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黑的就是黑的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6:28 字数:3612 阅读进度:138/157

出人意料的,欧阳晓晓竟然没有反驳二狗的话,而且还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罗成已经走了上去,把三个人给拎了过来放在二狗的面前,把他们三个的面罩都给解了下来,是三幅生面孔。

“你们三个我现在已经认识了,我不怕告诉你们,我是小风镇的镇长王二狗,也算你们命好,竟然抢劫到了我的身上,我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们计较了。”

二狗笑着说道。

“但是死罪虽免,活罪难逃,每个人给我写一份一千字,不,三千字,算了,还是五千字比较深刻,每个人写五千字的检查,明天早上十点以前交到镇长办公室,明天早上我准时在办公室等你们,如果见不到你们的话,我就下令全国通缉你们。”

二狗说着,哈利很配合的在车里拿出了一个相机,给他们三个拍了一张合影。

顿时,三个人就慌了,急忙给二狗保证。

“我们一定写好检查,只是,五千字,一个字都不会少。”

那个拿猎枪的劫匪显然身体最好,率先说道,其他两个劫匪也赶紧开口附和着。

二狗哈哈一笑,顿时朝几个人挥了挥手,上车离去。

“你就这么把他们放了,你就不怕他们再去抢其他人吗。”欧阳晓晓显然对二狗处理事情的方式很不满意。

不过她也有所改变了,如果以前的话,她肯定会在二狗做出决定的时候就把这话说出来,现在,她只是在车上的时候才会说。

或许她自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但是车上包括二狗在内的三个人都感觉到了。

“放心吧,五千字的检查可是一个巨大的任务啊,想当年,我一千五百字的检查都——哎,算了,不说以前的,哈利,开车去县城,我去看看我爹。”

二狗说道。

为了能够把陈耕和陆一夫都照顾好,他们还有黑蛇的病房都是连在一起的。

二狗到的时候,三狗已经躺在陈耕边上睡着了,看到他进门,陈耕立刻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怕他打扰到三狗。

“爹,陈建国,他回来了。”二狗轻轻的走到他身边,想了想,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了。

听到这句话,陈耕的身体猛然一颤,愣了一会,然后问道:“然后呢,他为什么这些天都不来看我。”

“他,他,他不想认您了。”二狗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嘴角露出一阵苦涩。

陈耕一愣,只是却没有和二狗想的那样陷入悲恸,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也罢了,他有他的志向,做父亲的,我不能给他他想要的,总要放他去飞吧。”

他说着,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落寞,低头看到三狗,他的眼神再次充满了光芒。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十几年了,我都没见到他了,早就忘了还有他在,只要三狗好好的,什么都好。”

一句话,把二狗准备说的万千句想要谢陈耕救三狗的话都给堵在了胸口。

他把三狗当做自己的亲孙子,如果二狗真的对他说谢谢的话,他的心肯定会伤。

“明天,我让他自己来看你,好吗。”二狗想了想,还是说道。

陈耕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还是同意了。

从陈耕病房里出来,二狗长呼了一口气,深深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的眼泪没有落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罗成小跑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顿时,二狗的眼神就变得阴森了起来。

“怎么,你又想干什么坏事了。”欧阳晓晓顿时一阵紧张,看着他问道。

二狗微微一笑,说道:“走,我带你去找坏人算账。”

山城郊外,一座废弃的工厂里,宽阔的厂房中一个身材微胖的人正被高高的吊了起来,下面,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正在冷冷的盯着他。

地上墙角,一个穿着羽绒服,一脸稚气的女孩正冷冷的盯着吊着的男人。

忽然,一阵车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然后是一阵脚步声,中年人连忙迎了上去。

“洪木头,王朗在哪里。”二狗一见到洪木头,立马就问道。

“就在里面,这段时间风紧,都吊了好几天了,现在乖的要死,本来我都没准备现在告诉你这个事情,只是他交代了很多事情,我有些拿不定主意,这才急忙找你。”洪木头说道。

二狗一愣,点点头。

他知道,洪木头不是那种能够信口开河的人,他既然都这么说,那肯定就是这个王朗的嘴里肯定有什么惊人的秘密。

听到他们的话,欧阳晓晓本能的就想问什么,但是却咬着牙忍住了。

洪木头看到她惊如天人的容貌,也愣了一下,不过因为她是二狗带来的,所以他没有多问,也没有多看。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吊着王朗的地方了。

二狗一眼就看到了边上蹲着的那个女孩,眼神疑惑的看着洪木头。

“喔,那个女孩是当时抓走王朗的时候一起抓来的,我是把她抓来了才知道王朗准备糟蹋她,可是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我也不敢把她给放了,就一直这么关着。”洪木头解释道。

二狗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抬起头目光冰冷的看着头顶挂着的这个微胖的中年人。

同时特殊能力已经启动,朝王朗的脑袋里看了过去。

约么十几分钟过去,二狗终于看完了王朗脑袋里的一切,睁开了眼睛。

“妈的,混蛋,垃圾,狗屎,shit,这些人简直是丧尽天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视听,不杀不足以诚国法。”

二狗破口大骂道。

洪木头一愣,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他能感觉到,二狗好像已经知道那些事情了。

“你审问他的时候不是录像了吗,把你的录像带给这位女士看一下,她的身份可比我高的多的多了,有些事情让她知道了比让我知道了有用一万倍。”二狗看着洪木头说道。

洪木头再次一愣,惊讶的看着欧阳晓晓,一面猜测她的身份,一面点了点头,带头往旁边走去,过了一道门,里面放了一部录像机,他拿了一个带子放进录影机,欧阳晓晓带着疑惑的目光看了几眼,很快就愣住了。

半个小时候,她的目光已经变得冰冷了起来。

“你感觉如何。”二狗微笑着看着她问道。

“真怀疑,你还能笑出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生气了,这些人,真的当杀。”她神色冰冷的说道。

二狗点头,说道:“那你准备早呢么处理这个事情呢。”

“如实汇报,听从上级安排。”她说道。

“那如果你的上级不愿意处理这个事情呢,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太多了,而且其中还有很多官员。”二狗说道。

欧阳晓晓愣住了,她虽然心里很不愿承认二狗说的话,但是她却更加清楚二狗说的情况肯定会发生。

“如果这份带子在所有的电视台播出了的话,你说你的上级还会不会不管。”二狗笑着说道。

欧阳晓晓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惊讶的看着二狗。

“你想干什么,你不能那么做,真的那么做了,肯定会影响国家的威望的,相信我,我一定能够说服我的领导的。”她急忙说道。

二狗却摇摇头,说道:“我没准备现在就公布,我只是告诉你,我会给你机会,如果你失败了,这个带子的内容会出现在国外的所有媒体上,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绝对不能允许我的家乡被这些垃圾弄的乌七八糟。”

欧阳晓晓还想辩解,却听到二狗说道:“如果连后代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你让人们以后还怎么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初中校长带头拉皮条,这种事情放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顿时,她就沉默了。

二狗本来想要收拾王朗的心思也因为这个事情弄的没有任何心情,愤怒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下,吩咐洪木头照顾好那个女孩,然后带了一份拷贝的带子给了欧阳晓晓,然后坐车扬长而去。

当天晚上,欧阳晓晓就给她哥哥打了电话。

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二狗这天晚上史无前例的竟然对女人没有兴趣了,心里全都是那些受害的女孩。

也因为这个事情,他想起了当初的孙玉儿。

他也忽然想起,自己从回来以后,还没有去看过孙玉儿,甚至没有去看过王花,还有王晓梦,王晓甜姐妹,在医院呆了那么长时间,也没再见过姚花花一次。

第二天一大早,欧阳梦就已经赶到了,听他妹妹把事情再次介绍了一下,他又急匆匆的带着带子走了。

当天中午,京城一个风景秀丽的山庄的一个房间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录像带里的内容,听了一半的话,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拐杖把电视机给打的粉碎。

“畜生,都是畜生,立马给我查,如果这个事情属实的话,这些人,全部都要重办,一个都不能放过。”老人一边跳着一边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一个老人开口了。

“老王啊,不能冲动啊,这次的事情牵扯了太多的人,这些人的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关系,如果一次把他们全部给动了,怕是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听到他的话,老人愣了一下,还没开口,欧阳梦就开口了。

“我得到这个带子的时候,给我带子的人还让我带了一句话,他说,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绝对不能允许有人在他的家乡做这种不齿的事情,若是我们不作为,这个带子的内容就会在全世界所有的电视台和电台播出。”

说完,他不由的苦笑着再次说道:“他的身份请原谅我承诺人家不能泄露。”

“怕个球,我告诉你,老张,黑的就是黑的,你能自欺欺人,却不能欺天下人。”老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