。”聂晨皱眉开口。

此事有些诡异,她必须要确定古凤的真假,看是不是像之前的白绫那般诱骗自己。若是真那样,那自己的处境恐怕不妙了。

涂哄目光一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让开了道路。聂晨迈步上前,很快到了古凤身边,仔细打量一番,并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甚至就连身上的气息,此人都与古凤一模一样。

确认无误,聂晨点了点头:“东西就在我身上,你马上哪去用吧。”

一边说着,聂晨单手一番,把血色木盒取了出来。涂哄心中一喜,急忙伸手去接,但就在他要碰到木盒的瞬间,聂晨却突然手一翻,把东西收了回去。

“你竟然敢骗我!”聂晨一声轻喝,身形瞬间回退,到了一丈开外。

这番变故,很是突然,涂哄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他反应迅速,很快就稳住心神,刚要开口辩驳,一边的两个长老却先一步动了手。

他们听到聂晨呼喊,以为事情真的败露,哪里还能够忍耐。两人同时出手,向着聂晨围攻而上,欲要强行抢夺宝物。

聂晨见此,心中已经了然,脚下一闪,往外就逃。她之前只是试探,并不确定此事真有阴谋,没想到两个长老竟然直接露出破绽。但她修为太低,根本就不是对方敌手,只能选择立刻逃命。

不过涂哄速度更快,已经先一步挡住了聂晨的去路,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把东西交出来,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不光你死,古凤也活不了!”

“你骗我,他根本就不是古凤!”聂晨语气肯定,但心里却是有些打鼓。

涂哄哈哈一笑:“实话告诉你,这确实是一个陷阱,为的就是你手里的宝物。不过为了陷阱逼真,我废了一些力气,专门把古凤抓了回来。我也不瞒你,他身上的伤就是我留下的。今天你若不把东西交出来,我让你们两个一起死!”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假的!”聂晨皱眉开口。

涂哄哼了一声,嘴角闪过一丝狠辣:“想知道,这很简单。”

说话之间,涂哄单手一指,一道白光一闪,直接刺入古凤的肩头。嗤的一声,古凤肩头再多一道伤痕,鲜血四溅,瞬间染红了大片衣衫。

“你住手!”聂晨双目圆睁,急忙喝止。

涂哄冷笑:“你不是不相信吗,那我干脆把他杀了算了。然后在杀你,宝物还不是我们的!”

“你敢杀他,我立刻毁掉宝物!”聂晨双拳紧握,却是已经来不及辨别古凤的真假了。

“既然这样,咱们做个交易,各取所需好了。你把东西给我,我放你们两个离开!”

“你这话当真?”聂晨有些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