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女上位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29 字数:7238 阅读进度:31/157

第三十一章女上位

他想要翻身上马,却被张牛花给死死压住了。。

“我在上面。”她说道,然后就直接坐了起来,背向二狗把他的大家伙塞进了自己的泥潭里,一口气吞没到底,顿时她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二狗也是,他还,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的动作,大家伙忽然一下进入了一个潮湿温润的环境里,让他顿时就吸了一口冷气,舒服的也是浑身颤抖。

只是或许因为二狗的家伙实在太大,让张牛花也感觉吃力,她只是坐了一下然后就起来了,翻过身面对着二狗再次坐了下来,不断的冲击了起来,她的屁股很大,每一次落下都给让二狗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刺激感。

他也想要动弹,但是力量却不够,只能躺在床上被动的享受者。

过了一会,他感觉到不够给力,于是对张牛花喊道:“嫂子,让我上上面去,这么不给力。”

张牛花点了点头,然后就从他身上下来,四脚朝天的躺下,二狗顿时就麻利的爬了上去,身子往下一压就开始开足马力的运动了起来。

他的速度很快,好像力量永远用不完一样,张牛花下面一口泥潭里传来的阵阵吸力让他情不自已,无法自拔,他感觉自己的魂都好像已经飘了起来,这一刻,他除了想要使命的往下捅,其他什么心思都没了。

“啊,舒服,啊,啊,使劲,使劲,使劲的捅,用力,再用力,弄死我吧。”张牛花不断的**着,她越是叫,二狗就越是刺激,速度就越快。

“不行了,快点,再快点,给你弄烂了,不行了,快点,快点。”张牛花又哭又笑的喊道,抱着二狗的屁股使命的往下压,好像和他有仇一样。

终于,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她终于不行了,长呼了一口气,泥潭里狠狠一缩,流出了汩汩热水,瘫软了下去,二狗被刺激了,顿时再次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不行了,慢点,慢点。”她的声音变了,二狗却不理会,依旧在拼了命的征伐着,这个女人的身体让他好像吃了毒品一样的上瘾,每一次只要进到了这个女人身体里,他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完全的奔驰开了。

冲击,冲击,冲击。

终于,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舒服,一股强有力的热浪冲进了张牛花的身体里。

“舒服了吗?”他趴在张牛花身上一边穿着粗气一边笑着问道。

“舒服,舒服,这辈子都没这么舒服。”张牛花也喘着气说道,她是在娇喘,她到现在身上都还在颤抖,下面不停的还在往外流水。

忽然,张牛花噌的坐了起来说道:“坏了,我下面一直流着水呢,这是老陈的床,他发现了怎么办。”她说着,脸上就带着惊慌的神色看着二狗。

二狗也是一愣,然后就摇摇头说道:“没事,不担心,等会把这个床单给拿出去洗了不就没事了。”

“嗯,这也是个办法。”张牛花笑着说,身上的sao劲却已经去的精光,拉着衣服就穿了起来。

二狗赶紧就冲上去抱着她,两只手在她的胸上狠狠的抓着。

“咋啦,吃饱了就想走了,我还没吃饱嘞。”他说着,然后张牛花就感觉到了顶在自己腰间的一根大家伙,顿时就有些郁闷了,苦笑着说道:“你真是个怪物,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没吃饱,只是今天真的不行了,你看表,都一个多小时了,再不出去的话怕是就有人怀疑了,再说,我也受不了了,我现在两条腿都还发抖着呢。”

听到这话,二狗顿时一惊,点了点头就放开了张牛花。

“那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了。”

说着,也无奈的开始穿起了衣服,心中却在想着等会再去找黄大脚去,回村到现在都还没见过她的影子呢,他被张牛花给刺激的厉害,现在就想再找个女人捅捅,不过脑袋还算清醒。

等到穿上衣服走到了院子里,他还是转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张牛花问道:“嫂子,你现在还能怀娃吗?”

张牛花顿时就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顿时就说道:“这几年不是国家让计划生育吗,我都结扎了,怎么生娃啊,真是的。”

二狗这才放心,在心里长呼了一口气。

在陈耕家又呆了一会,张牛花到工地上去了,他也晃悠着往黄大脚的家里走去。

工地那里有陈耕操心,根本轮不到他管,大棚的事情他压根一点都不懂,去了也是丢人,还不如不去。

黄大脚的门敞开着,二狗直接就背着手往里面走了进去,一看院子里没人顿时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嫂子,在家吗。”

顿时房里就传出了黄大脚的声音:“在,在嘞,啊,二狗啊,咋忽然想起到我这来了啊。”黄大脚走出来,身上还带着围裙,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才看着二狗笑着说道。

二狗心细,顿时就感觉到黄大脚看着自己的眼神背后带着一丝躲闪,顿时就一愣,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看着她开口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他能够感觉到黄大脚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他的话,黄大脚知道瞒不过他,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过几天可能要嫁到小黄村了,我妈他们给我张罗了一个男人,我也感觉不错,所以,就。”

她没有说下去,看着二狗的脸色有些发红。

二狗愣住了,虽然他早知道这一天肯定要来临,但是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早,不过他也为黄大脚开心,女人总要给自己找个归宿的。

“挺好的事情啊,干嘛这幅脸啊,你啥时候嫁人啊,定下日子了吗,你男人这边家里知道吗。”二狗顿时就笑着问道。

“日子定了,彩礼都收了,下个月底就走,他这边家里已经知道了,他们同意,就是想我有了娃以后给他们这边过来一个。”黄大脚低声的说道。

二狗一愣,点了点头,这也是在情理之中。

“应该是这样,你现在的男人什么意思,他也同意给这边一个娃?”他问道,看着黄大脚,对她的事情,他格外的上心。

“嗯,他同意了,这男人是个老光棍了,一直在外面打拼,最近才回来,人家见到我就看上我了,我提了这个要求人家立马就答应了,我才三十,还能多要几个娃。”

黄大脚这句话像是在宽慰自己。

二狗点点头,顿了一下转过头四周看了看没人,这才看着黄大脚小声的问道:“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恶心,呕吐什么的,有没有。”

黄大脚顿时就听明白了,白了他一眼也压着声音说道:“不正经的东西,哪有那么快,这才一个月都不到,是了,田萌现在怀的那个娃应该是你的吧。”

“嗯,是我的。”二狗很干脆的承认了,黄大脚是知道他和田萌的事情的,这事情想瞒她也瞒不住。

而且,他也准备告诉她这个事情。

“嘿,我就知道是你。”黄大脚一笑说道:“村里早就传了张二愣不能生娃的事情,田萌找你就是来借种的,你放心了,我肚子里就是有了娃也和你没关系,也是我和这个男人的,算日子的时候我会想办法糊弄过去的。”

二狗摇摇头,他能明白黄大脚的意思,她是想告诉自己不要有心理负担,只是他想的却是娃的问题。

“我是在想,如果你肚子里的娃是我的,你的娃,田萌的娃,刘巧的娃,就是一个爹,以后不能在一起过日子的。”

一句话,黄大脚就愣住了,然后一阵古怪的笑。

“二狗啊二狗,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能耐,这村里除了我一个寡妇,两个不能生娃的女人竟然都让你给占了,也就是你的那家伙比较厉害,换了一个男人这会早就肾亏了。”

二狗嘿嘿一笑,对她这句话不做评论。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发言权,他的确是比较花心。

“放心吧,这娃以后生出来了我会注意留心的,不会让她和刘巧几个的娃过到一起,只是,你以后如果还有了其他女人的话,也要告诉我,都是你的种,你自己要操心。”

黄大脚能说出这句话说明她还是相当了解二狗的,她知道二狗肯定还要找其他女人的。

“你还小,而且现在已经是队长了,以后碰到的女人肯定更多,别弄得你的娃以后乱套了就麻烦了。”

黄大脚说着,她是在提醒二狗,也是在为自己的娃担忧。

她不可能把肚子里的娃给拿掉,她也想要娃。

虽然她嘴上说的自己才三十,还能多生几个娃,但是她心里明白自己已经老了,男人三十是个宝,女人三十是根草,她心里不着急是假的。

“嗯,我晓得厉害,你放心吧,我会理好这个事情的。”二狗点点头,心里就开始想着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了。

黄大脚白了他一眼,然后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干啥,只是现在不行,那男人可能等会要过来转一圈,晚上了你过来吧,今天我再陪你一次,今天过了,怕是以后都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

她的脸上也带着一丝不舍,毕竟和二狗有过好几次的关系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没那么容易忘记。

“嗯。”二狗点点头没说话,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一路走一路想,忽然,他一拍脑袋站住了开心的说道:“对啊,我可以弄一本小册子啊。”

二狗或许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本小册子,在无数年后,成了他最强大的一个贴身法宝,一册在身,无人能敌。

晃悠着回到果园,他发现自己实在是找不到事情做,刚准备躺下,就忽然看到那个从王二憨家里弄回来装着神仙药的罐子,顿时就来了兴趣,把罐子从房子里拿出来放到地上。

“差点把这个好东西给忘了。”他笑着说道然后就开始忙活开了。

说来也奇怪,这神仙药虽然药性极强,但是却一点味道都没有,二狗打开罐子,里面的酒已经蒸干了,就剩下了一些黑黑的胶状物,想了想神仙药的配置方法,他把这些黑药膏给拿到了村里,编了一个理由和村诊所的老刘折腾到傍晚,这才把这一团黑泥给弄成了一小瓶白色的粉末,他把这些粉末全部装进一个铁皮的衅瓶里,然后随身装上。

看着二狗把倒药用的家伙洗来洗去,又把水都给全部倒进了地里,老刘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二狗,你那究竟是啥药,竟然什么神秘,我这一套家伙什都让你淘洗了三遍了,难道说这药的毒性很强?”

二狗嘿嘿一笑,看着他说道:“这个嘛,肯定不是毒药,是男人的好东西,我告诉你啊,就我怀里这东西,只要一点点给你配出来酒喝下去,保证你晚上能在床上连续一个小时不停,信不信。”

听到这话,老刘顿时就愣住了。

刚刚他帮二狗熬药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药的药性很强,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玩意,顿时眼睛就亮了,看着二狗说道:“真的?你不是哄我的吧。”

“哄你干啥,要不是看你帮了我一天的忙,我根本就不给你说这事,你答应给我保密我就给你弄一点,咋样,我可告诉你,我这药不光是对男人有用,也对女人有用。”

二狗说道,老刘顿时就笑了。

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在床上威风凛凛啊,顿时就点点头说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谁都不告诉,你赶紧给我一点吧,我今天晚上就试试,你不知道啊,我那婆娘简直在床上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我根本就伺候不了,如果这药真的有用的话,就不用怕了。”

他说道,嘿嘿笑着。

二狗赶紧提醒他:“你自己是医生,你知道这种东西都有副作用的,可别把自己的身子给弄垮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调理身子,赶紧给我弄点。”老刘一脸猴急的看着二狗说道。

“嗯,你去给我弄瓶酒来,我这个药粉不能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兑一瓶酒,足够让你用几个月了。”二狗摇摇头说道。

老刘点点头,说道:“也行,我家里正好有酒,你等会,我给你拿。”

他说着,就从床底下翻出了两瓶高粱酒出来。

“一瓶送你,一瓶给我弄药酒,咋样。”他看着二狗笑道。

“当然没问题。”二狗笑呵呵的说道,然后打开一瓶酒,拿出自己口袋里的铁瓶子,从里面沾了一点点的药粉倒进了酒瓶里,然后盖上酒瓶盖子摇了一下递给老刘。

“不是吧,就这么点,半钱都没有,你也太抠了吧。”看到二狗只给自己倒了一丁点的粉末,老刘顿时就有些不开心,摆着手不愿意接二狗手上的酒瓶。

二狗就知道他有这个反应,神秘的一笑,看着老刘说道:“我告诉你啊,别看着我给你的少,你到晚上知道威力了你就不说了,我是怕放多了把你给烧死。”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老刘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勉强的接过了酒瓶。

送二狗到门口,老刘都还在说着:“咱可说好了啊,晚上没药劲的话我明天可找你,你要多给我放一点。”

“放心吧,我保证你晚上生龙活虎的,咱可说好了,你不能把这事情给说出去。”二狗笑着说道,顺便提醒老刘。

“嗯,知道了。”

离开老刘家,二狗感觉是神清气爽,口袋里装了一瓶神仙药,他又找到成就感了,这个成就感比他从镇里拿到贷款的成就感都厉害,毕竟,这一瓶神仙药是踏踏实实的装在他的口袋里。

他甚至可以想象,这一瓶药能够给他带来多少的好处。

哪个男人不想要自己在床上厉害一点,但是大部分的男人在床上都不行,这个事情二狗是知道的。

小时候他没事的时候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万行趴在别人家的墙根听声音,对男人在床上的能耐是很有研究。

回到陈耕家拿了两个馒头然后就回到了果树地,弄了一堆火把馒头放在上面烤了烤,然后把刘巧拿来的红烧肉放在铁碗里在火上热了热,给黑狗扔了一块肉这才吃了起来,刚刚吃完就听到黑狗在那呜呜呜的叫。

顿时一愣,他知道黑狗这样叫是因为有女人来了。

这个狗东西跟了他这么长时间已经学乖了,只要有女人来就呜呜呜的叫,有男人来了才会卯了命的汪汪汪的叫。

“二狗,在吗。”

黑狗刚叫了没几下,黄大脚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然后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果园口上,她穿着一身碎花布连衣裙,胳膊上挂着一个篮子,里面传出阵阵肉香,第一眼她就先看到了二狗架起来的火堆,还有地上放着的肉碗。

“呀,我还说给你带饭来了,你都吃完了。”黄大脚看着地上笑着说道。

“没啥,你放那我等会再吃,我还没吃饱,才吃了两个馍,你咋这么早就过来了,天刚刚黑,你就不怕给人看到了啊。”二狗疑惑的看着她,然后又跑到果园口上对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跟着这才回过头。

“我都不怕你怕啥,真是的,现在村里人都忙得要死,修路的修路,弄大棚的弄大棚,哪有心思管我的事情啊。”黄大脚白了他一眼说道,然后把手上的篮子放到了地上。

二狗嘿嘿一笑,然后拿起她带来的篮子一看,里面是一碗酱肉,还有两个馍,立刻就笑着拿出来用手抓了一片就往嘴里送。

“正好我还没吃饱,接着吃。”他笑着,然后又给黑狗扔了一片肉,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碗酱肉和两个馍给解决了。

他是真的饿了,今天一天都没好好吃饭,中午光顾着和张牛花滚床单,下午光顾着弄神仙药了。

吃完了,这才笑着看向黄大脚。

“咋啦,想我了啊。”他说着,就上前把黄大脚的腰给抱住了,然后把脑袋放在她的脖子上哈着气。

黄大脚的腰很细,比田萌和刘巧的腰都细,而且她的皮肤很好,今天还穿着一身连衣裙,二狗从后面一抱,两只手顿时就感觉到她身上的肉里传来的细腻感觉,下面的大家伙立马就冲动了。

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欲求不满了,昨天晚上捅了刘巧,中午捅了张牛花,现在竟然还想要女人,碰到黄大脚他下面的大家伙瞬间就坚挺了起来,昂扬着顶着裤子,让他感觉生疼。

黄大脚也感觉到了屁股上顶着的硬东西,知道他动情了。

“死鬼,你是不是一天找我就为了干这事情啊。”她啐了一口二狗说道,二狗却没回答她,只是嘿嘿一笑,然后就撩起她的裙子,手从底下就伸了进去,一把就把她的裤衩给褪了下来。

“等会,到房子里去,你那家伙太厉害,在外面我撑不住。”看到他猴急的样子,黄大脚赶紧阻止。

二狗点点头,一把就把她给抱了起来然后走向了小房子里。

一把把她给扔到床上,二狗感觉自己浑身都快爆炸了,两只手顿时就朝她身上到处乱摸,好像没见过女人一样,几下就把她的裙子给脱了,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光。

“**,我来了。”他哈哈笑着冲黄大脚说道,然后就压在了她身上。

“来弄死我吧。”黄大脚也发疯了,死死的抱着他,两只胳膊狠狠的抱着他的腰。

没有前戏,因为不需要,黄大脚的泥潭早就湿透了,她今天来找二狗就纯粹是为了发泄,因为今天过了,她就要走了,要回自己的娘家去了。

二狗一进入泥潭就开始拼了命的冲刺,运动的速度像是在被电动机带动一样。

“啊,啊,哦,啊,舒服,弄死我吧,舒服,舒服,再快点,再快点。”黄大脚的叫声非常大,在辽阔的果园里传的很远,好在晚上这片根本没人,没人能听到,不然光是听到这声音怕是都让男人浑身热血沸腾了。

“翻过来,**。”二狗说着,把黄大脚的身体翻过去,然后从后面狠狠的压了下去,然后再次快速运动了起来。

这一次,他们两个很疯狂,黄大脚流了三次水,二狗流了两次,最后两个人都瘫软在了床上,八爪鱼一样的狠狠抱在一起,仿佛都想从对方的身上找到一些温暖一样。

“你后悔吗。”二狗看着黄大脚问道。

“为啥要后悔,这就是女人的命,过几天我就要陪另一个男人了。”黄大脚笑着说道,只是笑声有些萧瑟。

二狗沉默,半响,才低沉的说道:“那个男人如果对你不好,告诉我,我收拾他。”

黄大脚笑了,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憨怂,你用什么理由收拾人家啊,他和我在一起他就是我男人,他好了我才好,你要帮他才行。”

女人心,谁也猜不透,二狗也不想猜,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说道:“以后有什么麻烦感觉我能帮上的,来找我,我绝对不会推脱,你知道很厉害的,村里修路的钱都是我给镇长要的,我还给县长也要了钱,只是还没到村里。”

他这是在炫耀自己的实力,也想让黄大脚知道他不是只会捅女人的废物。

黄大脚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些事情我早就听说了,放心吧,如果我需要你帮忙,我会找你的。”

二狗沉默,他知道黄大脚的脾气,她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可能永远都不会找自己了。

这是个非常要强的女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几年都不嫁人了。

她是不想让自己委屈,现在决定嫁人,是想通了,也是因为她感觉自己应该嫁了,她感觉自己老了。

“今天过后,我们之间,你是你,我是我。”黄大脚忽然说道。

二狗怔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他知道黄大脚说的是什么意思,她要嫁人了,要好好过日子,就不能再找二狗了,她的身子将只属于她要嫁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