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春药后的疯狂交换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41 字数:7234 阅读进度:53/157

听到这句话吴六顿时就愣住了,一脸疑惑的看着二狗。。

“哥,我问你,如果我知道梁成欺负张三炮女人的证据,还有梁成杀了洪联的证据,想要梁成死的话还用我动手吗。”二狗看着吴六呵呵笑着说道。

顿时,吴六就感到脊背冰凉,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二狗。

“你别告诉我你真的有这些证据?”他低沉着声音看着二狗问道,洪联是谁,他太清楚了,那是九曲县第一老大洪木头的弟弟,亲弟弟,一年前在大街上被人不明不白的砍死了,凶手到现在都没找到,洪木头为此差点发疯了。

二狗看着他轻轻一笑说道:“你说呢?如果我没这些证据的话我能这么嚣张啊。”

“如果你真的有这些证据,只是拿出梁成杀死洪联的证据,就已经足够梁成死十次了,为了给自己弟弟报仇,洪木头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他本来就是个愣货。”吴六低沉着声音,语气里有些兴奋。

二狗没说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哥,你记得赶紧把雪七和王宝给我叫来,还有,先不要把我们刚刚说的话告诉张三炮,你帮我给他捎一句话,就说如果他想彻底的翻身,就约上洪木头后天晚上见我。”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回包间去了,只留下吴六一个人愣愣的发呆,只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用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二狗离开的方向,然后就叹了口气,顺着楼梯蹭蹭蹭的下去了。

回到包间里,李牧和南云正在聊天,看到二狗进来,他顿时就冲着他喊道:“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和南姐说了半天你的事情,她一直都在夸你,你说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他嘿嘿笑着看着二狗说道。

“当然有了。”二狗眼睛一翻说道,直接走到南云身边把她给抱住,南云挣扎了一下,看着二狗的眼神里带着坚定,终于没有反抗了。

看到这一幕顿时李牧就愣住了,有些古怪的看着二狗,忽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他知道了二狗这样选择的苦衷了。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他看着二狗摇着头说道。

二狗哈哈一笑说道:“什么有必要没必要的,你不是一直想尝尝我给你兑的酒有多大的威力吗,现在可以尝尝了。”

听到这话,李牧顿时就拿出二狗给他的那瓶酒,带着疑惑的目光弄瓶口一口气喝了三口,砸吧了一下嘴说道:“没什么不一样啊,和平常的酒一样啊。”

“一样个屁啊,你可真狠,一口气喝了三大口,我看你等会怎么收拾。”二狗奸笑着看着李牧说道。

李牧刚开始还不明白二狗为啥在笑,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因为他已经开始感觉到一股热流正在他的身体里缓缓的流着,他感觉浑身都燥热的不行,喘气的速度也快了起来,眼睛也变得有些红,下面的家伙也已经硬的和铁棍一样,抱着李爱梅的手也已经开始大肆动作了起来。

李爱梅看了一下一旁的二狗和南云,就想抗拒,但是李牧此刻已经发情了,哪里能够忍受的住,两只手很快就伸进了她的衣服,在她胸前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李牧,你清醒一点,这里还有人呢。”李爱梅急忙的喊着李牧,李牧被她一喊终于清醒了一些,摇了摇脑袋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让我变得这么亢奋,我不行,二狗,有没有解药啊,这东西太厉害了。”

二狗嘿嘿一笑说道:“这是好东西,解药吗,肯定有,就是女人,想要舒服,只能通过办那事才行。”

听到这话,李牧和李爱梅顿时脸色都红彤彤的,南云却是眼睛一亮,拿过李牧眼前的酒瓶,一口气竟然也喝了两口下去。

顿时,三个人都傻眼了。

“南姐,你这是做什么啊。”李牧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南云放下酒瓶脸色已经变的潮红了,身子就不断的往二狗的怀里靠,嘴里呢喃着说道:“怕什么,都已经这样了,我们舒服了就行,不是吗,别告诉我你找个情人就是为了当花瓶。”

她说完哈哈一笑,抱着二狗的脖子就把自己一对傲人的双胸往他脸上压。

“先别,南姐,我出去给外面人打个招呼。”二狗急忙叫道,他刚刚让吴六去叫王宝和雪七,如果等会他捅南云的时候他俩进来了就闹出笑话了。

南云也知道这个厉害,点了点头强压住自己身体里的火气放开二狗。

二狗站起来又冲着李牧嘿嘿一笑说道:“那酒瓶里好像还剩下一少半,不能浪费了。”然后才往门口走去。

李牧一愣,看了一眼身旁红着脸的李爱梅,忽然心里生出了一股邪念,拿起酒瓶送到李爱梅的眼前说道:“梅梅,要不,你也来上一口。”

二狗走出门,王宝和雪七已经在门口守着了,看到他们一左一右门神一样的站在门口,二狗顿时就愣了一下。

“你们怎么站在这啊,我哥呢。”他看着他们问道。

王宝顿时就说道:“狗哥,六哥让我们在这守着门,他去陪三哥了。”

二狗一愣,看向雪七。

“狗哥,你放心,有我看着,我保证一只蚊子都飞不进你的房子里。”雪七信誓旦旦的说道。

二狗顿时乐了,说道:“你呀,哈哈,好,是了,我让我哥给你们说的事情你们想的怎么样了。”

听到他这话,两个人的眼睛顿时都亮了。

“狗哥,你看得起兄弟,兄弟就跟着你混了,我王宝没读过书,但是我能看出来狗哥你不是个凡人。”王宝立马就一脸凝重的说道。

二狗哈哈一笑指着他说:“你呀,就是鬼精。”然后转过头看着雪七问道:“你呢。”

雪七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看着二狗说道:“我想求你帮我把我爷爷的腿给治好,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我雪七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他一脸坚毅的说道。

“好,有孝心,我就喜欢你这样孝顺的人,只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如果你做出这个选择了,就永远不要背叛我,不然,我保证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二狗阴狠的说道。

雪七一愣,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只要你治好我爷爷,我就绝对不会背叛你。”他继续说道,眼神热切的看着二狗。

二狗冷笑,却不说话,看着他们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王宝,你做好准备,这几天可能就有事要给你安排,你们看好门,我先进去了。”

他说完,直接就进了门。

“哎,狗哥,狗哥。”雪七在背后喊道,可是二狗好像一点都没听到他的声音一样。

“你说狗哥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光让你准备好。”他着急的看着王宝问道。

王宝冷笑,看着他说道:“雪七,你是真的当你自己聪明绝顶还是把别人都当成是白痴,你的那点小心思我都知道,狗哥能不知道啊,我早就给你说过,狗哥不是平常的人,你的心他能看得透,你记住了,如果你真的选择跟了狗哥,哪天你敢背叛的话,我第一个杀了你,别给我吹你的功夫,你的功夫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子弹。”

雪七顿时沉默了,他的确是有利用二狗的心思,现在被戳穿了,不由就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要他把自己这辈子全部交给二狗,他必须要犹豫。

王宝冷笑一下,不和他说话。

二狗刚进了包间就被眼前的景色给刺激的下面的大家伙顿时就噌的坚挺了起来。

只见李牧竟然已经和李爱梅捅上了,李爱梅的连衣裙被全部掀了起来,藕白的肌肤在灰暗的光芒下闪动着十足诱惑的光芒,特别是她下面那一口泥潭,稀疏的几根杂草,光洁的大腿找不出一点的瑕疵,除了胸不是很大外,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极品。

南云此时也已经躺在沙发上呻吟了起来,她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胸前的衣服已经解开了,她一对傲然的双峰正在空气中肆意的袒露着,显然是酒里面的药劲已经发了。

二狗顿时就一个箭步过去把南云给揽在了怀里,二话不说把她的裤子给扒开掏出自己的大家伙就往里面捅。

南云的泥潭里早就已经是洪灾泛滥了,二狗轻松就滑了进去,顿时一股狭窄湿嫩的气息就让二狗浑身一颤,不由手上就多用了几分力狠狠的在南云的胸上蹂躏着。

“啊,啊,舒服,舒服,再用力点。”南云**了起来。

李牧的眼睛也看了过来,看到南云那一对傲然的胸,顿时他的眼睛就亮了。

女人的胸就是她们最耀眼的旗帜。

他身下的这个女人虽然什么都好,就是胸太小,他一直就想找个胸特别大的体验一下手感,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而且几乎是赤身**的,他怎么能受得了这刺激,顿时就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只是二狗的神仙药药劲的确不小,他还没到出水的时候。

“啪。”

二狗忽然朝着南云的屁股拍了一下,瞬间传来的紧缩感觉让他感觉特别的刺激,运动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李牧的眼睛也不由的又看了过来,看着南云那一对傲然的胸,他是越看越眼热,不由看了一眼桌上还剩下的小半瓶酒,拿过来就给李爱梅灌下去了一半。

李爱梅此刻的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被他又灌了几口酒下去,顿时就呛了一下但还是喝下去了。

二狗眼睛一直瞄着这边,看到他的动作立马就愣了一下,特殊能力扫过李牧的脑袋顿时就知道他的想法了,立时他就更加兴奋了,下面的大家伙再次硬了几分,撑得南云顿时就叫了起来,胸前也不断颤动了起来,一双傲然的胸一摆一摆的,别提有多诱惑人了。

“给我。”他伸手给李牧要酒瓶。

李牧立马就递给了他,就看到他又从怀里拿出了那个小瓶子,往酒瓶里又放了一点点粉末,然后把酒瓶摇了摇掰开南云的嘴巴就往里面灌了一口,这才把酒瓶递给李牧。

“灌了。”他嘿嘿笑道。

李牧看到他的动作顿时眼睛就亮了,毫不犹豫就把剩下的一点酒给灌进了李爱梅的嘴里。

神仙药的药效起效的速度非常快,李牧刚刚把瓶子放下,南云的眼睛就已经红了,不断的扭着屁股就想要索取,李爱梅也变成了一个八爪鱼,身上的连衣裙已经脱掉扔在了一边,身上光溜溜的,二狗顿时是大饱眼福。

他还从来没见过身材这么匀称的女人,眼睛立马就亮了,一面捅着南云一面看着李爱梅的身子。

“要不咱俩换换?”李牧兴奋的看着二狗说道:“你这药可真厉害,她们俩现在都没知觉,不会有人知道的。”

二狗也想要,但还是摇了摇头,从南云身体里抽出自己的大家伙露在他面前。

“我这玩意太厉害,我怕她受不了。”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看到他的大家伙,顿时李牧两眼就呆了,一脸不可思议死死的盯着他的下身。

“我的天,这么大,这么长,那还真不敢让你捅,不然怕是等会她都不能走路了。”李牧点点头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是因为二狗的大家伙从南云的身体里出来了,让她感觉到了空虚,她顿时就翻过身子喘息着竟然朝李牧那边抓了过去,一把就抱着李牧的腰摸索了起来,一对傲然洁白的双峰也在他身上蹭来蹭去,李牧顿时就火爆了,毫不犹豫就抓住了那对他垂涎了半天的胸。

“好大,好软,好舒服。”李牧感觉自己简直太兴奋了,立马就把自己的家伙从李爱梅的身体里抽出来抱着南云就滚到了沙发上。

看到这一幕,二狗顿时呆住了,看着沙发上还在呻吟的李爱梅,他邪念顿起,一把就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李爱梅喝了神仙药,而且是加倍剂量的,此刻身体已经被**给点燃了,下身泥潭里的空虚感觉让她立马就感觉到不舒服,抱着二狗就不断的在他身上磨蹭。

或许因为年龄的缘故,她的皮肤很嫩,嫩滑洗白,摸着如绸缎一样丝滑,二狗立时就受不住了,抱着她一口就咬住她一只不大的双峰吸吮了起来,另一只手就朝着她下身的泥潭摸了过去,顿时就摸到了一股黏黏的东西,显然李牧刚刚竟然已经出了一次水了。

立刻,他就伸出两只指头并在一起朝着她的泥潭里就伸了进去。

“啊···”李爱梅顿时就叫了起来,二狗只感觉自己的两根指头被夹的紧紧的,不由就舒服的转动了一下,李爱梅顿时又是一阵叫唤。

李牧那边此刻也已经发出了声音,显然他已经和南云捅上了,只是他的家伙显然不能让南云满足,南云简直是拼了命的在他的怀里摇晃。

二狗只是看了一眼他们那边就不再关心了,大家伙顶着李爱梅泥潭的汹就轻轻的滑动了起来。

“嗯哼···”

李爱梅顿时就被二狗蹭的舒服的呻吟了起来,摇着屁股就想把二狗的小头给吞下去,但是刚刚撞了一下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二狗的家伙比李牧的要粗的多,这一顶她立刻就感觉出来了,只是此刻她的身体已经被神仙药给完全点燃了,就好像是一个汽油桶里被扔了一个火把一样,顿时就不管不顾的撞了起来。

“妈的,不管了。”

二狗低吼一下,再也忍不住了,抱紧她的屁股往上一顶。

“啊···”

李爱梅一声娇呼,二狗的小头终于突破防线进入到了一片狭窄湿嫩的沼泽地里。

“呼呼···”

强烈的刺激感觉顿时让二狗长长的喘息了起来,他感觉自己下面的小头好像是被两片小嘴给狠狠咬住了一样,从来都没有过的舒服感觉刺激的他不住的就想要往里面顶。

只是他轻轻一动李爱梅顿时就扭着屁股想要逃,她虽然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却还能感觉到疼。

二狗哪里能让她跑,扭动了两下就再往深处顶了过去,这一下大家伙直接就深入了一少半,终于他也不敢动了,他也担心把李爱梅的泥潭给捅烂了。

就在这个时候,南云忽然叫了起来。

“疼,轻点,轻点···”她的声音充满了哀求。

二狗一愣就看了过去,按说以李牧的规格不应该能把南云给弄成这副样子啊,只是转过头他立刻就明白为什么了。

只见李牧竟然在抱着南云的屁股扶着自己的家伙往里面硬捅。

“擦,李牧你可真能耐啊。”二狗立刻就爆了粗口。

李牧保持着清醒,冲着他嘿嘿一笑说道:“她这后庭花还没被开发过,我担心容不下你的大家伙,就用我的小家伙帮你先开发一下。”

他这一番话说的是义气十足啊,二狗顿时就想过去吐他一脸。

不过他想想李牧说的也挺有道理的,顿时就不管他了,反正他和南云之间的关系也就是靠肉欲来维持着,看南云的表情也不像是很难受,反而有些享受,他也就不管了。

就在此时,他胯下的李爱梅忽然喘息了起来,嘴里呢喃的说着:“嗯,舒服,舒服。”

“尼玛,看来我真的是写这女人了。”他骂了一句,然后就缓缓的运动了起来。

李爱梅下面的泥潭当真是特别的紧,二狗几乎每一次运动都能把她的红肉给带出来,每一次运动她都要狠狠颤抖一下。

不到十分钟李爱梅就大呼一声浑身瘫软了下来。

二狗顿时也从她的身体里撤了出来,他不敢继续了,他能看出来李爱梅已经快到极限了。

这个时候李牧那边也停了下来,他终于累了,从南云的身上爬了下来,只是南云明显还没满足,趴在沙发上还在不断的扭着屁股,嘴里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

二狗一看这架势,顿时就走过去把李牧给拨开,有李牧在前面开发,南云的泥潭里本来就是水流遍布,他的大家伙直接就一捅到底。

“啊···”

南云舒服的长呼一声,二狗也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舒服,顿时也加速的运动了起来。

虽然南云的泥潭没有李爱梅的紧,但是却也差不了太多,而且南云的泥潭比较深,耐力也比较强,二狗能够全根而入,这种舒服的感觉是在李爱梅身上不可能有的。

李牧已经爬过去把李爱梅抱在怀里再次运动了起来。

他或许是被刺激到了,竟然连连征战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放松。

二狗这边,在南云的泥潭里征战了半个小时后,南云终于受不了瘫软了下来,可是二狗却还没有舒服,一边运动一边伸出两只指头在南云的后庭花里不断的**着,南云被前后夹击的刺激着,身体不断的摇摆着,嘴里不断的发出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的呜呜声。

“嘿,今天我就让你爽死。”

二狗说着,忽然把大家伙从南云的泥潭里抽了出来对准她的后庭花就往里面挤去。

“啊··疼,疼,不要,不要。”南云此刻已经有一些清醒了,感觉到二狗的动作她顿时就又哭又笑的叫了起来。

二狗丝毫不理会她,伸出手从她的泥潭里挖了一些水抹到自己的大家伙上,狠狠往下一压。

“噗嗤···”一声鱼儿如水的声音传来,二狗的大家伙直接伸进去了少半根,南云顿时就浑身都抽搐了起来,显然是疼的,二狗立刻也不敢动弹,就不断的在她身上抚摸着,把她两只傲然的双峰揉的不断变换着形状。

良久,他稍微动了一下,南云却还是疼的乱叫,他无奈,只能退出她的后庭花,再次进入到她的泥潭里,又运动了有十几分钟,终于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刺激感觉传来,他顿时就把大家伙给抽了出来,掰开南云的嘴就伸了进去。

刚伸进去,一股强有力的热流就冲进了她的嘴里。

“呜呜··”南云的嘴立刻被堵的快要满了,皱着眉头苦着脸往下狠狠一咽,然后又用舌头把二狗大家伙上的残留给添的干干净净,最后习惯性的在二狗的小头上打了个旋,二狗的身体顿时就狠狠一颤,大家伙差点再硬起来,他赶紧分神。

“厉害,你可真厉害啊,一个多小时竟然腿都不软,而且好像越战越勇了,你这功夫难道都是因为你怀里的药才有的?”李牧看着二狗竖着大拇指说道。

二狗看向他嘿嘿一笑摇摇头没说话,把南云放倒在沙发上,缓缓的拿过衣服开始穿。

“嘿嘿。”李牧也跟着笑了一下,也开始穿衣服,顺便也帮已经瘫软的李爱梅把裙子给套了起来,套衣服的时候,二狗看的分明,李爱梅下面那还有些粉红的泥潭口上明显已经变得通红,显然是有些肿了。

忽然,李牧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把二狗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二狗不满的看着他问道,一边继续给南云穿衣服。

李牧顿时就一脸兴奋的盯着二狗说道:“我问你,刚刚我有那么强的能力,她们两个变得那么sao,是不是都因为你在酒里面放了一点点药粉的原因。”

“是啊,怎么了。”二狗有些疑惑的看着李牧,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你那个药粉能够批量制造吗?”李牧顿时就急急的问道。

二狗一愣,想到神仙药的配方,点点头说:“能,怎么了。”

“那就太好了,我们不是要收九曲酒厂吗,我们可以生产保狡啊,我们如果在酒里面放上你这种药粉,简直就成了史上最强保狡了,你想,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厉害一点啊。”

二狗立刻就噌的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他说道:“这个可以?国家吮许卖啊?”

李牧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别人我不清楚,但是对我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我们能够证明这种酒的功能,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