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天机不可泄露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51 字数:4107 阅读进度:70/157

二狗一愣,一本正经的笑道:“男人肯定不是好东西,男人是人。。”

“是人也是贱人。”女人冷哼一下说道。

二狗立马认真的说道:“贱人是描述女人的,坏男人顶多只能叫流氓。”

女人气结,她发现斗嘴的话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家伙的对手。

“你叫什么,我感觉你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年龄不大,但是好几个人都怕你。”女人换了个话题。

二狗一愣,摇摇头说道:“我其实也就一个普通人,只是比普通人幸运一点罢了,不说我了,你呢,你也不是普通人,怎么会被抓到这个鬼地方了。”

听到他的话,女人顿时叹了口气。

“你看我有多大了。”她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悲伤。

二狗顿时再打量了她一番,从光滑的脖颈到脚丫子,狠狠咽了口唾沫才悠悠说道:“你没穿衣服,我看不出来。”

女人顿时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也不说话,一只胳膊把二狗的脖子给抱住,整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温吐如兰,一根小舌在他脖间轻轻的滑动着,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传遍二狗的全身。

“你放开,你再不放开我真的忍不住了。”他两只手紧抓着床单紧张的说道。

只是他越说女人的动作就越大,嫩滑的酥胸在他胸前不断的磨蹭着。

二狗正准备反抗,就看到众女人都围了过来,顿时他的眼前就被一大片白花花的景色给覆盖了。

“你们,你们不管那个女人了吗。”二狗急忙喊道。

他是真的不想和这群女人发生关系,他想趁人之危。

“你放心,我们把她给拴在墙角了。”顿时就有一个女人看着他笑着说道,说着还用手指了一下墙角的方向,二狗顺着看过去,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此刻的花漂亮简直是太凄惨了,浑身都被铁链绑得紧紧的,嘴巴也被赛的紧紧的,正躺在墙边上呜呜的惨叫,看的二狗有些不忍了。

“虽然坏人应该被惩罚,但是这样是不是有些不人道了。”他看着眼前的女人们说道,但是说完就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一个个冰冷的目光盯着他。

他立马赶紧说道:“好吧,我错了,当我放了个屁,我不是在为她求情,只是感觉,她这个样子也太凄惨了。”

“凄惨,你见过我们凄惨的时候吗,你来的时候看到了,我们都被和狗一样拴在地上,这都是我们最舒服的时候了,平日里这个女人对我们的虐待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一个女人愤愤的说道。

“就是,可怜她就是犯罪,她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又一个女人恶狠狠的说道。

“我真想把她给剁了喂狗,真的。”一个彪悍的女人冰冷的说道。

听着一群女人七嘴八舌的狠话,二狗忽然发现他成了公敌。

“那个,咱不说这个话题了,她那种女人不值得咱们为她浪费太多的力气。”他换了个话题灿灿的说道。“这个,你们是不是把衣服都穿上啊,我那些朋友们都上去一个多小时了,我再不上去的话,他们怕是会乱想啊,再说,外面这会天都快黑了。”

女人们一听这话,顿时脸上都露出颓丧的表情。

“怎么,又怎么了啊,我没惹你们啊。”二狗快哭了,他现在就只想这些女人赶紧离开,特别是胸前趴着的这个,太诱惑人了,简直是不把他当男人。

他的大家伙早就已经怒挺,撑得裤子里难受的不得了。

他正疑惑,趴在怀里的女人幽幽的在他耳边说道:“你知道吗,我被抓到这里有三个月了,三个月我都没见过一次太阳,没见过一次月亮。”

顿时,二狗就愣住了,心里生出一阵难过的情绪。

立马就冲着女人们动情的说道:“你们放心,从今天开始没人敢为难你们了,你们自由了,赶紧穿上衣服,我想办法给你们先安排个住的地方,给你们发了钱,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一个多小时和三个小时有区别吗,我看的出来,上面那几个人对你都挺怕的,你不出去,他们绝对不敢有动作。”趴在她怀里的女人说道,一只柔嫩的手就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二狗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把她给推开然后跳起来站在床上冲着下面的女人们喊道:“姑奶奶们,我们能不能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这里的环境也太差了不是吗,空气也不好,不管要做什么我们都离开这里再说好不好。”

女人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那个躺在二狗怀里的女人摇摇头说道:“算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他说的对,这里的环境的确是太差了。”

当二狗带着女人们到地面上的时候,洪木头几个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怪异。

此刻的张三炮和吴六脸上都带着伤,明显是刚刚挨过打,这也在二狗的意料之中,他知道洪木头肯定不会放过张三炮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个事情现在不适合说。

“两个小时了,你在下面都干什么啊。”洪木头凑在二狗耳边轻轻问道。

二狗顿时脸上就露出一阵尴尬,说道:“这个,哈哈,那个,我们先说说怎么把这些女人送到城里去吧,也是我考虑不周,咱们只有两辆小轿车,却忽然多了十九个人,洪哥,你在县里的关系比较广,有没有能容下这些人的场地,先给兄弟我用两天,送佛送上西,我想把她们给安顿好,你放心,这个事情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会一五一十的给王县长汇报的,梁成一定会彻底完蛋。”

他这是在给洪木头发糖丸,让他安心。

洪木头能混到现在足以说明他的智商绝对够用,顿时眼睛就亮了。

“说这些见外了都。”他哈哈一笑,说了一些场面话。“要我说就不用去县城了,就去南王镇,在这镇上我有一个小厂子,里面原来是造纸箱的,只是后来转行了就没干了,厂子挺大的,偶尔我还带人过去的,里面还算干净,要不就先把这些女人安排到那里吧,那有七八间房子,足够她们睡了,就是环境不是很好。”

二狗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两辆车,你的司机开一辆,三哥,你开一辆,跑上两次先把她们给送过去,我们最后再走,你说行吗,洪哥。”

“我没意见。”洪木头顿时摆摆手说道。

“这就好。”二狗笑着说道,然后看着张三炮说道:“三哥,我知道你心里在想啥,你放心吧,有些话我既然能给你敞开了说出来,就说明我没准备和你算账,至于洪哥这边,我会和他说好的,你放心吧。”

听了这话,张三炮不由浑身一颤,畏惧的看了一下洪木头,然后带着一脸感激看着二狗说道:“谢谢你,狗哥,我这就去送人。”

“如果你敢跑,我发誓,你的老婆孩子我一定不会放过的。”洪木头冷哼了一下说道。

张三炮露出凄惨的笑容看着他说道:“洪哥,你觉得我跑的了吗。”

说完,就往门口走去,他们去送人,二狗这边也没闲下来。

“洪哥,你帮个忙,和雪七把那两个晕倒的保镖给我搬到地下囚笼里,哥,你在上面看着。”二狗冲着洪木头喊道。

洪木头一愣,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冲着依旧还趴在他怀里的雪柔轻声的说道:“柔儿,你先放开,哥先去帮忙干个活。”

女人不舍的看着他,最终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放开他蹲在地上,抱着双腿一言不发就盯着他。

看到她这幅眼神,二狗顿时都感觉心揪了起来,只是他对洪木头的信任实在是有限。

洪木头和雪七干活,二狗回头凑在吴六耳边轻轻的说道:“哥,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爹娘生的,但是我们都有一个爹,你记住了,我放过你是因为我不想让爹难受。”

吴六顿时浑身一震,有些愧疚的看着二狗,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哈哈,哥,你在上面看着啊,我下去一会就上来。”二狗大笑一声,然后也顺着楼梯下去了。

到了下面,先是让雪七把花漂亮给放开,刚一放开,花漂亮就冲着二狗爬了过来,她身上一丝不挂,在地上趴着的时候身上的肉一摆一摆的,或许是因为身上也挺脏,看着像极了一头老母猪,异样的刺激顿时就让二狗再次兴奋了起来。

一脚踩在她的背上把她给踩在地上,二狗笑着说道:“其实,我本来是想要让你做我的母gou的,我说的是实话,但是呢,现在我忽然改主意了,这次的事情毕竟影响太大了,必须有人来承担这个事情,这个件事情也必须要有一个结局,所以,你得死,当然,你放心,我会让你幸福的死去的。”

花漂亮咕哝着想要说什么,但是她嘴巴本来就被二狗给打肿了,又被塞了那么长时间,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趴在地上呜呜的叫,声音悲惨,似乎是在求饶,听得洪木头和雪七都浑身不舒服。

二狗却不在乎,拿出自己的神仙药瓶子,在两个保镖的嘴里一人倒了一点,然后往后退去,同时也喊着洪木头和雪七说道:“我们退后,准备看戏。”

第一次用神仙药杀人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既紧张又兴奋,到现在,他已经心无波澜了,因为他知道神仙药药效过后人的身体里根本不会有任何有毒成分残留,简直就是居家杀人必备的神药。

既然不会留下证据,那他就丝毫不怕了。

洪木头一愣,顿时也往后退去,不知道二狗是在搞什么鬼。

只是他很快就知道了,因为地上原本昏迷的两个保镖此刻竟然醒了过来,透过灯光能够看到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股兴奋的神色,他们几乎是同时看到了地上**趴着的花漂亮,毫不犹豫就扑了过去,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就一前一后抱着花漂亮躺在地上运动了起来。

“这,你刚刚给他们吃的什么药,竟然这么猛,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猛的春药。”洪木头惊讶的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嘿嘿一笑,说道:“先不说这个,先办正事,这药你想要的话,我的酒厂马上就开门了,里面的酒里面就加了这种药粉,壮阳的效果非常好,你直接买酒就行。”

他不忘为自己的酒厂打个个广告。

洪木头顿时惊讶的看着二狗,却发现他缓缓的朝里面的房间走去,赶紧跟上。

到了里面房间,门后面赫然摆着一个保险箱,二狗在上面鼓捣了两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刚刚在花漂亮的床上找到的钥匙插了进去一拧。

“咯噔!”

一声轻响,保险箱竟然开了。

二狗很自然的拉开,顿时三个人都呆住了,因为保险箱里赫然摆了一摞一摞的百元大钞。

“我的天,这最少要有五十多万啊。”洪木头惊讶的说道,他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只是没想到花漂亮竟然在这里放了这么多的现金。

“是六十五万。”二狗叹了口气,把保险箱底下放着的黑色书包拿出来,把钱往里面装。

洪木头一愣,惊讶的问道:“难道你真的是神仙的徒弟,怎么知道这么多啊,连这里保险箱的密码都知道。”

“天机不可泄露。”二狗神秘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