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0章丫的忒猛了

小说: 乡村猎艳高手 作者: 人愚 更新时间:2016-01-27 01:27:07 字数:2356 阅读进度:274/438

被她这劲力十足的一吸,吴青扬的心脏剧烈一跳,将伤口撑动一下,传来丝丝咧咧的疼痛。

“还真是死了都要爱啊!”

吴青扬忍着剧痛,腰身一点也不屈服的继续挺着,顶着那张咬人的小嫩嘴。

湘云嘤咛一声,像是泄了气一样,娇柔的身体被顶开了,向上一提,大家伙退出了半截,**的,被柔软一挤,显得更恐怖狰狞。

然而这一松,湘云就觉得好像是丢了东西一样,身体里空空的,火辣辣的痒,于是美臀又落了下来,咕唧一声,直捣花心。

“嗯……”

低吟声从她的喉咙里迸发出来,死死的顶到了最深处,让她一脸的舒畅,看来还是这样最舒服!不过进来摩擦的那股快感也让她特别的留恋,于是便快乐的上下颠动起身体来,品尝着大家伙带来的一丝一缕的快意。

此刻天上的乌云尽去,太阳又变得毒辣,知了也叫了起来,和湘云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

就这样两个人顶着烈日在东圣山的山顶上展开了激战,尽情的挥洒着汗水,似乎是在庆祝这一场胜利。

“啊……我不行了……”湘云突然趴在了岩石上,硕大的双峰落在坚硬的岩石上,挤压着。

而她高高翘起的美臀却没有倒下,吴青扬的身体依旧紧紧贴着她的身体,不停的撞击。

“你咋又不行了,这都第几次了?”吴青扬乐呵呵的看着抽动不止的湘云,骨子里的冲劲更猛了,像一个杀红眼了的士兵!

“我……我不知道,主人太厉害了,好舒服……”湘云的一只手握在了酥胸上,另一只手滑到了染上了一层红晕的上。

对于这样的赞美,吴青扬向来是毫不谦虚的接受。

“那你还行不行?”吴青扬说着拉住了她美臀上的手,不过阳光下,两人身体相接的地方已经泛起了刺眼的白沫,看来湘云已经快到极限了。

“你行我就行,主人你尽管来吧,我很好!”湘云被他牵拉着手臂,身体微微侧着,那一侧的酥胸颤巍巍的,上面一层粉红,好看极了!

“真是一个恪尽职守的小奴隶啊!”吴青扬嘿嘿一笑,不过他可不想一次把她弄趴下了,几天都起不来,这东西就像水,只有细水才能长流。

于是在一阵短暂的强烈冲击下,看着她的身体再一次进入了抽搐状态,吴青扬趴在了她柔柔的娇躯上,紧紧抱住了她,停止了冲击!

“你怎么停了?”湘云声如蚊呐的问道。

吴青扬附耳笑道:“再不停你就歇菜了。”

“哼,主人太小看我了!”湘云很不服气道,但现在他的大东西还在自己的体内,再加上他温柔的怀抱,让她觉得很满足。

吴青扬觉得这个时候是该谈点别的事情了,于是两手轻轻握着她的两个软软的酥胸道:“记住了,以后不准叫主人,叫我名字,这是命令!”

“哦,我听主人的!嘻嘻……”湘云咯咯一笑,“主人啥时候跟我回去统一月神族?”

“啊?可是我不想当你们的族长。”吴青扬道。

“为什么?”湘云不解,这个族长的位置可是有很多人觊觎呢。

吴青扬道:“我在这里挺好,而且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不能跟你回去。”

“可是你不回去,谁来当族长?”

“谁愿意当谁当,要不你当族长吧。”吴青扬道。

湘云摇摇头道:“你要真不回去,让我父亲当族长吧。”

吴青扬没意见,总之不让蛮帝当族长就行。

“对了,你那会儿说的风杀是什么意思?”吴青扬皱起眉头,他还是不理解为啥月如火能凭空消失呢。

“就是像风一样杀人!”湘云回答道。

“像风一样?”

“没错,他体内的九月真气爆发出来,让他的身体变得透明了,所以你看不见了他,但同样这会损耗他的九月真气,因此他的攻击力会下降。”湘云叹口气道,“尽管你的身体能够在阴阳配的时候吸收女人体内的九月真气,但你无法控制,也无法凝练,所以你有的只有力量,而且是很难控制的力量,这次我回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从古籍中找到你这种罕见的情况,一旦找到可控的办法,你会变得更强!”

吴青扬邪笑道:“我觉得现在就挺强的,要是再强,你受得了吗?!”说着挺动一下腰身,身体紧紧贴在她滚圆的美臀上,感受着她身体里的柔软和火热。

湘云嘤咛一声,侧了侧脸,看向他:“等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

吴青扬道:“就算我不会想,它也会想你的!”

他没想到湘云咯咯一笑道:“那就好,有一个想我的就行啦!”

吴青扬真是无语了,两人依偎了一会儿,这时不远处传来陌生的手机铃声。

翁哇翁哇的,刺激着两人的神经。

吴青扬松开了湘云,起身循声而去,从月如火的口袋里翻出了一部手机,上面显示是蛇头打来的,吴青扬皱起眉头,按了一下接听键。

“那小子死了吗?记住,把他的家人也一起干掉!”对面传来一个男人阴冷的声音。

吴青扬脸上的肌肉猛地跳动一下,冷冷道:“我就是吴青扬,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这时断面挂断了电话,湘云见他脸色异常难看,过来忙问:“是谁?”

“头蛇会的人,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吴青扬道。

湘云“哦”了一声,没再说啥,转身拿起月如火的半截弯刀走过来,喀嚓一声,手起刀落,直接把月如火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好在他身上的血已经流干,没有造成喷溅。不过她下手麻利,动作敏捷,倒是让吴青扬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丫的太猛了!

“你这是干嘛?”

“当然是把他的头拎回去了!不然族里的人怎么知道他真的死了!”湘云道。

“不是有他的弯刀和流星锤作证嘛,你总不能拎着一个人头到处走吧?”吴青扬道。

湘云紧了紧眉头道:“你说的也对,不过这样不是更具有说服力吗?”

“别了,大热天的,除非放冰箱里,不然就烂在路上了!”吴青扬想了想,翻了下手机道,“这样吧,我给你拍张照片,你带回去给他们看一看不就行了!”

“这个好,他们都喜欢照片!”湘云嘻嘻一笑。

于是吴青扬拍了几张照片,拿着弯刀和流星锤便下山了,而身首异处的月如火晚上自然有出没的豺狼光顾他!

两人回到家,只见客厅里一个大美女正怡然自得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翘着玲珑的小脚丫,不时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要不是再三确认,吴青扬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