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场战斗

小说: 我在废土时代当领主 作者: 卖猫补仓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716 阅读进度:4/23

“我我…我来了!”

“顾不上害怕了,横竖都是死,但我不想死得像个畜生。”

短短的20米钟天似乎走了一辈子,还好,终于摸到小姑娘身边时没有被人发现。

血衣脸冲地倒在血泊之中,勃颈上的动脉还在往外喷射鲜血。他和其他秃鹫堡的喽啰横七竖八的倒在泥坑中。

虽然的战斗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趁着没人顾得上钟天他们开始寻找战利品。

对他们来说,眼前的东西比生死更重要。

---普通的亚麻布上衣、普通的皮质围裙、粗糙的披风、稀有的铁质手甲

终于搞了几件像样的衣服,甚至还有了铠甲,钟天心里暗暗窃喜。

“叮~”,这时传来一声清脆的佣金到账的声音,

---废料500已获取,废料总计1320

小姑娘搔着头,不好意思地朝钟天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小矿工~忘记关语音了,我刚才把捡的东西都分解了嘻嘻~”

钟天愕然,“你都分解了啥?500废料!你知道200废料就能兑换一把机械弩了吗!”

她嘴角上扬皱起鼻头故作沉思的样子,“大概也就分解了几把枪,十几件装备吧,嗨咱是大方的人,我分你点废料好了嘛!”

“不用…不用,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让我捡点我能用的。”看着钟天近乎光溜溜的身体,小姑娘觉得他想占自己便宜。

“你一个男人怎么连女孩子的东西都惦记!”小姑娘狠狠一拳锤在钟天的头上。

看着被小姑娘身后那十几具赤精条条的尸体,钟天又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姑娘:十七八岁和自己相仿的年纪,帅气的短发搭配着绿色的挂耳,精致的五官下一双酒桶堡垒少见的闪耀灵动的大眼睛,废土女孩标志性的烟熏妆显得整个人又飒又精神。她上身穿着一身精心缝制的皮夹克,下身则是一条宽大的工装裤,几个兜里都被她塞的满满当当的。更更重要的是,钟天没想到她这么的有钱!

“喏,接着…这把枪给你。”

她递过来一把汤普森冲锋枪塞到我怀里,钟天双手接过枪牢牢地攥在手里。

“这不是血衣的那把枪吗?咦?我的了?”

“哇,你居然!”钟天激动地忘记了感谢。此时居然有泪花在他眼眶中闪烁,什么语言都表达不出他此时激动的心情。

在酒桶堡垒的几年里,虽然见识过很多武器。由于废土世界几乎失去了工业能力,所以大部分武器是通过挖掘旧世界遗址得来的。废土时代的战争还是以冷兵器为主,热兵器基本属于奢侈品。

每个势力之间都有各自的武装力量,但是又维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谁也没有绝对的武力去征服另一方势力。

也并不是代表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一把自动武器,除了杀人。

钟天不娴熟的清理了枪栓里的泥土,清点了弹药,一共40发手枪弹。

汤普森威力小射速快,子弹刚刚够两个弹夹,但是他已经很满足了。生存指南里有基本枪械的使用说明,在比划两下怎么开保险怎么射击之后钟天不仅自言自语道。

“做梦一样啊,这比器械弩好太多了吧…”

他翻来覆去的擦拭这把属于他的第一把枪。

【轰——】一声炸响突然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咱快撤吧?快打到我们这里了”,钟天听见枪声越来越近了,“现在不走,这些装备就要烂在这里了。”他紧紧地握住武器,似乎这辈子都要离不开它了。

“看你那出息,自动炮台至少能卖出10000废料,拼一拼单车变摩托。”

“哇,我真的是搞不定这个贪心鬼。”钟天只能无奈听从小姑娘的意见,毕竟拿人手短。

枪炮声突然愈变愈热烈了,钟天趁机观察了一下战场的形势。

他远远地望见酒桶堡垒的援军已经到了。领头的是一个使用双手斧的头上梳着脏辫的女战士,此人身穿迷彩背心长裤,脸上画着具有特殊意义的战纹。坚毅且充满自信的脸上,也掩盖不住这个野性美女的魅力。她就是酒桶堡垒卫队的二把手,金余的副官樊君。

金余带着一百多个兄弟已经把蝮蛇镇压缩至一个三角形区域内,两面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亡。

老金不断在掩体中穿梭,他的目标就是要杀掉眼前这个劲敌-加里。

加里的m249还在倾泻弹药,流弹四射散开成功的压制住了卫队的人,大伙难以前进一步。

“哈哈,老金啊,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今天让你死个明白!”加里愈发猖狂的挑衅老金。

樊君大喊,“队长…再不冲过去,如果后路被抄,咱们都要死在这!”

老金也不是吃素的,左手调整了一下瞄准镜的焦距,然后用狙击枪瞄准了加里的头。

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加里的头盔被打飞,加里惊诧得张大了嘴巴,进而又破口大骂。

“他妈的,狗东西!小的们!给我冲出去宰了这个姓金的!”

蝮蛇镇的喽啰受到老大的指示,纷纷跳出战壕冲杀到了卫队阵前。

由于酒桶堡垒没有重火力,所以被迫与敌人白刃战,几百人从自动武器到冷兵器无缝切换开始了大混战模式。

老金也拔出了战刀,大喊“弟兄们!给商队报仇!”

蝮蛇镇本来是东丘陵为数不多的贸易集散地。在两年前加里入主蝮蛇镇驱逐了原镇长自己取而代之。之后便把前来贸易的各国商队全部扣押,并向领主们要求巨额赎金。但是酒桶堡垒并没有妥协,而是选择主动进攻蝮蛇镇。在持续两年多的武装冲突中,双方互有胜负,商队也被恼羞成怒的加里全部处决。

这个灵活的胖子带头冲出掩体和敌人厮杀在一起,而引发团战的空投箱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地上,早已被人遗忘。

另一边,小姑娘和钟天逐渐的接近了空投箱,但是危险也逐渐向他们靠近。

忽然,灌木丛里冲出一个黑影拿着棍子直接冲着小姑娘的后脑招呼过来,【啪——】的一声脆响,直接打中了她的脑袋。小姑娘一声惨叫,随即昏死了过去,后脑瞬间鲜血直流…

“哈哈哈哈总算让我逮着了…不错,不错。今天又抓了两个奴隶!”

一个满嘴烂牙一脸大麻子,浑身挂着水晶球的奴隶贩子突然冲出来挡住了钟天的去路。同时在他的身后窜出来7、8个同伙把钟天围了个结结实实。

“你他妈的。”

此时钟天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之前的恐惧,反而变得凶狠无比带着阵阵杀气,他歇斯底里地喊叫着,直接拿枪开杀。

“都他妈的给我死开!”

钟天紧闭双眼对着眼前的人开始无差别扫射。

【哒—哒—哒哒】

只听见到弹壳快速抛出和偷袭者的惨叫声,一梭子子弹打光,钟天缓缓地放下枪支。

领头的奴隶贩子被打成了筛子,还留下了3具尸体…其他人则钻入一人多高草丛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这是钟天第一次用枪打死人。

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身体在微微颤抖,脑袋有一阵眩晕。

大概持续了5秒左右的耳鸣之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来不及胡思乱想了,小矿工赶紧把5299扶了起来。

“姑娘你怎么样?!快醒醒啊!不要睡在这里,会死的!!”他用力摇晃小姑娘的肩膀。

想摇醒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与此同时,身后引擎发动的声音吸引到了钟天的注意力。

钟天下意识的把枪丢在了脚边的草丛里,把一大捧干草盖在了小姑娘的身上。不幸的是,他被士兵发现了。

“是谁在那!站好了,不准动!”

钟天背对着士兵把双手高高举起。他用眼睛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自动炮台已经被几个穿戴整齐的士兵搬到了一辆改装运兵车上。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一个金发及腰穿着酒红色披风的女军官。虽然她戴着古铜色铝制防毒口罩但是丝毫掩饰不了她孤傲冷峻的气质。细察她这冷艳无暇的脸,不难发现她是位绝世佳人,长着一双极其漂亮又仿佛能把人心思洞穿的眼睛,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在车窗上弹动。身处战火之中还能如此淡定,此人必定不是平凡之人。

从装甲车的logo上可以判断出这是黄金城的军队。

如此穷凶极恶的战团都来抢东西了,看来运气这回事还是不要太看重的好。

钟天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冷汗直冒。酒桶堡垒作为黄金城的死对头,看来自己今天必定是交代在这里了。

女军官突然转头发现了钟天。

“让他转过来。野人怎么也来凑热闹。”女军官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几乎衣不遮体的钟天,把他当成了在泥水里抓虫卵吃的腐蚀者了。

这时她旁边的士兵直接用枪瞄准了钟天的脑袋。

吓得钟天把双手举的更高了,“长官…别杀我,我只是个过路的,想捡点子弹壳换水喝…”

女军官朝着远处打的不可开交的战场望去,她抬了抬手,示意不要开枪。

“任务已经完成了,还有额外的收获。我想守望大人一定会奖励我们的。”

“我们走。不要把那群野蛮人招惹过来。”

言毕,女军官跳上了运兵车和她的士兵们离开了战场。

所有人都输了,黄金城才是这场战斗的赢家。

老金似乎已经注意到了战场另一边的变化,战利品已经被人拿走了。

“兄弟们,准备撤退!后面的掩护射击,交替撤出防线。”

既然战利品已经被夺走,徒增无意义的伤亡毫无意义。

但是加里丝毫没有放过老金的意思,随着蝮蛇镇的援军越来越多,除了之前的“大菠萝”,加里调动了两部汽油弹投石车加入战斗。

酒桶堡垒军团还有不到三十个人可以动了,大家且战且退,老金的车队早已经被打成一堆废铁,看来今天团灭不可避免。

老金啐了一口痰,“今天是要挂在这里了。”

他抚摸着手里的这把跟随他多年的狙击枪,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伙伴”成为敌人的战利品。

加里已经完成了对老金的包围,人数上处于绝对的优势,他大概是把蝮蛇镇所有能开枪的人都喊来了。

“投石车架好了,老大。”喽啰迫不及待的跟加里汇报。

无情的杀人机器已经瞄准了老金的阵地,只要加里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会葬身火海。

加里不慌不忙点燃了一根雪茄。

“哈哈,让老子给你们来个热闹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