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2章 季欣欣怀孕了!1

小说: 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 作者: 熊猫芃芃 更新时间:2018-11-09 00:19:19 字数:2272 阅读进度:2603/2617

很快食材就送过来了,孟星寒开始准备爱心晚餐。

他冲着盛雪落说道:“你去搬个小板凳过来陪着我。”

盛雪落回应他的则是一个白眼,然后蹭蹭蹭地跑回房间里面去。

像个土财主一样地爬到床上,拿出手机开始……玩!

孟星寒好笑地看着她得意洋洋的小模样,笑了笑,然后埋头开始给她准备爱心晚餐。

用过晚餐后,盛雪落就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

这一整晚的经历,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导致了第二天早上孟星寒抱着她离开酒店的时候,她还是昏昏沉沉的,完全没有睡醒。

孟星寒紧紧抱着她,让她睡在他的怀里安稳一些。

将她抱上了私人飞机,他们再次启飞。

一路上,看着怀里的小丫头香甜美好的睡颜,孟星寒的心里有一种被填得满满荡荡的感觉。

真想一辈子就这么搂着她,这是他记忆里从来都没有过的幸福。

他想在他失忆以前,他一定也是非常喜欢她。

在他内心的直觉就是这样告诉他的。

只是可惜回去孟氏庄园之后,因为孟星寒失去了部分记忆,需要适应,而且还有这段时间落下来的一大堆工作,于是孟星寒一下子就变得忙碌起来了。

这一忙又是一个月快过去了。

这一天,孟星寒总算找到了机会,坐下来好好的陪盛雪落吃一顿饭。

然而,管家却神色怪异地走了进来,说道:“星寒少爷,季氏的董事长季安国来了。”

季氏的?

盛雪落有些不解地看向孟星寒。

电光火石间,她想起的却是季欣欣的事情。

在孟星寒失忆醒过来的那一天,她去见孟星寒的时候,季欣欣就在旁边,还引得她吃了一顿飞醋。

孟星寒没什么表情的直接拒绝道:“不见!有什么事让他先去和我的秘书预约。”

季氏现在已经不同气候了,更何况孟星寒从来就没有把所谓的季氏放在眼里。

管家先是有些小心地看了盛雪落一眼,然后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说。

孟星寒却已经不耐烦了,低声呵斥了一声:“到底有什么事情!”

管家吓得战战兢兢身体,将腰弯得更低了,“季董事长说是关于他女儿季欣欣的事情。”

盛雪落的心中一跳。

季欣欣?

她怎么了?

孟星寒已经非常不耐烦地呵斥道:“到底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说清楚点!”

管家吓得不轻,这一次星寒少爷回来之后,不知道是忘了事情还是怎么回事,脾气比以前暴躁了许多。

家里的佣人有几个因为手脚不够麻利出了错,都被孟星寒呵斥辞退了。

现在被孟星寒这么一吼,管家吓得胆子都要破掉了,话怎么都说不利索了,“就是……是……”

盛雪落实在看不过去了,轻声对孟星寒说道:“你先不要生气,先让管家说完。”

她这么声音轻柔的开口,原本暴躁的好像要发怒的狮子一样的孟星寒却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

管家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星寒少爷明明这么喜欢雪落小姐,为什么还会……

管家叹了一口气,说道:“季董事长说他的女儿季欣欣有了身孕。”

盛雪落脑子嗡的一下,只觉得天旋地转,让她有些站立不稳。

她不得不伸手扶住眼前的桌子,才不至于让自己跌到地上去。

“雪落!”孟星寒见盛雪落脸色发白,快要昏倒的样子。

猛地起身,将她搂进了怀里,转头冲着管家没好气地厉声道:“他的女儿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

管家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季董事长说他女儿肚子里怀的是……是星寒少爷您的骨肉。”

孟星寒听到这句话,简直被恶心到了!

他想起他失忆醒来的那一天,那个女人就在他的身边,还自称是他的未婚妻。

如果不是他的女人,雾影也不敢自作主张的放人进来。

难道说在他失忆之前,他真的碰过季欣欣吗?

孟星寒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恶心到了,

他怎么会碰除了盛雪落外的其他女人?

他的口味有这么差?

盛雪落也是想起了那天的情形。

她守了孟星寒两天两夜,最后实在是熬不住了,所以就去休息了一会儿,却不想睡死过去,睡了整整一天。

等到她醒来,跑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季欣欣在孟星寒的房间里面,还蹲在地上帮孟星寒穿鞋,一副非常亲近的样子。

难道说在她睡死过去的时候,孟星寒却在和季欣欣……

一股难以言说的痛意袭来,盛雪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是被人给生生挖掉了一块肉一样。

想到孟星寒搂着别的女人,做那些对她才会做的事情,她的手指都在隐隐地颤抖着。

孟星寒不仅碰了季欣欣,而且还让季欣欣怀孕了。

这个认知让盛雪落想要大哭一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哭,眼底没有半点泪水,整个人冷静得不像话。

再想到孟元贞之前千方百计的给孟星寒下药,就是为了想要一个孟星寒的孩子。

而她因为早年被黑心的舒曼丽和盛羽西母女下了药,导致宫寒,无法怀孕。

虽然说白叔公帮她治了病,说把她体内的寒毒清得差不多了。

可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她就能怀孕,不是吗?

如果她给不了孟星寒孩子,她又怎么能那么自私,不让他和别的女人生呢?

盛雪落冷漠地推开了他的怀抱,垂眸说道:“那个孩子是你的吗?”

孟星寒的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散发着极其锋利的光芒。

他看着盛雪落的脸上一片平静,半点波澜也没有,还用这种类似陈述句来问他。

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吃醋,一点都不在意,还认定了他真的碰了那个女人吗?

孟星寒愤怒的一把就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拍飞出去。

他死死盯着她,“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盛雪落垂眸。

他失忆忘记了她,也确实和季欣欣独处过。

或许是怕她伤心,所以才没有告诉她,他已经碰过了季欣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