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搬家

小说: 我抢了世界本源 作者: 寒衣沐风 更新时间:2019-11-11 01:26:07 字数:2569 阅读进度:40/309

客厅,一张八十厘米见方的木桌,两把椅子。

厨房,有燃气灶,可以自己做饭。

卫生间,有热水器,洗澡什么的都很方便。

卧室,有空调,到夏天的时候,就不怕热了。

卧室外面,还有个小阳台,有晾衣架,这里,还放了一台洗衣机,洗衣服也很方便。

“怎么样,很不错吧?”

挨个的介绍了一遍,冯悦娟笑眯眯的说道。

“恩。”

张清扬点了点头,就算不好,他也得说好啊,谁让这是李娴家的呢?何况,这里真的很好!

“那行,那我们就把合同签一下,然后小张你就可以搬进来住了。”

冯悦娟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式三份合同,对着张清扬和林晚晴示意了一下。

“对了,小张,水电燃气费用,都是要你自己付的。”

突然想到什么,冯悦娟提醒到。

张清扬一看,就是第一次出来租房子,别他直接以为,付个房租就行了,到时弄得大家脸上都尴尬。

“知道。”

张清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不用了,小张既然跟我们小娴是同学,就付个房租就行了。”

这时,林晚晴笑着说道。

“行,林姐您说话了,那我就不多嘴了。”

冯悦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自己付吧。”

张清扬连忙推辞,表示自己要独自承担水电费。

“这事就不用再说了,听阿姨的就行。”

林晚晴摆了摆手,没有让张清扬继续推辞下去,微笑着说道。

“额,那谢谢林姨了。”

张清扬一看,再推辞下去就有些虚伪了,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旁边的李娴,娇俏的翻了个白眼,心里嘀咕了一句:

“得了便宜还卖乖。”

只可惜,张清扬没有看到,不然,他恐怕又得愣神了。

签了合同,张清扬交给林晚晴七百五十块钱,从现在到高考结束,刚好还有两个半月,正好七百五十块的房租。

然后,又交了一百八十块给冯悦娟。

这是她们中介的费用,收取双方各百分之三十的月租金。

但张清扬,直接把林晚晴的那一份给付了。

毕竟,人家都不收自己的水电费了,张清扬说什么也把中介费给付了,林晚晴阻止不了,也只好随他了。

“小张,你这下可亏了,你一个月的水电费,最多也就二十块钱,住这两个来月,最多五十块的水电费,至少亏四十。”

回去的路上,冯悦娟对张清扬说道。

“呵呵。”

张清扬笑了笑没说话,越亏越好!

只要未来的丈母娘,对我留下一个好印象就行!

“对了,冯姐,什么地方有卖自行车的?”

张清扬问道,他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一辆自行车了。

“离我们悦然房介不远就有一家,我这辆,就是在那买的,八十块,很不错的。”

冯悦娟拍了下自己的自行车,介绍到。

“行,那就去那买吧。”

张清扬无所谓道。

他花钱,从来不斤斤计较,只要他觉得差不多,就直接购买了,很少会讲价。

先把骑的悦然房介李然的自行车,给她送了回去。

然后,张清扬,就直接去了冯悦娟说的,那家卖自行车的店里,花八十块,买了一辆自行车,直接骑着回到了宿舍。

回到宿舍,发现宿舍竟然还没有一个人回来。

张清扬看了下手表,才下午三点十分。

原来,自己忙忙乎乎的租完了房子,连一个小时都没用到。

张清扬,把自己的东西,都收到了灵魂空间之中,只留了一床被子和一床褥子,到时,直接放到自行车上带过去。

然后,把背包里,塞了几件衣服,背上,完美!

这样,到时,大家都看到,他搬走了。

不至于到时一问,没一个人看到他搬东西,那不是很奇怪吗?

这样,最多就是他的东西比较少而已。

张清扬就爱琢磨这些细节问题。

也就是俗称的,多疑!

以为自己很特殊,就老觉得别人会随时注意着自己!

其实,都是他想多了!

但,他谨慎惯了,性格如此,是很难改变了。

张清扬想了想,不等室友们回来了。

直接留了张纸条,写着自己在校外租房子住了,让他们不要担心。就把被子和褥子卷成一卷,抱着下了宿舍楼。

然后,放到自行车后座上夹好,直接骑上自行车,回去了自己刚租的房子。

张清扬锁好自行车,抱着被子上了楼,就发现,李娴,正等在自己门口呢。

“李娴,你怎么在这?快进来坐。”

张清扬惊讶的问道,连忙过去打开房门,招呼李娴进去坐。

“不了,刚才有中介的人在,我妈不好跟你争执,她让我把这个钱给你呢。”

李娴说着,掏出一百块钱,就要递给张清扬。

“那可不行,阿姨都没收我的水电费呢,我出中介费也是应该的,我不能要。”

张清扬连忙摆了摆手,一副坚决不要的样子,说着就直接转身,向卧室走去,他还抱着被子呢,得先把被子放到床上再说。

“我们是同学,我妈当然不能收你水电费了,而且,你一个人能用多少水电?”

李娴跟了进来,就要把钱往张清扬的口袋里塞。

张清扬赶紧闪开,快走几步,到了卧室,直接把被子扔到了床上,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李娴。

“正是因为我们是同学,我也没有坚持要给水电费啊。

所以,你也不要坚持了,还是收回去吧。

不然,不是让我心里不安吗?

老是觉得,占了你家便宜,这会让我心里不宁的,还怎么安心学习啊?”

张清扬严肃的说道,一副,你给我钱,就是要故意破坏我的心境,让我考不上大学的样子,让李娴无法反驳。

“你……”

李娴一时被噎的没话说。

“我不管了,反正,钱我放这了。”

李娴直接把钱扔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喂喂喂,李娴,我跟你说啊,你要是不把钱拿走,我心里真的很不安的。

到时,我考不上炎黄大学,可都是你造成的,你得负责啊!

或者,我明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再把钱给你!”

眼见着李娴出了房门,张清扬也没去追,直接吆喝道。

“这个无赖!”

李娴听了,顿时停下了脚步,双手紧握,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立刻转身,回去揍他一顿。

实在是太气人了!

“拿来!”

深呼吸了好几次,李娴才忍住了揍人的冲动,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伸出洁白如玉的小手,恶狠狠的说道。

“哎,这就对了嘛,要是早知道你家要租房子,我直接找你就好了,这中介费,不就省下来了嘛,可惜!可惜!”

张清扬一边心疼的说着,一边把那张一百元的炎黄币,放到了李娴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