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暴怒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35 字数:7223 阅读进度:43/157

二狗一愣,看着陈耕问道:“找吴六干啥啊?”

陈耕冷哼一下,顿时脸色就变得冰冷,说道:“你难道真想让你爹这个巴掌白挨了啊,找吴六,我倒要看看他知道他干爹挨了别人一巴掌是个什么表情。。”

“不用找吴六,我也能把那个明风给解决了。”二狗立刻就一脸认真的说道。

陈耕摇摇头,说:“爹当然知道你能解决了那个明风,只是这个事情交给吴六去做的话会更好一点,你现在刚到县里,人生地不熟的,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和吴六见个面我也正好介绍给你们认识,以后就熟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爹的干儿子,他还是会照顾你的。”

“再说了,王县长明显是不想主动和那个明风交恶,显然那个人也是有点能耐的,你如果去把明风给收拾了以后在县里肯定也不好待,吴六本来就是一个莽夫,干的就是打打杀杀的活,他干这事情正好合适。”

二狗听明白了,陈耕这是在保护他,不想让他担风险,也是在把吴六当枪使,这也说明了他是把二狗当亲生儿子了,而吴六顶多只能算是个干儿子。

“这有点不妥吧,毕竟吴六也管你叫干爹,他如果为了你这事闹出乱子了咱心里也过不去啊。”二狗顿时就看着陈耕道。

陈耕顿时就笑了,看着二狗说道:“你呀,还是太小了,好多事情你根本就不懂,我是想用这件事把你和吴六之间套在一起,你们俩现在都在县里了,应该是要互相照应着才对,他在县里混的时间比较长,各门各道都比较熟悉,你如果和他把关系打好了办起啥事情来也容易,毕竟是自己家兄弟。”

二狗明白了。

陈耕虽然是在强调自己和吴六是兄弟,但是其实却是想告诉他,亲兄弟也要算明帐,他和吴六之前没有血缘关系,想要搞好关系就只能是用利益关系了。

他现在不惜牺牲自己用上这张老脸就是想要二狗和吴六之间的关系能搞的好一点。

他还是担心二狗一个人在县里被人欺负了。

“谢谢爹。”二狗感激的看着陈耕说道。

“傻孩子,哪有当爹的不为自己孩子着想的,你叫我一句爹,我就得当好这个爹。”陈耕笑着说道。

二狗顿时不说话,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那个明风一个好看,所以敢欺负他爹的人,他都不会放过他。

皇朝KTV,九曲县最豪华的一个KTV,吴六就在这里上班。

他是保安队长,但却不是管那种站在门口看大门的那种保安的队长,而是管专门为老板收拾那些敢来闹事的人的那种保安的队长。

皇朝KTV的位置在九曲县的北郊,但距离位于县城中心的市委办公楼并不远,陈耕带着二狗走路过去一会就到了。

“这县城就是小,一不留神就快出城了。”陈耕看着二狗笑着说道。

“嗯。”二狗由衷的点了点头。

他去山城逛过,山城的大他见识过,五六个九曲县县城也比不上一个山城的大。

到了皇朝KTV的门口,陈耕背着手直接就往里面走去,却被一个保安给挡住了。

“你好,我们这里是高档消费场所,闲杂人等禁止进入。”保安很牛逼的说道,语气冰冷,显然是看不起陈耕。

的确,陈耕现在穿的这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服的确是有些老旧了,上面打了好几个补丁,再加上他习惯背着手走路,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穷人。

他本来今天到县里来是准备把二狗给他买的西服穿上的,但是想到二狗说的不能让县长感觉他们太铺张浪费了,于是就又穿了自己平时的一套衣服,没想到到了这里竟然被人挡在门口了给当成了“闲杂人等”。

顿时陈耕的火气就上来了,看着保安就骂道:“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看不起我,进去给我把吴六叫出来,就告诉他说他干爹来了。”

保安被他骂了本来准备发怒,但是听到他的后半句话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感冒了一早上的鼻子都给吓的通了,看着陈耕问道:“您是我们队长的干爹?走,我带您去见我们队长,对不起啊,叔,你看,你不说我也不知道,下次我就认识你了。”

保安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一边往里面走带路一边对着陈耕点头哈腰的说着好话。

他担心陈耕等会到吴六面前说他一句坏话他怕是肯定要被开除了,而且必然还要挨打。

“狗怂东西,是不是如果我不是吴六他干爹的话今天这个大门我都进不去啊。”陈耕知道吴六的威风,能猜想到保安的想法,看着他骂着说道。

“去吧,放心,我不会给六儿说你啥坏话的,以后记住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总是狗眼看人低,滚。”

保安顿时就赶紧陪着笑看着陈耕和二狗说道:“谢谢叔啊,叔你等会走的时候我给你买条烟带上,你可千万别告诉六哥我把你挡在门口的事啊,前面最头上的那间就是六哥的办公室了,我就不过去了,我还要到门口执勤呢。”

他说着就转身回去了。

陈耕冲着他的背影笑骂了两句这才冲着吴六的办公室走去。

二狗没有进过KTV,进了门就被里面的奢华装修给吓到了,走一路看一路。

吴六正在办公室里看小黄书,忽然门被推开了,他顿时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伸手指着门口就破口大骂:“你他··干爹,你怎么来了啊。”

看到是陈耕,他赶紧改口,脸上的怒气也瞬间消失,变成了笑容,手上的小黄书赶紧往脚底下一扔就站了起来。

“咋,还准备骂我啊。”陈耕冷哼了一下走进他的办公室,二狗立马跟上。

“没,干爹,二狗,你们坐,喝点啥吗,破,饮料,我让人给送。”吴六顿时嘿嘿一笑热情的说道。

他是认识二狗的,只是不知道陈耕这个时候带着二狗过来是做什么。

“不忙,我没时间和你瞎扯,我来就是告诉你两个事情,第一,明天起二狗就在县里上班了,给县长当秘书,你帮我照看着他,别让他被人欺负了,这事对你来说应该没多大问题吧。”陈耕看着他问道。

吴六一听这话,顿时就赶紧点头说道:“没问题,在九曲县这片地皮上我吴六自认还有点能耐,给县长当秘书,二狗你挺可以的啊,以后说不定哥还有求你的时候,你可不能不认哥啊。”

他看着二狗笑着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他虽然混的还行,但是干的活却是上不了台面的,他知道县长秘书这个位子的权利有多大,顿时看着二狗的眼神就变了,多了几分凝重。

“你管我爹叫干爹,咱俩就是亲兄弟,看你说的,我哪能不认你啊。”二狗也笑着说道。

特殊能力扫过吴六的脑袋,发现这个家伙其实人还算不错,最少很讲义气,顿时就把他拉入了“可交”这个名单里。

听到他俩的话,陈耕也点点头,然后就看着吴六说道:“接下来就是第二个事情,刚刚在县长办公室,你爹我的老脸让人给抽了一巴掌,到现在都还在疼。”

他这话一出,吴六的眼睛顿时就红了,看着陈耕问道:“是那个王八犊子干的,竟然敢在九曲县的地盘上扇我干爹,他是是不是不想活了。”然后就盯着二狗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个王八蛋,你就看着别人打你爹啊。”

二狗一愣,立马就说道:“那会我没留神,不过那个家伙也被我给揍了一顿,就在县长办公室里,我哪能看着别人打我爹啊。”

吴六点点头,说道:“好样的,管他是县长还是省长的,只要他敢打咱爹,弄死他,是了,那个打咱爹的人是谁,你知道他的名字不,我带人收拾他去。”

他顿时就怒气冲冲的看着二狗问道。

“我知道,不过那个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是山城大山集团的总经理明风,县长也不想得罪他。”二狗开口道,一脸愤愤的表情。

吴六顿时也愣住了,显然他知道明风是谁,不由就感觉有些为难,不过看了一眼陈耕,他脸上顿时就变得坚毅了起来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敢打我干爹,我就一定要弄死他,我这条命是干爹救的,我早就发过誓的,永远都不让我干爹受一点委屈,现在竟然有人敢扇他,这就是在踩我的脸,我非要弄死他不行。”

他说着,又看着陈耕说道:“干爹,你放心,你这一巴掌我不会让你白挨的,我这就带兄弟去找明风算账去。”

陈耕没有挡他,只是看着他说道:“如果这次不是让人给欺负的实在难受,我也不会想到来找你,几十年了,我这张脸还从来没人敢扇过一次,我委屈啊。”

这句话就好像是在二狗和吴六的心脏上扎了一根刺一样,难受的火烈火烈的。

“干爹,你啥都别说了,是我不孝,竟然让你遭这种罪,明风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他的,二狗,你先把爹给送回去,我这就带人去找明风算账去。”

吴六说着就转过身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过去,不一会,电话通了,他顿时就对着电话里说道:“三哥,我想求你点事,我干爹让人给打了,我想让你帮帮我。”

电话里顿时就传出了一声咆哮,二狗离得老远都能听见一个雷震一样的声音。

“什么,你干爹竟然让人给打了,哪个王八羔子干的,在县城里干的吗,老人家现在咋样了,没事吧。”

吴六顿时就说道:“没受伤,就是让人扇了一巴掌。”

电话里那边那个人显然是和吴六的关系非常的好,听到这话顿时就再次咆哮了起来:“艹他妈了个逼的,竟然打脸,对方是谁,告诉我,我带人拆了他家。”

“就是这个人的身份比较棘手,要不我早就带人去收拾他了,他是大山集团总经理明风。”吴六说道,却没想到电话里再次传出一声咆哮。

“靠,他妈的我还以为是山城市市长王玉峰,弄了半天原来是个小喽啰,我告诉你,你尽管放心大胆的搞他,有了什么事情我给你兜着,告诉你个事,这段时间那个大山集团准备到我们九曲县来投资房产,你可以在这件事情上下点手脚,只是要注意分寸了,不能闹出人命了懂不。”

电话里那边传出了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然后挂了电话。

吴六的脸上此刻已经是凶光满面,得到了电话里那个人的支持他顿时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明风,你个王八羔子,打了我干爹还想在九曲县投资产业,看我怎么收拾你。”他顿时就阴森森的笑着说道。

到这里,陈耕就知道自己留下已经没什么用了,该是回去的时候了,顿时就看着吴六说道:“六,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村里这段时间一直修路,我还得回去招呼着,你有时间的话回去给你爸坟上添点土,别让他的坟荒了。”

“干爹,我知道了。”吴六顿时就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

陈耕走了,二狗却没有回市委里去,顺道就去了县医院,他想去找姚花花,他刚到县里,花花肠子就在想着这晚上的日子要怎么过,一个人也太无聊了,到了医院别的医生却告诉他说姚花花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已经请假两天了不在,顿时他就感觉有些无聊。

一个人漫不经心的在市委大院里转悠,吴六却是一点没闲着,没有后顾之忧的他简直像是一条疯狗。

他也是陈耕的干儿子,而且是最大的一个。

和二狗一样,他也把陈耕当做是自己的亲爹,哪有儿子知道自己亲爹被人扇了巴掌还一个屁都不放的,那他就不是男人了,是龟孙子了。

所以他怒了,暴怒非常。

送走二狗和陈耕后他就带着人往山城去了,他要去找明风的麻烦。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吴六自认为不是什么君子,所以这句话对他来说也是废话一句,他只知道一点,有仇就要报,能现在报就绝对不要再拖一分钟。

他这边怒气冲冲的朝着山城去了,二狗却也没闲着,他也感觉不能就这么放过明风了,所以他也开始想着要怎么收拾明风了。

回到自己的宿舍,看着自己这间还算不错的房子,二狗的心思又跑了,他在想着怎么才能给自己弄一套更大啊房子,这样他爹和他妈到县里来最少有个地方睡。

只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和王九州开口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他还没开始上班,就开口对人家提各种各样的要求的话的确是有些太过分了。

他在这边纠结,吴六那边却已经到了山城。

大山集团的门前,吴六带着一群人杀气腾腾的就冲了进去,门口的保安看到这架势顿时连挡都没敢挡一下,只是赶紧就拿起电话给明风拨了过去。

“老板,不好了,有个人带着一群混混跑到咱们厂里了,而且还是奔着你那栋办公楼去的。”

电话那边明风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怒了起来。

“我要你是吃屎的啊,连挡都不敢挡一下啊。”他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他其实很想说两句“你立马滚蛋”之类的话,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给厂子看门的人是父亲的一个老乡,六十多岁了,是他父亲亲自打过招呼让人家来看门的,他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人给赶走了。

他正生气的时候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吴六带着一群大汉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看到他吴六顿时就问道:“你是不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明风。”

看到眼前的架势,明风很想说自己不是,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只明风,请问你是哪位。”

“那就没错了。”吴六说道,冷笑了一下朝着他脸上迅速的就扇了一个一巴掌。

“啪。”声音清脆。

“疼吗。”吴六盯着明风带着怒气问道。

明风也怒了,这个人竟然冲到他办公室来扇了他一巴掌,简直是太嚣张了,顿时就冲着他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打人。”看着眼前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明风知道自己如果硬上的话肯定会吃亏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他的语气顿时就软了下来,看着吴六说道:“兄弟你是混那条道上的,我和山城的几个大哥的关系都还算是不错,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出来解决啊,我没记得有得罪过你啊。”

“哼,王法,老子我就是王法,你倒是报警试试看,你报警老子顶多就一个聚众斗殴在局子里蹲三天,等老子出来了我让你在家里躺一辈子你信不。”

吴六冷笑着说道,明风的脸上顿时就变得惊骇了起来,他有感觉眼前这人真的能赶出来这事,看着他惶恐的样子,吴六知道他已经怕了,顿时就说道:“你是没得罪过我,但是,你扇了我干爹一巴掌,那比在我脸上踩了一脚还让我难受,你他妈的,我干爹都六十多了你就能下得去手,你他妈的是人吗。”吴六一边说着,一脚就把明风给踢翻在地上,红着眼睛看着。

“有没有想起来,今天在九曲县县长办公室里,你扇了一个老人一巴掌,有没有想起来。”吴六把脸距离明风很近大声的冲他吼道。

顿时明风就感觉到一股恐惧,心神顿时吓破,立马慌忙的说道:“我记得,我错了,我是扇了,但是我也挨打了啊,你看我这脸上,我这身上全是伤啊,那个小王八蛋,哦,不,那个跟着的娃竟是挑着我身上软的地方打,这外面看不到伤,浑身都还在疼啊,你不信可以去问王九州,我还给老头道歉了呢。”

他委屈兮兮的说道,一边说一边给吴六指自己脸上被二狗打出来的伤痕,还有胳膊上的一块块淤青。

“是吗,被我兄弟给打了你很委屈是吧,我干爹他妈的更委屈。”吴六说道,再次一巴掌朝着明风的脸上扇了过去,还扇的是同一张脸,力气很大,明风的脸上顿时就留下了一个五指印。

“我干爹这一辈子从来没给人低过头,一次都没有,你竟然扇了他一巴掌,而且是当着县长的面扇了他一巴掌,你他妈怎么不去吃屎啊。”吴六越说越气,一脚冲着明风就踢了过去。

明风赶紧躲开,但怎么能躲得开啊,顿时身上再挨了一脚,在地上吱哩哇啦的叫着疼,看着吴六就喊道:“这位兄弟,你先别打,你先别打,要不这样,我晚上在甲鱼府弄一桌好饭,我再给你干爹陪个罪好吗,我诚心悔过,我不是人,你别打我了。”

明风快哭了,他四十多岁的人了,一天竟然让两个人给打了,而且眼前这个货比之前那个还要横,看着他身后那一帮杀气重重的人,他甚至毫不犹豫的相信他今天可能被打死。

所以他怕了,毫不犹豫的改变方阵立刻举手投降。

吴六冷笑,说道:“你这个时候倒是会说人话了,甲鱼府那么高贵的地方我可吃不起,我干爹已经回村里去了也无福享受,我今天来也不是想讹你的钱,我就是来和你讲道理的,你也是当儿子的人,如果你爹让人扇了一巴掌的话你怎么做。”

“我他妈的弄死他。”提起自己的爹,明风顿时就虎躯一震脸上带着恶狠狠的光芒,只是这光芒很快就灭了,因为他想起现在是他扇了人家爹一巴掌,而且人家儿子也不是一条虫,看这样子倒像是一条野狼。

听到他这话,吴六顿时就说道:“好,不错,就冲你这句话我就认定你也是个铁血汉子,是个纯爷们,哥们也不折腾你了,让我把你这办公室砸上一遍,然后再给我干爹拿五千块钱精神损失费,一根指头一块,这事情就算过去了,你觉得咋样。”

明风苦笑,他心里想。

“我能说什么,我他妈的敢说什么,你这黑压压的一片最少都三十多号人,我敢说不行的话你还不把我给拆了啊。”

“我他妈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他甚至都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今天没有拜关公的缘故才让运气变得这么坏的。

看了一眼杀气腾腾的吴六,又看了一眼他背后的小弟们,明风无奈的点点头说:“就这样吧,只要你能舒坦了,你就砸吧,只是先让我把我老婆孩子的照片给收了,这总行吧。”

“没问题,咱兄弟也不是不懂人情的人,收吧。”吴六点点头说道。

明风转过头认真的把自己桌子上放着的老婆孩子的照片拿在怀里退到吴六的身边,吴六顿时就冲着背后的兄弟们吼了一句:“兄弟们,给我狠狠的砸,砸完了明老板请我们吃饭。”

顿时三十多号人就嗷嗷叫着开始乱哄哄的砸了起来。

搞破坏的话这些人都是高手,这技术根本就不用师傅教,打娘胎里出来这些家伙都是精英级别。

不到五分钟,明风的办公室就被这群人给蹂躏的不成样子了,甚至一个调皮的家伙把他天花板上贴的壁纸都给拆了,办公室的门也扔在地上,花盆摔碎,就算是拆了了重新装修都没这么狠的。

而且还有几个家伙还在四处乱瞅,似乎是在看还有什么能砸的。

这个时候也有个保安冲了进来,但是看到这个架势顿时就愣住了,转头就想跑却被吴六的一个小弟给抓住了。

这家伙也是个人精,顿时就死死的闭着眼睛说道:“哥哥们,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放心,我不会报警的。”

“这家伙真有趣,是吧明风。”吴六顿时就笑了指着那个保安看着明风问道。

明风苦笑,他怎么不知道吴六这是要让他表态啊,顿时就冲着保安说道:“这没你什么事了,你出去告诉你们的人,不要慌张,不要报警,好了没事了,去吧。”

听到这话,保安顿时眼睛就睁开了,奇怪的看了一眼明风,看到他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