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黑狗不是人

小说: 乡村美色 作者: 野战草地 更新时间:2015-01-25 09:35:17 字数:3436 阅读进度:9/157

第9节第九章黑狗不是人

看到张牛花愣住的样子,二狗也装作愣住了,和在刘巧面前做的一样,赶紧捂住自己的大家伙背过身子,一只手匆忙的就要提裤子。。

“嫂子你怎么又回来了,你赶紧到房子里去。”他冲着张牛花急急的说道,好像真的害羞一样,不过张牛花却没有到房子里去,和刘巧做的一样,她也几步走到二狗的背后,一把把他给抱住,一只手顺着他的裤裆就塞了进去,一把抓住了他的大家伙。

“好大,好热,你个狗娃,怎么真长了这么一根驴求啊。”握着手上的东西,张牛花感觉自己浑身都软了,下面的泥潭里水流的更欢了,不过二狗却还是要继续装,他赶紧从张牛花的怀里出去,一只手提着裤子胆小的看着她。

“嫂子,那样不好。”他或许是因为激动脸上变得通红,给张牛花看着则是感觉他是在心虚害怕,顿时就宽慰着给他说道。

“没啥不好的,家里又没人,没人能看到的,你给嫂子捅捅泥潭,嫂子支持你当队长好不好。”张牛花顿时就拿出了自己的筹码诱惑道。

二狗顿时眼睛就亮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顿时就装作太惊讶提着裤子的手忽然放了下去,裤子再次落在了地上,不过这次却没露出大家伙,只是露出了一把花布裤衩,虽然因为大家伙太大还是有一截从裤衩上头钻了出来露在空气中。

“真的啊。”他惊讶的冲着张牛花说道,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露在空气中的那一截大家伙。

“真的,真的。”张牛花说道,竟然一把把二狗给抱了起来往房里走去,二狗被她给弄懵了,竟然忘了说话,直到进了房他才惊讶的看着张牛花。

“嫂子,你可真猛。”他由衷的说道。

张牛花顿时就笑了,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二狗媚笑。

“等会嫂子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的猛。”她笑道,脱下自己身上的上衣,一对一只就有小西瓜一样大的胸露在了二狗的面前,二狗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个镇长秘书会被张牛花给勾引了,她真是一朵牛花啊。

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张牛花的胸竟然没有丝毫的下坠,看上去饱满圆润,很是好看,甚至比田萌的胸都好看。

顿时他就再也忍不住了,三下五除二就拨了自己的衣服,抱着张牛花就朝着她胸前的黄豆粒上咬了过去,张牛花多半个月没碰男人了,怎么受得了,顿时就一把把他压在身子下面,一双手死死的抓着他的大家伙上下套弄着,嘴上激动的说道。

“好大的家伙啊,就我这泥潭我都担心吃不下去。”

不过她虽然这么说着,还是抬起屁股自己对准坐了下去,只是也没敢一下子全部进去,只是进去了一半左右她就感觉浑身发软,再也撑不住趴在二狗的身上。

“好粗,仙人啊,你怎么能生出这么一根大家伙,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嘴里胡乱的叫道,再次狠狠用力,竟然一口把二狗的东西全部吃了下去,二狗顿时就感觉到一阵温暖的感觉传来,舒服极了,比在黄大脚身上都舒服,或许是因为张牛花的屁股比较大,把二狗的东西夹的特别紧,他舒服的闭着眼睛狠狠吸了几口气才平稳了心跳。

张牛花也在倒吸气,一下子把二狗的东西全部吃进去她也感觉不好受,终于舒服了一点才缓缓的运动了起来,坐在二狗身上不断的抬着身子,一对大的吓死人的胸不断的在二狗面前晃来晃去,二狗两只手竟然抓不住其中的一只。

张牛花现在完全是失去了心智,她满心了就只有身下泥潭里的一根棒子了,不住的摇晃着,不住的运动着,二狗也乐的她在上面动作,给他省了很大的功夫。

“嫂子舒服吗。”二狗看着她浪荡的样子嬉笑着问道。

“舒服,舒服,这辈子也没这么舒服过。”张牛花摇晃着屁股,一边哭了起来,满脸的泪水,满脸的陶醉,显然是舒服的厉害。

二狗对这一幕早就习以为常了,他发现女人在舒服的厉害的时候总是会哭。

终于,二狗感觉到夹着自己家伙的泥潭里喷出了一股热水,然后猛地一缩,一阵舒服到极限的感觉传来,他差点就直接喷水了,不过还是忍住了,看着趴在自己身上软塌塌的张牛花,嘿笑了一下,一把把她翻过来,趴上去就运动了起来。

他今天要好好报复一下这个sao女人,她敢写自己,自己就要让她付出代价。

他一深入,张牛花顿时就醒了过来,两只眼睛瞪得铜圆看着二狗。

“慢点,慢点,让我歇会,捅死我了,你个小冤家,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啊。”张牛花受不了的喊道,不过下面传来的一阵阵酥麻的舒服感觉很快就让她闭上了嘴,开始传出了嗯嗯啊啊的爽叫声。

听到这声音,二狗顿时就打了鸡血一样的快速运动了起来,张牛花顿时就感觉刺激的厉害,不由的再次哭了起来,二狗被她的哭声再次刺激,下面的家伙竟然再涨了一圈,张牛花顿时浑身就颤抖了起来。

“不要,不要了,太大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想要推开二狗,却被二狗狠狠的抱着,不要命的捅着,嘴里还不住的说道。

“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写我,还敢不敢不支持我。”二狗就是要在现在教训下张牛花,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让她不敢再写自己。

“小祖宗啊,我哪里敢写你啊,那不是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厉害啊,轻点,轻点,不弄了,我真的受不了,泥潭都被你给弄坏了。”张牛花求饶道。

二狗却不理会,依旧继续着,张牛花下面给他带来的舒服感觉让他舍不得起身,这种被夹的紧紧的还带吸的感觉只有刘巧给过他,但是刘巧的屁股却没有张牛花这么大,捅起来根本就没有张牛花舒服。

又弄了个把小时,张牛花又昏过去了一次,二狗这才放松了下来,一股热浪直接冲进了张牛花的泥潭中央,张牛花顿时就浑身一颤,身体僵直,死死的抱住二狗,这一刻她感觉到的舒服是她这辈子都没感觉过的舒服,她甚至都感觉自己被二狗捅这么一次她这辈子就已经知足了。

缓了一口气,二狗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变黑了的天,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张牛花的身上爬了起来,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穿上裤子。

“嫂子,我当队长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得先回去看果园了,这大晚上的,果园万一给人偷了我就麻烦了。”二狗说着,也不管床上躺着的张牛花,转身就走,张牛花有心想要骂他几句却感觉浑身瘫软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只能在心里骂他。

第二天一大早,陈耕就到果园来找二狗,带着他坐着公交车到了镇上。

二狗经常到镇上来,对这里的一切也不怎么稀奇,径直就跟着陈耕直接到了派出所,说明了缘由后,到了户籍科,一个中年女人接待的他们。

看到眼前这个瘦高瘦高脸上长着几个麻子但总归还算好看的女人,二狗心里就开始胡乱想了。

“为啥每次给我办事的都是女人,难道老天知道我长了一个大家伙需求大故意给我送来这么多的女人让我日呢?”

当然,他乱想归乱想,前面有陈耕在办事。

“这年龄已经十几年了都没过来改怎么忽然想要把年龄给改大啊。”女人盯着二狗问道,陈耕赶紧碰了碰二狗,二狗顿时反应过来看着女人说道。

“哦,我爹想让我早点结婚,可是法律上说年龄不够不能结婚,这才想要把年龄给改回去,这样就能早点结婚了。”二狗故意装出一副傻笑的样子说道,然后又碰了碰陈耕。

陈耕也赶紧说道:“没错,是这个理,这娃子当初生了以后过了两年才立的户口,所以年龄就虚了,这不是国家都说了要实事求是嘛,然后我就想着要把娃的年龄给改回来。”

陈耕笑着说道,对二狗的机灵很是满意。

女人顿时一愣,也点了点头,她也算了算时间,二狗出生的那个年月正好是个不好的年月,那个时候一切都是乱七八糟的,好多资料现在都无法查证了。

“理由是很充分,你的材料也很齐全,但是我还是不能给你办理这个事情。”女人说道,二狗的脸顿时就变了,他还指望着改年龄当队长呢。

“都齐全了怎么就是不能啊,这是为啥啊。”二狗顿时就说道,陈耕却好像明白了什么,看着女人说道。

“我知道现在上面有政策改年龄没那么简单了,但是也没那么麻烦不是啊,镇里给开个证明大不了我到县里再跑一趟就是了。”陈耕是老干部了,对政策的事情还是非常清楚了。

女人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的,镇上现在还能办,只是对名额卡的很严,我是感觉他完全没必要改年龄才这么说的。”她说道,脸上露出很刻板的笑容。

二狗顿时就怒了,站起身来看着女人认真的说道。

“这怎么可以啊,年龄这个东西,多大了就是多大了,我总不能和黑狗一样不把自己的年龄当回事吧。”他拿自己果园里的黑狗和自己做比较,女人却把黑狗当做了一个人,她自己村里就有人叫黑狗。

“黑狗是什么人啊?”女人疑惑的问道。

“黑狗不是人。”二狗立刻就说道,陈耕在边上顿时就笑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