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慢慢

小说: 我要这重生何用 作者: 新初二 更新时间:2020-11-22 01:11:28 字数:4465 阅读进度:284/289

“呜……呜……呜!”刘满对着周延兮又是一阵意义不明地叫声。

周延兮笑了笑,然后从袖口中里掏出一黑盒子,从里面倒了一些黑黝黝的液体出来。

刘满下意识往后退。

周延兮一把按住他,一脸嫌弃地将手上的黑色液体,朝着刘满的脸上上一抹,不一会,刘满那张脸,变得肿大起来!就跟气吹的一样,一张脸差不多已经变了形状,加之又脏兮兮的,根本就看不出原貌出来。

刘满沦为鱼肉,只能任由周延兮刀俎处置。

他瞧捏着下巴,瞧着差不多了,然后直接提着刘满朝着大理寺牢房走了过去。

“周捕快,你来了?”大理寺牢房的狱卒拦住周延兮,这个狱卒,刘满见过!

他现在不是看门狱卒来的!而是在牢房里面巡查的狱卒!

刘满冲着那狱卒一直使眼色,结果……那狱卒又扫一眼刘满,目光冷淡,很显然,这人没有认出刘满。

“京兆府移交的犯人。”周捕快说着,将刘满推给那个狱卒,笑盈盈地说,“我给送过来了。”

“大人已经吩咐过了,交给我吧。”狱卒接过刘满。

“那我就走了。”周捕快冲狱卒挥挥手,意味深长道,“以后就交给你了。”

“放心。”

那狱卒压着刘满往牢房里走去。

刘满终于摆脱了“噩梦”周延卿,一直给身旁的狱卒使眼色,他虽然不能说话,脸也变了形,但是,想要引起一个狱卒注意也不是难事。

“呜呜呜!”刘满嘴里一阵咿咿呀呀,撅着屁股,缩在地上,就是不往前走。

“赶紧走!”那狱卒冷着脸催促他。

刘满摇着头,伴随着着一阵屋里哇啦的声音,他扭动的身子,就跟一直被蚂蚁咬住的软体虫子,狰狞地来回扭动,示意狱卒解开他的手。

他虽然不能说,但是,他还有手,只要给他纸和笔!他就能……

“刘大人,你再不走,我可要动手了。”就在刘满暗爽周延卿大意的时候,那狱卒忽然凑到他耳边,缓缓开了口。

刘满一顿,起初没怎么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直到……

那狱卒又低声说了一遍“刘大人。”

他!他认识他!他知道他的身份!

刘满瞪大了眼睛,尽管他的眼被自己那浮肿眼皮子压得几乎看不见!

“呜呜呜!呜呜!”刘满又惊又惧!

“狱卒”之际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你再耍无赖,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攥了攥手指,刘满瞠目结舌,这狱卒的动……跟,跟那个周延兮是多么相似!

要是此时刘满还不明白狱卒的身份,那他就是彻底的傻子了。

怪不得,周延卿将他交给狱卒的时候,表情那个古怪!原来……

刘满垂头丧气,跟被戳破漏气似的,老老实实被狱卒关进了牢房。

这件牢房,刘满也很熟悉,就是曾经关押谢傅奕的那一间,他估计从没想着自己会再次回到大理寺,更没想到,自己所在的牢房,就是谢傅奕曾经在的牢房!

在牢房最深处,周围没有旁的任何狱卒……

“老实待着。”那狱卒板着一张脸,不会有人怀疑他接下里的话是假的。。

他警告刘满,“你要是不安安分,我就直接处死你。”半分没有恐吓的意思,就是在陈述事实。

刘满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已经很老实了,可不敢再多做什么,只是唯唯诺诺点着头。

狱卒见他老实了,转身离开了。

狱卒离开之后,牢房总只有刘满一人了。、

曾经的他都是作为大理寺官员,趾高气昂地来找谢傅奕的茬儿,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或者说,并没有注意到,大理寺的牢房原来这么阴森恐怖,即便有火把的光,但是四处还是很黑暗,而看不见的东西,往往都藏在暗处。

刘满缩了缩肩膀,不由想到了谢傅奕……

他都是怎么熬过去的?熬?或者这么说不太合适,谢傅奕被关在这里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他有任何“煎熬”,甚至还有些乐在其中。

“呜呜!呜呜!”刘满此时还不能说话,若是此时开口,他一定是是在破口大骂谢傅奕!

“阿嚏!”远在太白居吃午饭的谢傅奕,捂着鼻子,轻轻打了个喷嚏。

“大吉大利。”左长风坐在他对面,头也没抬,继续吃饭。

“我们是不是出来太久了?”谢傅奕说,“算着时间,齐颜应该是在想我了。”

左长风给了谢公子一个白眼“老大,我觉得你想多了。”

“我觉得我没想多。”谢傅奕回道。

“想多了。”

“没有。”谢傅奕说,“难道,你心爱的姑娘都不像你的吗?”

“她想我,我也不会打喷嚏。”左长风说,“你不会是要风寒了吧?”

“我身体好着呢。”谢傅奕上下看左长风,“倒是你,穿的这么薄,你可放心风寒。”

“我身体也很好!”左长风说,“谁风寒,我都不会风寒的。”

“话可不要说得这么满。”谢傅奕说,“上次……”

两人就这“风寒”的问题,说了整整一顿饭的功夫,从风寒说到其他小病小灾,再从小病小灾说道什么天灾……

“所以说啊。”谢傅奕道轻轻叹气,说,“世事无常啊。”

“这点我认同。”左长风也放下碗筷,“接下来,去哪里?”

谢傅奕说“不知道。”

“那就找算命的问问吧。”左长风说,“反正不知道做什么。”

“走,试试。”

接着,谢傅奕带着左长风真的去找江湖算命的去了。

那算命的也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瞎,但是,觉得是个老江湖,在谢傅奕问起来哪里会有线索的时候,尽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但是当谢傅奕问起来婚姻的时候,就捡着谢傅奕喜欢听的说。

“这位公子,你跟你家夫人,你们虽然经历过一些波折,但是阴缘天定,你跟令夫人就是天生一对。令夫人人美心善,她定会跟公子白头到来。”

“我呢?我呢?”左长风见状,也问起来。

算命的闭着眼,带着笑,晃着脑袋,开始给左长风“算”

谢傅奕跟左长风在算命的这里待了将近一个时辰,看样子,他们还意犹未尽,还会继续待下去。

此时,不远处的酒楼上,两位乔装打扮的鹤唳卫,也在酒楼里待了将近一个时辰,两双眼睛一直盯着谢傅奕跟左长风。

“时间到了,我去禀告大人。”其中一鹤唳卫开口说道。

另一个鹤唳卫颔首“快去快回。”

…………

离开的那个鹤唳卫快马加鞭,很快来到了刘易的住处,刘易正在自己的院子中看鹤唳卫送来的消息。

刘易为了证明是鹤隐卫动手劫杀了皇子,他几乎派出去了手里所有的鹤唳卫!

结果……

刘易沉着脸,撕掉了手里的纸条,没有一条有用的消息!

“大人!”此时,负责监视谢傅奕的鹤唳卫回来了。

“谢傅奕那边,有什么动静?”刘易揉揉眉心,希望能从这位鹤唳卫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他拍了手底下武功最好的两个鹤唳卫去跟踪谢傅奕,从他走出谢家就一直尾随。

那鹤唳卫顿了顿,将谢傅奕从早到现在做的事情,一一报告给了刘易。

刘易听完眉心紧皱“几乎一整日,无所事事?”

“是的。”那鹤唳卫说,“现在正在江湖术士的摊上算命。”

“算命?”刘易皱眉,“算什么?”

“算……”那鹤唳卫顿了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说,“婚姻。”

刘易“……”

“皇上限他五日之内查出杀害三皇子的凶手,他竟然在……”

鹤唳卫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算婚姻。”

“不可能!”刘易没有紧锁,站起身来,“谢傅奕除非有什么杀手锏,不然,他不会这么悠闲……”

顿了顿,刘易忽的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你确定,那人就是谢傅奕?”

鹤唳卫一脸笃定“千真万确!”

“他是不是发现你么跟踪了?”

“没有!”鹤唳卫说,“我们很小心,距离也很远!谢傅奕不会发现……”

“谢傅奕为人城府极深。”刘易的眉心皱的更紧,“我不放心,且去看看!”

说着,就要那鹤唳卫带着他过去!

等到刘易赶到鹤唳卫说的算命摊之后,却不见了谢傅奕的身影,两人连忙用暗号联系跟踪谢傅奕的另外一个鹤唳卫。

结果,毫无回应!、

刘易的脸色有些难看,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是让谢傅奕计算了!

跟刘易汇报的鹤唳卫脸色大变“大人,我们……”

刘易脸色铁青“先回去!”

“是!”

“去哪里啊?”就在刘易转身要走的时候,不远处的街道中,走过来两个人。

刘易的目光一沉,但是,脸上瞧不出什么表情来。

“刘大人,好巧啊,又见面了?”谢傅奕笑道。

“谢公子,你倒是挺悠闲的。”刘易回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悠闲?”谢傅奕笑意更深,“不过是忙里偷闲吧了。”

“谢公子,希望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刘易说着,做了一个拜上的姿势。

谢傅奕说“刘大人忘了,我也不敢忘记。”

“还有四天。”刘易盯着谢傅奕,“谢公子好自为之。”

“这话,我应该原封不动还给刘大人。”谢傅奕说着往前一步,道,“刘大人,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等!”这时候有人喊住了谢傅奕,不是刘易,而是刘易身边的另外一个鹤唳卫。

谢傅奕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那鹤唳卫犹豫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看身前的刘易,最后还是深吸一口,问“谢傅奕,你见到我朋友了吗?”

“朋友?”谢傅奕慢条斯理,“你什么朋友?”

那鹤唳卫说“跟我一样的朋友。”

“见到了。”谢傅奕说,“是不是在酒楼的那位?”

那鹤唳卫的手心狠狠一攥,咬着牙关,一字一顿地说“不错!他人在那里?”

谢傅奕说“应该回去了吧?”

“回去?”

“不错。”谢傅奕说,“与其在这里问我,不如回去看看?”

说着,冲着刘易摆摆手;“刘大人,再会了。”

刘易眼睁睁看着谢傅奕离开了,脸色沉郁。

“你们的跟踪,被谢傅奕发现了。”他说着,看向身边的鹤唳卫。

那鹤唳卫拱手谢罪;“大人!是我等失职!我甘愿受罚!”

“回去!”刘易沉着脸,转身就走。

…………

“老大,你刚才将刘易的表情了没有?”左长风跟谢傅奕离开了长街,一边走,左长风一边道,“估计他当街手刃你的心都有了。”

“还不够。”谢傅奕说,“刘易的自制力可没这么弱,他只是生气,但是还没到失去理智的程度。”

“那我么还要加把火了。”左长风说。

“不错。”谢傅奕说着,抖了抖袖子,“皇上给的时间限制,可真好。”

“可不是嘛!”左长风说,“没过一天,刘易就更加焦虑,直到……”

“直到,被逼的失去冷静镇定。”谢傅奕道,“到时候,我们就成功大半了。”

“嗯!”左长风颔首,说,“话说,我们今天估计这么闲散了一天,也不知道老钱他么那边怎么样了?”

“没问题。”谢傅拍了拍左长风的肩膀,“我向来对鹤隐卫很有信心!”

左长风眉梢一扬“承蒙老大夸奖了。”

谢傅奕笑笑,看看天色,说“今天忙完了,我回家了!”

“现在?”左长风问。

“是啊。”谢傅奕说,“我要陪齐颜吃饭。”

说完,谢公子迫不及待地,马不停蹄回到了谢家。

然而……

齐颜已经吃完饭了,刚刚吃完。

谢傅奕“你今天吃饭……怎么这么早?”

齐颜眨眨眼,说道“闲着无聊,我就饿了,然后就自己动手做饭打发时间……”

做好了,自然就吃了。

“齐颜的手艺还不错。”一旁的洛十二放下碗筷,抽出手帕,擦了擦嘴角。

谢傅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