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把你喂饱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34 字数:7110 阅读进度:40/157

二狗正好要去信用社找刘大宝搓上一顿,就和徐美丽一道往信用社走去。。

到了信用社,他们两个就好像忽然变成了陌生人一样,谁不认识谁。

刘大宝看到二狗,然后又看了一眼板着脸走进后门的徐美丽嘿嘿一笑凑在二狗耳边低声说道:“二狗,你们昨天晚上那个了?”

“那肯定,你也不看我是谁,不过我和她可不是玩玩,我是当真了,你知道她的身份吗,她可是县长王九州的女儿,最关键的是,她的身子太诱人了。”二狗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

刘大宝点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昨天晚上我问过我哥了,他告诉我的,我正准备今天告诉你呢,却没想到你都知道了,你的速度可真快啊。”

“好了,不说这些了,没劲,我都好长时间没碰女人了,你给我说这些事不是故意折腾我吗。”

刘大宝的脸上带着一股无奈。

“距离家远就是不好啊,一个月回去一趟都嫌累。”

二狗愣了一下,然后凑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大宝哥,要不我哪天带着你我们去县里潇洒一圈去,行不,我请客。”

“真的。”刘大宝眼睛顿时就亮了。

二狗立刻说道:“废话,当然是真的了,咱兄弟俩谁跟谁啊,只是你可要答应我,这事情千万不能让嫂子知道了,不然我就完了。”

“嘿嘿,这还用你说啊,打死我我也不敢说啊,反正你小子现在也不缺这点钱,咱可要说好了,你不能反悔啊。”刘大宝顿时兴奋的说道。

二狗轻轻拍了拍胸脯说道:“放心,包在我身上了。”

他们俩凑在一起说悄悄话,忽然背后传了了一个咳嗽声,二狗和刘大宝赶紧砖头,就看到刘宝正站在背后,不由就长呼了一口气。

“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二狗顿时就没好气的说道。

“是啊哥,你咋都没声音啊。”刘大宝也埋怨着说道。

刘宝顿时就笑了,说道:“我说大宝你可真逗啊,现在可是上班时间我站在你背后你都没发现,这是我的问题啊,还有二狗,我说你就不能教大宝一些好东西啊,怎么每天光知道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不过他说着,眼睛却在不断的转动着,显然他对二狗所说的乌七八糟的事情也很有兴趣。

二狗通过特殊能力顿时就知道了他的想法,不过他也清楚刘宝的情况,于是眼睛一翻忽然凑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刘哥,你那点心思我清楚的很,你放心,哪天兄弟一定想办法让你舒舒服服的开一次荤,保证安全。”

刘宝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轻轻咳嗽了一下看了看身边没人,这才小声的看着二狗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二狗做事你就放心好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会算命啊,我可是神算,只要我确定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的。”二狗顿时就带着一脸骄傲的说道。

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看着二狗说道:“怎么,咱们去我办公室好好聊一会?”

“不了,我今天就要回去,没太多的时间了,你把大宝哥借我一会,我想和他出去吃个饭,行不。”二狗看着刘宝说道。

“这有啥,没问题,大宝,你就跟着二狗出去吃个饭吧,不着急,你们慢慢唠,反正这会没什么人。”刘宝顿时就豪爽的说道,然后又小声的在二狗耳边说道:“你可要记住你说的事啊,你放心,只要你能帮我,我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然后才嘿嘿一笑朝他的办公室走去。

其实二狗本来没必要这么讨好刘宝,因为他知道刘宝很多的秘密。

但是人情之间的事情,光是怕是没有用的,他怕你,他也许会帮你做事,但是肯定会想办法给你使绊子的,但是如果他和你一起上了贼船,他就会和你一条心,因为他感觉他和你有共同秘密了。

对于人心,二狗掌握的很精妙。

和刘大宝在外面狠狠吃了一顿大餐,走的时候在车站,他硬塞给了他五百块钱。

“你就拿着吧,大宝哥,反正我这钱来的容易,你就当是当弟弟的孝敬哥哥你的,别推了,再推就是看不起弟弟我了,我知道你家里也不好过,孩子要上学,老娘生病了,什么都要花钱,我也知道你不好意思给你哥开口要钱,你放心,以后有弟弟在,就不会让你的日子难过,有弟弟我一口饭吃,我就不会让你,让你的娃,让你老妈,不,咱老妈老爸瘦一点委屈。”

二狗认真异常的看着刘大宝说道。

刘大宝咬了咬牙,最终没有把二狗的五百块钱给推开,拿过来装进了口袋。

“这钱我拿了,算是哥哥我欠你的,亲兄弟明算账,哥哥不能白拿你的,我会还你的。”他倔强的说道。

他是一个憨厚的男人,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小心思,但是却总是把自己当一个大男人,任何时候都不想欠人家人情,二狗明白他的心思,顿时就点点头说道:“那行,就当是你欠我的,这总可以了吧。”

刘大宝顿时就点点头说道:“好,就这样定了,你赶紧回吧,再不回去又到下午了。”

二狗点点头,正好这时过他村的大巴车也来了,他冲着刘大宝打了个招呼就拎着东西上了车。

回到村里已经下午了,拎着一大堆东西回到陈耕家里,正好今天陈耕媳妇也回来了,两个人坐在院子里正聊着天,看到二狗进来陈耕媳妇顿时就喜笑颜开的迎了上来。

“狗娃,回来了啊,呀,咋还买了这么多东西啊。”她说着就看到了二狗手上的东西,走上前帮他接了两件。

“干妈。”他有些生涩的叫着眼前的老妇人,她不经常回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叫她干妈。

老妇人却顿时就有些不情愿了,看着二狗说道:“你个怂娃,你管我老头子叫爹你管我叫干妈,你让别人怎么想。”

二狗一愣,顿时就知道了她的想法,立刻喜笑颜开的冲她喊道:“妈,儿子给您磕头了。”

然后噗通就跪了下来,把东西放在一边,砰砰砰的给她磕了三个响头。

老妇人赶紧就心疼的把他扶了起来摸着他的脑袋说道:“哎呀,你这娃,咋还磕头了,疼了吧,你就买个衣服在外面一待就是两天,你爹在家里都担心的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都准备去找你了。”

听到她的话,叶开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一旁的陈耕说道:“爹,对不起,我错了。”

陈耕笑呵呵的摇着头说道:“别听你妈乱说,你到哪里做事我都放心,你身上这衣服挺精神啊,花了不少钱吧,谁给你买的,别给我扯谎,我给你的几十块钱根本就不够买这衣服,这牛仔裤我在镇里供销社见过,要一百多一条嘞,你倒是阔气,一身衣服都顶的上咱家一年的粮食了。”

二狗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也感觉自己有些浪费了,只是这衣服他也感觉穿着不错,把他衬托的很精神,顿时就看着陈耕说道:“爹,你不知道,这衣服其实没那么贵,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改年龄时候的那个女人吗,是她带着我去买的,这裤子,标价一百多,其实也就十几块钱就买到了,真的,骗你是小狗。”

“哼,你本来就是二狗,和小狗也差不多,你就给我编故事吧,就算是你这裤子十几块买的,那你拎的这些东西呢,总不是路上捡的吧,茅台酒,中华烟,你可真出息了啊。”

陈耕有些恼怒的看着二狗说道:“我倒要听听你给我说这些东西是怎么得来的。”

他最主要还是担心二狗在外面干了坏事了。

二狗顿时就赶紧说道:“其实是这样的,这烟和酒都是镇上信用社的社长,就是刘宝送我的,这衣服呢也是他送我的,说是孝敬你的,你知道,我会算命的,我抓到了一些他的小尾巴,所以他要堵我的嘴,就,哈哈。”二狗没有说下去,但是陈耕已经听明白了。

“刘宝啊刘宝,没办法了,只能拿你当挡箭牌了。”二狗在心中无奈的说道,他知道他这么说的话陈耕肯定不会去问刘宝的,他是当了多年干部的人了,对这种事情很是敏感。

果然,听到二狗的话他顿时就不说话了。

二狗会算命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之前张二愣的事情他是亲眼见过的。

顿时就不追究这件事情了。

从袋子里拿出二狗给他买的西服在身上比划了两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这洋东西穿着那看死了,这领带带着就好像前面长了一根舌头一样,这皮鞋倒是挺可以的。”

不过他虽然这么说着,二狗还是能看出来他眼睛里的开心。

二狗临走的时候也为老妇人买了几件衣服,她看到后也是笑眯眯的,直夸二狗懂事。

这天晚上二狗就住在陈耕家里,第二天早上,他是被鞭炮声吵醒的,本来还准备骂骂咧咧两句却忽然想起今天是黄大脚再嫁的日子,顿时就噌的起床穿上衣服惺忪着双眼就往外走去。

到了外面,就看到一行人正敲锣打鼓的从门前走过,陈耕正穿着他昨天给买的西服在前面跟着,看到二狗出来,陈耕顿时就冲着他喊道:“狗娃,过来,今天黄大脚嫁人,你是队长,也给帮帮忙,等会也给说几句话。”

他这是想要为二狗多拉拉人气,二狗明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黄大脚新找的男人长得挺俊,长得白白的,一看就是不经常干农活的人,看到这个男人,二狗顿时就用特殊能力看了他的脑袋,知道这个男人还算是憨厚,是个老实人。

顿时就在心里祝福道:“黄大脚,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俩好歹也一场露水夫妻,祝你永远幸福。”

二狗最终也没有去黄大脚家。

村里正热闹的时候他一个人去了果树地了,坐在自己的破摇椅上的静静的发呆,黑狗安静的陪着他,仿佛也知道他心里不好受,趴在地上一声不吭,只是不时的抬起头看看他,狗眼里仿佛带着一丝疑惑,似乎是在想二狗为什么难受。

“算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二狗坐起来自言自语的宽慰着自己,但是说完这句他又感觉这么说有些不合适,于是又叹了口气说道。

“二狗啊二狗,你是难受个什么劲啊,你睡了人家的媳妇,这可是沾了大光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但是不管他怎么给自己说宽慰的话,他都开心不起来。

黄大脚嫁人这件事情总让他感觉心里好像什么东西丢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黑狗忽然翻身起来,冲着果园外轻吠了起来,二狗顿时抬头,就看到刘巧正在往里面探着脑袋,不由就冲她喊道。

“你怎么这会跑过来了。”

刘巧嘿嘿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可定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咋的,黄大脚嫁人你心里难受啊,我就知道。”她摆摆手带着戒备的眼神看了一眼黑狗,发现它呜呜的趴在地上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这才缓缓的走到二狗跟前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他说道。

“我刚刚听你干爹说你过几天就要去县里上班了,有没有这回事啊。”

二狗点点头,看着她说道:“是有这回事,去县里给县长当秘书,上个月县长答应我的事情,名额都已经定下来,怎么了。”

“还能怎么,你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了啊,你都给田萌弄下娃了,我的肚子还空着嘞,你这一走,我找谁去啊。”刘巧顿时就有些焦急的说道。

二狗顿时就笑了。

“找你们家三民啊,再说这村里的男人那么多你就非盯住我一个不放了。”

他说着,却伸手把刘巧给拉到了怀里,一双大手顺着她的衣服就伸了进去,一把就抓住了她胸前的双峰狠狠的揉弄了起来,刘巧顿时就娇喘了起来,嘴上说道。

“村里的那些男人怎么能和你比啊,再说我又不是荡妇,我就只想让你一个人捅。”

二狗嘿嘿一笑,冲着她的耳根哈着热气说道:“那我现在就把你给喂饱。”

他说着,就一把抱起刘巧往小房子里走去,刘巧咯咯一笑抱着他的脖子没反抗。

二狗这会心里正憋着火气,一股脑就把心里的不舒服全部都撒到了刘巧的身上,进了房子,二话不说就把她的身子翻过去一把扯下她的裤子,掏出大家伙就往她的泥潭里塞。

“疼,你能不能慢点啊,别拿我撒火啊。”刘巧顿时就赶紧喊道,扭着屁股就想躲开,只是她的力气没有二狗大,还是被二狗硬是把大家伙塞进去了一半,生疼的感觉顿时让她深吸了一口冷气。

二狗此刻好像是入了魔一样,不管她怎么喊就是不管不顾,一句话也不说就是玩了命的在刘巧背后运动着,好像是要把心里的难受全部都给发泄出来一样。

刘巧叫了几声慢慢就舒服了起来,喊疼的声音也变成了娇喘的声音。

“舒服,舒服,就这样,狠狠捅我,弄死我吧。”她颤抖着声音叫道,二狗也不客气,顿时就运动的更快了。

或许是被黄大脚嫁人的事情影响了心情,导致二狗的能力都有所衰退了,才半个小时他就猛的一下交货,攀上了快乐的巅峰。

被他强劲的热流冲击了一下,刘巧的身体顿时也颤抖了一下,也喷出了一股热流,也丢了身子。

稍微休息了一会,两个人这才缓缓地爬起身子,刘巧或许是担心二狗的东西从她的泥潭里流出来,硬是把屁股撅的老高坚持了好大一会这才放下来穿上了衣服。

“你今天的火力不行啊,我都做好让你捅的半死的准备了呢。”刘巧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看着二狗笑道。“说说,是不是心里到现在还不舒服啊。”

二狗沉默,忽然,他噌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快速的穿好鞋子就往门外跑。

“喂,你干啥去啊。”刘巧赶紧喊道。

“不行我要去看她一眼,看她一眼我就踏实了。”二狗说着,身子已经跑出了果园的门。

刘巧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也往村里走去。

二狗跑到村里,送亲的人都已经开始走了,很显然男方的家里对黄大脚很在意,娶亲的仪式一点也不比娶新媳妇少一点,甚至还要隆重很多。

一直跑到村口,正好就看到黄大脚正跟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他们的前面一辆绑了大红花的小轿车已经发动了,一群人围着他们闹的正欢。

二狗顿时就站住脚,就那么远远的看着她,这一刻,她的眼里只有她一个。

她今天打扮的很漂亮,穿了一身大红的旗袍,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脸上画着妆,看上去漂亮极了,看着看着,二狗不由就痴了,远远的一个人站在那里傻笑。

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黄大脚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正好和二狗的两只眼睛四目相对,看到二狗脸上的傻笑,她不由微微愣了一下,冲着他轻轻笑了一下,回过头迅速的钻进了车里。

她的男人也跟着看了一眼二狗,冲着他善意的笑了一下,然后也跟着上了车。

看着迎亲的车子渐渐远去,二狗的心也缓缓的平静了起来。

“狗娃,走,回去了,影子都看不到了。”陈耕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

二狗嘿嘿一笑,点了点头跟着陈耕往村里走去,只是走了几步不由还是转过身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渐行渐远的迎亲队伍,深深的叹了口气自嘲了笑了笑在心里说道:“王二狗啊王二狗,你可真逗,你和人家黄大脚不过就是有过几次露水夫妻的关系,干嘛对人家念念不忘的。”

“咋啦,看到人家结婚你也想了啊,别着急,你现在还小,等过上两年爹给你张罗上一个好媳妇。”陈耕听到他叹气,以为他是在羡慕人家娶媳妇,说完,又唠叨着说道。

“黄大脚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不过她的这个男人看上去还不错,据说是城里人,家里环境还不错,就是长的太白嫩了,一看就不能吃苦。”

二狗沉默,现在他一点都不愿意想有关黄大脚的事情,他只想快速的离开这个村子。

顿时就看着陈耕说道:“爹,我想明天就到县里去,行不。”

“这有啥不行的,当然行了,明天一大早爹就送你到县里去。”陈耕顿时就喜笑颜开的说道,对于二狗到县里上班这个事情他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第二天,鸡刚打鸣,二狗就已经起来了,陈耕却比他起的还早,他醒来的时候陈耕已经把早饭给他做好了,看到是他在做饭,二狗顿时就说道:“爹,我妈呢,怎么是你在做饭啊。”

他现在叫爹叫妈都已经叫的顺溜了起来。

陈耕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你妈这两天身子不舒服,让她多躺一会,她等会起来还要去学校嘞。”二狗顿时就会心的一笑,看着他说道:“你这身子可真硬朗啊,昨天晚上竟然一直折腾到深夜。”

“你个狗怂,啥话都敢说。”陈耕顿时就瞪了他一眼不过脸上还是掩不住笑意。

走的时候,陈耕把二狗拿回来的烟酒全部都打包了起来看着二狗说道:“这些好烟好酒放到家里都糟蹋了,全部都给县长拿上。”

二狗顿时就赶紧摆摆手说道:“爹,这可不行,这些都是给你买的,再说了,这烟酒在外面卖的价格老贵了,我因为咱们村修路的事情一直在和人家王县长哭穷,现在又带这么贵的烟酒,这不去让人家瞎猜啊。”

“还有,人家王县长之所以能让我当秘书,就是看中了我的踏实劲,现在我们去又带这么贵的礼物,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听到他这话,陈耕也感觉有道理,就从包里拿了一瓶茅台酒出来说道:“那其他的都不拿了,就拿这一瓶酒总可以吧,什么都不拿的话不是显得我们不会做事啊。”

二狗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爹,这样吧,我们把这瓶酒给拿上,然后到县里了再买上一条哈德门烟给王县长带上,我上次在医院看到他抽的烟就是哈德门。”

“嘿,没看出来你的心还挺细的,行,那就这样了,没啥问题了咱就走吧。”陈耕顿时就点头说道。

两个人到县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找了个地方吃了点饭,然后二狗又买了一条哈德门,这才往县委大楼走去。

陈耕和二狗都去过县委大楼,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到王九州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中年人谈事情,看到二狗和陈耕一起来了,顿时就哈哈的笑了起来。

“二狗啊,你可是让我好等啊,你身边这位是你干爹吧,这样,我现在还要和人谈点事情,你先和你干爹在会议室里等我一会行吗。”二狗就准备点头,但是特殊能力扫过那个正坐在王九州面前仰头看着自己的人的脑袋却忽然发现了一件让他

吓了一身冷汗的事情,顿时他就心思一转看着王九州说道:“王县长,你那个事情交给我办吧,我保证给你办好了。”

王九州顿时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二狗问道:“我什么事情交给你办啊?”

“就是招商引资的事情啊,交给我去办,给我两个礼拜的时间,我保证给让我们县能够有最少两个项目上马。”二狗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王九州顿时噌的就站了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二狗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