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人形

小说: 我有一个超能终端 作者: 楠木山 更新时间:2020-09-16 14:51:52 字数:2399 阅读进度:318/346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眼前的神眷居然是人形的这一个事实。

只见,一道身影正和他一样伫立在虚空上,壮硕的身体,缠绕黑暗的双臂,那和人一模一样的容貌。

都在彰显着眼前这道身影和人无异这一个事实。

方能并没有将神眷会变成人这一个可能性考虑在其中,这也是他会被偷袭的最大原因。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神眷就算被人杀死,就算跟一个人类求饶,也绝对不可能变成人类。

这不是尊严的问题。

而是绝对不容许的事情,不论自尊。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最强神眷却是打破了他的观念,化为了人形,使他感到不可思议。

神眷看着因为震惊一瞬间分神的方能,并没有乘着这个机会对他发起攻击,而是对她解释道:

“文明之神都是人形,吾自然也可以化为人形。我并不想其他神眷一样,对人形有什么偏见。”

“不如说,这么轻便的身体,吾很中意。”

方能看着神眷愣了一下,对于这人的高尚感到惊讶。它……真的是神眷吗?甚至,脑海中还浮现了这样的思想。

感觉比他这个人,还要像一个人啊!

“你在模仿人类吗?”方能忍不住问道。

最强的神眷摇了摇头,它说道:

“不对,我只是觉得人类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生物罢了。”

甚至在方能的评价之上!

方能再次多了一点震惊,他看着神眷,叹了一口气。他真心搞不明白眼前的神眷究竟该怎么定义了。

但他不可能因为这几丝杂令使自己的心境混乱。

这在战斗中可是最最大的忌讳!

他稳住自己的内心。不再去想那些干扰他心神的东西。神情凝重的看向了神眷,不论神眷说出什么,他都不可能不杀死它,除非它是一个人!

相必,神眷也是一样。

不可能放过他,那么他也不必留手。

方能神情凛重,神眷轻笑一声。接着,两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那是连光都有可能跨越的速度。

嘭——

巨大的声响在黑暗中炸开。

方能显出身形,一脚踢向神眷的头颅。它既然要和他打近战,那他就满足它。不过他的近战能力可是比念力还要强大一点的!

方能咧开嘴一笑,踢击被挡下,他再次挥出右臂。

在这什么斗不存在的虚空之下,两道身影就这么互不顾及的互殴起来。

方能没学过武术之类的,不过打了那么多场架,他也多多拥有强大的感知与翻译能力,不会输给眼前的神眷。

他闪身后退,凭力量,他还是无法碾压神眷。不如说,他有呈下风的趋势,不只如此,神眷的感知似乎都比他要强,也更加的灵活。

看来它刚才说人类的身体要更加的轻便并不是假话。

方能经过这几次碰撞,大概看出了神眷的攻击方式与破绽,当然,神眷肯定也看破了他的破绽。

接下来,就不是肉搏了。念力化为护甲缠绕在他的右臂上,他眼神一凛,一拳挥向神眷。

他与神眷的距离很远,起码有半个大陆那么远。但就在方能挥拳的那一瞬间,他居然直接跨越两者的距离,打向神眷,速度极快,那一瞬间,恐怕连神眷也不能瞬间反应过来的才对!

但神眷再一次出户来他的意料,他居然如同早有提防一样,叶和他一样挥出了右拳。

“大单调了。”神眷只是说道,脸上挂着微笑。

看着神眷脸上的微笑,方能微微一怔。

两只拳头碰撞到了一起。果不其然,如意料一般,方能被打飞了出去,蓄势一击大于他的全力一击,并不意外。

虽然被打飞,但这一次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也没有受道多少伤。只是神情有些恍惚,就像是又发现了令他感到震惊的事物了。

刚才,神眷并没有留牛,不然他也不会被打飞,只不过……

方能稳住身形,看向神眷,眼神中有一丝探寻:

“你为什么要笑?你很享受现在的战斗吗?”

神眷听见方能的询问,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但随即便勾起一个更大的微笑说道:

“嗯,我很享受。和你的战斗,我非常享受。”

“为什么?”方能疑惑问。

“因为你很强是一个原因,还因为你是一个人类。”最强神眷扬笑说道。

“你……难不成也想要消灭文明之神吗?”方能不禁问。

神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深深的疑惑:

“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在我看来,你不正是因为看见我可以杀死文明之神的可能性才笑的吗?”

方能道。没错,他刚才在神眷的笑容中看见了一丝欣慰,感知敏锐的他,一瞬间便理解了这一丝欣慰的意思。

并且,它的眼中,有一丝期望!他不可能读错。

眼前的神眷难不成是它的队员吗?

可,不可能!因为,从刚才的一击中他感觉到了这个人,不,这个神眷心中必杀他的心思。

那么,究竟为什么?方能神情迷惑。

“………”神眷沉默了,它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然有点自嘲的笑了:

“或许吧,或许我早就厌倦了为世界“修剪”这种工作,但我不想反抗他,也不敢反抗他,因为吾等正是由他创造出来的。”

“没有造物可以取反抗造物主。”

造物主?!

凌驾神之上的造物主!?

方能的心中只有一个人选!

“你口中说的的他,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意识吧?”方能眉头一皱问。

“嗯。”神眷没有多隐瞒,点了点头。

“是吗,是这样啊。那么,我再问你,世界意识是这个世界本身吗!?”

这也是他一直再探寻的问题!

如果世界意识是世界本身,他改变世界真的有意义吗?如果世界意识不是世界本身,只是一个“掌控者”呢?

那么这个掌控者就不能换一个人来做吗?

他知道,这些疑问,这些犹豫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意义,他无论如何都要改变世界的系统!

但他却想要问一问这个神眷究竟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