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墨染师兄杀了她

小说: 相公,请还俗 作者: 椒葱饼 更新时间:2019-07-09 21:15:56 字数:2472 阅读进度:305/308

“魔尊,不知您接下来有何打算?”

顾瞒瞒以武力镇压住他们,极昼之地的那些人还好,但南狂带出来的那些人,难免不会有口服心不服的。这马上就站出来一个。

“难不成就带着我们这帮人从此居于这极昼之地,不再过问世事?”这人痞里痞气,灵力在幻境七阶的样子,他一说完,气氛就开始变的紧张起来。

顾瞒瞒看了乾娘一眼,站在她旁侧说道:“南狂能做到的事,我们魔尊自然会带大家完成。只是此事还应当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不知是多长,万一还要长到几百年,几万年呢?”

“对啊对啊,难不成还要我们等这么久?”马上就有人接话,这一次,还是之前居在极昼之地的那些人。

南狂的话,已经在他们的心里生了根,并且快速地发了芽。

“自然不会让大家等那般久。”顾瞒瞒扬声道,“若是各位信得过我,我敢保证不过一年之期,就能让各位像普通的修境者一样,不再东躲西藏。不过,前提是,你们不能再妄杀普通百姓,否则,按照宫规——死!”

顾瞒瞒说完,旋身而起,汇集周身之灵,九弦琴浮于其上,十指拨动琴弦的那一刻,数十万众魔灵胳膊上都多出了一道血痕,那道血痕深入肌理三寸,一时间,入耳都是倒抽一口气的声音,与此同时,他们对顾瞒瞒更加忌惮,各个怒目瞪她,却又敢怒而不敢言。

她什么意思?!

“众位,想要事成,就必须万众一心,听从命令,否则将会受到宫中惩罚,方才这一下,阿瞒只是为了让大家记住,破坏宫规,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戒,当然,这只是小惩大诫而已,记住方才的这种痛,若是你们今后还敢四处伤人,杀人取血,你们所承受到的痛苦,会比方才多上万倍,相信各位都知道,我这魔女的称号是怎么来的。”

顾瞒瞒爱抚似的摸着自己的九弦琴,如今的九弦琴,通体呈血红色,周身笼罩着一层红光,这大概......就是此琴的本来面目。

凤之魂,亦正亦邪。

“若是众位想来试试这话是真是假......我这九弦琴下,亡魂成百上千,不介意再多你一个!”这话掷地有声,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中留下经久的回响。

那浮于半空中的女子,不知何时着了身黑衣,长长的衣摆之下,生出隐隐的红色暗纹来,是彼岸花。

彼岸花,黄泉路。与她火红色的长发相互映衬,美得让人不敢高攀和亵渎,四下禁声,听她号令。

“极昼之地不适宜各位久居,众卿听着——我们现下马上离开此地,重回幽冥域,在那里设置九宫,暂居一方,再做打算!”顾瞒瞒道,“今后,我为副尊主,协助魔尊,共谋大业,众位可有异议?”

“副尊主!”

“副尊主!”

“副尊主!”

回应她的是一片欢呼之声。是对她的认可,亦是对能够离开极昼之地的庆贺,幽冥域如今没了结界,若是能夺回来自然极好,那里最适宜他们这些魔灵修习。

空桐墨染到达极昼之地时,夫妇二人,正好狭路相逢。

“阿瞒......你......”空桐墨染见她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还好,没死。悬着的心回归原位,不过依旧怒气难掩,她为何总是不能好好待在府内?还有......她的头发为何变成了红色?!

“是她!是那个魔女!”

“墨染师兄,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那个魔女!”

“杀!杀!杀!”

他的身后,杀声震天,顾瞒瞒藏在袖中的手死死地握紧,双眼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空桐墨染,半晌,把目光转向他身后的一众修灵学院弟子。

“呵,空桐墨染,我逃出你那四方小院,不曾想,你竟要带着这些人,来取我性命吗?”这一刻,她双目通红地锥心质问。

不容空桐墨染多做解释,人潮已经把他们两人隔开,不知道是谁,首先刀剑相向,而顾瞒瞒则被几百号人团团包围。

整个极昼之地,再一次沦为战场。

魔灵虽然人数众多,但到底不是在晚上,行动受到限制,修灵学院的人拿着玄光镜来对付他们,那些在五大学院眼中十恶不赦的魔灵,此时却无比脆弱,被玄光镜一照,那种疼痛,是平常被艳阳灼伤的十倍不止,他们的身体会冒出焦烟,进而连着骨头一起被一寸一寸地烧掉,直烧到什么都不剩下。

顾瞒瞒的耳中,是接二连三的惨叫哀嚎。

汇集周身之灵,顾瞒瞒带着九弦琴旋身飞上半空,把近百块玄光镜震成碎片,她这一动作,更是惹怒了本就对她恨之入骨的一众修灵学院的弟子,那些人,纷纷朝她出手。

乾娘与顾瞒瞒并肩作战,此刻两人身上都受了一些伤。乾娘久未离开过极昼之地,扫视着周围那些人,冷笑着嘲讽:“没想到这么些年,涑禾竟养了些这般德行的弟子,这杀人的手段,如此狠辣,比之我们这些魔灵,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闭嘴!休要拿我们与你们这些魔灵相提并论,就你们也配!”

“若我能带着他们有心向善,今日可能放我们离开?”顾瞒瞒开口。,她知这些魔灵当中,是有一些罪孽深重,她不予争辩。

只是这数十万魔灵,怎能让他们就此屠杀干净。

“放你们离开,然后又去祸害无辜百姓,你这魔女,本就杀人不眨眼,让我们听你的,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吗?简直可笑!”

顾瞒瞒冷眼:“涑禾宫主派你们前来,是让你们来镇压的吧,他肯定说过不到迫不得已不得开杀戒,可你们......现如今却在大肆屠戮!我极昼之地十万魔灵未曾动手杀过一个手无寸铁的百姓,如果今日十万魔灵全部葬身与此,那恐下一批入魔道的便是你们!”

“你这女人,妖言惑众!”听她如此说,一些学院弟子恼羞成怒,已经开始心虚,要说这极昼之地的这些魔灵,除了因修灵时走入魔道逃到此处之外,确实没有再做什么恶事,当初几大宫主对极昼之地的这些人也是放任不管,不再多加为难的。

而且这女人,也猜对了一点,就是涑禾宫主并不让他们在极昼之地开杀戒。

“全部住手!放他们离开!”空桐墨染在这时才开口说话,他处境尴尬,无法明言出面保她。

涑禾宫主最得意的弟子,五大学院弟子当中灵力修为最高,将来最有可能接替大宫主位置的人一开口,果然威慑力大,烽烟暂止,等他出来主持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