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你吃醋了吗?【8】

小说: 王爷太妖孽:腹黑世子妃 作者: 夏霁月 更新时间:2015-10-31 06:56:49 字数:2250 阅读进度:315/2372

“阿呸,你才和纳兰峻相配好吧,别跟我说他,一大早的忒损心情了!”

明玉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皱起一双秀气的眉头,夸张的做了个“呸呸”的动作。

容奕闻言眉目舒展,身子往前一倾,一手支着精致的下巴,轻轻一笑,道:

“既然不是因为纳兰峻,那刚才你是在吃醋吗?珑儿。”

明玉珑心脏猛地一跳,迅速的往后一靠,拉开两人的距离,闭着眼睛喊:

“吃什么醋啊,谁吃你的醋,你有什么醋好吃的!”

她捂着怦怦跳的小心脏偷偷发了一小会呆。

刚才容腹黑靠过来的时候,眉头轻轻的这么一挑,声音绵绵的这么一拖,她都有点忍不住想要去亲一个了。

好在她这些日子也看了这张脸许多次,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丁点的抵抗力。

要不然,哼哼。

这厮就是一朵曼陀罗,随时散发着诱惑,标准的蓝颜祸水!

容奕看着她发红的脸颊,眉头挑的更高,愉悦的勾起一抹笑弧,

“不是吃醋,你脸红什么?”

“天气太热,马车太闷!”明玉珑反应非常快,“你也太自恋了一点,脸红就是吃醋的话,那全天下的人都改去卖醋了。”

她也搞不懂自己脸红个什么劲,大概是二十年余年过的太禁欲了,现在一看到美男就有点受不住。

“珑儿想要去卖醋吗?倒不失个好主意,不如我们合伙去开个醋铺。”

见她如此,容奕笑的愈发的雍容魅惑,眼神里露出分外向往的神色,悠悠地描述着道:

“摘豆埋瓷瓮,酿醋南山下。你酿醋来,你卖醋......”

明玉珑被他后一句吸引,反驳道:

“为什么我酿了醋,还要我卖醋,不是合伙开醋铺吗?你干嘛去了?”

容奕嗖的一下将茶几收了起来,两人之间的阻隔一下子消失,他轻轻一笑,

“我当然负责给老板娘擦汗,端茶和暖......酒。”

车厢的隔音效果很好,除却从车厢地板传来的一点点震动,只有柔和浅淡的光照在里面。

旖旎的声色带着轻而软绵的语调,明玉珑心跳乱了一拍,生怕他说出的是个“床”字。

直到他说完,心才放了下来,可是又好像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失望,略微不自在地道:

“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想占我便宜,我们合伙,我是老板娘,你岂不就是老板!?

哼,我才不要做你这个腹黑鬼的老板娘,天天被你欺负。”

“嗯,珑儿这么聪明,当然不会轻易给人占了便宜。”容奕的话轻轻地落下,又再次挑起,“能占了便宜的,肯定是珑儿心甘情愿让的。”

谁心甘情愿让你占便宜了。

不是我军太无能,实在是敌军太狡猾啊。

明玉珑皱了皱眉,她记得以前容大腹黑明明都是叫她“明大小姐”,

“你什么时候开始喊我珑儿的?”

容奕又靠近了一些,美玉般的容颜已经近在咫尺,呼出的气息几乎拂起她细细的发丝......“阿呸,你才和纳兰峻相配好吧,别跟我说他,一大早的忒损心情了!”

明玉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皱起一双秀气的眉头,夸张的做了个“呸呸”的动作。

容奕闻言眉目舒展,身子往前一倾,一手支着精致的下巴,轻轻一笑,道:

“既然不是因为纳兰峻,那刚才你是在吃醋吗?珑儿。”

明玉珑心脏猛地一跳,迅速的往后一靠,拉开两人的距离,闭着眼睛喊:

“吃什么醋啊,谁吃你的醋,你有什么醋好吃的!”

她捂着怦怦跳的小心脏偷偷发了一小会呆。

刚才容腹黑靠过来的时候,眉头轻轻的这么一挑,声音绵绵的这么一拖,她都有点忍不住想要去亲一个了。

好在她这些日子也看了这张脸许多次,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丁点的抵抗力。

要不然,哼哼。

这厮就是一朵曼陀罗,随时散发着诱惑,标准的蓝颜祸水!

容奕看着她发红的脸颊,眉头挑的更高,愉悦的勾起一抹笑弧,

“不是吃醋,你脸红什么?”

“天气太热,马车太闷!”明玉珑反应非常快,“你也太自恋了一点,脸红就是吃醋的话,那全天下的人都改去卖醋了。”

她也搞不懂自己脸红个什么劲,大概是二十年余年过的太禁欲了,现在一看到美男就有点受不住。

“珑儿想要去卖醋吗?倒不失个好主意,不如我们合伙去开个醋铺。”

见她如此,容奕笑的愈发的雍容魅惑,眼神里露出分外向往的神色,悠悠地描述着道:

“摘豆埋瓷瓮,酿醋南山下。你酿醋来,你卖醋......”

明玉珑被他后一句吸引,反驳道:

“为什么我酿了醋,还要我卖醋,不是合伙开醋铺吗?你干嘛去了?”

容奕嗖的一下将茶几收了起来,两人之间的阻隔一下子消失,他轻轻一笑,

“我当然负责给老板娘擦汗,端茶和暖......酒。”

车厢的隔音效果很好,除却从车厢地板传来的一点点震动,只有柔和浅淡的光照在里面。

旖旎的声色带着轻而软绵的语调,明玉珑心跳乱了一拍,生怕他说出的是个“床”字。

直到他说完,心才放了下来,可是又好像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失望,略微不自在地道:

“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想占我便宜,我们合伙,我是老板娘,你岂不就是老板!?

哼,我才不要做你这个腹黑鬼的老板娘,天天被你欺负。”

“嗯,珑儿这么聪明,当然不会轻易给人占了便宜。”容奕的话轻轻地落下,又再次挑起,“能占了便宜的,肯定是珑儿心甘情愿让的。”

谁心甘情愿让你占便宜了。

不是我军太无能,实在是敌军太狡猾啊。

明玉珑皱了皱眉,她记得以前容大腹黑明明都是叫她“明大小姐”,

“你什么时候开始喊我珑儿的?”

容奕又靠近了一些,美玉般的容颜已经近在咫尺,呼出的气息几乎拂起她细细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