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黑羽三人众

小说: 我在废土时代当领主 作者: 卖猫补仓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4604 阅读进度:11/23

凌零被吓了一跳。

这个突然飞出的铁棍差点击中他的脑袋让他头骨碎裂脑浆四溅。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战斗数据只有30多的合成人是怎么做到的,由于战斗力太低,钟天的出现都没有引起战斗系统的注意。

蔫人出豹子,猝不及防的来这么一下子,给凌零整的不会了。

辛乔倒是很淡定,叹了口气对着凌零说道。

“这个臭小子刚才我们交过手,一身蛮力不怎么会打架…让我来收拾他。”

老金已经晕了过去,他的鲜血染红了樊君的罩袍。樊君站起身朝着辛乔的方向走去。

“嘿嘿,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啦~”辛乔朝着樊君眨了眨眼,樊君紧皱眉头轻轻地回了一句“让开…”

樊君直接经过辛乔的身旁,就好像这个活生生的可爱女孩子仿佛像空气一样不值一提,现在轮到辛乔不爽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配作为你的对手吗?”辛乔用【剑齿鲨】拦住了樊君的去路,“你是害怕死在我手上,然后变成我的奴隶?”“这么想想也挺好玩的~”

【哐——当——】

辛乔连人带剑被樊君的双手斧无情的弹开。

她也没有了刚才的威风,赶紧拾起剑和凌零站到了一起。

“你话真多。”樊君的目光却一直紧盯着那个砍伤了老金的人——凌零。

“不要总是奴隶奴隶的好像很轻松的样子!话多的奴隶通常都会被割了舌头。”

作为曾经的奴隶贩子,辛乔的挑衅让她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钟天蹲下来看了看老金的状况…这个伤情一时半刻是好不了。

“这两个人很厉害,我一个人可能应付不来。”樊君朝着钟天使了个眼色。

“不…你把老金给照顾好”钟天站在了樊君的前面。“这两个都交给我。”

作为一个三等兵,此刻他没有选择逃避而是挺身而出。

【当时在那个情景,我只想这一件事……为战争中心的孩子们报仇!】

“…你别冲动…你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樊君想拦住钟天不想让他送死,但是他已经走到了凌零的面前。

望着被破坏的破烂不堪的街道,熟悉的城区被破坏得七零八碎,仅仅能凭借着大概的感觉我们现在正处于中心广场的位置。

雄壮威武的领主欧米伽雕像已经被炸碎,头部滚到了一边。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派一个战力30左右的出来送死?”

辛乔大声地对着我说。但是我并没有理会。

“你现在滚回去也许还能捡条命,让那个使斧子的过来,别耽误时间了。”

【从进入发电所开始,我的身体就开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脚步变得轻快,头脑变得清晰,甚至力量也变得奇大无比…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现在只觉得手心发热,一身的战意,我想打架,想找人打架!想找人痛痛快快的干一架!难道我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战士的灵魂?!我不对劲。】

“你琢磨啥呢?”凌零看我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

“现在也滚也来不及了。”他用战刀在地上的尸体上擦了擦,擦干血渍的刀刃又闪出了渗人的寒光“你的命我收了。”

我把三叉戟紧紧握住,对准了眼前的大小贼。

“连孩子都不放过,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一声大喝,钟天率先发动攻击。他举起执法棍冲着两人杀了过去。

【辛乔的双筒猎枪直接朝着我开火,我一个闪身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但是流弹依然划破了我的脸。在她射击完成这0.5秒钟,我已经距离她不足半米远,因为猎枪较强的后坐力,辛乔的身体稍稍地有一点后仰。我抓住这个机会,用执法棍从下至上的挑了起来,直接打中了辛乔的枪…【啪——】的一声…辛乔的武器直接在空中散架。】

她的双手也被划伤,但是她根本来不及疼痛…

在接下来的0.5秒钟后,我一个直踢朝着辛乔的脖子直接踹了过去……

辛乔的身体像破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5、6米远,撞在一堵墙上。

“我怎么会……”

辛乔双手在地上乱摸,想找到一个支撑物能让她站起来,【呕——】,突然她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麻烦帮我收一下芯片,谢了…哥…”

她的脖子断了。

--8:24:45你击中了【敌人】的头部,距离0米,伤害100,她已经死亡。

【黑羽】的二当家被钟天一脚踢死了!

辛乔的身体慢慢的消失只剩下衣服留在地上,附近的盗贼赶紧飞速跑过去把辛乔的芯片捡起来然后交给了凌零。

“这又是一大笔钱…”凌零收起乔的芯片,看来他对这件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身体又产生了一阵眩晕感,系统提示我学到了技能,但是根本来不及仔细查看,我的后脑被人狠狠地重击了一下……!好痛啊!这一下仿佛要把我的脑浆打出脑壳。】

“还我姐姐命来!!”

“啥,姐姐?”

这声音好熟悉……抬头一看,打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阿飞。

“你这个烂矿工!居然杀了我的姐姐!”阿飞用袖箭对我进行乱射,我身体本能地进行着躲闪,但是胳膊还是中了一箭。

【此时比伤口更痛的是……白天还在并肩作战的朋友居然对我反戈一击,此时和我一样心情的还有副官樊君。】

“那个什么阴阳怪气的二当家是你姐姐??”

钟天想务必问个清楚,他希望是阿飞搞错了。

“住嘴!姐姐超温柔的!……看来我也不必隐藏了。本来是想跟小矿工顺便问问路的,没想到在碎肉峡谷打了一仗还被你们带回来了。”

“你居然骗过了我们所有人!萨马大人质疑你的时候我们都没信!”

“只能说你们真的蠢啊!现在还有人会相信陌生人的话?”

阿飞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了我。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钟天依然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幻想。

“你这个烂矿工真的很自作多情唉。我从来没想救你或者帮助你什么的,整件事都是误打误撞的难道你非得把我想的那么好,我也是无所谓的~”

“还有还有…我已经知道你们的秘密了!原来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嘛!”阿飞从包里取出她在指挥所里偷的那块硬盘。

【哐——哒—】

她举起了硬盘,然后用力摔在地上,硬盘被摔得粉碎。

“【铁幕】的已经被我破解了,不要以为用这个破网能难住我!”

原来在别人都在鏖战的时候,阿飞在另外一个阵线发挥着自己的能力。不得不说酒桶堡垒真的太大意了,作为一个组织严谨的军事组织在保护机密的时候显得这么业余。

“用的还是300年前的语言编写的程序,难怪酒桶堡垒的防御一直被传得神乎其神了,因为源代码早已经失传了。”

“不愧是盗贼界出名的工程师,妹妹!为乔报仇!我命令你,立刻把这个破网给我打开,让我们的战车彻底摧毁这个破城堡,把这些奴隶卖掉让乔重生!”

半晌没讲话的凌零仿佛抓了根救命稻草,讲话又开始硬气了起来。

“好的哥!让他们看看妹子的能耐!”

【我的心一阵刺痛,不光是整个战局处于下风,朋友的背叛…“奴隶”这个词更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划开了我的心窝。原来在他们的眼中,我们这些人都如同畜生般不值一提。】

“奴隶?奴隶??”钟天自言自语道。

“当然是在说你,还有你们所有人,都是【黑羽】的奴隶了!”

“到时候给你找个好主人卖个好价钱!哈哈哈哈哈”

凌零的狂笑声,让人生理不适,但是一种充满压迫的恐惧感传递在酒桶堡垒的每个人身上……领主阵亡,军事长官重伤。

难道人们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小矿工了吗?

大家只能期待奇迹的发生了。

我拔出了阿飞射中我胳膊的那支箭,紧紧地握在手里。

“我是…酒桶堡垒卫队…三等兵钟天。”

“我!才!不!是!奴!隶!!!”

【我高高跃起,极尽舒展身体,集中全部的力量在右手上,把这支箭狠狠地投掷了出去,这支箭从阿飞的脸庞划过,深深的一个划痕马上就流出了血。】

阿飞蹲在了地上,被这精准的一击打乱了她的破解【铁幕】的动作。

“啊!好痛啊,你这个该死的狗东西!”

骂人的不是阿飞,是凌零。

凌零本能的用剑去抵挡飞箭,不曾想这支箭穿过了他的手掌,击穿了他的小臂、大臂从他的肩膀飞了出去。

他的整个手都被废掉了。

人群中爆发了热烈的欢呼声,仿佛大家已经看到了胜利希望一样。

“为什么战斗力还是35,这说不通啊。”樊君怀疑是自己的生存指南出故障了。

“你这个混蛋……啊~~痛死我了!看我生剐了你!”

凌零虽然受伤,但是他倚仗着自己还有兵器,直接朝着钟天扑杀了过来。

【剑刃冲着我的头劈砍了过来,但是在我的眼中,他的动作很慢……很慢,就像是被降低了1/2速度一样,他的招数被我清楚的预判到了,我很轻松的躲过了这一击。这是什么情况?我来不及多想了,盗贼头目想要我的命,我们俩今天只能活一个了!】

“……黑山国的奴隶主最喜欢你这种不听话的奴隶了!他们会用各种方法把你驯服城最温顺的狗!!”

【凌零单手继续朝着我攻击,我左突右闪,上蹿下跳,闪开了凌零的攻击,最后我找住了一个机会,趁着他把兵刃砍击在木头中,一个飞踹将他武器打掉。凌零疼得后退了几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用双手抓住了他的头。】

“王八蛋,让你尝尝老子的铁头!”

【我高高昂起自己的头颅,一记头槌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凌零的面门上……】

“妈呀……”凌零鼻梁骨清脆的断裂声就像锄头敲碎冰晶石发出的声音,沁人心脾。

“这一下是为了被你杀掉的孩子和兄弟们!”

【我双手稍稍推开了他的身体,凌零的脸部已经是分不清到底是眼泪、鼻涕还是鲜血……一片茫茫红色像极了从山崖上追逐野兔摔死的野猪尸体。】

“这一下是为了领主和老金!你给我狠狠地记住呀!!!”

【又是一击重重的的头槌,凌零的嘴里几颗门牙飞溅而出,我的额头因此也出了血,但是我根本顾不上疼痛。】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

凌零含糊不清地继续咒骂着我……

随即失去了意识,双腿跪地躺倒在我的脚面上。

“烂矿工!你快停手,看招!”

阿飞冲了过来想阻止钟天,却被樊君一个飞跃按在了地上。阿飞的双手被拷在了身后她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这时许许多多酒桶堡垒士兵和平民拿起武器冲散了盗贼们的防线。开始了单方面的屠杀,人数和力量上瞬间逆转!最后把仅剩的几个盗贼和黑羽二人组都团团围住了。

“杀了他!放了我的兄弟!”,“干掉盗贼团!把我们的人救回来!”

“杀了他!杀了他!”,“为了萨玛大人!杀杀杀!”

九死一生的大伙儿们群情激愤要处决侵略者。

甚至有人已经准备动用私刑来砍下凌零的脑袋。

那个士兵用手拽着凌零的头发,用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但是这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对着钟天说。

“钟天啊!快动手结果了他!只有你有资格来处决敌首!”

“你不要杀他!你说什么我们都照做!”

阿飞想挣脱樊君的束缚,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我拽起了凌零的衣领…执法棍已经准备好终结这个家伙的性命。突然我的脑袋中响起了一个温柔又坚毅的声音,一个似曾相识,让我很有安全感、万分熟悉却想不起来这是属于我哪个阶段的远古回忆:】

--钟天我的孩子请听我说

--你的路还很长在这个黑暗时代生存不易

--想在废土时代创造你自己的传奇

--你需要招募强大的伙伴帮助你

--试着去和敌人和解化敌为友为你所用

--眼前这个人只是被人利用了心地并不坏

--如果你用真诚待他他必然会誓死追随

--直到这个世界走到终结那一天

--期待你的成长。再会

【突然这个声音就消失了,我急促的呼吸又逐渐转变为平静。凌零瘫软的身体被我像猎物一样举着。我还是想不起这个声音是谁,算了,今天已经死了太多人了,我也实在不想动手再伤人性命了。】

“好吧。”

钟天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松开了手把凌零缓缓的放在了地上。

他赶紧跑到老金身边去查看他的伤情。

“喂,长官,帮我叫一下骸骨牧师!拜托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