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捅过田萌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28 字数:10780 阅读进度:29/157

第二十九章我捅过田萌

刘巧的一句话,顿时让二狗浑身冰凉。。他在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近亲结婚的危害。

想到自己已经发生关系的几个女人,他顿时有些头疼,刚刚发泄完的快感也随之消失。

看到他忽然变得阴沉的脸,刘巧奇怪的问道:“咋忽然心情不好了。”

二狗想了想,还是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田萌的娃可能是我的,我捅过她。”

听到这话,顿时刘巧就愣住了,然后就哈哈哈的一阵娇笑,然后看着二狗问道:“我说的啥,我就知道你们之间有鬼,你说说,你这大家伙到底祸害了咱们村多少女人了。”

二狗沉默,露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在心中想道:“张牛花都四十了,应该不能生娃了,不说她也没事。”

这么想着,就对刘巧说道:“村头的黄大脚,你,田萌,还有王花。”说完他又感觉把王花加上有点不好,毕竟人家现在和他还没多少关系,又补充了一句:“王花是我内定的媳妇。”

说着,他嘿嘿一笑。

刘巧先是一愣,然后就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可以啊,你刚刚说王花我还吓了一跳,人家小姑娘才多大,能受得了你那大家伙啊,不过黄大脚那个**和你好了我倒是没想到,怎么,那个**的身子美么,是她的胸大还是我的胸大。”

她的前半句话还算是正经,但是后半句却让二狗顿时噎住。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女人的心思,他不用特殊能力都能看的清楚明白。

如果他说黄大脚的胸大,刘巧肯定要发怒,但如果他说刘巧的胸大,她指不定哪天又去黄大脚那耀武扬威去了,二狗心里明白的很,刘巧也不是一个安分的女人。

“咋啦,说话啊,田萌我就不问了,她的胸比我的大,她上次到我家洗澡的时候我比过了,就是不知道黄大脚的怎么样。”

刘巧继续八卦,二狗继续沉默。

这个问题他真的没法回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承认我的胸大了啊。”刘巧笑着说道,每个女人都希望别人说自己的胸大。

二狗感觉自己不能沉默了,这个女人比自己想的要无耻一点。

“那个,你可要记好了,以后有了娃不能和田萌还有黄大脚的娃结婚,你说黄大脚还能生娃吗?”二狗说着,又朝刘巧问道。

刘巧顿时就翻了他一个白眼,她知道二狗是想转移话题,她也感觉那个话题无趣,于是就说道:“凭啥不能生,黄大脚才三十岁,女人要到四十多岁才不能生娃咧。”

“你的意思是张牛花那个年龄也能生娃?”二狗顿时就惊讶的说道,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羞耻了。

刘巧这下才彻底的惊讶了,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二狗。

“你不是吧,你竟然把张牛花都给捅了,你也太厉害了吧,难怪我就说你怎么选队长的时候她支持你,原来如此啊。”

她的分析很到位,二狗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无奈的说道:“她的胸比你的大。”

刘巧没生气,很干脆的承认了。

“不光是胸,她的屁股也比我的大,她是我嫂子,我俩在一起洗澡好几次了,早就比过了,哎,你说如果她也生娃了的话倒是省事了,至少我和她的娃正大光明的不能成亲。”

女人总是八卦的,特别是村里的女人,总是能够找到各种各样的花样问题,二狗有些后悔给刘巧说这个话题了,只是他也知道这个话题是他不能避免的。

毕竟刘巧怀了娃那也是他的种,他不能让他的种乱了套。

“这些事情你记淄好,千万不敢让人给知道了,听到没。”二狗十分认真的看着刘巧警告着说道。“让人知道了,你我在村里都活不下去了。”

刘巧点点头。

“我又不傻,你放心吧,我就想要这个娃,其他的,和我没关系,我问这么多也是为了娃的以后着想,再怎么说我怀了娃也是你的种,你就不担心啊。”

二狗不说话了,他相信刘巧不会把这个事情说出去了。

刘巧又呆了一会,然后才把篮子里的东西放下匆匆离开。里面果然是一碗红烧肉,还有一根鸡腿,二狗看到这些顿时就笑了,拿起鸡腿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然后把骨头扔给黑狗。

黑狗欢快的就把骨头给叼在嘴里三下五除二的嘎嘣嘎嘣吃完,然后又伸着舌头摇着尾巴看着二狗。

“你个狗东西,有一根骨头吃就不错了,还想要,没了,把门给我看好,我要睡了。”

二狗对着黑狗笑骂了几句,然后就躺在摇椅上很快就睡着了,他刚刚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的确是困了。

第二天,二狗一大早就起来了,先是转过去看了一眼马上就要修好的大棚,然后才晃悠到了修路的工地,看着两辆安静的放在村口的推土机,二狗就感觉特别有成就感。

“这条路是我修的。”二狗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修路的钱的确是他筹来的,他说这句话也没错。

一个人蹲在推土机推起来的土堆上,看着眼前一条平平的土路,二狗的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村里人干活的时间早,他蹲下不多时,施工的工人就过来了,看到他,顿时就有人喊。

“喂,谁家的小娃,没事别在工地乱跑。”

显然,人家是把他当做村里闲逛的娃了,这让二狗很受打击,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成人了,“娃”这个词语不应该和他有半毛钱关系了。

顿时他就有火气了,看着眼前的人说道:“我是谁,我是谁你管不着,你只用知道,修这条路的钱是我找来的就好。”

那人还想说什么,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别说了,县长昨天送人家回来的,我在车上看的分明,人家好像还是这村的队长。”

听到这话,二狗也看出来了,这个人是推土机的司机,昨天回来的时候他专门瞄了一眼,对他有点印象。

“算了,也不和你们计较了,你们干活时候认真点,工程慢点没事,安全最重要,听到了没。”推土机司机的话让二狗很受用,他顿时就摆摆手说道,然后看着络绎不绝来干活的工人们问道:“你们都吃饭了没啊。”

他一副官腔,顿时惹得一群工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修路的工人大都是本村的,还有好几个都是二狗队里的,刘八宝竟然也过来了,正好听到二狗的话就冲他笑着喊道。

“狗娃,你势大的很啊,这么说话真像个领导样啊。”

他是打趣二狗,二狗也哈哈一笑不在意,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说道。

“八宝哥,你们忙吧,我回村了,大清早还没吃饭嘞。”

说着,他就背着手往村里走去,背后的工人们又是一阵哄笑,指着二狗的背影都是议论纷纷,大都是在说这个家伙有出息,只有那个指责二狗的人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感觉二狗有些太猖狂了,看着二狗的背影咬牙切齿的。

“刘民,咋,心里不舒服啊,嫌人家没给你这个工头面子啊,算啦,咱干完活就从这村走了,以后还指不定见不见面,生这气干啥。”推土机司机在他身边推推他说道。

“哼,毛都没长全的狗东西,说话一点边都没有,早晚叫人打死。”刘民恶狠狠的啐了一口说道。

他心眼不大,换做平时的话早就和二狗干上了,只是这次的工程不同,他担心得罪了吴六,如果不是靠着和吴六的一点点关系找到陈耕,这个工程也轮不到他。

在村里闹点事吴六肯定饶不了他,不过这个仇他在心里暗自记下了。

二狗刚刚走到陈耕家门口,忽然就打了一个喷嚏。

“妈的,谁在背后咒老子。”他骂了一句,然后走进了家门,就看到陈耕和张牛花正在收拾桌子。看到他进来,张牛花顿时就喊道:“呀,二狗,你来的正好,刚刚工人才吃晚饭,锅里的菜都还热乎着呢,吃么,我给你端一碗去。”

二狗顿时就咧嘴一笑,说道:“吃嘞,吃嘞,正饿着呢,干爹,咋你都干上活了啊。”他一边冲张牛花笑着一边看着陈耕说道。

“这有啥,我一天在村里也没啥事,地里这会没啥活,村里修路本来钱就不够,我干不了重活,还不能做饭烧火啊。”陈耕看着他笑道。“你赶紧吃饭,吃完饭也到工地帮忙去,这条路修好了,村里的日子就好过了。”

陈耕说着就叹了口气。

二狗点点头,正好张牛花端了一碗烩菜过来,他拿了个馒头趁热呼噜呼噜的三下五除二给扒光了,在袖子上抹了下嘴,然后站起来拿了一个碗给自己倒了半碗喝了这才翻着眼睛对已经忙完了坐在房门口的陈耕说道。

“干爹,我咋觉得我这队长当的一点劲都没有,要啥啥没有,完全就是个光杆司令啊。”

听到这话,陈耕顿时眼睛就一瞪,看着他说道:“你个狗怂还想要啥,老子我干了这么多年村长都还不是这个样子啊。”

不过他说完看到二狗身上那身洗的发白的衣服也皱了皱眉头。

“等会中午吃了饭跟我去一趟镇里,去给你弄两身像样的衣服去,你现在好歹是个干部了,穿这个衣服太丢人了,那天你在县里医院躺着我想起这事了来着,只是一转头就给忘了,等会就去。”

二狗顿时就咧开嘴笑了。

“还是干爹对我好。”

他其实也就是想要两身像样的衣服,昨天跟着县长回来,坐在人家车上他就感觉自己太寒酸了,只是他自己没有赚钱能耐,所以也没好意思给陈耕开口,村里一个月给他发的十几块干部津贴都让他早早就给花光了。

晃晃悠悠的走到村口,刚刚看到工地就感觉那边乱糟糟的,赶紧往前跑去就听到那边有人在大喊:“刘民脑袋被砖头给砸了,村诊所的老刘今天还他妈的不在家,赶紧到村里弄个三轮过来给送到镇里去。”

听到这话,他顿时就赶紧往村里跑去弄三轮。

三轮车来了,二狗就看到那个早上指自己鼻子的人正满头是血的靠在推土机上,显然已经晕倒了,推土机的司机正捏着他的伤口,不顾上问啥二话不说就上去喊道:“哥,你把他抱起来,我把他的伤口捏着,赶紧上车。”

三轮车开足马力冒着黑烟卯了命的往镇里跑,二狗两只手紧紧的把刘民脑袋上的伤口给捏住,但即便这样他脑袋上的血还是不住的往外流,他的衣服上已经沾满了血。

“我真没想到他竟然在推土机后边蹲着,就随手扔了一个砖头谁知道就把他给砸了。”

三轮车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工人哭哭啼啼的说道,显然他被吓坏了。

“你他妈的没事扔什么砖头啊,差点砸死人你知不知道。”二狗被他烦的头疼,没好气的冲着他吼道。“别哭了,烦死人了。”

好在大黄村距离小风镇并不远,三轮车玩了命的跑七八分钟就到了,不然刘民的血还要流干了。

到了镇医院,医院的医生看到这阵势也吓住了,赶紧就弄了个担架床把刘民往手术室里面送。

“你们的运气可真好啊,镇医院里才弄了个小手术室你们就给赶上了。”

把刘民送进手术室,一个小护士在二狗他们身边说道。

“谢谢,谢谢手术室,谢谢医院,你说他还能活吗。”二狗的心也慌了,刘民刚刚进手术室的时候血都不流了,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脑袋里顿时就乱成了一锅粥,说话声音都在颤抖,那个砸人的小伙已经摊软的靠着墙坐在地上,他也知道自己惹上大事了。

如果刘民救不活了,他可能要要坐牢的。

“这个我不敢乱说,要等医生出来才能肯定,不过你们现在要有一个人过来跟我先去交下押金。”小护士对着二狗说道。

二狗顿时就愣住了。

推土机司机听到这话顿时就毛了,冲着小护士吼道:“妈了个巴子的,人他妈的能不能救活都还是两说你们竟然就先让交钱,滚,一毛钱没有。”

他是刘民的堂哥,刘民出了事情几个人里他是最着急的。

“你们不交押金的话医院里不能给随便用药的。”小护士被他吼的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壮着胆子颤巍着声音说道。

推土机司机顿时就要再骂,却被二狗给挡住了,他瞪着小护士问道:“押金是吧,多少钱,只要人能看好,多少钱都行。”

虽然他也很讨厌医院的这个做法,但是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保住刘民的命,刘民的命只要能保住,什么事都不是事了。

“按照规定进手术室的最少要交一千块钱押金的。”听到二狗的话,小护士就赶紧的说道。

二狗顿时就愣住了。

“他妈的你们医院是抢钱啊,一千块钱,你当我们农民都是印钞票的啊,滚,一毛都没有,人活不了,我拆了你们医院。”推土机司机听到这句话顿时又大声的骂了起来。

“住嘴。”二狗冲着他大声吼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刘民能保住命,你在这瞎嚷嚷刘民的命就能保住吗,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看着他激动的样子,二狗语气平缓了一些,然后朝着小护士说道:“我想见下你们院长可以吗,我是大黄村的生产队长,一千块,我匆匆忙忙的赶来没有带那么多钱。”

“可以,可以。”小护士赶紧说道。

“哥,你在这看着那小子,也把这个愣货给看好,别让他闹事,我去找人家领导说点话。”二狗对着三轮车司机说道。

三轮车司机顿时就说道:“放心吧,狗娃,你赶紧去,这就交给我了,人保住比啥都强。”

二狗这才跟着小护士走到了院长室,进了门,看到一身是血的二狗,院长都先愣住了,身边的小护士连忙说:“院长,这位是一个病人的家属,他来的匆忙没带押金,说要来见见你。”

院长顿时就点点头,然后挥了挥手让已经脸色苍白的小护士离开,小护士低下头看了一眼二狗,然后才赶紧跑开,她真的是被吓坏了,转过身直接就冲进厕所哭了起来。

“你好院长,我是大黄村第一生产队的队长王二狗,我们村修路的时候一个工人脑袋给砸破了正在你这抢救,护士让我交一千块押金,我没带这么多钱,你看能不能先救人,然后再交钱。”

二狗的身子还在颤抖,说话的声音很快,眼睛盯着院长,或许是他一身是血的缘故,竟然让院长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按照道理来说,医院是必须要先救人的,但是陈锋也有他的苦衷,医院最近添加新设备花了太多的钱,上级给他下了命令说所有收不回来的赊账看病全部由他个人报销,看着眼前的人,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肯定掏不起一千块钱,顿时就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我们也有政策,要不,你先交一半,你看可以吗。”

他用的是商量的口气,毕竟他是个医生,他还不能做到忘记自己的良心去见死不救。

“我他妈说了,一毛都没有,先救人行不行,老子拿人头给你保证,一毛钱都不会少你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骂声从背后传了过来,是推土机司机的声音,他又找了过来,同村的三轮车司机在后面紧紧跟着,手上还拽着那个砸人的小伙,显然他怕这家伙跑了。

“狗娃,我看不住他。”他焦急的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摆摆手冲他说道:“哥,没事,你先把这小伙带着到手术室门口等着,他有我看着不会有事。”

他虽然一直压着自己冷静,但是医院院长的话还是让他怒了,他骂不出口,有人能骂,正好如了他的心意,他恨不得这会推土机司机就在这把这个院长给骂死。

“那好,我先走那边,你跟人家好好说,村里应该马上就来人了,等村长来了就啥都好办了。”三轮司机叮嘱了二狗两句,这才转身往手术室门口走去。

这边,推土机司机已经再次骂了起来。

“你他妈的是医生还是侩子手啊,没钱就不给看病,我操你祖宗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如果今天人死在你们医院了,我拆了你这破庙你信不信。”

医院院长脸气的发青,看了一眼二狗,却发现他此刻正在神游太虚,盯着他房子里的一幅画发呆,好像那画上有一个脱光衣服的大美女一样。

顿时他就知道了,这个人是不准备管了。

“我警告你,这里是国家办公场所,你如果敢在这里撒野的话,信不信我立马叫警察过来抓你,不交押金就不能看病,这是上级的规定,你有本事去找我上级的麻烦去。”陈锋也是一肚子的火气,看着推土机司机就骂道。

“我呸,你还知道你这是国家办公场所,国家是谁的,我问你国家是谁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办公场所就是人民办公场所,你这里叫什么名字,人民医院,人民医院就这么对人民啊,不交押金就不救命,那要你们吃屎啊,全部他妈的都钻到钱眼里了。”

推土机司机毫不留情的就骂了过去,他倒是理智,知道骂死人不偿命的道理,只是站在门口指着陈锋玩了命的骂,但就是不碰他一下,甚至都不上前一步。

陈锋简直快被气死了,冲着身旁的二狗就喊道。

“你,你不是队长吗,好,好,他骂人你不管是吧,我这就打电话让手术室的人停止手术,我今天还就告诉你了,不交钱,就是你死到我办公室我也不会救人的。”

他说着就准备拿电话,却被二狗抢先一步抓起了电话。

“停。”他冲着推土机司机吼了一句,推土机司机顿时就把准备好的骂人话给吞了下去,然后他才冷冷的看着陈锋问道:“张三全的电话多少,给我拨号,他给我做担保总可以吧。”

陈锋顿时就一愣,立马还没反应过来张三全是谁。

“张三全,小风镇镇长。”二狗提醒着他,陈锋顿时就醒悟了过来,顿时看着二狗的眼神就充满了惊讶。

“你,你是张镇长的什么人。”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面前的青年,心中也开始嘀咕了,如果这个人真的认识张三全的话,那自己可能真有麻烦了。

“这个不用你管,想要押金,给我拨张三全的号码就行。”二狗丝毫不理会他的脸色,只是看着他冷冷的说道。

犹豫了一下,陈锋还是拨了镇长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

“你好,我是王二狗,叫张三全接电话。”没等那边的女人说完话二狗就气势汹汹的说道,女人愣了一下,似乎是在想王二狗究竟是什么厉害人物,但是听着二狗蛮横的口气,她也不敢怠慢,顿时就赶紧冲张三全喊道。

“张镇长,有个叫王二狗的打电话找您。”

听到二狗竟然打电话找自己,张三全顿时就站了起来,大步跨过来拿起电话就先笑呵呵的说道:“二狗啊,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现在在镇医院,你立马过来给我做个担保,我们村修路工地上一个工人的脑袋给砸了个窟窿,我没钱交押金,镇医院的医生不给看病。”二狗压着怒气说道。

张三全顿时就愣住了,立马就咆哮了起来。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就到,别着急,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张三全说着,立刻挂了电话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喊道。

“小王,赶紧去开车,我要立马到镇医院去,他妈的,镇医院这群王八蛋,真是要钱不要命了。”他一边喊着司机一边骂人。

镇医院这边,二狗挂了电话陈锋就愣住了,额头上的冷汗顿时就出来了,他刚刚听到了张三全的声音,听到张三全的怒气,他能够感觉到张三全对眼前这个人很在意,顿时他就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担心了起来。

见死不救,这传出去了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啊,最少自己这个院长是干到头了。

“小张,小张,赶紧去手术室告诉老王,让他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把那个人救活,赶紧去,立刻去。”他顿时就冲门口喊道,一个女人声音传来,然后就是急匆匆的脚步声。

他这是在亡羊补牢,说完就赶紧看着二狗,露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这位同志,你看,这个事情吧他只是个误会,你等会能不能在张镇长那里给我留点活路。”

为了自己的前途,他拉下脸开始对着二狗求饶了。

“你刚刚扇我一巴掌现在看到我的后台比较硬立马就说是个误会,你当我三岁了?”二狗冷笑着看着他不屑的说道。

“如果你是我,你的人在医院躺着,然后你听到你刚刚说的那些混账话,怕是杀人的心都有了。”二狗继续说道。

陈锋顿时就不说话了,他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话的确是太过分了,沉默了一会,他才有些支吾的说道:“我,我也是没办法,上级有命令。”

二狗顿时就笑了,一个巴掌就朝陈锋脸上扇了过去。

“啪!”声音响亮。

陈锋顿时就要发怒,却听到二狗说道

“这个巴掌也是我的上级让我打的,我的上级是张三全,你对挨了这个巴掌有任何疑问可以直接问我的上级。”

然后他就蔫了,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他是镇医院的院长,也算是编制内,但是和张三全比起来差的太多了,他一口唾沫都能把自己给淹死了。

“哈哈,二狗兄弟,你这句话太有道理了,你个混账,我问你,你上级让你没押金就不救人你就不救,那是不是你上级让你杀了你妈你也杀啊,你他妈脑子里装的都是大粪啊,你是不是医生,你他妈的是医生还是杀手啊。”

推土机司机再次开始“放炮”了。

二狗忽然感觉他骂人的话是那么的好听,虽然话粗,但是却句句都是道理。

陈锋的脸顿时就涨得通红,但是却一句话也憋不出来,他也知道自己理屈,现在人家有张三全撑腰,他也不能叫保安轰人,所以就只能咬着牙硬扛着。

话多必失,他准备在张三全到之前一句话都不说,被二狗打了一巴掌的事情也不准备计较。

“算了,哥,不是有一句伟大的话是那么说的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你眼前这个人就是后者,他已经死了,我们不骂死人,晦气。”

二狗的话更绝,陈锋快哭了,不带这么欺负人啊,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咬着牙低着头不说话等张三全过来。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张三全立刻就出现在他眼前,最少张三全不会骂他。

“也对,对没良心的人来说,你讲再多的道理都是放屁,他还以为他多金贵,值得我骂他,呸,呸,我咋忽然觉得骂他都把我的嘴给骂臭了,我现在看着他就浑身不舒服,我去手术室门口等着。”说着,推土机司机就转身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二狗顿时有些无语。

“这家伙也是个滑头,一点责任不沾,也罢,这事情本来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在心里说道,然后就转身坐在身旁的椅子上,衣服上未干的血迹顿时就把椅子给弄脏了,不过他却浑然不在意。

看到这一幕,陈锋不由的就眉头一皱,想要开口斥责他,却感觉自己此刻说什么都不合适,只能咬着牙站在那看着门口。

张三全来的很快,镇政府的大楼距离镇医院也不远,推土机司机刚出去没两分钟他就来到了院长办公室,看到二狗一身的血迹,他顿时就吓了一身的冷汗。

“二狗,你这是咋啦。”他急忙问道。

二狗知道他误会了,顿时赶紧站起来摇摇头说道:“我没事,那个工人脑袋被砸了个窟窿,走一路血流了一路,我一直把他的伤口给捏着,结果就把自己身上给弄得全是血了。”

听到二狗没事张三全这才松了一口气,二狗可是王九州点过名要的人,如果在他这出事了,哪怕他和王九州有老同学的交情怕是也说不过去。

看着一边的陈锋,他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陈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二狗说不交押金的话镇医院就不给看病,有这回事吗。”他打着官腔,一脸的威严,陈锋顿时就满腔苦水,无奈的点点头说道。

“是有这回事,我也是没办法,我也是接到县里的命令,必须要保证营收,这才。”他没有说下去,不过张三全已经听明白了,顿时就拍了一把身边的桌子冲着他吼道:“混账,你要知道你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是你的天职,营收营收,光知道捞钱,你还记不记得你这医院是人民医院,不是万恶的资本家的医院,人民有苦有难你不救还要你干嘛,不如早早回家种地去。”

张三全一句话就给陈锋扣上了一个阶级帽子,也是在给他压力。

陈锋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对这个帽子特别的敏感,顿时就慌了,赶紧就忙不迭的说道:“我已经让医生们全力救人了,我保证医院一定会用最大的努力去救人的,我给你保证,以后碰到这种情况我一定先救人,再收钱。”

看到张三全的眉头还在皱着,他咬了咬牙,又加了一句:“如果碰到交不起钱的贫困老百姓,就减免他的费用。”

张三全这时眉头才放平了,看着二狗说道。

“你看,他也知错了,要不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二狗顿时就知道他是不想把这个事情给闹大了,也点了点头,对着陈锋冷哼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放心,看病花了多少钱我一毛都不会少你的,你给我记住了,来你这看病的不是流氓汉奸,而是老百姓,你这个做法真的不对。”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改,我立马就修改医院的规定。”陈锋急忙说道,眼睛却是看着张三全的。

毕竟,这里权利最大的人是他。

“你看我干啥啊,你可别写你眼前这个小家伙,他可是王九州县长钦点的秘书,指不定哪天他再来我们镇里身份就是县长秘书了。”张三全顿时就看着他说道。

他这也是在提醒陈锋,他眼前的这个人的后台并不是自己,人家有更硬的后台,毕竟小风镇就这么大一点,大家都是体制内的,陈锋的背后也有后台,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了。

陈锋顿时就听明白了张三全的话,顿时看着二狗的眼睛就亮了,他是活成精的人了,知道二狗这个年龄如果进了县委的话成就肯定是不可限量的。

顿时就连忙看着二狗说道:“真对不起啊,我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是这样,这次的医疗费我就做主给你们免了,就当是我表达歉意了,你看行吗?”

他抛出了一个蛋糕,想要讨好二狗。

看到他讨好的样子,二狗没有丝毫的好感,只是他也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答应他的话这个事情就不算过去了。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不拿他的好处他心里就不会踏实,反过头可能还会对付你,因为他以为你把他当做对手了。

二狗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个道理却明白的非常透彻,特殊能力也看到了陈锋的心里状态,正好对证了自己的想法,顿时就点点头说道:“就这样吧,我先去看看病人。”

听到他的话,顿时陈锋的脸上就笑了,心里暗道眼前这个小家伙不简单,竟然能够看透他的心思,顿时心中对二狗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张三全也是一样,他也没想到二狗做事竟然会这么老成,心里对二狗又看重了几分。

“能被王九州那个家伙看上,果然有点料啊。”他心中说道。

到了手术室门口,正好碰到刚刚从村里赶来的陈耕等人,看到一身是血的二狗,陈耕立马就迎上来急匆匆的问道:“狗娃,咋回事,你没事吧,刘民咋样了,医生怎么说。”

“我没事,这都是刘民的血,我也不知道他咋样了,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还没消息。”二狗摇摇头说道。

陈耕沉默,抬起头,这才看到了二狗背后的张三全,顿时就赶紧上前热情的打招呼:“张镇长啊,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哦,我正好路过这里就碰上了二狗,赶上这事了就顺便过来问候一下。”张三全捏了个谎,陈耕点了点头不说话了,眼睛急急的看着手术室的门。

刘民的运气很好,根据医院的说法就是,还好来的早,如果迟来五分钟血就流干了,就死定了,这不由的让众人都感到无比的庆幸。

押金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陈锋不问,二狗不说,陈耕装哑,大家好像根本没人知道有这一回事一样。

那个用砖头砸人的小伙也因为这件事情被陈耕狠狠骂了一顿,然后又让他家里给刘民拿了一百块钱这才把他给放走。

一百块钱,在这个年头是半头猪或者十袋粮食的价格。

小伙子可谓是为他的鲁莽付出了惨重的经济代价。

路又开始继续修了,只是大家都比之前小心了许多,毕竟出过事了,虽然不是因为施工出的事,但毕竟就发生在眼前。

主要还是怕赔钱,一百块钱,那个小伙子的爹那天来送钱的时候脸都愁的变形了,最后还是二狗实在看不过去又偷偷的给他塞回去了五十。

人人都有难处,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管是张三全,是陈锋,是小伙子,还是他二狗,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