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世间有真仙,我为地上仙! 第237章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第一更)

小说: 现代修仙录 作者: 金丹大道 更新时间:2015-02-20 16:48:08 字数:2237 阅读进度:246/2883

第237章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第一更)

又是一道刀光劈来,叶枫自是很容易就躲过。

如此反复,‘将忍’根本就拿叶枫没有办法。想叶枫一个先天大成的高手与他一个相当于化劲水准的打斗,他还能举着刀向叶枫砍去已经是难能可贵,吃了足够多的豹子胆了。

看着叶枫不断躲闪‘将忍’的攻击,似乎有玩耍之意,蹲在树上的德库拉终于变的不耐烦。

“好了,送他上路吧。这边的动静太大了,刚才遇到的那些小毛孩估计要过来了。这群死矮子,自以为学了点邪术就以为天下无敌了?真是群脑袋被烧坏的家伙。”

“我们赶快解决了他,找个干净的地方吧。”变的恐怖狰狞了的‘将忍’让奉行优雅之道的德库拉看的直皱眉,于是催促起叶枫来。

他说的是实话,这么大的动静,景区这边巡查的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更何况刚才又有那么多人自爆,那声音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很显然,德库拉也挺着急的。

他是想看看这个施展了邪法之后的‘将忍’实力究竟提高了多少,要花多少工夫干掉他。以此来判断,要是‘上忍’来施展会有怎样的威力,自己对上了有没有胜算。

他和天照神社可还有一些过节的,保不准什么时候碰上了‘上忍”也来这么一出。

“你不要食物了?他满身是血,不正好合你胃口?”全当德库拉什么都没说,叶枫皱了皱眉头,抬头疑惑的问道。

“呸现在他的鲜血肮脏至极,要是吸了我铁定会肚子痛的。干掉这个狗咋种,干掉这个肮脏的家伙……”听叶枫这么一问,顿时勾起了德库拉的伤心事,他郁闷的翻了个‘白眼”气急败坏的要求赶紧干掉‘将忍”全无之前优雅的形象。

看来,这些人自爆的行为确实是激怒他了。

“那就解决了他。反正他们的这个所谓忍术我也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躲过一次‘将忍’的斩击,叶枫退到一边,只是脸有异色。

“呵呵,你可不要妄想逃跑,就乖乖当我们的磨刀石吧”德库拉眼见‘将忍’血色的目光闪烁,似欲逃跑,从树上迅速下来,身影刷刷连闪,堵住了‘将忍’逃跑的路线。

“想杀我?那也要你们付出代价才行”

‘天罡大阵’的力量涌入‘将忍’的身体之后带给了他强大的自信。

见自己被两人堵住,逃生基本无望,‘将忍’双目血红更盛,手上也附上了一股淡淡的血色,那是那些‘忍者’自爆后形成的血雾所带来的,一刀斜斜劈出,目标直指叶枫。

不再仅仅是刀光,空间一颤,夜空中突兀的出现一道血红的刀气,离刀而出,急速斩向叶枫。转身,冲向德库拉,又是一刀斜斜劈出,依旧是一道血红刀气闪过,照的夜空血红。

‘将忍’借助‘忍阵?天罡’之力,暂时拥有了与先天高手相争的力量,而且力量还十分诡异,可以离体而出,令人防不胜防。

只是,叶枫不是初入先天,而是先天大成。德库拉也不是普通的血族,而是亲王级的血族。

叶枫不再躲避,先天真元自手上亮起,覆盖在手上,眼睛一扫迎来的血红刀气,抓住了飞来的轨迹,轻轻的伸出右手一抓,‘嗤嗤’之声不断,血红刀气扭动不止,最后还是渐渐消散。

另一边,德库拉也是用手将刀气抓住,只不过他凭的却是他强悍异常的**。

血气在德库拉眼前四处乱窜,德库拉皱着眉头,左手指甲冒出寒光,往刀气上一划拉,顿时刀气被切散,最后也消失无影。

“多肮脏的血腥味”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等‘将忍’走近德库拉身边,德库拉就已经将刀气切散,看着‘将忍’到来。

“叶枫,他交给你了。与这么脏脏的生物动手真是我的耻辱啊。”德库拉似有某种洁癖,竟然没有阻拦‘将忍”任他从身边奔过。

眼看着‘将忍’往远处的林中奔去,叶枫冷冷的诡异一笑。

前奔的‘将忍’也没料到德库拉会放过他,他的脸上露出了得以逃生的一丝喜悦笑容。只要拉开足够的距离,以他现在的力量就有希望从他们两人手中逃脱,毕竟他可是一名忍者,擅长隐匿逃脱之术,有许多手段能让别人发现不了。

不过前提是,与那两人拉开足够的距离,让他隐藏起来。

只是他的这个笑容很快就凝固在脸上。

敏锐的耳多捕捉到了一丝异动,心中警兆大起。

眼见身前无形的空间波动泛起,‘将忍’大惊,停下脚步。

“你想去哪?我说过了,不要试图逃跑。”叶枫面无表情,突然出现在‘将忍’面前。

转身,右手旋动,翻转,动作一气呵成。

空气被搅动,气流暴虐四散,叶枫三百六十度转过身来,一掌直直拍出,重重击中‘将忍’胸口,‘将忍’根本都来不及反应。

夜空中响起‘砰’的一声,声音很轻微,就见‘将忍’一口血箭吐出,如坐火箭般向后倒射而去。

倒飞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而后,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易经十八道’神通之一:龙战于野

站定身形,叶枫眼角瞥了一眼德库拉,眼中寒光一闪即没,道:“你似乎忘了自己的处境啊我亲爱的伯爵大人”

德库拉听到这里,顿时打了个寒颤,满身寒意,即使是体内冰冷的鲜血也无法阻止这股冷意的蔓延。心中一慌,知道自己总是肆无忌惮的行为触怒叶枫了,他有些不满。

脸上闪过一丝惧怕,喉咙里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是没有开口。电}}脑访整*理]

咦?

还没死

轻咦一声,叶枫向‘将忍’倒地处望去。

‘将忍’吃力的挣扎着爬起来,满口粗气。他的胸膛凹陷,满身血污,显然是受了重伤,只是他的一双眼睛血光闪现,紧紧盯着叶枫,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吼声,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受了伤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