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郑慧与蒋兰兰的心思

小说: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作者: 水泥桃桃 更新时间:2020-09-16 13:42:31 字数:2284 阅读进度:105/118

两家的亲事到了这个地步,本也就是水到渠成,就差上门。

王大娘喜笑颜开,“郑娘子这话说的,咱们两家的亲事那是板上钉钉了,我喜欢兰丫头这孩子,定下来我才安心。”

“既如此,那有些话我就直说了。”郑娘子直言道:“兰兰是我唯一的孩子,我自是希望她嫁得好。你家大壮我也看了,是个好孩子,我也是喜欢的。只是这聘礼,您可别怪我家出尔反尔的,也真是心疼孩子。”

“我晓得的。”王大娘看了眼五根婶,真如她所说,手里头有银子,说话也更轻松一些。“您家的要求,我们答应的,加十两银子的聘礼,这问题的。”

在她心中,蒋家没有兄弟姐妹,双亲健全又疼爱蒋兰兰,这聘礼拿过去自然是会全部拿过来的。

所以她是一点担心都没有。

“亲家母能明白我这当母亲的苦心,那真是再好不过了。”郑慧宽慰的笑道:“那不知何时让大壮上门来提亲呢?”

提亲这是,王大娘还真不敢打包票。

她犹豫道:“这事情要等大壮回来,我跟他说说,不过其实也不着急的。”

郑慧笑意凝固在脸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大娘看她隐隐有火气,立刻解释道:“郑娘子你别着急,听我说完,我只是想让两个孩子再接触接触。我家大壮是个鳏夫,再成亲也没什么,但你家兰兰不一样,她清清白白一个女子,我是怕耽误到她。

两个孩子多接触,这若是兰兰觉得我家大壮不好了,那咱们两家就当是结个善缘,说出去也不耽误兰兰在议亲的名声。”

这话倒是也不假,郑慧看了眼自家女儿,“你这话听着倒是为我家兰兰着想,其实也是为了你家大壮啊。”

“都是为了孩子着想。”

王大娘没有否认,但也没有直接说破,其实归根究底还是因为这次‘十两’的事情。

这件事情虽然她答应了,但始终在心里留下了不好的感官。

五根婶暗中戳了戳郑慧,示意她可别在这个时候跟王大娘杠,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那后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郑慧跟蒋兰兰没答应留下来吃午饭,既然赵壮不在家,他们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说好了事情之后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没跟五根婶一起走。

蒋兰兰拉着郑慧悄悄说道:“娘亲,您打听清楚了吗?”

郑慧四目张望,见路上没什么人,这才放心说道:“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村子里对季幼仪最有矛盾的,要数村中赵德家的媳妇刘梅正,就是上次跟我们同坐一车说酸话的那个妇人。”

那个妇人蒋兰兰是有印象的,当时的确说了好些指桑骂槐的话,当时也就听个热闹。

她脸色阴沉如墨,口气不善,“既然这位婶婶会说话,不如让她多说些。娘亲,你打听下她什么时候还会坐车进城,我们给她送些消息过去。”

郑慧大概能猜到她想做什么,她心里赞同:“是要给那个女人些颜色瞧瞧,只要她在村里没立足之地,你日后嫁过来也不用担心。”

“对了娘,村里没有男人跟这女人关系交好吗?”

“这倒是的确不曾听说过,她平日也就待在药园,往来之人少,男人那是更少了,除了大壮之外,似乎有人见过另一个人,就是那个五根娘子的儿子,赵铁柱,之前曾去药园找过她。”

“赵铁柱?这倒是稀奇啊。”蒋兰兰不知在想些什么,神神秘秘的问道:“娘,那个赵铁柱在哪里可以碰到?”

“你去找那个人做什么呀?”郑慧有些不放心的说道:“我告诉你哟,那个赵铁柱听说神经兮兮的,瘸了腿不说,脑子也不好使的,平时不出门就躲在那个院子里,不过最近好像听说他一直进山里去。”

她也搞不懂自己个女儿再想什么,见她沉思着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兰兰啊,你可别跟这个赵铁柱接触,万一他发起疯来伤害到你就不好了。”

“娘放心,我这么让你打听也是留一手。现在万事都还好,只要成亲顺利,我不去找季幼仪晦气,自然用不上这人,但若是她敢坏了我的婚事,我定不能放过她。”

郑慧点点头,一脸肯定的说道:“咱们先回去,等会儿我就出去好好打听下那刘娘子什么时候坐车,到时候就让我出面去,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别搀和这些事情,好好在家,安心的待嫁。娘正好也要进城去给你准备写布料嫁妆。”

两人谋划的仔细,想来是为了这桩婚事费尽了心思。

季幼仪在城里跟杨义父女达成共识,吃完饭后,签好契书便告辞了。

黛盒就交给杨义负责,她留下了定金跟地址,让杨义完成后将东西送到药园。

因着很多事情还需要准备,赵壮也没有留下,等着之后收拾一番在过来。

季幼仪坐在回程的牛车上,想着这趟行程顺利,开心的说道:“赵哥,今天就放你半天假,待会儿回去之后,你就带着元哥儿早些回去吧。”

“好,正好也该回去收拾下。”赵壮想到自己要长住在城里,也是该好好收拾下。

季幼仪想到王大娘来借钱的事情,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赵壮看她欲言又止,问道:“幼仪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没什么,只是怕我这一个人提出的计划,会耽误你的婚事。”季幼仪避重就轻,“要不前期我让师傅去看着,等你成亲后,你跟新娘子一起搬城里去住,你看如何?”

“不用,刘大夫还要给村子里的人看病,他若是走了,不方便。我这边也没什么事,家里跟城里也不算太远,到时候来回也无大碍。”

这门亲事也不是赵壮所想,说起来也兴致缺缺。

季幼仪知道这件事情她不应该多想多言,只是总有些担心。“赵哥,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知道了。”赵壮敷衍的说道:“我娘会操办妥当的,我这个人啊,两次婚事都是别人操办,好像跟我没多大关系似得,也是可笑。”

“大娘是操心你,父母之心罢了。”

季幼仪尴尬的劝慰,一想到王大娘为了大壮的婚事来向她开口,便觉得纵然有再多的误会,也为这个妇人感到委屈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