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节 他是我爹,我是他儿子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30 14:44:10 字数:7435 阅读进度:152/157

第124节他是我爹,我是他儿子

陈耕现在已经把三狗当成自己的亲孙子看待了。。

三狗的亲娘来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好事,可是,对二狗来说就是一个噩梦的开始了。

娶妻,生子,有出息。

这是农村人对孩子的三个最大要求,也是全部的要求。

“二狗啊,这个,你看啊,三狗的娘已经来了,三狗眼看就要到上学的年龄了,你是不是和他娘抓紧时间把事给办了,不是爹想逼你,你不为你爹我想想,也要为三狗想想啊,孩子马上要上学了,等到了学校,别人家的娃娃要怎么看他啊,是吧。”医院病房里,陈耕看着二狗笑着说道。

二狗看的明白,他的眼神背后藏着深深的期盼。

头疼,除了头疼还是头疼。

“那个,爹啊,你看啊,这大年刚过,您的身体也好了一些,要不,我们一起去外面旅游一段时间吧。”他急忙说道,想要转移话题。

不过陈耕什么人,怎么不知道二狗的意思啊,顿时摆摆手说道:“你也别和我打马虎眼,我把话给你放在这了,你如果还认我这个爹的话,那就赶紧把婚事给办了,你爹我眼看也没几年好活的了,不看着你结婚了,我心不安啊。”

二狗听到这话都出来了,急忙说道:“爹,你别乱说,你身体还好着呢,现在的科技这么发到,你最少还不活到一百岁啊。”

“哼。”

陈耕哼了下说道:“你爹我都六十五岁了,还生了这么大的一场病,阎王不叫,自己都快要走了,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不用你操心,屁话都不要说,我就一句话,还认我这个爹的话,就赶紧结婚,不过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这个干爹你不认也行,谁让我倒霉呢,自己儿子跑了。”

他说着,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

他不说是枪击,而说是病,是不想给二狗压力,这天下,也只有做父母的能这么一心的对孩子,所有委屈给自己,所有开心给孩子,这也说明,他是的的确确真真切切的把二狗当自己亲生儿子在对待了。

“爹,你别乱想,你想让我结婚,我结就是了,你放心,很快,最多一个月,我就结婚,你别乱想,好不。”二狗慌了,急忙说道:“我也决定了,不让三狗出国了,我投资,在咱们县建一所国际学校,找最好的老师,这样三狗就不用走了。”

陈耕一听这话,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没哄你爹啊。”他瞪着眼睛看着二狗说道:“我就说嘛,我就不信了,那国外的教育能比我们国家好多少,就在国内上学美美的,再说了,我都看报纸了看新闻了,国外每天都有地方在打仗,不安全,还是我们这安全。”

说着,他就咧开嘴笑了,笑的很开心。

看到他的笑容,二狗忽然有种很踏实的感觉。

他决定了,即便只是能让陈耕开心,他也会结婚的。

陈耕现在的身体状况的确不怎么样了,经过了这次大手术,虽然说命保住了,但是从年前到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二狗能看出来他的精力明显不如以前了。

走出病房,他直接就去了蒋玉生的办公室。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蒋玉生在这里的,他对蒋玉生的医术很信任,他早就把陈耕给转走了。

“呀,二狗,你来了啊,你爹还好吧。”蒋玉生看到他进来,顿时笑着冲他说道。

二狗摇摇头,转身把门关上,坐到他面前,一脸凝重的看着他问道:“老哥,你给我说实话,我爹的身子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不用隐瞒我,我受得了。”

听到这句话,蒋玉生顿时一愣,然后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是哪里得到的消息,但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年前的那次事故,的确让老爷子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创伤,虽然说弹片都已经取出来了,但是,老爷子年龄本身大了,恢复能力不如以前,而且,有一颗子弹擦过心脏,造成了一些创伤,我不敢动刀修复。”

他说道,二狗要说话,他顿时伸手打断。

“先听我继续说,我知道,国外的医院也许能动刀,但是,我不建议老爷子动刀,不瞒你说,我祖上世代中医,是到了我爹那一辈才开始学西医的,我这段时间一直很关心老爷子的身体,从中医上来说,老爷子是元气大伤,一个老人,身中十六枪,还能活下来,这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奇迹了,再折腾,怕是,哎,别嫌我说话难听,作为一个医生,我必须给你说实话。”

愣住了,呆住了,傻了。

二狗想过陈耕的身体可能是有很大的问题,但是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问题。

“不管怎样,他是我爹,求你救他。”他毫不犹豫的给陈耕跪下了,眼睛变红,泪水盈眶,看着他说道:“是他把我养大的,他,我不能让他死,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是吗,一定有办法。”

蒋玉生急忙过去要把二狗给扶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啊,二狗,你当不是认为我能救你爹而不救吧,医者父母心,你叫我一声老哥,我心里也是把你当好弟弟看待的,我怎么能给你说假话啊。”他说道。

“不过,凡事都不是那么肯定的,我建议你用你的力量从国外召集一些心脏方面的专家过来,也许他们有办法让老爷子受损的心脏恢复过来,但是,不管怎样,我绝对不建议你把老爷子转移到国外,你要知道,光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都不一定受得了,你爹现在的状况什么样,你应该最清楚。”

二狗沉默了,脸上的表情变得睿智了起来,点了点头,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到了门口,他直接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威尔斯,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帮我,尽可能的找心脏方面的高级专家来我现在在的地方,给我爹看病,谢谢。”

挂了电话,他想了想,又给小木打了过去。

“小木,帮我在全球的各大媒体发一则信息,无论谁,只要能让我爹的身体完全康复,我给他十亿美元。”说完,也不等小木说什么,他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一个人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阵阵冰冷的风,他人生第二次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第一次,是在知道有人要绑架三狗的时候。

他用特殊能力已经知道的蒋玉生的真实想法,知道他是真的已经尽力了,他也知道,这些天他的确是用心去治疗他爹了。

“不管怎么说,爹,我不会让你死的。”二狗在心里想到,两眼通红,拳头死死的摁在屁股底下的瓷砖上。

欧洲,一个古老的庄园里,威尔斯在接到二狗的电话后,顿时就愣住了,然后很快目光就变得凝重了起来,立马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小木在二狗挂了她的电话后,也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也顿时知道二狗所说事情的重要性,略微思考了一下,顿时就开始思考这件事情。

而二狗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原因,掀起了一阵医学界史无前例的风暴。

虽然年假已经完了,但是因为陈耕的病情,二狗现在一点工作的心思都没有。

坐在办公室,看着桌子上一大堆的文件,他就感觉脑袋无比的大,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惫感袭击他的心头,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罗成,我们走,去外面转转吧。”二狗忽然把手上的笔往桌子上一扔,站起来看着罗成说道。

只是他的声音落下,罗成还没说话,欧阳晓晓倒是先反应过来了。

“你想去哪里啊,你现在可是在工作时间。”她俏皮的说道。

原本,她只是想和二狗开个玩笑,但是却没想到,她的话会让二狗真的发怒了。

“砰··”

二狗一脚把眼前的办公桌给踢翻了,冷哼了一下,气呼呼的就往门外走去。

“王二狗,你想干什么,我到底哪里惹你了,让你给我发这么大的火。”欧阳晓晓也是火爆脾气,顿时就冲着二狗的背影吼道。

只是,二狗连理都不理她,径直的就往门口走去。

“你还是别问了,他这几天心情不好,其实也不是针对你。”罗成叹了口气冲欧阳晓晓说道,然后大步朝着二狗追了过去。

推倒桌子的声音太大,好多人都听到了,当然也包括风荷。

“王镇长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她走出来,看着欧阳晓晓奇怪的问道。

看到她,欧阳晓晓顿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股更大的火气,冷哼了一下,也转身走了,倒是弄的风荷有些莫名其妙。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她有些郁闷的说道,然后冲着一群从办公室里探头探脑的人喊道:“都看什么看,该干啥干啥去。”

顿时,众人才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个时候,她才有些郁闷的走到二狗办公室,看到倒地的桌子,愣了一下,想了想,眼神忽然一变,招呼人把二狗的办公室收拾了一下,她自己则是回到了办公室,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打了过去。

良久,她挂了电话,脸色变得无比复杂。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心情那么糟糕。”

她刚刚给医院的蒋玉生打了电话,已经知道二狗父亲的病情了。

二狗对他父亲的感情,她是非常清楚的,如果说他父亲出了什么事情让二狗情绪暴躁的话,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希望你们都能平安吧。”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镇子外边,通往九曲县城的油路边上,二狗一个人站在路边,面相田地,两只手插在口袋里,脑袋微微抬起看着天空,眼睛紧闭,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外面冷,要不,我们去县里逛逛,去市里也行,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刚刚说错话了,我道歉,我承认错了。”欧阳晓晓从后面走过来轻轻的说道。

她虽然强硬,但是自从变成了二狗的女人之后,在二狗面前,终究是变得温柔的多了。

“没你什么事情,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二狗轻轻的说道,声音里竟然包含了沧桑,好像是一瞬间变老了很多一样。

欧阳晓晓一愣,就想发怒,但是咬了咬牙还是一句话没说,转身回到了车里,远远的看着他的背影。

良久,良久,良久。

或许有一个小时,或许有两个小时。

站在路边的时候,是下午,天上还有微微的阳光,等到二狗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日落夕阳,黄昏之时。

或许是闭眼睛的时间有些长,二狗的身形摇晃了一下才站稳,罗成看到他这个样子,急忙从后面奔了过来。

“你没事吧。”他关心的问道。

二狗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们回吧。”

说着,就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一样闭着眼睛。

欧阳晓晓想说什么,却被罗成瞪了一眼,出人意料的,她这次竟然没有反驳。

“走吧,去县城,我要看我爹。”二狗冲哈利说道。

县医院,二狗来的时候,赛江南正抱着三狗在陪陈耕,一身鹅黄色的毛衣把她玲珑的曲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胸前的一对坚挺毫不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中,看的二狗眼睛顿时有些发热,不过看到陈耕,他心中的火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眼神再次变得呆滞了起来。

自从她来了以后,就一直是她在照顾陈耕。

让二狗没想到的是,她一个曾经的黑道大佬竟然做的一手好菜,照顾起老人来也是得心应手,好像曾经干过很长时间这种事情一样。

“二狗,你来了啊,正好,你帮我看着三狗,别让他乱跑,我去给爹倒水擦把脸。”看到二狗,她顿时站起来笑着说道,然后把三狗放进二狗的怀里,笑了笑,走了出去。

听到她的话,二狗愣了一下,直到她走了出去都没有回话。

“怎么了,你不喜欢她叫我爹啊,是我让她叫的,我喜欢听她叫爹。”陈耕看出了二狗的想法,冲他笑着说道。

二狗再次一愣,他知道,陈耕是真的着急想让他结婚了。

“没,只要爹你喜欢的,我都喜欢。”二狗笑着说道,不过眼神却在晃动,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看到他的样子,陈耕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有心事就说出来,这里没外人,就你爹和你儿子。”

“没,我只是,有些累了。”二狗笑笑,然后继续坐在陈耕床前发呆,就连陈耕和三狗说说笑笑他的没有一点表情。

赛江南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在发呆,愣了一下,正准备说话,就看到陈耕冲她挥手。

“媳妇啊,你把盆子先放下,把三狗给抱出去,我要和二狗单独说会话。”他冲赛江南说道。

她点点头,冲三狗挥了挥手,三狗乖巧的看了一眼二狗说道:“爹,我先出去了。”

然后才乖巧的拉着赛江南的手走了出去。

“有什么心事,都说出来吧,你的心事瞒不过我。”陈耕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一愣,这才清醒了一些,看着陈耕,想要说没事,但是看着他无比认真的眼神,顿时一愣,苦笑说道:“我,其实我就是在想,怎么和你说这个事情。”

“那就说吧,和你爹说话,难道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啊,你这个娃。”陈耕很轻松的说道。

二狗一愣,说道:“可是,这个事情对您来说可能有些不好。”

他用了“您”字,陈耕立马就感觉出来了,愣了一下,轻轻的笑了起来。

“你呀,是不是想给我说我活不了多长时间这个事情啊。”陈耕笑着说道。

二狗急忙说道:“不,爹,不是这个,你的身体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医生说你最少还能活三十年,最少三十年。”

他的声音很急切,眼睛里带着渴望。

陈耕轻轻一笑,一脸轻松的说道:“傻孩子,爹知道你的心思,可是,生老病死,这本来就是凡人所不能避免的,你看三狗他妈,多好的女人啊,洗衣做饭照顾孩子,样样俱全,有这样的女人在身边,比你爹在你身边要强的多了。”

“不,爹,不一样的,不一样的。”二狗急忙说道,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个怂娃,你怕啥啊,不就是个死啊,老子什么苦没吃过,三年大旱的时候,我是生产队长,那个时候,才过年,全队里的粮食就已经吃完了,你娘还在那个时候生娃,你爹我硬是吃了半年的树根草皮,都没一点屁事,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死了就死了吧,没想到,我竟然能没死,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爹就已经看破生死了。”

“能活到现在,还能碰上你这么个好娃,爹这辈子知足了,现在,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孙子三狗,没有个名分,爹知道让你结婚实在是有些为难你,但是,爹就这么点念想了,你就圆了爹的梦吧。”

二狗立马说道:“爹,你别乱说,我已经准备结婚了,你也一定不会有问题的,一定不会有。”

说完,他咬咬牙,说道:“爹,我来找你,就是还有一个事情想和你商量,我找人在召集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来给你检查身体,蒋医生说你的身体元气伤了,我要想办法把你的元气给补回来,元气补回来就没事了。”

“傻孩子,花这些冤枉钱干啥啊。”陈耕立马摇头,挣扎着就想坐起来,二狗急忙把他扶起来。

他躺好了,才看着二狗说道:“你听爹说啊,爹今年呢,已经六十五岁了,身边,就你一个娃,你娘,已经走了,我活着,对你来说也是个累赘,早早走了也省了事了,是吧。”

“啪··啪··啪··”

他的话音刚落,二狗就噗通的跪在了他面前,一巴掌一巴掌狠狠的朝自己脸上扇了过去。

“爹,是我不孝,没把你照顾好,你别乱想,我有啥做不好的,你告诉我,我都做到,你千万别乱想,你是我爹,我怎么会嫌弃你,不,我永远不会嫌弃你的,永远都不会。”

他几乎是在歇斯底里的吼,看着陈耕的眼睛通红。

“站起来,好孩子,站起来,爹就这么说说,爹只是想说,爹老了,不想给你增加负担了,而且,你娘她已经走了那么久了,她一个人在地下多孤单啊。”

愣了一下,陈耕又说道:“其实,我已经问过蒋医生我的病情了,他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但是我都能猜出来了,那个蒋玉生,他是个老实人,说不了假话,他说让他爹来给我瞧瞧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救了,你爹我不傻,他一个院长都把我看不好了,找他爹能有啥用啊。”

二狗咬牙,不说话,只是浑身都在颤抖。

心痛,难受,悲伤。

他的胸腔里现在压的满满的都是难过,他恨自己,恨所有人。

“爹,你放心,蒋玉生他看不好你的病只是因为他的医术不好,这世界比他好的医生多的去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二狗说道,只是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

特殊能力进化到现在,他已经有了预知某些事情的一些能力。

他看着三狗的时候,能看到三狗的脑袋上光芒闪烁,这说明三狗还有很旺盛的生命力,但是他在看着陈耕的时候,只有乌黑的气息,那是死寂的气息,这也是他相信蒋玉生说的话的根本原因。

陈耕还想说什么,二狗却已经站起身拉开门大步的走了。

他刚走,赛江南就抱着三狗从门外走了进来。

“爷爷,二狗他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差,难道他病了呢?”三狗疑惑的看着陈耕问道。

“三狗,胡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叫二狗,听到了没,要叫爹。”赛江南顿时就在背后严肃的看着三狗说道。

陈耕立马摆手笑着说道:“别,别吓到孩子了,孩子想叫他二狗那是和他亲,三狗,你想叫就叫,爷爷给你做主,咱就叫他二狗。”

他说着,一脸的宠溺。

三狗想了想,却摇了摇头,说道:“爷爷,我错了,我以后给二狗叫爹,他是我爹,我是他儿子,我应该给他叫爹的,不然会被人笑话的。”

听到这句话,陈耕顿时愣住了,看着门口,久久发愣,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欧洲,几乎所有有权威的医学教授都接到了一张紫金色的请帖,看到这张请帖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都愣住了,因为这个请贴上有三个署名,其中有两个都是他们无法拒绝的存在。

“马克·罗斯柴尔德。”

“老保罗·容克”

“王二狗。”

前两个人,在欧洲,几乎就是无法被逾越的神话。

美洲,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或者说,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同样的事情。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全世界数万的顶级医师从各地赶赴九曲县,因为地方限制,好多人都被安置在了山城市的酒店里。

空前的,山城市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医师聚集地。

这里,也成了全世界的一个巨大焦点,几乎所有主流媒体的记者都在这里聚集着。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这是什么状况,为什么作为副省长,我竟然到现在才知道这个事情,什么,你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王二狗,他妈的,王二狗他究竟想干什么。”省委办公室里,王九州看着眼前的秘书破口大骂。

秘书灿灿的一笑,无奈的说道:“我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立马赶往山城市。”

“哼,这个家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王九州说道,直接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接起来的是小木。

“非常抱歉,王副省长,因为事情紧急,我们没有来得及通知您,二狗正在陪他爹,暂时没时间接电话,他让我告诉你九个字。”小木说道。

“哪九个字,快说,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扒了他的皮。”王九州怒吼道。

“他是我爹,我是他儿子。”小木说道:“蒋玉生给他爹判了死刑,他找了很多医生都表示回天无力,他,可以说是在最后一搏,还请副省长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