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地下赌场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36 字数:7101 阅读进度:44/157

二狗一个人在街上没事的晃悠着,走到县委办公楼前朝里面看了看却没进去,有心想回到小风镇去找苗翠翠几个女人,却担心误了明天上班的时间,就作罢了。。

他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孤单,在这个不大的城里,自己竟然无处可去。

有些想去王花的学校看下她,但是又感觉这个点王花应该是在上课,怕去了影响她。

想了想,他就往皇朝KTV走去,想到吴六那里坐坐。

他在县城里也没认识的其他人了。

到了皇朝KTV,正好就看到吴六带着一群人从面包车上下来,吴六也看到了二狗,顿时就朝他走了过去,冲他喊道:“二狗,你咋来了啊,我刚从山城回来,把明风那家伙给收拾了一顿,还给咱干爹要了五千块钱的精神损失费。”

他说着,脸上露出炫耀的神色。

二狗不可置否的一笑,心里在想:“我爹挨了一巴掌才值五千块钱啊,真是小家子气,老子我去甲鱼府吃了一顿饭都蹭了两万,还是每个月两万。”

当然这话他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人家吴六也是尽了一份孝心,顿时他就笑着说道:“六哥,你可真厉害啊,我还正在捉摸着怎么收拾明风呢,你都把他给撂倒了。”

一句恭维的话顿时就让吴六感觉身上轻飘飘的,立马就说道:“哈哈,我也是仗着我的那群兄弟们才能这么厉害的,走,到里面坐坐去,等会我介绍你给我的兄弟们认识认识,咱俩是亲兄弟,以后他们也会照应着你的。”

二狗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吴六这句话无不有炫耀的成分,但是对他的这份呵护的心却是真挚的,他的特殊能力早就看到了吴六脑袋里的想法,知道他是真的想保护自己。

皇朝KTV的地下室里,一个很大的包间里,乱哄哄的坐了很多人,有的在喝酒,有的在抽烟,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还有两个各自抱着一个只穿着三点式的女人在说着悄悄话,手不断的乱摸着。

只是看着吴六带着二狗进来,顿时里面就安静了下来,显然吴六在里面有很大的威望。

“二狗,你看,这些都是我的兄弟们,也都是这里的保安。”吴六一脸骄傲的说道,然后看着眼前的众人喊道:“兄弟们,给你们介绍一个人,我亲兄弟,王二狗,我这兄弟可厉害了,现在在县委里给县长当秘书,以后见了面大家都互相帮衬着。”

听到他的话,众人顿时就全部一愣,都看着二狗那年轻的有些过头的样貌,心里都有些不愿相信,但是他们也知道吴六不会和他们打马虎眼的,顿时就有一个人在喊:“六哥的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上刀山下火海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王宝绝对眉头不眨一下。”

二狗能够明白吴六的心思,他是想让这群人对自己的身份有所忌惮,然后以后自己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们就会安分一点,只是他不在意这些,只是看向了这个叫王宝的人。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个子不高,有一米七左右,说话的时候语气很铿锵,他用特殊能力看过这个人的脑袋也发现这个人简直就是一根筋,说白了就是个愣货,指哪打哪的类型,平日里就是喜欢好勇斗狠,一身功夫很不错,在兄弟们里的威望也很高。

不由的他就多留神了一下这个人,他感觉这个人以后肯定能帮到他的大忙。

有一个人带头,顿时大家都开始乱哄哄的叫了起来,无非也都是同样差不多的话,只是二狗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知道这些人大多不过是在跟风乱吼而已。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英雄,第二个就是凡人了,因为他没有勇气。

二狗笑了笑冲他们打了一圈招呼,这才走到王宝的面前看着他伸出一只手说道:“你好,再次介绍下,我叫王二狗,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王宝一愣,他感觉到了二狗的那份真诚,顿时就咧开嘴笑了,伸出一只手握住二狗的手说道:“你好,我叫王宝,现在起咱们就是兄弟了,以后有啥好事别忘了我,哈哈。”

他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二狗也跟着他笑,吴六也笑,不过他的笑声里带着一丝复杂,因为他能看出来二狗这是在从他这挖人,他也看出来了二狗精准的看人能力。

王宝是什么人,吴六最清楚了,只要你对他好,把他当兄弟,他就能为你去拼命,二狗才来一会竟然把他的性格都给摸透了,不得不让王宝感到吃惊。

不过他也无所谓,一个王宝而已,指不定以后他还要求二狗办什么事情,王宝如果跟了二狗的话,以后他找二狗办事也轻松了许多。

他非常清楚,他和二狗之间的关系仅仅就只是靠着都叫陈耕干爹那一点点的情分在维系着。

想了想,他就笑着说道:“二狗,你来县里的次数不多吧,好多东西肯定都没玩过,走,哥带你去开开眼界去,王宝,你也跟上。”

吴六这一喊,顿时边上一群原本就对王宝有些嫉妒的人就嚷嚷了起来。

“六哥,你怎么光带王宝一个人啊,我们也想去大盘那边玩玩。”一个刺头站出来说道。

吴六顿时一阵冷哼,说道:“你也想去啊,那你去啊,我又没挡你,我叫上王宝是因为他是我兄弟的朋友,我说雪七,你一天能不能安分一点,除了挑刺还会干啥啊。”

他说着,二狗也习惯性的眼睛就看向那个雪七,但是只看了一眼他就愣住了,因为他的特殊能力在雪七的脑袋里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这个人竟然是个武术高手,而且是那种顶尖的高手,少林寺俗家弟子,铁砂掌的传人,三岁开始练功,现在都已经二十六岁了,在这里混着只是因为这里的钱比较多,平日里对吴六就很是不服气,因为他感觉自己比较厉害,应该当老大,但是他又不敢暴漏太多的实力,担心树大招风。

说白了这个人就一个典型的怕事型,既想当老大还不想担风险,总是在等着人能够火眼金睛的看到他的优点。

不由的二狗看着他就一阵白眼。

“妈的,这人简直是个极品,如果不是老子正好有火眼金睛的话,一百年别人也不一定知道你有一身厉害的功夫。”他心里好气的骂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着吴六说道:“六哥,要不你把雪七也带上吧,我正好找他有点事情。”

听到这话,吴六顿时一愣,他不记得雪七有认识二狗啊,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冲着雪七喊道:“我兄弟说有事情和你说,走吧,你如愿了。”

雪七顿时也是一愣,他也不记得自己认识二狗啊,身旁的一群人也是,他们都和雪七挺熟的,毕竟每天大家都在一起,可是他们都不知道雪七认识二狗,不由就纷纷看向了他。

“我不认识他。”雪七摊了摊手,但还是往吴六身边走去。

二狗是有心震慑一下这群人,于是就说道:“他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他,雪七,小风镇人,家在大南庄北头,家中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六十八岁的爷爷独自在村里,你出来赚钱就是想治好你爷爷腿上的病,我说的对么。”

他眯着眼睛看着雪七说道,雪七顿时就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二狗说道:“你咋知道这些的。”

他一开口,就连吴六都惊讶了,因为雪七的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二狗是怎么知道了,顿时一个个都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二狗,顿时他们都感觉二狗充满了神秘感。

二狗摇摇头一笑,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只用知道我知道就好,好了,六哥,我们走吧。”他看着吴六说道。

吴六虽然心中万般疑问,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顿时就点点头带着二狗往外走去,雪七犹豫了一下,也紧紧跟了上去。

他们一走,顿时背后的众人就再次乱哄哄了起来,不过大多都是在讨论二狗。

吴六带着二狗走过了一个漆黑的长走廊,然后打开了一间小门走进去到了一处宽敞的地方,前面有一道铁门,铁门口有两个人在站岗,看到他过来,顿时其中一个人就朝着他说道:“六哥来了啊。”

吴六点了点头问道:“怎么样,今天里面没出什么乱子吧。”

他完全一副领导的口气,显然这里的人也是他的手下。

顿时其中一个人就说道:“没有,大家都玩的很开心,没什么事情。”

“那就好,开门,我带我兄弟进去见识一下。”吴六顿时点点头说道。

两个保安就一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上挂着的两个锁,拉开铁门,里面去还是一个门,两个保安再次一人拿出一把钥匙把木门也打开,这下子里面才出现了一个宽广的大厅,里面人头攒动,得有上百个人,热闹哄哄的,有的在骂骂咧咧,有的在嬉笑打闹。

二狗仔细看去,就看到他们都围着一台台亮着灯的机器在发狠的拍,中间的地方有一个大盘子一样的东西摆放着,大盘子的中间有一个钟表一样的指针在转动着,一群人围着大盘子正在尖叫。

从吴六的脑袋里二狗知道这里是一个地下赌场,这些机器都是老虎机,之所以叫老虎机是因为这些机器吃钱的时候就和老虎一样大口大口的。

在最边上还有一排包间,此刻门都紧紧闭着,二狗超好的听力能够听到里面传出的阵阵麻将,牌九的声音,还有阵阵的靡靡之音,显然有人在里面干那事。

“怎么样,这里够阔气吧。”吴六看着二狗笑着说道,然后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告诉你,这个大盘里有你哥我百分之一的股份。”

然后他就哈哈一笑脸上带了些骄傲。

“是吗,你可真够可以的啊。”二狗眼睛带着精光看着他说道。

这个赌场的规模不小,百分之一的股份也肯定不是一个小数字,二狗从吴六的脑袋里知道他每个月的分红都有几万块,说不羡慕是假的。

吴六顿时就嘿嘿笑了一下说道:“不是哥给你吹的,整个山城这么大的一共只有三个,哥这个就是其中的一个,不错吧,想不想上去玩两把,哥给你弄点筹码去。”

二狗对赌博这种事情其实并不是很反感,反而有些喜欢。

他认为赌博本来没什么错,每个人都有想要投机取巧一夜暴富的梦,懂得知足的人能从赌博中获得成就,不懂知足的人在赌博中丢掉一切。

人生本来就是在赌博,就好像他从村子开始到现在,每一步其实都是在赌博,和天赌,和人赌,和自己赌。

不管是他和哪个女人之间的事情让人给知道了,对他来说都是毁灭一样的打击。

在吴六的脑袋里他基本已经知道了什么是筹码,其实就是赌场里用来充当钱的等价物品,在赌桌上比钱容易管理,他还真有心去玩上几把,顿时就问道:“在哪里换筹码,我自己买。”

吴六顿时一愣,疑惑的看着二狗说道:“你有钱呢?”

二狗知道他的想法,顿时就从口袋里掏出那天没花掉的一千多块出来说:“多的没有一千多块钱还是有的,应该够玩两把了吧。”

吴六看到他手上的钱顿时就一愣,只是讶异的看了一眼二狗,却没有多问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点了点头说道:“够了,走,我带你去换筹码,想玩就玩吧,赢了算你的,输了算哥的。”

他很豪气的说道。

之所以这么豪气也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二狗了,从刚刚说穿雪七的家世到现在忽然有一千多块钱,二狗就好像是一个百宝箱一样,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决定一定要和二狗把关系给搞好了。

他能够白手起家从一个小混混摸爬滚打到现在这个位子上足以说明他的眼光还是很毒的,谁是孬种谁是真龙他一眼就能分得清楚。

二狗没说什么,吴六的心思他都清楚,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跟着吴六去换了一千五百块钱的筹码,他直接要了一个一千块的筹码和五个一百块的筹码,在手上把玩着就在人群中转着,忽然,他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笑容站到了一个桌子前停了下来。

这个桌子上的庄家正在摇色子,嘴里不住的喊着:“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快点办点啊。”

“你要玩比大小?”看到他的动作吴六顿时就有些惊讶的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笑着说道:“是啊,其他的我都不会,比大小最简单了,怎么了?”

“没什么。”吴六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二狗看到他这表情顿时一愣,就听到吴六趴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比大小的这个庄家是个出千高手,在这里你很难赢到钱的。”

二狗一愣,脸上却没任何表情,他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不过吴六能告诉他这个事情他心里还是暖暖的,最少这说明他没准备和自己耍心眼。

“放心吧,我有分寸。”二狗笑着看着他,然后走到了桌子前。

吴六愣了一下,想到二狗的诡异,也没说话,就跟在他身边也靠了过去,那个庄家见到他明显愣了一下,看到他摇摇头顿时就点点头。

摇摇头,是在说他只是来看看,点点头是说没有需要特殊照顾的人。

这个赌桌很有意思,上面只有两个大点,一个黑色的,一个红色的,黑色中间写着一个红色的小字,红色的上面写着一个黑色的大字。

“好,好,压大压小,买定离手,一二三点大,四五六点小,看好了再下注啊。”庄家喊着就把手上的盅扣在了桌子上,然后众人开始下注。

二狗轻笑一下,安静的把手上的一千五百块筹码全部压在了小上。

看到他的动作,顿时庄家的脸色就轻轻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好了,买定离手,我要开了啊。”庄家说道,就把盅掀了起来,果然,里面的色子只有一点朝上。

“一点小,好,这位新来的兄弟刚来就赢了一把,很不错啊,再接再厉啊。”庄家专门说了一下二狗,他这是在造势,果然,他喊出这声后立马更多的人就看向了这办,然后纷纷都过来押注。

二狗还是一声不吭,在庄家再次把色子扣下的时候,他直接把自己的本钱加上刚刚赢得一共三千块筹码全部再次压在了小上。

庄家的脸色再次变了一下,不过他还是觉得二狗肯定是蒙的,没有太在意。

色盅掀开,果然两点朝上,还是笑,二狗又赢了,两把,二狗的一千五百块已经变成了六千,顿时就有人注意到了二狗。

都瞄着他,似乎是准备跟着他一起下注。

二狗轻轻摇摇头露出一阵冷笑。

接下来的三把他没把都只放了一百块的筹码,都没赢,然后就没人注意他了,他直接拿了五千块的筹码直接压到了“大”上,然后他又赢了。

庄家虽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但是赌场赢赢输输的本来就很正常,所以他也没在意。

直到十来把过后,他才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二狗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一大堆的筹码了,看样子得有十几万的样子。

背后的吴六都愣住了,二狗的动作他一直都在看着的。

他怎么能发现不了二狗的动作,他每次只要压的小了,那就肯定是要输,然后他忽然压大了,这把肯定赢,他数的分明,二狗现在面前的筹码已经有十五万六千五百块了,也就是说二狗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已经赢了十五万五千块了。

虽然这些钱大多都不是他们赌场的,但是他还是很惊讶,因为他发现二狗竟然是个赌术天才。

“二狗,你已经赢了十五万多了,该走了。”吴六提醒着他,主要是担心他阴沟里翻船。

二狗一愣,看了看眼前的一大堆筹码,出奇的他心里竟然没有感觉到非常的吃惊,这可是十几万啊,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他不断的提醒自己眼前这可是十几万,但是不管怎么他心里都还是那么平静。

仿佛十几万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很无所谓的事情一样。

“嗯,好,是该走了,外面天都快黑了吧。”二狗一笑说道。

吴六此刻心中是波澜起伏啊,他心里几乎是在嘶吼着。

“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一般人,十几万啊,他妈的,我看着眼睛都发烧,一块钱就能吃碗面了,这他妈的是十几万啊。”他浑身都在颤抖。

虽然他是赌场的管理者,但是他赚的钱却并不是非常的多。

雪七和王宝也愣住了,特别是雪七,他的眼睛已经红了。

十几万,只用一个零头就能够把他爹的腿给治好了,顿时他看着二狗的眼神就充满了热切,下定决心一定要跟着二狗把这一招给学会了。

由于他面前的筹码太多了,他要走的时候终于还是有人发现了他这边的异常,顿时就有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人冲着他喊道:“你不能走,你赢了那么多钱就想走,哪能这样,太没规矩了。”

二狗顿时一愣,看向吴六问道:“他是这赌场的老板吗?”。

吴六摇摇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他不是赌场的人,只是一个赌客,是一个矿场的老板,很有钱,他的家产在这里已经输了一半了,八成是看到你赢了这么多钱眼睛红了。”

二狗顿时就明白了,笑着看着中年人问道:“你叫什么。”

“你管我叫什么,总之你不能就这么容易的走了。”中年人盯着二狗说道,他的眼睛通红,血丝遍布,显然是输了好多了。

看着他蛮横的样子,二狗眉头一皱,冷笑着看着他说道:“你凭什么不让我走,怎么,难道我不走我赢的钱就能是你的了。”

“你只要不走我就能把你手上的钱全部赢走。”中年人顿时就指着他大声的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好多人都围了过来,赌场的保安也跑了过来,吴六冲着他们摆了摆手,他们顿时就对周围的人喊道:“大家都不要在一起凑了,自己玩自己的,没啥事情。”

二狗本来是不准备理会这个家伙,但是扫了一下他的脑袋,看到他的记忆后顿时就冷笑了一下坐了下来看着他说道:“好啊,我和你赌,我们两个对赌,只是你还有钱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矿上的流动资金已经让你给输得精光了吧。”

他正襟危坐,翘着二郎腿,好像久居上位的人一样,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顿时,中年人的身体就颤抖了一下,颤抖着身体嘶吼着看着他说道:“谁告诉你我没钱了,我李牧有的是钱,我还有矿,我还有房子,只要你敢赌,我一定把你赢的让你裤衩都没有你信不信。”

李牧现在已经被彻底激起了火气,二狗眼前的十几万筹码让他的眼睛彻底的红了,他的心已经被他的**给蒙蔽了,他的眼睛里现在只有二狗面前的十几万筹码。

“只要把这些筹码给赢过来所有的窟窿就都能补上了。”李牧心里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却忘了自己如果输了以后要怎么办。

二狗冷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这么不知道死活那好,我和你赌,你感觉你能把我的所有筹码都赢走,那说明你对你的人品应该是相当的信任,我就和你赌人品,你敢不敢。”

李牧顿时就一愣,说道:“怎么个赌法。”

“一副扑克牌里,我们一人抽一张比大小,怎么样,你敢不敢。”二狗冷笑着看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