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透视眼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26 字数:7177 阅读进度:26/157

第二十六章透视眼

等到二狗睁开眼缓过气的时候,姚花花已经不在了,他的裤子也被穿上了,床上整整齐齐的,窗户开着,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他不由的就愣住了,如果不是身下大家伙上还残留着阵阵的舒服感,他甚至都以为自己刚刚是做了一个春梦。

动弹了一下上身,他忽然一怔,然后再动弹了一下,顿时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我竟然没事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胸前不疼了,难道我的身子竟然自己好了。”他高兴的说道,尝试着起身,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他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每一条血管他都好像能够感觉到异样,不由的他就愣住了,用心凝神的看了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一根颜色不一样的骨头,上面有一些细细的裂痕正在飞速的消失。

他正准备再看的清楚一点,那个裂痕忽然就消失了,然后那个骨头的颜色和变得和边上的一样了。

二狗完全呆了,他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他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在看到那根骨头上的裂痕完全消失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缓缓的坐起来,然后下床,走了两步然后又回来坐在床上。

他这才确定自己是真的好了。

“难道是特殊能力进化了?”他心中不由的胡思乱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姚花花走了进来,手上端着馒头和菜,还有一碗汤,看到他坐起来了,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怎么坐起来了,赶紧躺下,你的骨头还没好。”她焦急的说道,把吃的放在桌子上,然后就把二狗给推到了床上躺下,她的动作很轻盈,二狗却顺着她的衣服缝隙往里面看,眼睛前面忽然出现了她衣服里面的景色,红色的胸罩,白色的背心,外面是白大褂。

显然,她已经把里面的衣服穿上了。

只是二狗顿时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姚花花的衣服前根本就没有缝隙,不信邪的又去看她的下身,顿时就看到里面一条红色的小内ku还有一条黑色的裤子,他甚至看到了最里面的那口泥潭边上的一丛草。

顿时他就完全呆住了,脑袋里却传来了一阵声音:“这家伙可真色啊,刚刚才把他给喂饱了现在就想要了,只是我的身子有些撑不住了,这家伙的那玩意太厉害了,真是受不了了,或许如花姐能够完全受得住吧。”

这是姚花花的声音,因为之前经常使用特殊能力,所以二狗立刻就分辨出这是她的心声而不是她说的话,顿时他就笑了,他的特殊能力又回来了,而且升级进化的更加厉害了,竟然能够看穿人的衣服。

顿时就又朝着姚花花的胸前看了过去,只是这次眼前却只有一袭白大褂,他不信邪的再次看了过去,却发现还是一样,赶紧用特殊能力又看了一下姚花花的脑袋,发现特殊能力还能用,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特殊能力能用就好,透视眼还是不要的好,不然这日子不能过了。”他心里这样想着,顿时就舒坦的多了。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的伤已经好了,二狗决定在床上多躺几天,反正在这里每天又好吃好喝还有女人陪着,简直是舒服死了。

快天黑的时候,张二愣终于回来了,他的背后跟着陈耕还有乔三民刘八宝甚至经常在村里打架闹事的吴六都跟了过来,刚进门张二愣就冲着二狗喊道。

“二狗,二狗,打你的混蛋在哪里,我叫人来了,咱收拾他去。”

陈耕在后面跟过来一看到二狗躺在床上胸前打着石膏的样子顿时怒火就冲了上来看着二狗问道:“狗娃,谁把你给打成这样了,告诉干爹,我扒了他的皮。”

“就是,狗娃,说出来,六哥去给你报仇,马勒戈壁的,几天不回村竟然有人欺负到我头上了,连我弟弟都敢打。”吴六也骂骂咧咧的说道。

他虽然坏,但是从来只在别的村人面前坏,对自己村人从来都很好,特别是对村长陈耕,他是特别的尊敬,一切都因为他小时候得了高烧,大半夜的哭的厉害,他妈一个人带他,着急的没办法,是陈耕背着他一口气跑到镇上,十几里路,他妈说陈耕到了医院就躺倒在地上了,她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陈耕是用力过度,差点就真的死了。

从此他就对陈耕特别的尊敬,他爹死的早,他就一直把陈耕当爹,他喊陈耕干爹,陈耕也愿意答应,现在二狗也喊陈耕干爹,他感觉自己和二狗就应该是一家的,看到二狗被人给欺负的躺在床上了,顿时是火气朝天,恨不得把医院给拆了。

二狗也知道他,只是他经常不回来,所以关系并不是很好,现在看到他因为自己被打怒气冲冲的样子,顿时心里也感觉暖暖的。

“六哥,没啥事,就断了半根骨头,啥事都不影响,我现在都能下地了。”二狗说着就准备爬起来,却被一旁的陈耕赶紧压住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还是肋骨断了,现在不敢动,动了以后留下后遗症了就不能干活了,你给干爹说,究竟是谁把你给打成这样了,你放心,干爹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找他算账。”陈耕是真的生气了,二狗这段时间的表现让他每天都喜笑颜开的,恨不得见了人就说自己二狗有多好,他是真的把二狗当自己儿子了。

虽然不是他亲生的,但毕竟是他养了十几年的娃,怎么能不心疼啊。

二狗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道:“打我的人身份有些特殊,不过他应该也被教训了,我已经和人家私了了,咱们村修路的拨款就是人家给我的补偿。”

二狗并不想说出张三全的名字,他不担心陈耕会带人闹事,他就担心吴六去闹事,他能看的出来,吴六是真的关心他。

听到他的话,陈耕顿时就沉默了,他干了十几年的村长,知道能有权利给村里拨款的人权利肯定不会太小,也明白二狗的想法,只是他还没说话背后的吴六就叫了起来。

“我知道是谁了,一定是张大全那个王八蛋,十里八乡的除了那个王八蛋没人敢在信用社下这么重的手,拨款的应该是他弟弟张三全吧,他这个弟弟人倒是不错,就是太窝囊了。”吴六吼着,也沉默了下来。

他虽然楞,但是不傻,能在县里混的人五人六的就说明他的脑子很好使,他虽然生气,但是却也不愿意为了二狗去得罪一个镇长。

但是如果陈耕发话让他去收拾张大全的话他马上就会毫不犹豫的抄家伙找他去,所以他就看着陈耕。

“六,这没你什么事了,张三全咱惹不起,只是,狗娃这根骨头不能就这么白白断了,他用这根骨头为我们村争取了那么大的好处,我也不能就这么让他委屈了,八宝,三民,走,你俩跟我去公社,二愣和六在这陪二狗。”

陈耕说着就准备走,二狗赶紧喊他。

“干爹,那个信用社的社长给我写了个条子,拿着就能去贷款两万,他说好的没利息贷款,你把条子也带上顺便把钱给取了。”二狗说着就从身上找条子,陈耕上前赶紧压住他的胳膊。

“你个憨怂,别乱动,给你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听不懂啊,条子在哪个口袋里你说我掏。”

陈耕此刻就像个慈父一般,让二狗感觉心里暖烘烘的。

“就上衣里面的口袋里。”他说道,陈耕就从里面把条子掏了出来。

“本来我准备让二愣给带回去,但是一想贷款还要用公章就让他叫你过来了。”二狗继续说。

陈耕点了点头,他明白二狗这是在担心张二愣靠不住,走的时候他已经把按了公章的证明给二狗带上了,只是这话他当然不能说出来。

“好了,我走了,六,你和二愣招呼好二狗,他再出点啥问题我扒了你俩的皮,要是那个张大全再敢过来欺负人就把他往死里打,咱不欺负人,但是不能让人没完没了的欺负。”

陈耕恶狠狠的说道,转身就带着刘八宝和乔三民离开了病房。

镇政府办公室,张三全的办公室里,他一脸赔笑的看着眼前的陈耕和他背后跟着的两个气势汹汹的村民说道:“这个事情我知道是我大哥不对,我已经给二狗道歉了,二狗也同意不追究责任了,还有你们村的拨款这几天就下来了,我保证不会有问题。”

他说着,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二狗干爹的人。

“我没其他的要求,也不想为难你,我只想让你通报全镇一件事情,就说二狗是个好同志。”陈耕一脸深沉的说道。

张三全愣了一下,把这句话在嘴里嚼了一下才明白陈耕这是要给二狗增加政绩。

姜还是老的辣,陈耕这是在给二狗铺路,如果张三全真的这么做了,二狗就算是真的出名了,往后升官的路上也就顺坦的多了,最少过两年到县上工作是没问题的。

“请问你是二狗的什么人。”张三全看着陈耕问道。“你应该不止是他的村长吧。”

陈耕点点头,知道被他看出来了,于是说道:“我是他干爹,这娃子从小命苦,村里给养大的,前段时间认我做的干爹。”

张三全顿时就明白了,他就说这个村长怎么一直在为二狗说话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理所当然了,如果他有二狗这么好的一个干儿子他也愿意为他做更多。

“二狗这个孩子我也非常喜欢,光是他能够在重伤之时还想着给村里争福利,一点不为自己考虑的这种劲头都应该成为镇里的典范。”张三全顿了一下呵呵一笑看着陈耕说道:“其实这个通报全镇嘉奖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要找出个事实才行,我总不能就这么空口白牙的嘉奖他吧。”

他这是在给陈耕出难题了,也是想看看陈耕究竟能为二狗做多少事情。

只是他没想到陈耕听了这话顿时就说道:“这个简单,村里不是就要上马修路了,这本来就是二狗争来的东西,等他的病好利索一点了让他到工地上去指挥几下,让报社的人来拍几张照片不就了事了。”

这下轮到张三全惊讶了,他可知道修路是多么大的一个功劳,如果背上这个功劳的话陈耕往上升一级到镇里都不是不可能,顿时他就知道陈耕是真的关心二狗,能为他豁得出去。

顿时就佩服的说道:“我真是佩服你了,这么大的一个功劳你都能这么轻松的送出去。”

“我那是给我儿子,我都六十了,就算是有这个功劳还能跑几步啊。”陈耕叹了口气说道,的确,如果他再年轻二十岁的话,他也许真舍不得把这个功劳给二狗,但关键的是他没法再年轻二十岁。

他这也是在给张三全表明态度,表明他愿意不惜代价支持二狗。

张三全听明白了,顿时就点了点头说道:“二狗认你做干爹是他的福气。”

“不,他认我做干爹是我的福气,我能看出来,二狗这娃子有福气,不是个普通的娃。”陈耕立刻就反驳道。

张三全愣了一下,顿时不说话了,他也感觉二狗有福气,出了事情竟然有这么多人关心,还为他争福利,不由就想起自己那个大哥和家里的一群人,他感觉自己和二狗比简直是太委屈了。

因为天黑了,陈耕和刘八宝几个人在县里的招待所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从信用社拿了两万块的贷款急匆匆的回村去了,有了钱,他现在一心就想着那条出村的路,要赶紧回去和村里合计合计怎么修路的问题。

路修好了村里的日子就好过了,他当了十几年的村长最头疼的就是这条路,最想做的事情也是把这条路给修好。

二狗的病房里又冷清了,除了姚花花偶尔过来挑逗他一下就没人过来了,他有时候会无聊的跑过去找刘大宝聊天,就这样日子过去了三天,就在二狗嘴巴都快淡出鸟了想着怎么从医院溜出去的时候,苗翠翠忽然来了。

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脑袋上带着一个黑色帽子,身上一阵的香气顿时让二狗有些浑身发软,下面的大家伙也没没出息的硬了,自从那天姚花花进来偷吃以后二狗就没碰过女人了,顿时就恨不得把苗翠翠给压到床上去正法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装作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想看看苗翠翠的反应。

二狗虽然骨头已经全部好了,但是医生不相信,所以他的胸前还是带着厚厚的石膏板,苗翠翠看到这个石膏板顿时就一阵头晕,颤巍着声音看着二狗问道。

“你咋啦,你别吓唬姐姐。”她说着,火气噌的就起来了,两手插着腰说道:“你放心,张大宝那个王八犊子,我非把他的王八皮给扒了不可。”

“要不是我一直等不到你给我来信感觉不对劲到信用社里打听,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在医院里躺着,你个没良心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我。”苗翠翠顿时眼圈一红眼泪看着就要落下来。

二狗赶紧就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她说道。

“我没事,真的,没事,你看,我好的很呢。”他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扩胸运动给苗翠翠看。

苗翠翠吓了一跳顿时就赶紧把他压到床上,说道:“不许动,伤筋动骨一百天的,你这才几天啊能养好了,好好躺着不敢动,留下后遗症就麻烦了。”

她说道,四面看了看没人,又小声的在二狗的耳边问道:“下面那家伙没受伤吧。”

二狗顿时一阵苦笑的摇了摇头:“没事,那家伙要是有事的话我非要弄死张大宝那个狗犊子不行。”他说着就恶狠狠的骂了起来,想到那天被张大宝踩在脚底下差点一脚踩到脖子上他就浑身的火气,就想把他给弄死。

听到二狗下面的家伙没事,苗翠翠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冲着二狗说道:“你放心,张大宝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她的脸上带着恶狠狠的表情,二狗顿时就知道张大宝没好日子过了。

即便不用特殊能力他都知道苗翠翠心里此时已经在想着怎么收拾张大宝了,二狗当然不会去阻止她收拾张大宝,他乐意看到张大宝被收拾。

苗翠翠说完,顿时就转身过去把病房的门给反锁了然后一脸嘿笑的走到二狗边上,一只手顺着他的裤子就伸了进去,抓住了他的大家伙。

“还是这么大,真美,想死我了。”她嘴里说道,就慢慢的开始脱二狗的裤子。

二狗没有动作,他很明白,他和苗翠翠之间的关系现在纯粹就是依靠他下面的大家伙在维持着,她想要解馋,自己则想要靠着她办事,互取所需,这会他正好火气正大,就让她折腾了。

苗翠翠像是一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女色狼一样,一边脱着二狗的裤子一边在他的腿上不断的吻着,直到把他的裤子给脱掉她才抬起头看着二狗问道。

“没弄疼你吧。”只是她的眼睛里此刻已经全剩下了**,二狗也被她撩拨的有些受不了了,顿时就按住她的脑袋把自己的大家伙往她嘴里塞,苗翠翠挣扎了一下还是给他弄了起来。

一阵潮湿柔嫩的舒服感觉顿时就让二狗眼睛眯着狠狠吸了一口气,苗翠翠的嘴巴小,把他的小头给含进去都有些吃力,她越是用力二狗就越是难受,苗翠翠也感觉到了,顿时就脱掉鞋子爬上床,撩起自己的裙子一只手就朝着自己的泥潭摸了过去。

二狗这才看到她鹅黄色的裙子下面竟然没有穿内ku,这才知道这个色女人来找自己的时候就想到了要让他捅了,顿时就想起身狠狠弄她,却被她给压住了。

“别动,你有伤不能动,我给你坐坐。”苗翠翠说道,就把自己已经水光盈盈的泥潭口对准二狗的大家伙一屁股坐了下去,二狗顿时就感觉到自己被包裹了起来,湿湿的,热热的,舒服的又是直吸气。

“真舒服,再往里面一点,全部吃进去。”二狗对着苗翠翠喊道。

苗翠翠咬了咬牙,又把屁股往下放了一点,却还是不能把二狗的大家伙全部容下,只能一面撑着身子缓缓的运动着一面发着娇喘的声音。

看到她这个样子,二狗顿时就忍不住了,一把就坐了起来把她给抱起来扔到床上狠狠的捅了下去。

苗翠翠本来想说他有伤,但是感觉到他野蛮的样子她也感觉十分舒服,顿时就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驰骋。

二狗是憋了好几天憋急了,苗翠翠也是憋急了,二狗离开几天她心里一直在想着这档子事,一个好觉都没有睡好,顿时就疯狂的迎合了起来。

一个小病房,顿时就变成了一个炮房,里面各种啪啪啪的撞击声,哒哒哒的摇床声乱响,好在**病房的隔音性很好,外面根本就听不到一点声音,不然他们立刻就曝光了。

二狗倒是无所谓,只是苗翠翠的身份特殊,她如果曝光了对她自己的损失简直是无法形容的。

二狗不断的冲击着着,每一次都顶到了泥潭的尽头,忽然,苗翠翠哎哟妈呀的喊了起来:“不行了,弄死我吧,快点,再快点,舒服,弄死我吧,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啊···”

她一声高呼,就瘫软了下来,只感觉浑身都舒服到了极限,浑身都在颤抖,眼睛微微闭着,眼皮不断的跳跃着,二狗也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拥挤的感觉传来,舒服极了,顿时就更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啊,不行了,慢点,受不了了,慢点,慢点。”

他一动,苗翠翠立马就感觉到了,赶紧求饶,但是二狗根本不理她,不断的冲击着,啪啪啪的撞击声和床摇晃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曲美妙的交响曲。

一面冲击,二狗的一只手也伸进苗翠翠的裙子里面狠狠的抓着她胸前的软肉肆意的揉弄着,忽然,他的指头在她胸前的黄豆粒上狠狠的拧了一下,顿时,苗翠翠又是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泥潭里喷射出一股有力的烫水。

二狗忽然感觉到大家伙忽然被一张小嘴狠狠的咬住了,一真舒服的感觉猛然传来让他顿时就受不了了,一声干嚎,一股烫水也同时猛喷了出去。

苗翠翠再次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然后就瘫软在了床上。

躺了许久,她才缓缓的从床上爬起来,把自己的裙子给整理好对二狗说道:“你放心,姐姐一定给你主持公道,你太厉害了,这里的动静太大,我怕过一会肯定有人来查房,我先走了。”

说着,她就匆匆的离开了,只是走路的样子却不是那么自然,二狗顿时就嘿嘿的一笑。

“谁让你自己发sao,竟然撞倒你二狗爷爷枪口上了,不过还是没有完全舒服了。”二狗说着,看着自己依旧坚挺的大家伙无奈的一笑,然后穿上裤子盖着被子睡了起来。

果然,张大宝倒霉了,很倒霉。

他刚刚回到村里就被公安局的人给抓了,理由是猥亵妇女,张大宝努力的想了很久才想起这事是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当是他弟弟出面给摆平了,顿时就叫嚣着说:“你们放了我,我弟弟是张三全,是镇长。”

只是没人理他,他依旧被抓到了公安局里,等到张三全到派出所找到所长问这件事情的时候,所长只是无奈的给他说了一句话。

“怪只能怪你那个混帐哥哥惹到了那个女煞星的头上了,那个女人我都惹不起啊。”

顿时,张三全就只剩下苦笑了,他当然知道所长所说的那个女人是谁了。

“霸王女苗翠翠,张大宝啊张大宝,你他妈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这个女王的主意都敢打,老子都不敢碰她一下。”他顿时就火冒三丈,也不管张大宝了,转身就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