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百二十三章

小说: 武林灵剑奇缘 作者: 西陈 更新时间:2019-02-10 12:16:15 字数:2547 阅读进度:1107/1130

树中央开了一道缝隙,像是有人打探外面的情况,过了一会儿功夫,没有发现什么情况,那道缝隙渐渐的大了,二尺宽,足能走出一人来,果然,出来了一个人,黑衣打扮,走路脚不着地,似草上飞。??火然?文w?w?w?.?ra?n?wenA`cc

岳海说道:“此人轻功了得呀,怪不得一闪不见。”

一修然说道:“主人,要不要抓住他。”

白衣郎君自然是不放过这等机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是贸然行动,定会功亏一篑,为了成功,必须做到万无一失。轻声说道:“一修然,你先跟着他,看他做什么,万不可打草惊蛇,熟悉了他的目的,也好了解他是不是花前辈。”

一修然隐身而去,紧紧地追随着他。

白衣郎君则是,一动不动,等待消息。

黑衣人施展轻功跃上枝头,又八步飞扬,走过中山寨,直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废墟之地。

一路行来,总感觉有人追随,可是,遥望四野,不见人影,只有安心。黑衣人停了一会儿,说道:“出来吧。”

话落,四个黑衣人从黑暗的隐蔽处走了出来,见过主上。

“雅雀,说说你的情况。”

一个女人见礼说道:“东面的门派没有什么行动,虽是查的有高手穿梭与他们之间,像是收买人心的勾当,并无做实联合之事。那些隐秘高手的行动,倒是与温家堡有联系。”

“路雀,你说说。”

一个女人见礼说道:“西面的门派也没有什么走静,查得消息,基本和雅雀相似。”

“野猴,你说说。”

一个男的说道:“北边的门派也没有什么行动,查得有几个神秘人似乎也在查探情况,至于是什么,还没有搞情况。”

“懒猴,你说说。”

一个男的说道:“南边的门派也没什么,那些个神秘高手,倒是不曾与他们接触,至于跟谁联系,还在求证。”

“他们是一伙行动,还是个人。”

懒猴答“一整队,十人。有放哨的,打探的。一条龙式。师父,要不要动手?”

黑衣人伸手示意不必,还没有搞清楚他们意图,贸然行动会吃亏的。

“我觉得,那些神秘的杀手就是温家堡派出的,证据确凿,毋庸置疑。师父,我们查了好久了,该是收场的时候了。”

“在没有绝对的证据面前,不是时候动他,反而会变得被动。”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继续观察。”

“是。”

声落,众人走了。

这个黑衣人何许人也,尽有如此的实力,想必,是个有来头的。

他不回去,在考虑什么?

一修然静静的注视着神秘的黑衣人,希望他能现在摘掉面纱,一睹庐山真面目。

可是此人静静的久立不愿离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要想知道,除非捉了他。

单凭自己的力量,应该不是问题,可是,主人有交代,在没有一定把握的情况下,绝不能贸然出击,否则,打草惊蛇,功败垂成。再说了,此人神神秘秘,说不定在中山寨待了好久了,都没被发现,说明,本事了得,为了安全考虑,还是忍上一忍较好。想此,默默的盯着黑衣人。

突然,他在念叨什么,并看向了一个方向,那方向,就是北方,而飞镖门就在北方,猜想,他就是仰望那里。如此,主人分析的不无道理,完全合情合理。

想回去告诉他这一好消息,又怕黑衣人消失,于是耐心的瞅着黑衣人。

时间已过快半个时辰了,大家着急了起来。

岳海首先沉不住气了说道:“那人诡秘,秘密甚是巨大,同时也说明,此人不一般,如此,一修然不是他的对手,担心危险。”

白衣郎君反对说道:“一修然仙法居进,我敢保证,人间没有她的对手,所以,这不是考虑的问题。”

“那是什么?”

“是那树洞里面的秘密。”

公孙雯高兴的说道:“是呀,我们快过去吧,不然,那人回来就没的机会了。”

岳海苟同,一探究竟。但顾虑,为何不早进去,这会进去是不是已晚,神秘人说不定办完事了,就回来了。

“不会,我敢打赌,他暂时不会回来的。”

“为什么?”

“此人夜间行动啊,好了,行动。”

也是,有道理。

用手推开那门,但是一动不动,就如一道墙那么牢固,完全无懈可击。

“没想到,还有机关。”白衣郎君说。

“那怎么办。”公孙雯问。

白衣郎君思索一时说道:“毁又毁不得,只能想办法。”

“一颗苍天大树,什么地方才是机关啊。”公孙雯无奈的说。

“照它的设计,开门机关不会离的远,应该就在门周围。”

大家上下左右摸了个遍一无发现,白忙活一场。

抬头望月,祈求它指点迷津。

然而,乱七竖八的枝条把个月色遮得干干净净,岳海来气,一把撕开树枝,希望透来月光,将此地照的亮亮堂堂。没想到,那扇树干中央的门慢慢开了。岳海喜上眉稍,真是歪打正着。没想到,它的开关是树枝。

进了树洞,里面宽敞,一个人足能进去,旁边还雕刻了走路台阶,顺利的就下到了树底下,足有十几米深,又拐了个弯,向左,往前走十几步,便是一扇门,石头做的,并且锁着。

公孙雯说道:“谁会开锁?”

这种细活没做过,为难他俩了。

岳海说道:“把它劈开省事。”

当下,只能如此,答应了岳海。

岳海使出了浑身法术,就想一举打开它,不料,此锁似有魔力,几掌后,无法打开,还暗置了保险,无人能及。

看来,是小看了它。

“此锁坚韧不拔,我力量有限,无能为力。白公子,你想想办法吧。”

“好。”话落,用功打去锁子。任凭力量再大无济于事。

看来,不动用灵剑,真是不行的。于是意念起,灵剑现,劈向了铜锁。

铜锁好似天赋异禀,牢不可破,这让白衣郎君恍然大悟,原来,灵剑还未开封,还未释然剑魂,于己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