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金莲噬魂

小说: 仙门纪元 作者: 李二胖 更新时间:2017-04-20 14:32:40 字数:2268 阅读进度:4/1189

莫名其妙被搬了家,聂晨无语望天。以她此时的修为,想要反抗也不是不行,只是在犹豫少许之后,最终放弃了这个打算。对她来说,在哪里修炼并无区别,没有必要因为小事暴露自己。

对于新家,聂晨还算满意,最起码环境好了很多。在这里,聂晨也算是见识了这个世界的繁华与奢靡。就拿这个新家的主人来说,他只是一个区区七品知县的小妾之宅,却已经超过了现代大多数富豪所居。

按照常理,有如此优越的环境,生活在这里的人应该很是舒心才对。但据聂晨观察,事实却恰恰相反,这个名叫慧云的小妾,每天哭泣的时间远远超过微笑。至于原因,聂晨大体也猜测了几分,无外乎感情纠葛罢了。

这一天,慧云再次坐到荷塘之边的小亭之内,看着水中荷花独自落泪。这已经是家常便饭,聂晨见怪不怪,已经不大在意。但今天却是不同,慧云坐下没有多久,一个矮胖中年男子迈步而至。

这男子高鼻立眉,一双小眼透着凶戾之气。走到慧云身后,发出一声轻哼,冷声开口:“每天都一副怨妇之态,你这是做给谁看!已经三年了,难道你还忘不了那个小白脸?”

“妾身不敢。”慧云急忙站起,擦干眼泪,躬身站到一边。

男子冷哼,嘴角多了一丝狞笑:“想着他也有关系,反正他也快死了。”

“快死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慧云脸色大变。

“他卷入太子忤逆案,已经被打入天牢,隔日就要斩首了。”

“太子忤逆案?”慧云先是一呆,呼吸随之急促,张开双手想着男子扑了过去,“是你,是你设计害他。之前你给我留下机会,让我把那个包裹传给天哥,就是要你设计好的。”

男子双眉一挑,哈哈大笑:“说的不错,我忍你们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你们不是青梅竹马两无猜,不是比翼鸳鸯欲双飞,今天我就成全你们好了。他马上就要问斩,留着你也没有了意义,你就先走一步吧!”

一边说着,男子一把抓过慧云脖领,把她向着池塘之内猛力按下。慧云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他的对手,挣扎了少许,渐渐没有了声息。

慧云溺水之处,离聂晨不过数尺之遥。看着慧云那张绝望无助的脸,以及那带着牵挂与不舍的双目,聂晨的心里不由一软。心中一动,聂晨欲要出手相救,但在几次衡量之后,只能放弃了这个打算。

若自己是人身,以其炼气二层的修为,足以力压这凶残男子。可她只是莲藕之体,就算有修为在身,也不是一个精壮男子的对手。贸然出手,非但救不了慧云,也会把自己搭进去。

慧云濒死,男子狞笑,这一副画面让人阵阵心寒。但就在此时,一声尖叫却让这画面之上,更多了一分悲凉。

“老爷,您饶了夫人吧!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啊······。”

“身孕?那也肯定是那个杂碎的,与我有什么干系。”男子丝毫不为所动,手中反而加了几分力气。

身孕!聂晨心中一颤,再也顾不得其他。荷叶蓦然一抖,一道白色雾气飞出,化为一柄小剑,直刺男子左目。男子一惊,急忙侧身躲闪,手中不由放松了几分。

趁此机会,聂晨莲叶一摆,直接探入水面之下,把慧云口鼻托出水面。

“原来是只小妖,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好了!”男子冷笑,从腰间拔出一把半尺长匕首,向着聂晨猛然刺落。

男子是见过世面之人,对这个世界的神魔鬼怪也有所了解。在他的认知当中,成精者虽然凶狠,但那也得有些道行的才可以。像聂晨这样,连化形都做不到的小妖,自己还是能够斗上一斗。

聂晨乃是莲身,再加上还要托着慧云,无法移动躲闪。只好全力凝集体内之气,化为羽箭激射对方面门。只是她的修为毕竟太低,就算击中对方,也无法造成实质的杀伤力。最多在对方的额头脸颊,留下几道带血的红印罢了。

男子见此,心中大定,脚下快走两步,已经欺到了聂晨身前。手中匕首一划,向着莲叶的茎秆猛然斩落。

眼见匕首斩落,聂晨心中一阵苦涩。别说她还托着慧云,就算没有这个拖累,她也没有能力躲过这一斩。看来自己来不及做一个纵横寰宇的仙人,就要先一步丧命与这渣渣男人之手。

匕首破空,划出一道白光,眨眼到了聂晨莲身之前。眼见就要被一斩两断,聂晨心中几乎绝望。但她生性不屈,哪怕有一点的机会,她也要全力一试。在匕首斩进自己身躯的瞬间,聂晨驱动最后一丝体内真气,裹挟着寄存根部的金色莲子硬生生迎了上去。

匕首划落,正好斩到金色莲子之上,发出噗地一声轻响。金芒随之大涨,化为千百道金线激射而出,化为一张金色巨口,把男子瞬间吞入。随后巨口收拢,再次化为千百道金丝缩回金色莲子之内。

莲子滴溜一转,划出一道金光,再次回到聂晨莲株的根茎之处。与此同时,聂晨感到浑身一暖,不光之前消耗的灵力瞬间补齐,更是比之前雄厚了几分。莲子之上,无数金色字符闪烁跳跃,最终凝聚成一段口诀,印入聂晨脑海之中。

“化形决,炼气三层即可施展,可维持化形之态十二个时辰。”聂晨大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惊喜。

从聂晨出手,到男子被诡异吞杀,也不过短短的十几个呼吸。此时那传出惊呼的丫鬟,才跌跌撞撞的赶到近前。见慧云躺在水边生死不知,丫鬟小脸吓得苍白,急忙用力把其拖到小亭之内。至于男主人为何突然消失,她却已经顾及不得了。

又过少许,其他家中仆人赶了过来。丫鬟不敢说是男主人下的杀手,只说慧云不小心跌入荷塘之内。众人不疑有他,七手八脚的把慧云抬了回去。

两刻钟之后,郎中被请到了家中。经过抢救,慧云性命勉强保住,可她肚中的孩子,终归还是夭折。慧云屏退左右,目中含泪,一个人沉默良久。直到夜幕降临,她的房间之内才传出一声凄然大笑。

“胡胜,胡胜,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这就是苍天对你最大的惩罚。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