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等待(下)

小说: 网球王子——我是越前龙马 作者: 艾西 更新时间:2015-10-30 03:22:59 字数:3821 阅读进度:409/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叙述者为凯宾-主角。视角转换处以*为记。

作者注:《古今集》编撰者之一的纪贯之曾到过一个地方,看到一个女子在摘樱花,心生爱恋,就咏了下面的这首和歌。

山ざくら霞の间よりほのかにも见てし人こそ恋しかりけれ(古今集•恋歌卷一•479)

(中译)山樱烂漫霞氤氲,雾底霞间隐芳芬。

多情最是依稀见,任是一瞥也动人。

这种典型情境后也称一瞥之恋。

不二拿这首和歌中如霞的樱花来喻人,自然是语带双关。可惜美国长大传统文化白痴的主角最多只听得懂不二在笑他脸红,后一层的深意就无法领会鸟……

万众瞩目中,赛场大屏幕终于闪了闪,现出最后一战选手的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瞪圆了眼,我怒吼,“竟然不是越前龙马!”瞧不起人啊?!

“怎,怎么回事?”贝克教练也吃惊,“不可能!为什么不派出NO.1的越前龙马?!”视线转移到对面日方教练席上,他蓦地醒悟,“难道……正因为是NO.1?”

“反正局数占优,索性不派王牌,这样即便输了也有借口,赢了当然更有说头!可恶,狡猾的日本人,大的小的都那么讨厌!”教练愤愤咕哝了阵子,继而想到什么,表情一松,“高山小姐的条件,只是必须赢下最后一场。虽然这样观赏性差了些,反倒更保险。”

“BOSS,我还没同意呢!”我忍不住握拳抗议,“我是为了和越前龙马交手才到这里来的,这样下去的话……”和当初我说好的入队条件不一样啊!

“你想发什么牢骚?”贝克教练的嗓门比我还大,“就因为你在记者招待会上扬言要和越前龙马交手,那个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榊才会……总之,先赢了再说!”

不甘地扭头,我恨恨看向对面。

对面,赛场甬道前,他身旁的队友为他难过,“好遗憾呢,小不点……”

他抬手压了压帽檐。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见那唇角微微向上抿了抿,“算了,没办法。”

——对我来说那么重要的事,对他而言,轻松一句就过去了。

*“久等了,现在开始,第一单打的比赛。”

全场观众屏息期待中,灯火全灭的赛场打入两束强光,“关东青年选拔队:切原赤也;对阵,美国西海岸选拔队:凯宾•史密斯!”

强光照耀下,二人脸上的表情截然不同:切原昂首扬眉,神色兴奋;凯宾垂头咬牙,满脸不忿。

“加油啊,切原!上吧!”菊丸挥舞拳头,高声打气。其余队友也都神色紧张地盯住赛场等待开赛。

隐在众人身后,目光从众人视线集中的球场旁,挪到教练席。稳坐教练席上,同样盯着赛场的,是本场比赛担任板凳教练的部长。

压低的帽檐下,我对前面的菊丸轻轻交待了句,“有点口渴,去买点果汁。”说完转身,两手插着裤袋慢慢走入漆黑的赛场甬道中。

走出赛场外,找贩售机随手点了罐饮料,不辨滋味地抿了几口。抬头看看天,阴沉沉的,飘了些零星的小雨。

不能在这次比赛中上场,我早有预料。

部长曾提起过,我精神力的问题。我也知道自己这方面的毛病——一直以来比赛水平参差不齐,尤其在对真田战中表现得犹为明显。

因为对手的强大在预料之外而担心无法兑现诺言的我,精神动摇加上天雨球重的双重不利下,梦游般被真田砍瓜切菜般直落一盘。

仅仅过了一礼拜,只是稍微加强了点臂力,我在正式比赛中再次遭遇真田。这一次,甩开精神包袱的我,在比赛后段被逼至绝境时反而爆发出惊人能量,没进抢七局就击败了真田。

以龙崎老师和部长的观察力,应该察觉了我这方面的不稳定因素。不让我进选拔队这种重大决定,作为代理教练的部长也不可能不和龙崎老师通气。

也许,那个决定其实是龙崎老师授意,本着为我考虑的出发点——万一未尝败绩的我在这种国际比赛上输掉,输掉的可不止是比赛,因为我已不只代表我自己或者青学了。

其实,这个精神力弱点我在美国时没有。不然我的美网四连冠怎么来?

在美国打网球时,一心只想着要赢过臭老头。冷漠疏离的环境,陌生强大的对手,我在比赛中从没有丝毫放松。那段时期,我整天总是冰冷紧绷的,想法非常单一——赢过臭老头后立即跟无聊的网球说拜拜,终生再不碰网球拍。

是什么敲碎了坚冰,改变了我?

明白网球并非强加于己,它已流淌在血液中;明白老头并非遥不可及的目标,不过是个笨拙自大的老爸;明白网球不是简单胜负,它可以饱含多少情感与梦想。

有情感,就会有弱点?不,有情感,世界才是霓虹七彩,流动进化的。

以前的我,无论外旋,还是打法,都在模仿臭老头。那时想法简单,赢球就好——和那些网球机器没两样。

算算自己进青学后自创的绝招:越前流单脚碎步,抽击球A,抽击球B,旋风绝杀,酷抽击……模仿,融合,再创造,我沉浸在此,其乐无穷。

『越前,打网球快乐吗?』

『恩。』

喜欢现在的我,强烈地想要证明,这样的自己比以前更强。

所以,虽然努力说服自己看开,屏幕上名字显现的瞬间,还是有些难受,终究不能单纯地为切原高兴呢。

灌下最后一口,甩手一挥,饮料罐在空中划了个平滑的抛物线,落入稍远处的垃圾桶,发出清脆寂寥的哐当一响。

抬臂的姿势定格一秒,我垂下手。正觉得有些空落落,身侧忽然递来一支红球拍。

转眼看那人,我有些怔忪。他认为我还有上场的机会吗?不,是看我太过无聊,让我打发时间用的吧。

顺手接过,我想轻松地冲他笑笑,可是没笑出来。不知是不是天气的缘故,声音也有些闷,“谢谢。”

找了个网球墙,对着墙壁啪啪地打网球——这样才不会有空想太多。

不二不知为什么没回去看比赛,两手环胸地站一旁看我单调的练习。

“如果你知道我实际的想法,刚才就不会说那两个字了。”笑容清淡地看了会儿,不二悠悠冒出一句。

实际的想法?边打边疑惑地瞟他一眼,他下一句话却像一记炸雷劈到我头顶上。

“事实上,不光是我,选拔队的全员,都不希望你上场。”

是吗。也正常,毕竟我在选拔时没做什么努力,后来还是败者组复活,走关系硬挤进来的……

球有些打高了。

“不问原因吗?”一声轻叹,不二断然走上来,从身后环搂住我的腰,“你想哪去了,万年傻瓜。”

垂下球拍,偏离轨道的网球从我俩身旁蹦跳而过,消失在视界中。

“不希望你上场,是因为不希望你回美国。”

不希望我上场,是因为不希望我回美国?从失神状态回神,又用片刻时间消化琢磨这句话,我心头的漫天乌云一扫而空,原来如此!(作者:你眼下该琢磨的,是不二的动作才对吧……)

作为同校队友,无论部长不二还是菊丸,都不会希望我缺席全国大赛;而在跡部真田切原他们的立场,当然不希望我打赢了就跑,一准还想在全国大赛中再和我较量一番!

想明白了这一切(作者:你真想明白了?),低垂的帽檐下唇角轻扬,我露出今天以来第一个真心笑容,“我会回美国。”

背后的身体突然有些僵硬,环着我的手更紧了。忽然就想起实验楼中那个装神弄鬼的漆黑夜晚。那一次,不二也像现在这样从背后紧搂着我的腰,语音低沉,“龙马,我不放手。一辈子不放。”

这句话让我保护弱小的大男子英雄气概空前膨胀。在颤抖着贴我身后的不二对照激励下,那个夜晚我鼓足勇气挺身而出,克服暗室恐惧症,拖着不二牌人形包袱在一个个黑暗教室中努力探查海堂的下落——到了最后才发现,又被妖狐摆一道……

“不过,会在和大家一起去全国大赛后。并且,完成了约定就马上回来。”青学,已成为我另一个意义上的“家”。

僵硬的身体松弛下来,不二将下巴撂上我肩头,轻柔的语音伴着暖风近耳响起,“你故意的吧,龙马?”

“恩?”我装傻。

“故意把话分成两半说……”不二环搂着我的手用力一收。

我本该像抱怨桃城菊丸一样咕哝些放手啦,不二学长什么的。但颊上发丝轻拂的微痒伴着清爽淡香与似有若无的柔滑肌肤碰触让我忽然失语。

不过是习以为常的耳鬓厮磨,和桃城菊丸嬉闹时从未觉得有何不妥,但此时我脑中忽然现出流畅醒目的锁骨,优雅颀长的颈项,白皙秀美的下巴,微扬的妖妍魅惑的唇……

那是选拔合宿时不二来责问我与切原战时产生的印象。记不清不二当时对我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妖狐那天的恶搞玩闹令我莫名的口干舌燥心惊肉跳。

更记得我那时居然还冒出个荒谬绝伦的念头——不二学长如果是女生的话……能娶这样的美人回家也不错……

“山樱烂漫霞氤氲……”不二在我耳边轻笑,“怎么了,龙马?”

脸上温度噌地又上窜一截,我忙忙地拉开他的手脱身出来,顾左右而言他,“不二学长你以前还笑话我,其实你自己身上也有香味啊。”

“这个啊~”抬臂嗅了嗅自己的球衫,不二似笑非笑地斜我一眼,“你在手冢身上也沾到过吧?”

哎?在德国和部长同睡的时候,好像是有闻到过……(作者:听仔细点!不二说的可不是闻。)

“干爽剂,比赛后专用保持身上清爽洁净的啦。”不二揭开谜底,接着学足桃城神神秘秘的样子附耳过来,“知道吗?手冢每月起码能用五瓶呢~”

我,囧。

原以为自己每天洗澡必选名牌沐浴露已经很挑剔了,没想到真正的洁癖就在身边啊!

想象下冰山部长一脸严肃地拿着瓶干爽剂朝自己身上左喷喷,右喷喷……

越前龙马,此时此刻本该为最终战不能上场自怨自艾,黯然神伤;却和某只妖狐大眼对小眼,为了不相干的鸡毛小事拼命保持不苟言笑的拽酷形象差点憋出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