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给嫂子捅捅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27 字数:10731 阅读进度:28/157

第二十八章给嫂子捅捅

“啥?你亲自送我回去。。”二狗听到这话顿时就一脸的惊讶,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让县长送自己回村,这种事情他之前连想都没敢想过。

“是啊,怎么,你不愿意啊。”王九州笑着看着他。

“不,不,哪能啊,我求都来不及啊,那个,王县长,我们村修路我估摸着可能还差几万块,你能不能从县里给拨一点,贷款都行,就是利息要少点。”二狗赶紧摆着手说着,只是他想到村里此刻正在修路,顿时又腆着脸嘿嘿笑着看着王九州。

王九州听到他后半句话顿时脸色就变得有些惊讶,看着二狗的表情有些古怪。

二狗一看他可能是生气了,赶紧就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不能贷款也无所谓,我们村里人应该把钱都给凑够了,路修好了就啥都好了。”

他说着,眼睛在王九州的脸上紧张的看着,就担心他因为自己的话生气了。

其实他给王九州提出那个请求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人家一个堂堂县长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沾亲不带故的,人家没必要批钱给他,他知道自己没啥能打动人家的条件。

没想到的是,王九州听到他的话顿时就一脸兴奋的大笑了起来,盯着二狗说道。

“好,好小伙子啊,你胆子可真大啊,我当县长有两年了,你是头一个这么给我要钱的人,就凭你这份肯为村里付出的勇气,我给你批钱了,走,到你村里看看,还差多少钱,我想办法给你批。”

王九州豪气的摆摆手说道,二狗顿时就兴奋了。

“王县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代表我全村的人谢谢你,走,到我们村,让你看看我们村的大棚和路。”

蒋玉生送他们出门,坐上王九州的汽车,二狗就不住的四面乱看,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坐汽车,上了车感觉兴奋的不行,屁股左边动动,右边动动,如果不是王九州就在身边坐着,他都想趴到车子底下看看这玩意究竟是怎么跑的。

他知道农用三轮车是怎么跑的,知道手扶车是怎么跑的,但是还不知道汽车是怎么跑的。

“这是啥车啊。”二狗兴奋的看着王九州问道。

“吉普,这是美国的吉普车,好东西啊,可惜老了,县里面给我配的不是这个车,我是靠着在部队里的一点关系才弄到这个车的,跑起来有劲,偶尔到村里转转办点啥事利索的很,靠县里配的那辆轿车,走你们村那条路遇到下雨天了怕是能给我扔到半路上。”

提到自己的车,王九州也有些兴奋,滔滔不绝的给二狗说道。

二狗顿时就点点头,自己村那条路他最清楚不过了,遇到下雨天满路上都是泥坑,真要是个小轿车的话,碰到个杏陷进去怕是都出不来。

“是啊,我们村那条路太烂了,不过这下好了,有钱了就能修了,路修好了,村里的经济就会好起来了。”二狗一脸憧憬的看着王九州说道。“你不知道,我从型想把我们村的路给变成柏油路,那样不管是什么天气都不用怕了,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多美啊。”

他说道,脸上露出一抹期待的神色,恨不能立马飞回去看看村里正在施工的路。

吉普车的越野性能的确很强,下了柏油路,王九州没让司机减速,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车子依旧是在飞奔,就是车上的人颠簸的厉害。

走了没多久,他们就看到前面两辆推土机正在轰隆隆的工作着,靠近村子的路面已经被推平了,吉普车直接沿着还没推的那一边路就开了过去,远远的,二狗就看到背着手正站在一边笑眯眯看着推土机干活的陈耕。

赶紧让司机停车,二狗下车朝着陈耕就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

“干爹,干爹,我回来了,干爹,干爹,我回来了···”

推土机的声音太大,陈耕没听见,还是他身边的刘八宝看到了二狗这才拉了拉陈耕的衣服给他指了他才看到。

“狗娃,回来了啊。”他喊道,二狗已经跑到他面前了。

“是,干爹,我回来了,而且我还给咱们村带来了一个贵客,我们九曲县的县长王九州,是他亲自开车送我回来的,他的车就在那边扎着,我先一个人跑过来了。”二狗兴奋的看着陈耕说道。

“啥,县长来了,在哪,哎呀,你这娃,咋能把县长一个人扔到半路上啊。”陈耕听到二狗的话顿时脸上就变得紧张了起来,朝着出村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辆吉普车正扎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一个中年人正一脸笑呵呵的看着村子的方向。

立马,他就赶紧拉着二狗往吉普车那边跑去,一面跑一面对着刘八宝喊道:“八宝,赶紧让推土机先停了,吵到县长就不好了。”

刘八宝听到这话赶紧就朝着推土机司机打招呼,推土机司机立刻就把推土机给停了下来。

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

推土机一停,王九州的眼神顿时也看向了这边,就听到二狗正带着一个老人往自己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说:“王县长,王县长,这个就是我干爹陈耕,也是我们村的村长,干爹,这位就是王九州王县长,他给许下话了,咱们村修路差多少钱他给想办法嘞。”

听到这句话,陈耕和王九州顿时都是一愣,然后王九州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陈耕说道:“你好啊,陈村长,感谢你培养出来这么好的一个人才啊,这个小家伙胆子很大,心地很好,是个好干部,没错,我许下话了,村里修路少多少钱县里给想办法,只是现在县里的条件也不好,我只能给你贷款,你感觉可以的话回头我就给你批字。”

王九州开门见山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陈耕说道。

陈耕一听这话,哪里还敢有啥意见啊,这几天他为了修路的事情都操碎了心,钱不够,他每天都在愁,他现在是听到“钱”这个字眼睛都发绿,现在听到县长说给自己解决麻烦了,顿时就赶紧说道。

“王县长,你简直是太好了啊,贷款就贷款,庄稼人不怕苦,不怕难,就怕苦了难了还赚不下钱,让娃娃们吃苦。”陈耕一脸感恩戴德的样子。

顿时王九州就摆了摆手,他当了多年的官,对于这些客套话能够听出来,他知道陈耕这是在哭穷。

“你放心,我给村里的贷款是没有利息的,直接从县里的农业银行给你们贷款,我去打招呼,娃娃们就是国家的未来,一定不能让他们受委屈了,这路修好了,村里人的生活就过好了,娃娃们的未来才能有保障。”

王九州这番话说的是官气十足,不过却很好听,毕竟他办了踏踏实实的事情。

“那就太感谢王县长了,我代表我全村的父老乡亲,代表全村的娃娃们感谢王县长,感谢国家。”陈耕顿时就激动的说道。

王九州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不用感谢我,要感谢你就感谢二狗吧,是他感动了我才让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我在医院的时候,他不顾骨伤都要回村跟着修路,县里最近的条件的确不是很好,我能够做出这个决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希望你们村能好好把握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听说你们村还在弄大棚蔬菜,这是个很好的想法,好好努力,争取能够做出一个模范表率作用,带动周边的村子一起富起来。”

他这是在给二狗攒功劳了,陈耕顿时就听出来了,赶紧就说道。

“是,县长说的是,我一定谨记县长的教诲,村里是有搞大棚蔬菜的计划,那是二狗选队长的时候给村里承诺的,现在已经开始上马了,地方都选好了,这几天正在张罗着买材料。”

陈耕的话里着重的说明了一点,二狗现在是个队长了。

难得二狗这么被人家看好,他想要让二狗有更大的发展机会,哪怕是离开自己,只要他能出息了就好。

王九州听明白了陈耕的意思,他知道陈耕这是在探他的意思,想看看他对二狗究竟有多少好感。

沉思了一下,他看着二狗说道:“二狗啊,我问你个事情,现在让你离开村子到县里去你肯吗?”

听到这句话,二狗先是一愣,然后就傻傻的来了一句:“为啥啊,我好不容易才在村里干出了一点成绩,到县里去干啥。”

陈耕在一旁焦急的拉着他的胳膊,他哪里听不出来王九州这是在问二狗想不想去县里发展。

二狗也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看着王九州说道:“哦,王县长,你是说去县里发展啊,我想去,但现在还不能去。”

他的脸上带着一脸的纠结。

他不傻,他知道自己现在去县里的话肯定会有更长远的发展,但是他更加清楚,自己现在到县里去的话就只能从头开始了,无依无靠无功绩,想要往上一步简直就无与伦比的困难。

所以他拒绝了,陈耕的脸上顿时就现出了焦急,赶紧就对着王九州灿灿的笑了笑然后把二狗拉着走到一边。

“你憨啦,为啥不能去,村里不用你操心,你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了,这么好的机会你咋能放过啊。”陈耕小声的看着二狗说道。

“我不能去啊,干爹你想啊,我啥都不会,啥都不行,王县长人家对我只是欣赏,我现在去县里的话,无根无萍的,能混多久都指不定,还不如在村里先弄出点成绩再慢慢往上爬,那个时候一切顺理成章了不是更好啊,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啊。”二狗看着陈耕解释道。

陈耕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感觉二狗说的也挺有道理,顿时就点了点头说道。

“那好,你自己秤盘吧,只是以后可不要说后悔的话。”

听到二狗拒绝的话,王九州也是一脸的惊讶,他相信二狗肯定能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二狗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一个走出去的机会,看着陈耕拉着二狗走了回来,他顿时就一脸疑惑的看着二狗,期待他能再说出一番让他震撼的话。

“王县长,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我现在必须要留在村里,建大棚是我选队长时候给社员们承诺的事情,我现在走了,队里的人会以为我跑了,那样我二狗的脸面就没地方放了,我是个爷们,说话必须要算数,当哪一天我把我对村里的承诺都给完成了,我才能走的踏实。”二狗一脸倔强的说道。

“好,好,好,好小伙子,我果然没看错你啊。”王九州一连用了三个好,足以说明他此刻心中的开心。

当了这么多年的官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负责任的村官,二狗果然是给了他一个惊喜啊。

“这样,你就安心的在村里带着建大棚吧,等你把大棚建好了,路修好了,随时到县里来找我,在我身边给我做秘书,怎么样。”王九州直接抛出一个炸弹一样的消息,让陈耕直接就愣住了,二狗也有些傻眼。

县长秘书多大的官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县长秘书很威风,即便是镇长见了也要让三分。

“我怕我能耐不够啊,我书也没读多少,连高中都没读。”二狗有些腼腆的说道,他是担心自己能耐不够,到时候王九州知道他的底细又不要他了,他就丢人丢大发了。

王九州明白他的意思了,摇摇头说道。

“这算个啥,我也是小学毕业,知识好学,只要你想学就能学会,良心不好学啊。”王九州叹了口气,然后又哈哈一笑,说道。“好小伙子,好好干,我在县里等你来报道,你可不能让我等得太久了啊。”

“好,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只要我把村里的事情给忙完了,立马就到县里找你去,我一定会在工作中努力学习的。”二狗认真的看着王九州说道。

王九州没有在村里停,连一顿饭都没吃,只是在村里转了一圈就坐上车匆匆的走了。

等他走了,陈耕这才看着身旁的二狗笑眯眯的说道:“狗娃,你这下子可出息了,我刚刚可是给你捏了一把汗啊,你说你咋就那么胆大啊,县长要你去县里发展你竟然都不去,多好的机会啊,脑门子真是让驴给踢了,你就不怕人家一生气不给咱村里拨钱修路了啊。”

陈耕心里还是担心二狗的前程被耽搁了。

他一直觉得二狗刚刚就应该跟着王九州走,这样才算是没有耽搁前程。

于是对二狗说道:“要么你明天到县里跑一趟,好好给县长说说,直接跟在他身边安心的当秘书得了。”

二狗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说道:“干爹,你憨啦,我二狗有什么能让人家王县长看上的东西,还不就是我那一股子楞劲,敢说,敢做,要是我明天就跑到县里给人家低声下气的说话,人家立马就看不上我了,怕是不把我给轰出来就是好的。”

陈耕一怔,想想是这个道理,就不再纠结这个事情了。

心想,儿孙自有儿孙福,由他们去吧。

二狗绕着村子转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果树地,刚进门,黑狗就兴高采烈的冲着他叫个不停,他顿时就笑了。

“你个狗东西,还是你对我亲啊。”

到自己的小窝里转了一圈,看到小窝里凌乱的被褥,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到县里呆了一段时间,他的眼界和见识都变了好多,再回到现在的这个环境里,他忽然都有种无法接受的感觉,他有些怀念县人民医院那整洁的病房了。

他忽然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朝着自己骂道。

“二狗啊二狗,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物了,你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二狗蛋。”这样说着,他又感觉自己心里特别委屈,又说道:“二狗蛋怎么了,二狗蛋也当上生产队长了,二狗蛋还要当县长秘书。”

他说着,就走出小窝,看着外面的天空,忽然感觉心里都舒畅了很多。

“汪汪汪···”黑狗冲着他叫了几声。

“你个狗东西,二狗蛋要走了,这片园子以后你就是霸王了,走啦。”他说着,就转身背着手离开了果园,夕阳的余光把他的影子在地上拉的老长。

路过黄大脚的门前,他顿了一下,想进去转转,但还是咬咬牙往前走去。

“晚上再来吧。”他这么给自己说,然后就跑到了修路的工地上,工人们还在干活,推土机的轰鸣声和三轮车的达达声混成了一曲交响曲,把耳朵震得发聋,但是二狗听上去却感觉非常顺耳,因为这一切都是经过他的努力得来的。

这是他的功劳。

他正在发呆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喊声。

“二狗,二狗,你回来啦,伤都好了啊。”

二狗回过头,看到是张二愣,顿时就冲着他小小说道:“是啊,都好了,县长开车送我回来的,咋刚刚绕着村子转了两圈都没见你的影子啊。”

二狗忽然想起回村到现在竟然都没看到张二愣。

张二愣顿时就笑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二狗说道:“二狗爷爷,你可真是神了,你知道我这半天不在村里是去干啥了吗,我刚刚带着我媳妇去镇里做检查回来,你猜猜咋滴,镇里的老中医号了号脉说我媳妇田萌是喜脉,我要有娃了。”

他说着,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结婚八年了,他想孩子都想疯了,终于有娃了怎么能不开心啊。

二狗却是愣住了,因为他算着现在距离他第一次捅田萌那天才不到一个月,怎么就能怀上了。

“难道张二愣没有绝种?”他胡乱想着,看着张二愣问道:“真的啊,那太好了,怎么忽然就有了啊。”

张二愣光顾着开心了,没有注意到二狗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急急的看着他说道。

“你不知道啊,这几天我心里一直就感觉有啥喜事要来,每天心里就扑通扑通的乱跳,果然,前天早上起来,我媳妇给我说她用试孕纸测了是两道杠,顿时我就懵了,急忙带着她跑到村里诊所,但是村诊所的医生他没法检查,我就带她跑到镇里,可镇里的医生拍了个片子说她肚子里啥都没有,我不信,她们就说可能是怀孕的时间太短了还看不出来,我又想到我以前看病的时候找过一个镇里的老中医,看病特灵,今天早上就带着我媳妇跑去人家家让人给号脉,结果确定了,是喜脉,你知道吗,当是我就傻了,差点我就,我告诉你啊,差点我就开心的疯了,你知道我多想要一个娃吗,我简直快要想死了。”

张二愣一边说,一边兴奋的手舞足蹈的,一口气说完这么大一段不带换气,脸红脖子粗的,可见他现在心里有多么开心。

听到这里,二狗就肯定了,田萌肚子里这个娃十有**是自己的了。

心中叹了口气,他看着手舞足蹈的张二愣忽然感觉心里酸酸的。

“明明是我的娃。”他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只是很快就消失了,抬起头笑着看着张二愣说道:“那恭喜你啊,你想这个娃真是都想疯了,走,我跟你一起去家里看看嫂子。”

二狗说着,就摸摸口袋,他想给田萌买点营养品,不管怎么说,这个娃都是他的种,却只掏出来了三块两毛钱。

张二愣一看二狗的动作就知道他要干啥,赶紧说道:“二狗爷爷,你就不要买东西了,你对我多大的恩啊,我知道,我能有孩子肯定是你求着你师傅赐给我的,这事情我都还没谢你呢,怎么还能要你的礼啊。”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二狗口袋里一直不富裕,他是给村里贷了不少钱,但是却一毛都没装进自己口袋里。

“不行,这不是一码事,现在情况特殊,这是大喜的事,我空着手到你家不合适。”二狗倔强的说道,跑到小卖部里把自己身上的全部三块两毛钱全部称了鸡蛋拎到手上这才跟着张二愣到了他家。

张二愣的家里现在是热闹非凡,田萌有娃了,这个消息不亚于是在张家和田家扔下了一枚重型炸弹。

张二愣的父母,田萌的父母现在都围在张二愣家里,田萌现在是被当做了国宝给保护了起来。

结婚八年都没娃,两边的大人早就急疯了。

二狗到他家的时候,田萌正躺在床上,床边上放了很多好吃的,两个中年女人正坐在床头陪着田萌说话,看到张二愣带着人进来,顿时他们就不说话了,眼睛都看着二狗,仿佛在问这个人是谁,显然她们都不是本村的,不认识二狗。

张二愣顿时就热情的指着二狗给他们介绍道:“妈,岳母,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生产队的队长,今天刚刚才从县里回来,我们村修路的钱都是他给找的,我们队修大棚的钱也是他给找的。”

“二狗,你来了啊。”田萌看到二狗进来,顿时眼睛就一亮,笑着给他打招呼。

“嗯,来看看你。”二狗说道,然后把自己手上的鸡蛋放到了桌子上。

“下午才刚刚从县里回来,二愣找到我我才知道你怀娃的事情,就来看看你,也没啥钱,就买了点鸡蛋,别嫌弃。”二狗灿灿的笑着看着田萌说道。

田萌没说话,只是心里感觉暖暖的,二狗能来看她,她就感觉很知足了。

两家的家长也寒暄了几句,无非就是一些恭维二狗的话,二狗都没听到心里去,他脑袋里现在就只有田萌怀娃的事情。

回到陈耕家里,天已经黑了,吃了点饭,他就告别了陈耕往地里走去,陈耕虽然已经给他收拾了一间房子,但他还是感觉住在果树地比较舒坦。

毕竟,那是他的地盘。

走到村口,趴在黄大脚的门上看了看她家的灯已经亮了,里面依稀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想了想就没进去,摇摇头就往地里走去。

二狗主要还是担心他离开的日子久了,黄大脚已经另找下男人了。

他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孤单。

“捅了那么多女人自己现在还是个光棍,王二狗,你真可怜。”他一边走一边自嘲的笑着自己。

到了果园,刚进门黑狗就朝着他汪汪汪的叫着,他这才感觉自己不是那么孤单,最少还有这个狗东西陪着自己。

躺在小房子外破烂的摇椅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二狗的心中生出一阵阵的烦躁,不由的就骂道:“没事干你在天上闪个球,早早回家睡觉去。”

他忽然笑了,他感觉自己太幼稚了,竟然和星星生气了。

“从来没人和我这样白痴过吧。”他自言自语道,不过心里的不舒坦感觉却消失了很多。

“田萌,二愣,你们好好过日子吧,好好照顾好我的娃。”他自言自语道。

说一千道一万,他还是放不下田萌肚子里自己的那个种。

虽然早就在心里做好了田萌会怀孕的准备,但是他还没想过这么早这一天就来了,他甚至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心里怎么想怎么都不舒服,总是感觉自己亏欠了田萌肚子里的孩子好多。

“那应该是我的娃。”他执拗的说道,只是除了黑狗和漆黑的夜空,没人能听到他的话。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黑狗冲着果园口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二狗顿时就冲门口喊道:“是谁啊,这么晚了跑果园里干啥,园里现在啥都没有,果子都卖完了。”

他以为是村里干活的工人晚上想过来摸几个果子吃。

“二狗,是我,刘巧,让你的狗别叫了。”果园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顿时二狗就急忙冲着黑狗喊道。

“停。”

一个字,黑狗却听懂了,顿时就呜呜的叫着趴在地上不出声了,眼睛却盯着门口,似乎也想看看来的究竟是个什么人。

刘巧的身影这才探头探脑的走进了果园,她上身穿着花衬衫,下面穿着黑布裤,在小房子微弱的灯光和月光的照耀下看上去格外的美丽,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里面传来阵阵的香味。

二狗顿时就心动了,下身的大家伙很没出息的就坚挺了起来。

只是他却没有动弹,因为他感觉到不对劲,这个点刘巧应该在家里陪乔三民才对,于是就开口说道:“你咋这会过来了,三哥呢,不再家啊。”

他这句话是在试探,却也想起今天下午回来的时候还真没有见到乔三民,陪着陈耕的只有刘八宝一个人,平时陈耕要办什么事的话他总是跟在身边的。

“咋啦,害怕了啊,你三哥去镇里抓药了,早上才去的,要两天才能回来。”刘巧一面笑着,把手上的篮子放到身边,一面看了一下地上趴着的黑狗然后就走到了摇椅身边蹲在了二狗的身旁,一只白嫩的小手径直就朝着他下面的家伙抓了过去。

二狗一把把她的手给打开。

“你干啥呢,我记得三哥不是上段时间才抓过药吗。”二狗眯着眼睛说道,不知道怎么对刘巧的话不是非常相信。

“你都离开村那么久了,你知道个啥啊,他上次抓药都过去快一个月了,要不是我赶着他这次都不愿到镇里去,你不知道啊,田萌怀孕了他爸妈和我爸妈都拼了命的过来催我,就想要我有个娃,我这不没办法了,又来找你了。”

刘巧娇嗔的说道,脸上带着一抹无奈。

二狗点点头,没说话,不在阻止田萌手上的动作,任由她的小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活动着。

田萌的手上功夫很厉害,一抓,一套,顿时就让二狗本来就坚挺的大家伙变得更加坚挺了,二狗不由的就喘上了粗气,但是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先冲黑狗吼了一句。

“狗东西,把门给我看好了,有一点点风声就给我卯了命的叫,明天给你肉吃。”

他敢说这句话主要是因为他已经闻到了刘巧的篮子里传出的肉味,他知道她肯定给自己带肉了,只是他现在着急的就想吃她身上的肉。

一把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坚挺的大家伙,抱着刘巧的脑袋猴急的就往自己的大家伙上压,他一直记得刘巧这张巧嘴的美妙味道。

刘巧白了他一眼,但还是低下头把二狗的小头吃在了嘴里,舌头不住的晃动,二狗顿时就一阵干吼,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他好久都没碰女人了,怎么能受得了这种刺激,顿时就死命的想把大家伙往刘巧的喉咙里伸。

“咳咳···”

刘巧咳了几下把他给推开。

“你想弄死我啊。”她喘着气说道,没好气的看着二狗。

二狗嘿嘿一笑,也感觉自己是有些太用力了,顿时就把刘巧抱在怀里,在她的脸上轻轻的亲着,一只手伸到她的腰间就把她的裤子给解了,一扒拉下去,一只手朝着她的泥潭就伸了过去,轻轻一阵揉弄,那里就已经是水漫金山了。

刘巧这个时候也动了情,穿着粗气,浑身都在颤抖,死命的抓着二狗的大家伙就想要往自己下面的泥潭里塞去,只是二狗却故意不进去,只是在泥潭口上磨来磨去的。

“给嫂子捅捅,二狗,嫂子难受,快点。”刘巧把裤子给脱掉,光着屁股趴在摇椅的边上,撅着白嫩的大屁股一口水盈盈的泥潭正对着二狗,二狗顿时哪里还能忍住,嗷嗷叫着举起已经坚挺的发紫的大家伙就往趴在她身上往下顶。

“啊,疼,疼,慢点,轻点,慢点。”

二狗才进去了一个头,刘巧顿时就叫了起来,屁股扭动着不想让二狗继续往里面进,不过二狗这会被她撩起了火气,哪里能够停下来,屁股狠狠往下一沉,噗嗤一下,大家伙就挺进去了少半跟。

“哦···”

刘巧一声长长的喊叫声传出来,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两腿发软,身子已经趴在摇椅上了,就下半身被二狗用力扶着。

看到她这个样子,二狗知道她是撑不住,顿时就伸出两只胳膊把她给抱起来走到小房子里,轻轻的让她趴在床上,这才缓缓的运动了起来。

“慢点,慢点。”刘巧叫着,声音已经有些迷离了,不知道她是因为疼的还是因为舒服的,二狗却不理她,只是缓缓的运动着,然后大家伙慢慢的往里面深入。

他被挑逗的浑身都在冒火,哪里能够忍住。

约么十分钟过去,刘巧才缓过气,屁股也开始轻轻的摇动了起来,二狗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刺激从下身传遍全身,立马挺深往里面再进入了一点,然后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哦,啊,哦,哦···”

因为地里很安静,刘巧**的声音显得十分大,二狗被刺激了,顿时身子再往下一沉,大家伙全根而入,两只手伸进刘巧的衣服抓着她胸前的一对胸就大肆的揉着。

“舒服,你快点,再快点,再快点。”刘巧这会已经迷了心智,她似乎是在刻意的放纵自己,此刻完全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不断摇着屁股让二狗能够进的更深一些。

“既然你发疯了,我也不怜惜你了。”二狗本来还有所顾忌,担心把她给捅坏了,现在看到她这幅样子顿时就不担心了,狠命的就捅了下去,速度越来越快。

“啊···”二狗才运动了几分钟刘巧忽然就叫了起来,下面的泥潭里喷出了一股热浪,然后狠狠一缩,二狗顿时就感觉到一股极度舒服的感觉传来,不由就闭上眼睛更加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不过他还是没有流水,一直又把刘巧的身子翻过来翻过去换了好几个姿势他这才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舒服感觉传来,立刻加速运动了起来,很快,一股热流冲进了刘巧的泥潭深处。

“喔···”刘巧一声长呼,直接昏阙了过去。

二狗看着她晕过去了,赶紧就把她给抱起来放到小床上,在她的人中上掐了一下。

过了一会,刘巧才悠悠然的醒过来,醒过来第一句话却是:“流进去了吗。”

二狗顿时就明白了,她一定是看到田萌怀了娃心里着急这才找自己来借种了,不由心中一阵苦笑。

他发现自己现在简直成了公用男人了,这些女人欲求不满了来找自己,想要怀娃也来找自己。不过,他却很喜欢这种状态,在不同的女人身上爬来爬去的,他感觉特别有成就感。

“流进去了,你放心吧。”二狗看着刘巧笑着说道,手依旧不停的在她白嫩光洁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刘巧的皮肤很好,摸着非常舒服,二狗都有些爱不释手了。

“嗯,那就好,过几天我还来找你,我就不信了,田萌都能生娃我不能生娃。”刘巧有些赌气的说道,丝毫不在意二狗正在自己精光的下身上来回欣赏着。

她都已经把身子给了二狗,也不在乎他多看几眼了。

二狗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他又想到了田萌肚子里的娃。

“那是我的娃。”二狗心里又执拗的说了一句,却忽然听到刘巧说道:“是你干的吧。”

不由他心里就一慌,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刘巧。

“别装了,田萌的娃也是你的吧,你否认也没用,我都知道了,张二愣根本就是个天阉,是医生说的,三民都给我说了,他张二愣根本就不可能有娃,肯定是你的。”

刘巧一副很肯定的模样说道,她刚刚说完,二狗就笑了。

“你咋就这么逗啊,你凭什么觉得张二愣是天阉那孩子就一定是我的啊,这天底下男人多的去了。”

刘巧想了想,也点点头感觉二狗说的有道理,于是说道。

“别生气,我也就是瞎说说,我只是担心如果那孩子是你的,我以后有了孩子和田萌的孩子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话,他们如果长大后好在一起就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