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商谈妥当

小说: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作者: 水泥桃桃 更新时间:2020-09-16 13:42:30 字数:2310 阅读进度:104/148

这样的条件已经是顶好的了,换了别的东家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杨义算了算,这样相当于他们父女两人有四份收入啊。他自己有房租,制作黛盒,店铺帮忙工钱,若芙也有女工的工钱。

“这,这,季姑娘这会不会太多了一些?”杨义自己听着都有些不好意思。

季幼仪倒是没觉着不好,一份份都算的清楚,而且现在客气些后面谈赵壮的安置问题也顺利些。

“杨先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都是你们应得的,我只是有一个要求,我希望赵壮能免费住在这里。他毕竟要看店,以后来往不方便。我看这院子也不小,房间也多,与其在外面另找住所,不如就让他住在院里,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再提什么,那真的是得寸进尺了。

杨义心里头明白,“我能意见,一切凭季姑娘安排。”

“那好,我稍候去写三份契书,您看看若是没问题,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季幼仪着实没想到铺面的事情这么简单就搞定了,也不用再费旁的什么心思。

草拟契书的时候,杨义的手工费跟铺子的租金她没有填写,虽然有赵壮在旁边提些意见,让她心里有谱,但她吃不准这个价钱,而且也想看看杨义这人的人品如何。

若是个狮子大开口的,那也不是长久的合作伙伴。

至于两人的工钱,那她是早有计划的,算的死死的,既不会让自己吃亏,也不会让旁人觉得被剥削。

很快她便将草拟好之后的契书分别交给杨义跟杨若芙,这其中唯有手工费跟铺子的租金需要商议。

杨义也是个爽快人,大笔一挥,将手工费给去掉了。

“季姑娘,我给你做这第三张图的黛盒,至于前两张,我也想负责,但不是交给我做,而是由我监管。”

他趁着季幼仪草拟契书的时候,左思右想了这个决定。

“我既然在你这里帮忙,那自然要做些什么,我想着自己也没什么本事,这店面开来就我们三个,人人都各司其职,那我想着不如就由我监管黛盒的质量,毕竟这是我拿手的,至于我给你做的黛盒,那就算在我工钱里,你看如何?”

果然是集思广益,这一点季幼仪起初还没想到呢。

她欣喜的说道“这自然是好的,那您的工钱我给您涨起来。”

“不用不用,我看过了,这工钱很合适。”杨义拒绝,很快在契约上签下名字,

杨若芙见状,也签下名字,按下手印。

这样两人的事情就成了。

“今日真是对亏了你们,我再此感谢你们。”季幼仪起身,朝着他们鞠躬。

“季姑娘这就见外了,以后咱们算是一家人了,若芙,还不将季姑娘扶起来。”杨义不便起身,就招呼杨若芙将季幼仪扶了起来,顺便说道“今日开心,我让若芙去买几个菜,午饭便留在这里用吧。”

“好。”

原本他们是要回去的,但想着今天一下子顺利的完成了两个事情,也是该跟新朋友一起吃个饭。

季幼仪笑着说道“赵哥是厨房的一把好手,让赵哥跟若芙妹子一起去,到时候下厨做几个好菜。”

“幼仪说笑了,你才是下厨好手。”赵壮吐槽了句,跟着杨若芙出了门。

季幼仪其实也想出去,但鉴于她出次门就遇到仇人,所以决定避开出门这个事情,安心的待在铺子里面,细细的看了看整个铺子的布局,想着以后该怎么装修。

赵壮跟着杨若芙买菜,家里却闹着一场尴尬。

王大娘昨儿个没将蒋家人过来的事情告诉赵壮,本打算早起再说也来得及,没想到赵壮今日赶早跟季幼仪进城,她压根没赶上。

等到她起身去药园找人的时候,这才知道两人都不在。

蒋兰兰一心想跟赵壮多多相处,了解一下这个人,却扑了个空门,只能失望尴尬的坐在屋内,谁也不想搭理了。

五根婶看这样子,也实在为难,只能悄声问着王大娘,“婶子怎么回事?大壮怎么不在家啊?”

“都怪我,都怪我,昨儿个忘记跟大壮说了,本以为今天说也来得及,没想到大壮今儿个一早就跟着幼仪进城了。”王大娘也很自责,让人家姑娘白跑一趟。

五根婶细细问道“他们两个去的城里?没带孩子?”

“没有啊,元哥儿跟安安都在药园呢,刘大夫看着,就他们两个去的。”

“那没说去做什么?”

“这,没跟我说。”

王大娘其实心里有猜测,估摸着是去商议开店的事情,可她摸不准,虽然契书签了,但这事情毕竟还没开始,所以她也不好说。

她的隐瞒让五根婶误会了,以为两人有什么事情。

五根婶面色不愉,她看了看蒋家母女,悄声问道“婶子,您是真的想跟蒋家结亲不?还是说改变主意了?”

王大娘心急,“春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怕您突然又惦记上幼仪了。”五根婶嘲讽道“先前我跟您说了铁柱跟幼仪的事情,您还说要帮两个孩子做媒,但之后又不肯了,莫不是想给大壮牵线吧?”

听了五根婶的话,王大娘也不开心,她当时的确是打算给铁柱说亲的,但后来大壮回来将他说了一通,之后她也觉得自己先前那样对幼仪,这突然又去插手人家的亲事着实不太好,这才放弃了。

“春华,我那日跟你说的清楚,本以为你能明白,没想到你还是放在心里。”

“我放没放心里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情况可是在不好说呢啊?”

到了这时候,五根婶也不怕撕破脸。

王大娘本就心有愧疚,见蒋兰兰一脸落寞的坐在一旁,更是心疼。她不跟五根婶说,直接走到蒋兰兰身边,“兰丫头啊,今天这事情都怪我,是我忘记跟大壮说了,改明儿个,我带着大壮亲自去你家赔罪,你可别生气好吗?”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蒋兰兰就算心有怨气也不好发作。

她看了眼自家娘亲,回头跟王大娘柔声说道“大娘这话严重了,兰兰本就是来看看你的。”

郑慧见自家女儿都开口,也在一旁帮腔“是啊是啊,亲家母,今天我家兰丫头是来看你的,我是来跟你说两家的亲事的。我这私自做主喊你亲家母,你可不会怪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