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半仙也要睡女人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19 字数:11400 阅读进度:13/157

第13节第十三章半仙也要睡女人

第十三章半仙也要睡女人

成功的当了队长,陈耕让二狗在村委会的大喇叭上给全村人讲话,二狗对着话筒咳咳的咳了两声,却感觉脑袋一片空白,一个词都没有,不由有些尴尬,不过看着身旁一群人看着自己,他感觉不能弱了风头,顿时就冲着话筒说道。。

“我很高兴成为一队的队长,感谢一队的人对我的支持,我虽然人聪明,但是嘴巴笨,不怎么会说话,但是我给村里保证,我一定会努力发展一队的经济,让一队成为全村最有钱的生产队。”

说着,他又感觉这样说话得罪了村里的其他生产队的人,于是又补充了几句。

“当然,我也希望我们村成为全镇最有钱的村,我当了队长很快就会开始在村里发展大棚蔬菜,一队的所有技术资料都会免费向其他生产队提供,毕竟我们是一个村的。”

想了想,他感觉没话说了,直接说道。

“好了,我就讲这么多,我感觉我身为生产队长应该多干实事才好,说废话又不能当钱花,我的讲话结束。”

二狗最后的几句话可谓的大实话,但是却让陈耕和张牛花都落了个大红脸,还有身边的两个生产队长也是,他们平时在广播里讲话就喜欢连篇废话,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特别是张牛花,她就喜欢在广播上长篇大论,恨不得说一天都不停。

“不错,狗娃,话说的实在,也要办实在事啊,我就是冲着蔬菜大棚才支持你的,你可不能让我失望了。”二狗讲完话就听到一个支持的声音,转过头就看到他曾经的最大竞争对手张牛群正在笑呵呵的看着他。

顿时,他就来了精神,能够被竞争对手承认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牛群哥,你放心,大棚的事情我立马就开始落实,最迟到后天就会拿出确切的方案出来。”二狗信誓旦旦的说道,这句话是给张牛群和他背后的十几个一队队员说的,也是给陈耕和张牛花这的表态,更是对他自己说的。

他清楚,他这次能当上队长,完全就是这个大棚的计划起的作用,所以要提醒自己把这个事情非常在意才行,所以,从村委会出来他立刻就跑到张二愣的家里去找他商量这件事情,毕竟这个大棚的计划是张二愣提出来的,二狗根本屁都不懂。

到了张二愣家,二狗先是看到田萌坐在门口的胡同里洗衣服,身上穿着短袖的汗衫,领子很低,每动作一下胸前就波涛汹涌的动荡一下,二狗居高临下正好能看的清楚,不由下面的大家伙就刺激的硬了起来,为了这个队长他已经有将近十天都没碰女人了,现在顿时就忍不住了,不过好歹他还算清醒,知道自己今天来是干什么来的,顿时就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让自己清醒了起来。

“嫂子,二愣在家吗?”他开口看着田萌问道。

田萌其实早就看到他了,只是看着他一直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的胸脯看,她就没动作,装作没发现让他继续看,甚至还有意的把胸前本来就低的领子拉的更低了,她是想勾引一下二狗,好让他早早给自己“下种”,这几天二狗一直躲着她,把她也给憋坏了,听到他说话,顿时就说道。

“在屋里睡觉呢,你咋啦,刚当了队长就来家里看我,想我啦。”她后半句话的声音压的很低,语气里充满了诱惑,二狗顿时心里就痒痒了起来,一股火气噌的就冲了上来,下面的大家伙鼓得更加厉害了,顶着裤子上边让他感觉生疼。

朝后看了一下空无一人,前面是一个大照壁正好遮住人的视线,他一只手顺溜的就从田萌的领子里塞了进去在她饱满的胸上狠狠抓了一把然后又快速的退了出来。

“小**,这是对你的惩罚,等有时间了再好好疼你,我找二愣有正经事。”二狗嘿笑道,就一面朝屋里走去,一面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喊道。

“二愣,起床了,都几点了你还睡觉,快起床。”

田萌则是在后面低声的笑骂:“你个狗怂,真胆大,就不怕人看到了。”说完,她的眼睛也在门口一阵乱看,就怕被人看到二狗刚刚对她做的事情。

屋里,张二愣睡得正香,昨天晚上他媳妇和发疯了一样的折腾他,他到现在都是腰酸背疼的厉害,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喊他,听声音好像是二狗,顿时他就跐溜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快速穿着衣服一边高声喊道。

“二狗爷爷,二狗爷爷,我起来了,马上起来。”他现在是一见到二狗就满身的兴奋,好在他也就在没人的时候喊二狗叫二狗爷爷,村里现在除了他媳妇就只剩下陈耕知道他冲二狗这么喊,怕是关于二狗的故事立马就多了起来,最少二狗自己编的灶神徒弟这个身份是肯定瞒不住了。

他现在刚刚当了队长,还不想那么出名,顿时就冲着张二愣喊道:“你个狗怂,叫我二狗就好,以后不许叫我二狗爷爷,再敢叫的话小心我晚上睡你媳妇。”二狗说着,就走进了张二愣的房子里。

二狗这句话本来就是趁机逗一下田萌,却没想到田萌的骂声他还没听到就看到张二愣一边穿衣服一边一脸神秘的压着声音对他说:“二狗爷爷,咋啦,你看上我媳妇了,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媳妇个头不高,但前凸后翘的很有料,我在县里睡的小姑娘都没我媳妇的身子抓着舒服咧,你想睡了我给你想办法。”

听到他的话,顿时二狗就一激灵的冒了一身冷汗,原本有些不舒服的鼻子都噌的一下就通了,惊讶的看着张二愣,如果不是用特殊能力看到张二愣的心里不知道自己和他媳妇的事情,他都以为自己和田萌的事情泄露了。

虽然他心里很想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是嘴上还是一副恶狠狠的教训一样的说道:“你个混球,竟然想把你媳妇送给人捅,让你爸妈知道不劈了你。”

不过让二狗没有想到的是,张二愣听到这话只是冷笑了一下,用眼睛偷偷顺着窗瞄了一眼外面的田萌,这才一脸神秘的对眼前的二狗说道:“二狗爷爷,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早就发现我媳妇她不对劲了,以前我带她去县里检查的时候我就感觉她和那个男医生不对劲,后来我检查知道我自己这辈子不能有娃,我就更上心这件事了,结果就让我发现了很多端倪,就这几天我就发现她的身子不对劲,她肯定在村里有其他的汉子。”

张二愣说道,眼睛又往窗外看了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反正是不能生娃,与其媳妇让人家给捅了还不如让二狗爷爷给捅了,最少这样我还能舒坦点,毕竟二狗爷爷你可是灶神爷的徒弟啊,也算是沾着仙气咧。”张二愣一脸讨好的看着二狗说道,眼睛瞄着二狗下面隆起的那一块嘿嘿一笑。“二狗爷爷,我早就看出来你血气方刚的需要女人了,你就别推辞了。”

张二愣不知道的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二狗已经出了两身冷汗了,下面坚挺的大家伙都已经软了,他看到二狗裤裆前鼓起的一团根本就是不坚挺状态的大家伙。

听完他的话,二狗眼睛咕噜的翻了一圈,刚刚他一直在用特殊能力看张二愣的想法,知道他心里没有其他的信九,这个活宝竟然是真的想让自己媳妇从他身上借种,而且他更是看到张二愣竟然知道他自己不能生娃的事情,不过他却也看到了张二愣还有一些小想法,那就是他很怕他媳妇,而且他很想和田萌一起过日子,就只是一心想要个娃。

二狗思考了一下,顿时就装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说道。

“你个混球,这是在教我犯错误啊,还好我脑袋还算清醒没让你给带坏了。”说着,二狗顿了一下,才说道:“村里大棚的事情肯定是你负责的,按说,这个队长的位子本来也应该是你的,我是沾了你的光,你帮了我的忙,也算是我兄弟,兄弟妻不可欺,我知道你想要娃,但是我干出那种事情就怕被人戳脊梁骨啊。”

不过他也没把话给说死了,张二愣的提议对他来说很有诱惑力啊,想到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张二愣的家里睡他媳妇,而且还是他在外面把风让自己睡,他心里就猫爪一样的难受,下面的大家伙再次变得坚挺了起来,顿时就说道。

“其实,如果你非想要个仙种的话也不是没办法,我可以求我师父让他送你个仙种,只是那就要看我师父能不能看上你媳妇了。”二狗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难得的红了一下,在心里念叨了几句:“灶神爷爷别怪我啊,我等会回去就给你上香,借用一下你的名头希望你别见怪啊。”

到底是在村子里长大的,他本身对这些神啊佛啊之类的也是有些相信的。

听到二狗的话,顿时张二愣眼睛就亮了,一拍大腿冲着二狗开心的笑道:“这个感情好啊,这个感情最好不过了,那就是纯种的仙种了,那要有多好的娃啊,二狗爷爷,你就求求你师傅,如果这事能办成了我请你到县里睡姑娘。”

张二愣说话的声音本来就低,最后一句的声音就更低了,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就想再批评他几句,不过他也见过县里的姑娘,一个个都比村里的水灵的多,不由的也心里痒痒,只是看着张二愣那一副猥琐的样子,他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混球,怎么每天净想这些瞎事,赶紧给我把大棚的方案给我落实了,现在我当了队长了,全村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如果这个大棚的事情砸了我非弄个雷把你给劈死。”二狗恶狠狠的说道。

兴许这会天气就快下雨了,二狗的话刚刚说完,天上忽然一声雷声传来,顿时张二愣就被吓得噗通一下坐倒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二狗,他还以为这个雷是二狗召出来的。

“二狗爷爷,你放心,我一定把大棚的事情给弄好,我用脑袋保证一定给弄好,你别用雷劈我。”张二愣现在算是彻底怕了二狗。

二狗自己也感觉自己简直是太幸运了,他当然知道外面的雷不是他召来的,不过看着张二愣的样子他还是满心的欢喜,这个家伙对自己越信服给自己办事就会越用心,他现在就需要一个用心给自己办事的人。

不过他也知道不能把张二愣给吓的太厉害了,顿时就一脸神秘的小声对他说:“赶紧把村里建大棚的规划图给我列出来,村里买大棚材料肯定要去镇里,到时候记得你说过的事啊,虽然镇里的女人兴许没县里的好。”二狗说道,砸吧了一下嘴,舌头在嘴唇上添了添,背着手咧开嘴嘿笑着了一下就走出了张二愣家的房门。

张二愣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顿时也笑了起来。

“半仙怎么了,半仙也要睡女人。”他立刻就明白二狗最后的那句话是啥意思了,一咕噜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二狗的背影说道。

第十四章神仙药

二狗走出门的时候,田萌一直低着头装没看到他,他知道,她是在避嫌,想起刚刚张二愣给自己说的那些话,他顿时就朝着田萌嘿嘿一笑,然后才大步走出了门。

田萌被他弄的一头雾水,不过却也只是以为他想捅自己了,不由心里又开始痒痒了,下面的泥潭里竟然飞快的流出了水,按说她今年距离女人三十如虎的年龄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下面的泥潭的需求一点也不少,让二狗捅了以后更是天天都在想着他的大家伙,只是她自己男人下面的东西也实在是不给力,这几天尽管张二愣天天让她给折腾的要死要活但她还是不能满足。

从张二愣家里走出来,二狗就往陈耕家里走去,没有当队长的时候他总是对队长这个名头带着一丝神秘的感觉,总是觉得当了队长就了不起了,等他现在当了队长了才发现当队长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了。

到陈耕家,陈耕和张牛花正坐在院子里说话,看到他进来,顿时就给他打招呼。

“狗娃,过来坐,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商量你的事情,你现在是队长了,再让你看果园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你看看村里谁合适,就把果园给他看着,以后你就专心带着队里弄你的大棚。”陈耕笑着说道,二狗顿时就是一愣,摇了摇头,他早就想过这茬事了,心里有谱。

“不了,干爹,果园还是我自己看着吧,别人看我不放心,再说看个果园也没啥事,还有个睡的地。”他笑着看着陈耕说道,心中却在想如果他不看果园的话想要捅女人都没有一个窝,他家的老房子早就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了,在陈耕家里就更不现实了,陈耕如果知道他和那些女人乱搞的话怕是会把他给打死。

他清白一世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些苟合的事情了。

陈耕顿时一愣,只有张牛花的眼睛里闪着亮光,她似乎想到了二狗的想法,顿时就嘿嘿一笑看着陈耕说道。

“陈哥,二狗既然对果园有感情你就让他继续看吧,反正果园里的东西也快收完了。”

她说着,看着二狗的眼神充满了媚意,二狗顿时就感觉到了,知道这女人是想让自己捅了,他自己憋了好几天心里也早就忍不住了,顿时眼咕噜一转,想到了一个主意说道。

“干爹,我也正好有事,果园里的果子这几天都熟的差不多了,让张主任和我一起到地里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组织人开始摘吧,今年的果价行情还行,早早卖了早早收钱。”

听到二狗的话,陈耕也是点了点头,他前几天带二狗去镇里改年龄的时候专门问过果价,知道今年的果价很好,顿时就说道。

“牛花,那你就跟二狗到地里转一圈看看,能收就早收了,村委会一年就指望这些果树地的收成开销咧。”

他不知道二狗的小心思,但是张牛花却知道,听到陈耕的话,顿时看着二狗的两只眼睛都快柔出水了,她当然知道二狗让她到果树地看果子有没有熟只是一个借口,最主要的借口就是想捅她了,看着二狗裤裆下一大块隆起的东西她想不知道都难。

顿时她就点了点头和二狗一起走出门往果树地走去,直到出了村,看到身边没人了,她才挑逗的看着二狗说道。

“咋啦,想我了啊,我也想你了,这段日子我天天做梦都想你的大家伙,只是家里总是有人我也不敢出去,大民那东西根本就不行,我昨天折腾了他一晚上都没能舒服了。”张牛花说着,一只手在二狗的屁股上就狠狠拍了一下,她下面的泥潭里的水此刻已经泛滥了,恨不能马上长了翅膀飞到果树地里去。

“你个**,等会看我不捅死你。”二狗也朝着她的大屁股拍了一把,恶狠狠的说道,心里也痒痒着,大家伙坚挺起来顶的他生疼。

好在果树地距离村里也不远,几分钟的路,到了果树地,二狗给黑狗打了个招呼就一把搂着张牛花进了小房子里,一把把她给推到在床上,伸手就去扒她的裤子。

张牛花也是憋急了,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就朝二狗身上扑去,看着她身上白花花的肉,二狗顿时就再也忍不住,一把就朝她的泥潭摸去,顿时就感觉到手心上全部都是水,知道这女人也想要的厉害。

只是脱了裤子他却忽然不想那么早的让张牛花舒服了,只是用手在她泥潭口的绿豆粒上捏来揉去的,一阵阵刺激的感觉顿时就让张牛花浑身都在发抖。

“赶紧,赶紧捅进去,痒得厉害,好弟弟,求你了。”她竟然开始求饶了,果然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张牛花此刻的火气被撩拨了起来,看着二狗的大家伙眼睛都红了。

看着她的sao样,二狗也不客气,顿时身子往下狠狠一压,跐溜,一下子全根而入,顿时张牛花就冷气直吸,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二狗也感觉到一阵窒息的感觉传来,差点就直接流水,狠狠吸了一口气才稳下心神。

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好几天没碰女人的缘故,缓了一会他才缓缓的运动了起来,这个时候张牛花也缓过气了没好气的就朝二狗骂道。

“你个没良心的货,竟然一下子就全部进去了,要不是老娘的泥潭深换了别的女人一准让你给捅死了。”

二狗也是嘿嘿一笑,他就是知道张牛花的泥潭比较深才敢这么干的,换了其他几个他睡过的女人,即便是黄大脚他也不敢这么干,她肯定受不了。

他也不说话,就只是加速运动了起来,一双手也在张牛花胸前的黄豆粒上拧巴了起来,顿时张牛花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激从上身下身一起传来,她感觉自己简直是要升天了,不由就狠狠的抱着二狗的身子迎合着他运动了起来。

她这一动,二狗顿时也感觉到一股舒服的感觉,顿时速度就更快了。

或许真的因为好几天没捅女人了,二狗这次不过短短的四十多分钟就感觉到大家伙上传来一股强烈的刺激,不由就快速运动了起来,张牛花此时却已经受不了了,感觉到他也一样,顿时就赶紧扭动着屁股努力的迎合着,二狗顿时就感觉到一股更加强烈的刺激传来,加速运动了几十下,一股热流就朝着张牛花的泥潭中央喷了过去。

“喔”他发出一阵舒服的感觉,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好几天了,他终于又舒服了一次,简直是立刻就感到神清气爽。

张牛花也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叫声,一股热流也迎着二狗的大家伙流了出来,二狗被她一刺激,浑身再次颤抖了一下。

良久,两个人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黑狗忽然汪汪汪的叫了起来,二狗和张牛花顿时都是一惊,二狗顾不上做其他顿时就赶紧拉起衣服就往头上套,张牛花也是赶紧穿起了衣服。

夏天的衣服少,二狗不到半分钟就穿好了衣服,抬起一根指头对张牛花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就顺着窗户往外面看去,却看到村头的王二憨正探头探脑的站在果园的门口,眼睛看着黑狗一脸的热切。

顿时,二狗就感觉到不好,这个家伙怕是要打黑狗的注意啊,回头看到张牛花也已经把衣服给穿整齐了,顿时他就打开门抬起头挺着胸走了出去,一脸正气的朝着王二憨喊道。

“王二憨,你站在果园门口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偷果子吃啊,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赶紧给老子滚蛋。”二狗吓唬着他说道,特殊能力却在看着他的想法,只是一看,他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他赫然在王二憨的脑袋里看到一个让他惊讶的事情,这个家伙竟然在打他的梦中情人王花的主意,而且他来果园真的是想打黑狗的主意。

原来,这个王二憨的祖上曾经是个赤脚郎中,在动乱年代被人给打死了,但是却留下了一纸叫做“神仙药”的药方,这药号称能够让男人变成种马,让贞女变成荡妇,神奇无比,只是这药里面有一味非常重要的材料就是要用黑狗的狗鞭入药,王二憨也是在家里收拾东西忽然发现了这个药方,他没媳妇,旱的太厉害,顿时就想要用这服药去糟蹋谁家一个姑娘,而离他家不远的王花正好被他给看上了。

这不,他心想二狗刚刚当了队长应该不在果园里就偷偷的摸了过来,想要把黑狗给弄死偷走狗鞭,不料却被二狗给发现了,顿时就灿灿的笑着冲二狗说道。

“狗娃,这话不能这么说,这果园算是集体资产,我也是集体的一部分,吃一个果子也不算过分吧。”

说着,身子却在不断的往后退,黑狗得到了二狗的指示顿时也发疯一样的冲王二憨叫了起来,王二憨顿时心里就一阵害怕,急忙转身就朝村里跑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二狗知道了他的想法,特别是他万不该竟然打上了二狗梦中情人的主意,王花可算的上是二狗的逆鳞,他是绝对不吮许任何人碰她一下的。

“王二憨,你死定了,竟然敢打王花的主意,看我怎么弄死你。”二狗在心里恶狠狠的想到,然后冲着黑狗说道。“记住刚刚那个家伙,他想把你给吃咯,把你下面的家伙拿去下药,见了他就往死里咬,不用留情。”

黑狗能听懂他的话,顿时看着王二憨的背影就露出了恶狠狠的狗式愤怒表情。

这个时候,听到外面没动静的张牛花也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看着二狗不住的拍着胸脯,显然,她被吓到了。

“好险啊,差点就让人给看到了,老娘差点让你给害死了。”她翻着白眼看着二狗,然后作势到果园里饶了一小圈,这才对二狗说道。“看来这果园里的果子是能收了,我回去和你干爹商量下就招呼人开收。”

然后她又朝着果园外看了看,确定没人,这才朝二狗又埋怨了几句这才朝村里走去,只是兴许她刚刚真的是满足了,走的时候脸上都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她走了没多久二狗又叮嘱了黑狗几句也朝村里走去,知道王二憨要打王花的注意,他顿时就再也坐不住了,王花可是他内定的媳妇,他不吮许任何人伤害到她。

第十五章少了狗鞭

越是往村里走,二狗心里就越是不放心,他知道这几天王花正好刚放了暑假一直在家,心里就担心王二憨已经把神仙药给弄好了对王花使坏,这十里八乡的又不是只有他这果园里有一条黑狗,王二憨的药引子并不难找。

到了村里,二狗直接就先朝王花家里走去,进了门,王花的父亲王大有就看到了他,冲着他就喊道。

“狗娃,咋想起到叔这来了,我还以为你当了队长就不认识我这个叔了。”

二狗的爹和王花的爹是一个姥爷,这层关系他是知道的,平日里他到王花家里见了王大有就经常叫叔,听到他的话,顿时就赶紧笑着说道:“叔,哪能啊,我就算是当了县长也是你侄子啊。”

他这句话顿时就让王大有感觉心里舒坦的很,点着头说道:“叔知道,就和你开个玩笑,你来找花的吧,花在屋里写作业。”

二狗笑了笑,一溜烟就跑到屋里去了,到了屋里,就见到王花正趴在桌子上非常认真的在写字,看到他进来也没动作,显然是入神了。二狗也不打扰她,就坐在一边傻笑着看她。

过了好大一会,王花好像是写完了一页作业,这才看到了身边盯着她看的二狗,先是脸一红才说道:“你来干啥啊,我爹知道你来么。”她说着,眼睛就往院子里看,就看到王大有正蹲在院子里抽旱烟,不由就有些焦急的看着二狗。

“你见我爹了没,我爹给你说啥了没。”

二狗一愣,不知道她做这幅样子是干啥,点着头说道。

“见了,就打了个招呼啥也没说,咋啦,你是不是和你爹说啥了啊。”他看着王花笑着说道。

王花这才松了一口气有点心不在焉的冲他“哦”了一下说道:“没说啥,没事,是了,你来干啥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你来我家一次。”她说道,语气里竟然有些怪罪二狗的意思,二狗感觉到了,顿时就笑了,他知道王花心里是有他的。

“没啥,想你了就来看看你,你这不是经常不在家么,这几天你放假我又在忙着选队长的事情,所以就没来看你,你别怪我啊,我以后天天来看你。”二狗保证一样的说道。

“谁稀罕你来看我啊。”听到他的话,王花顿时就不依了。“我只是担心我爹会乱说啥,不过你现在当了队长了,我爹应该对你也挺满意的。”

二狗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有心用特殊能力看看她在想啥,只是想了想又感觉这样对王花不尊重,就作罢,忍着心中的疑惑又和她聊了一会天,这才转身准备走。

他过来本来就是来看看王花有没有出啥事,这下看到她没事,才完全放心了,转身刚走出院子就听到王大有在喊他。

“二狗,记得啊,给叔留一个好棚,花明年就高三了,可能要考大学,考上大学了开销就大了。”王大有没有说下去,但是二狗已经明白了,点了点头说道。

“叔,你放心,花的事就是我的事,大棚我一定给你留个好的,过段时间我还要弄蘑菇棚,也给你留一个,你感觉咋样。”

听到二狗的话,王大有顿时就来了精神,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他问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哄你啊。”二狗赶紧保证一样的说道,然后又看了看背后一脸通红的花,傻笑了一下对王大有说:“叔,我走了,村里还有事呢。”

然后又给王花打了个招呼,这才离开,却没有去村里,而是直接朝王二憨的家里走去,离得远远的,他就停下脚步,蹑着步子慢慢走到王二憨的门前,看到他家大门紧闭,上面挂着锁,顿时心里一沉,他知道王二憨可能这会已经跑到外面找黑狗去了,顿时他就着急了。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主意,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转过身看了一眼王二憨的家门低声的自言自语道:“王二憨啊王二憨,你千不该万不该打王花的主意,这次看我怎么整死你。”

然后他就背着手朝陈发树的家里走去。

陈发树四十多岁,和王大有是一辈的,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养猪户,他能够出名最主要是因为他家有两头老母猪,产的猪仔成活率很高,很好养活,二狗到他家去就是奔着他这两头母猪去的。

到了陈发树家里,陈发树正在喂猪,看到二狗过来,顿时也是很热情的放下手中的猪食迎了上来。

“二狗,咋有功夫跑到我这里来了啊。”陈发树拍了拍身上看着二狗说道。

“没啥,陈叔,我就是过来问问你这猪粪多不多,我不是准备带着队里搞大棚蔬菜,到时候肯定要用很多猪粪做底肥。”二狗想了一个理由说道,眼睛却在不住的看着猪圈里那两头膘肥体壮的老母猪,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光。

陈发树听到二狗的话顿时就愣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一阵欣喜的光芒低声的看着二狗问道:“二狗,听说这蔬菜大棚很挣钱啊,能不能给叔也留一个棚啊。”

二狗一愣,顿时就知道了原因,陈发树是第二生产队的,二狗现在是第一生产队的队长,就算是搞大棚也肯定是光顾着一队的人,不过想到要弄大棚的确需要很多猪粪做底肥,二狗顿时就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做主给你留一个棚,但是你的猪粪我要全部拉走,当然,该是多少钱我们队里不会少你一毛钱的。”

陈发树一听,不少自己一毛钱还给一个棚,当然满心欢喜的答应了,他的猪粪卖给谁都是卖,再说,现在的猪粪便宜的要死,一车猪粪才给五块钱,他也不在乎这五块钱,顿时就豪气的说道。

“要啥钱,不要,你要能给叔留一个棚,叔这猪粪全部送你了。”

二狗也知道猪粪不值钱,顿时也没推辞,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只是走的时候又仔细的看了一眼陈发树的两头老母猪,心里不住的冷笑。“王二憨啊王二憨,你不是想用神仙药欺负我家王花吗,我就让你换个对象,搞死你。”

回去的路上,他正好碰上了王二憨,他背着一个麻袋,眼神慌张,看着二狗也不打招呼,颤抖着手打开自己家的家门就钻了进去。

“咣当”“咯噔”两个声音传来,显然是他在里面把门给反锁了,顿时二狗就猜出来他背的肯定是不知道从哪偷的黑狗,钻在家里肯定是在造神仙药。

只是他把门在里面反锁了,二狗在外面进不去心里就着急了,想了想,他赶紧就冲家里跑去,刚到家里就冲着陈耕说道:“干爹,我刚刚看到王二憨不知道偷了谁家的狗背到自己家去了,你说这事我们管不管啊。”

陈耕正在和张牛花说话,听到这话,顿时就噌的站了起来一脸怒气的说道。

“这个憨怂,一天就知道惹事,咋能不管,人家找上门了还不是找村里的麻烦,走,跟我去看看。”陈耕说道,就走到门口扯起嗓子喊道:“三民,八宝,在家么,在家就出来跟我办点事去。”

陈耕现在是完全相信二狗的,特别是二狗当了村长后,他对二狗的话就更加相信了。

不多久,乔三民和刘八宝就跑了出来,乔三民是个愣货,看到陈耕一脸的怒气顿时就问道。

“叔,啥事,要不要我带个锄头去。”

陈耕摆了摆手。

“不用,没那么严重,跟我走就好,王二憨那狗怂不知道偷了谁家的狗,我要去看看。”说着,他就迈起步子朝王二憨的家里走去,二狗和乔三民刘八宝在后面跟着,张牛花也紧紧跟着,她是村委主任,村里出了事她也要操心的。

到了王二憨家,看到他家大门紧闭,陈耕顿时就喊乔三民。

“三民,把他家的门给我叫开。”

乔三民应了一声,顿时就在王二愣的门上狠狠敲了起来。

他的力气大,咚咚咚的声音震得人耳朵生疼。

“王二憨,开门,村长来了。”他冲着门里喊道,顿时就听到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传来,然后是一阵脚步声。

门开了,王二憨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丝惊慌,看着眼前陈耕带队的一群人,他一时竟忘了说话,二狗则立刻就朝着他家里冲了进去,他顿时就赶紧挡住,只是哪里能挡住,只是在后面喊道。

“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只是这时就听到二狗在喊道:“找到了,这不是狗的尸体了,好大的一条黑狗啊,王二憨,你造了多大的孽啊。”二狗一脸愤愤的说道,眼睛却在四处乱瞄,因为他发现黑狗的狗鞭已经不见了,终于让他发现在王二憨房里的桌子后面放着一个陶瓷的坛子,按照他从王二憨脑袋里看到的神仙药的制造方法,他知道这神仙药是要炮制的。

顿时,他就感觉那个坛子肯定是有问题的,只是这个事情他肯定是不能说的。

这个时候,陈耕等人也看到了这个黑狗的尸体,顿时,陈耕就气的浑身发抖,冲着身边的乔三民就喊道:“三民,把这个憨怂给我拉到村委会去,八宝,你把这死狗拿袋子装好也拎过来。”

说着,他就转身出门,乔三民则是一把在颤抖着不敢说话的王二憨脖子后面一抓,拉着他出门,刘八宝找了个袋子把死狗装着跟上,只有二狗站在原地没动,四处乱看,好像是在探索什么,张牛花看到他的样子,顿时也没走,等到几个人都走了,张牛花才看着一脸神秘的二狗问道。“你到底在这找什么宝贝啊。”

二狗对着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跑进去把那个陶瓷坛子拿出来,打开往里面看了一下,顿时就看到了一条黑狗的狗鞭正泡在坛子里,边上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中药,顿时就知道自己找对了。

名副其实,神仙药的作用还真的是非常的大,放的少了只是催情的药,男的吃了硬如铁,女的吃了sao如狐,只是只要吃的药稍微多一点,直接就变成了男的发疯,女的发浪了。

“你难道没发现刚刚的死狗身上少了什么东西吗。”二狗神秘的冲着张牛花笑着说道。

张牛花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愣,她还真没注意,顿时就一脸好奇的问道:“少了啥?”

“少了狗鞭。”二狗嘿嘿笑着说道,张牛花顿时眼睛就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