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你们谁知道

小说: 我是大科学家 作者: 蜜汁扣肉 更新时间:2017-11-18 08:26:19 字数:2290 阅读进度:131/622

五个实验助手被怼服了,指挥起来无比顺从,周兴非常满意,当即一心二用,加快了向他们施令的速度。

“王凯,先拆ir号零件,再拆光源控制器;”

“陈炎,别动dt号零件,右侧载能元器件先拆。”

“**安,帮许武斌一起取下转台速辨识器。”

“……。”

周兴发出的指令精准又迅速,五人工作组一刻不得松懈,被他使唤的团团转。

很快,五人工作组便开始叫苦不已了。

为了赶工期,周兴认真起来的样子非常变态,他都不用歇息的,扣除吃喝拉撒这段时间,几乎一刻不漏地盯在光刻机前指挥他们工作,更可怕的是,他就像一台部机器似的,安排给他们的事物又快又精准,一点都容不得他们偷奸耍滑。

拿着人家翻了几倍的高工资,五人组倒不好意思偷懒,于是,在周兴的指挥下,他们几乎没得停歇地进行光刻机拆卸作业,工作强度大的非常惊人。

一转眼,三天两夜过去。

经历三天两夜,几乎不间断地拆卸作业,好好一台纳米光刻机,被肢解成数十块大小不一的部件,以及成百上千块零零碎碎的小零件,它们分门别类地摆放在实验室亮堂的地板上,密密麻麻,场面非常壮观。

拆卸作业结束,五人工作一个个好似从地狱解脱了似的。

“我的老腰唉!全身骨头都要断了。”**安丢掉手里的工具,扶着后腰缓缓就地而坐。

“总算结束了!这三倍薪水,五倍加班费拿着怎么觉的好吃亏啊!”王凯瘫坐在地板上,后悔不已地说。

“谁说不是呢!小周总催那么狠,一忙起来连偷闲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三天,我该掉三四斤肉了。”**安苦着脸,感同身受地说。

看着正在图纸的周兴的背影,林元明眼中闪过一丝敬畏,转头看着众人,欲言又止地说:“这钱不好挣啊!小周总接下去还要进行改造计划,要不我们……。”

林元明没把最后的话说出口,不过,四人都知道他接下去要说什么,因为此刻他们心里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

“五倍加班工资啊!这么难得的挣钱机会,我还打算乘这次机会将卡债还掉呢!”许武斌满脸苦涩,纠结地说。

“呵呵,这么干下去,我就怕你有钱挣没命花。”王凯看着许武斌冷笑着说:

“我们一起向小周总辞行,就这么决定了!”林元明看着众人,掷地有声地说。

“行啊!我没意见。”王凯点头道。

“好吧!我也受不了。”许武斌犹豫了一下,点头道。

“恩?你们决定了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周兴出现在五人组的身后,看着他们问。

“小周总,实验室的活太赶了,我们恐怕无法胜任。”林元明连忙从地上站立起身,看着周兴苦笑说。

“是啊!小周总,您还是请另请高明吧!我们很不适应实验室里的事。”王凯跟着站立起身,一脸幽怨地看着周兴说。

“嗯?实验室的活确实是累了一些,要不我再你们加三倍工资?”闻言,周兴眉头微微一皱,试探地问。

闻言,五人精神一震,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兴,一时竟集体失语。

再加三倍工资,在实验室干两天都能顶得上一个月的工资,熬上一两个月能抵得过打工两三年。

不愧是周总的儿子啊!好大的气魄,用钱砸人这一招使得真他妈麻溜啊!

五人组喜形于色,没有人开口拒绝周兴的加薪条件。

“嗯,没问题了吧?没问题的话,我们该开工了。”见状,周兴微微一笑,看着五人组吩咐道。

说完,周兴转身径直向摆放着光刻机核心部件的位置走去。

“哇!好气愤啊!我还没歇息够呢!那小子一点头不体恤人,真想打他一顿啊!”王凯牙痒痒地看着周兴的背影,不敢大声地说。

“呵呵,打他,谁付你钱!”林元明呵呵一笑,反问道。

“唉!认命吧!咬牙忍一忍,很快就撑过去了!”许武斌痛苦地说。

王凯张嘴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周兴指着地面的核心设备向他们下达命令道:“你们赶紧过来,将它扛起来。”

闻令,五具‘人形机器’拖着疲惫身躯,条件反射一般,连忙向周兴那边赶去。

很快,令五人工作组‘痛苦又快乐’的改造工程开始了。

在周兴的指挥下,他们抛弃了自己的思想,像五部‘人肉机器’一样,强打着十二分精神听着周兴的精准命令进行工作。

时间五人组‘煎熬’和期盼之下,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

进入冬季的首都天气越来越冷,白雪皑皑,北大校园披上了白色的地毯,校园风景有了另一番的景致,依旧美丽如昔。

北大的学子们都开启了复习模式,备战一学期一次的期末考试。

北大综合办公大楼,宽敞的会议室,一场关于期末安排计划的沉闷会议刚刚开完,参会者的教授,辅导员纷纷纷‘活’了过来,一个个笑容满面,呼朋引伴地向会议室外走去。

“严振,张军,赵启明,…,几位教授请稍等一下再走。”就在这个时候,郑主任突然点明叫住几位教授道。

听到自己的名字,七位刚站起身的教授纷纷坐回原位,不解地看着坐在会议主席位的郑主任。

待会议室内的人走的差不多了,郑主任这才向众人提问,道:“好久没有周兴的消息,他最近还有跟诸位资讯问题吗?”

“没有了,距上次见面都快一个月了。”严振教授眉头紧皱,回答道。

“我这边也差不多,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电话不接,实验室不来了,整日不见人影。”胡岩教授苦笑地说。

“嗯,距他最后一次跟我咨询生物问题的时候,应该二十天之前吧!”张军教授回忆了一下,不确定地说。

“主任,你问我们这个问题?莫非有什么特殊情况?”赵启明看着郑主任,不解地问。

赵启明话音一落,几位教授眼睛齐齐一亮,目光聚焦在郑主任的脸上。

郑主任登时苦笑不已,这多教授居然没一个人知道周兴的最新消息,这小子实在太孤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