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哪种女人

小说: 我的风情女友们 作者: 小刀有话说 更新时间:2018-02-03 08:12:25 字数:2506 阅读进度:1608/2124

“南洛丞,你谋杀啊!我要被你勒死了,快放开!再不放信不信我咬你!”

“你咬啊,我还不信你敢咬。”

“……”

林小麦真生气了,这个家伙也太过分了点,她张嘴咬他的手臂,用力咬狠狠的咬。

南洛丞只是笑着看着她,眼神全是宠溺。

“林小姐,你这样咬别人的男朋友,是不是不太好。”凌灵的表情变了变。

“那你帮我把他弄开呀!”林小麦觉得自己真的要被他勒死了。

“……”

南洛丞总算是松开她了,林小麦挣扎的太用力的,差点摔倒。

“我回去了!”林小麦黑着脸要走。

“饭不吃了?”南洛丞再次拉住她。

“原来你们两个想一起去吃饭呀,不介意多个人吧?”凌灵又笑了起来。

林小麦觉得这两个人都有病。

南洛丞算反对,凌灵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林小麦其实并不想和他们一起,但是无奈,一直被南洛丞抓着,逃不掉。

三人吃的是普通的家常菜,点好菜后,凌灵便开始和林小麦说话,林小麦其实不太想和她说,但是她问了,出于礼貌便回几句。

南洛丞一直没怎么说话,时不时的给林小麦夹菜,也不管凌灵,林小麦都有些尴尬了。

凌灵却好像全不在意,依然热情的跟二人说着话。

吃完饭后,南洛丞要送林小麦回去,凌灵也了车。

林小麦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先送你。”南洛丞看着凌灵说道。

“没关系,你先送小麦吧,我不急。”凌灵说道。

“对对对,你先送我,我急。”林小麦重重的点头。

“不顺路,回医院再送你回家顺路。”南洛丞说完,便开着车往医院去了。

到了医院,凌灵算再不情愿,也得先下车了。

目送着二人离开,凌灵的表情立刻变了,眼神全是嫉妒。

“南医生,凌灵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吗?”林小麦皱眉看着他问。

“你觉得呢?”南洛丞挑眉看着她。

“你们两个的事,我哪知道!不过呢,我是想提醒你,如果凌灵是你的女朋友,你最好还是别这样对人家了,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是同样作为女人,让我觉得你是个渣男!”

“哦?那谁不渣,展堂吗?他每天忙到你生病都没空管,这不是渣了?这是好男人了?”

“那不一样,他是为了工作!”

“在我眼里,没什么不一样。”

“你这是强词夺理。”

“到了。”

“……”

林小麦楼去后,南洛丞便坐在那里,从车里找到一根烟吸了起来,他很清楚,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对她那股强烈的感觉了。

……

沐依米一直在等凤西吾回来,等到最后,等到的却是他的一通电话,告诉她那边有些棘手的事需要他去处理,让她先睡不要等他了。

沐依米叮嘱他注意安全,放下电话后,她便躺了回去,关灯后,她伸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平时都是在他陪着睡,今天他突然不在了,她还觉得很不适应呢。

……

自从得知陆远失去一条腿后,叶蓝蓝便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公寓里一直没有出门,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她真的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眼看着她要打败沐依米得到幸福,为什么陆远突然失去了一条腿。

她不懂,真的不懂!

老天为什么独独对她这样残忍?

小时候失去父母,长大后得不到自己喜欢男人的爱,好不容易用尽了手段,总算可以得到手了,最后又告诉她,那个男人是残缺的。

怎么办?现在她该怎么办?

如果不能和陆远结婚,舅舅恐怕不会答应。

林小麦说对了,她哪里是什么千金小姐,她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

手机响了起来,叶蓝蓝把手机抓了起来,“喂?”

“叶蓝蓝,我真没想到你这种人!你以前口口声声说爱陆远,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嫁给他,现在知道他失去了一条腿,你立刻不结婚了!我儿子失去腿,他正是需要爱的时候,你却这样对他!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陆母生气的大吼,她忍了几下彻底的忍不下去了。

她越想越恨,现在看来,这个叶蓝蓝沐依米那个女人还要可恶百倍!

“你说够了没有!你凭什么这样指责我,在指责我之前,你们先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好事!先说你,你是真心对我好的吗?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你最清楚!还有陆远,他又是怎么对我的!他不喜欢我,领证那天,这家不能领可以去别家领,可是他却坚持不去了,我半夜去给他送汤,他洒了我一胸口,把我烫伤,可是他有关心我吗!”

“你闭嘴,我家陆远之前是这样态度你自己不知道吗?以前你是怎么做的!你还不是一直在倒贴!”

“对,以前我愿意倒贴,但是现在他腿没了,凭什么还让我倒贴!”

“你!你这个贱人!”陆母简直要被她给气死了。

“阿姨,对不起,我现在心里很乱,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叶蓝蓝不敢把事做绝了,因为陆家她还不能得罪,得罪了对她没有一点好处。

但是陆远都残废了,陆母说话竟然还如此的趾高气昂,叶蓝蓝觉得她简直是搞不清状况。

现在该是陆家求着她嫁给陆远才对吧。

“我呸,你慢慢冷静吧,我们家阿远才不会要你这种女人!”陆母直接挂断了手机。

叶蓝蓝被她气的不轻,她这种女人?她是哪种女人!

……

朵儿自从次和凤连城不欢而散后,她的情绪一直较低落。

今天经理再次让她和主管去连城集团洽谈项目,同时还带了两个公关部的同事。

本来朵儿没什么精神,在看到武原也去后,她的脸便多了一份笑容。

路,朵儿一直在和武原聊天,到了连城集团后,她很明显的又变得沉默了许多。

“怎么了?”武原皱眉看着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