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番外1夜琛篇27

小说: 我的风情女友们 作者: 小刀有话说 更新时间:2018-02-03 04:48:24 字数:3895 阅读进度:950/2125

宁雨儿今天想做一条鱼,早早的她便去早市把鱼买了回来,准备洗的时候,她突然感觉一阵反胃,她连忙扔下鱼,跑到门外吐了起来。

她感觉自己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她难受的起身,最近她好像看到味道重的东西都会反胃,今天更严重了。

她有些怀疑,莫非她是得了什么病吗?

这次她戴着口罩把鱼处理好,不能再红烧了,她干脆炖了汤,把锅定好时,宁雨儿便回房间去睡觉了。

这一睡,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她看着外面黑了的天,无语的摸了摸额头,最近她也越来越嗜睡了。

每次睡着都很难醒来。

宁雨儿觉得,自己真的可能是得了什么绝症。

到厨房盛了点鱼汤喝了,走进客厅的她打开电视开始发呆。

其实电视节目她并不看的,她只是习惯了开着,这样才不会显的那么冷清,而且宁雨儿其实很胆小,每天晚上还是会害怕。

但是她也明白,她必须学会一个人坚强直来。

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可能永远陪着她。

手机响了一下,她拿出一看,是她的编辑发来的短信。

“宝宝,有个好消息,你的书我帮你联系了出版。”

“没空修书。”宁雨儿简单的回了四个字。

对面的编辑立刻发来无数个发火的表情,可见她此时的情绪有多崩溃。

%¥……&*@#……&*

宁雨儿看着编辑疯狂的吐槽,把手机扔到一旁干脆不看了。

编辑发完火,最后来了一句,“我找人帮你修。”

宁雨儿想了想,说道,“不想出。”

编辑在对面吐血了。

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有才任性了。

宁雨儿的小说现在非常受欢迎,受到千万读者的疯狂追捧,大家都被书中主角单纯的性格,对爱情的纯粹和那种执着所感动。

宁雨儿将声音关掉,不再看编辑发来的消息,她打开手机上的相册,一个许久未见的脸恐出现在她的眼前,霎那便让她红了眼眶,眼泪几乎是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

阿秦,你最近好吗?

是不是没了我,你才能活的轻松一点。

屋内的灯突然灭了,宁雨儿被吓了一跳,她猛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紧张的看着门口。

她立刻跑了过去把门锁死。

果然,她刚锁上门,便听到有人拧门的声音。

宁雨儿被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外面有钥匙哗啦啦的响声,宁雨儿感觉自己似乎要虚脱了,她立刻从里面反锁了房门,还好里面还有铁链的保险链,宁雨儿又迅速的将保险链也扣上了。

宁雨儿听着外面钥匙插入钥匙孔的声音,然后是拧动的咔咔声,她问道,“什么人,我要报警了。”

宁雨儿拿出手机,颤抖着指尖拨打了报警电话。

外面的人听到她报警的声音,立刻逃走了。

跟警察说了情况,外面的人也逃了,宁雨儿像虚脱了一下坐到了地上。

她像疯了似的拨打了夜琛的电话。

夜琛还没有睡,他正半倚在床头休息,最近他一直在找宁雨儿,整个人已经是身心俱疲。

手机的铃声让他立刻接起了电话。

“雨儿,是你吗?”

夜琛的声音传来,宁雨儿立刻轻泣出声,但也让她猛然回神,她在干什么,说好了不再打扰他的。

她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夜琛听到了里面女孩的哭声,是她的声音。

可是下一秒,电话便被挂断了。

夜琛的心跳已然停止,他迅速的把电话回拨,但是里面传来已关机的提示。

他不死心的继续拨,依然是关机。

几次三番后,夜琛再也坐不住了,连外套都没穿,便跑出了家门。

雨儿在哭,她发生什么事了?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这个认知就像一只大手狠狠的慑住了她的心脏。

……

敲门声响起,这次外面来的人是警察。

宁雨儿小心的确定了外面的人确实是警察后,才敢开门。

一个女警察走了进来,询问她事情的经过,另一个男警察把匪徒留在门上的钥匙戴着手套取了下来,准备带回去提取指纹。

“你就自己一个人住这里吗?”两名警察坐在她的对面询问。

宁雨儿点了点头。

“多大了?”

“十八岁了。”

“亲人呢?”

“父母去世了……没有亲人了。”宁雨儿低声回答,说这话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觉得小姑娘太可怜了,没有父母,一个人生活。

二人又陪了她一会儿,了解好了情况,叮嘱她务必要把门锁好,便离开了。

宁雨儿躺回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一早,她是被敲门声惊醒的,原来是昨天那两个警察,他们来告诉她,那个坏人已经抓住了。

那个人就是镇上一个游手好闲的流氓,在房东家偷了钥匙,昨天本来是想对她图谋不轨的,幸好她反映快,迅速的反锁门,又用上了保险链,如果她慢一步,让那个人进来,后果会不堪设想。

那个人已经被抓起来了,房东也来了,不停的向她道歉。

宁雨儿没多说什么,回去后,原本在院子角落玩耍的小猫咪们立刻跑了过来,聚在她的脚边。

宁雨儿蹲下身看着这些小猫,心情却因为昨晚的事低落无比。

自从出过事后,宁雨儿晚上会早早的锁门就不再出去了。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

宁雨儿总感觉自己好像变胖了一些,尤其是腰和小腹的肉多了。

她有些奇怪,最近自己也没吃多少东西啊,怎么会变胖呢。

她也没太在意。

这天晚上,半夜睡着觉,她突然被恶梦惊醒,她梦到夜琛满身是血的向她走过来。

宁雨儿坐在床上,惊恐的开了灯,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的她觉得已经彻底的窒息了。

胸口好痛好痛,怎么会这么痛,这种锥心刺骨的感觉让她全身都在发抖,她突然就哭了起来。

……

医院内。

夜琛出了车祸,白夜,江心语和凤易寒守在手术室外,都在紧张的等待着。

自从宁雨儿走后,夜琛几乎都不怎么休息,每天都在寻找她,今晚晚上,他突然发疯一般的开着车出去了。

半夜,便传来了噩耗。

握说车祸很严重,他被一辆大货车追尾,又和前车相撞,他的车几乎被压扁了,如果不是车子质量好,估计里面的人会当场死亡。

夜琛被送来的时候,也是奄奄一息了,全身都是血,一度没了生命体征。

江心语哭的都快昏厥了,凤易寒一直抱着她。

修罗快步的走了过来,和凤易寒低语了几句。

“语儿,有雨儿的消息了。”

修罗说一个月前有个女孩半夜遇险报警,那个女孩和宁雨儿很像,他便去确认了,确认了她就是宁雨儿。

白夜也猛的站了起来,匆忙赶来的简初和简云易听到这个消息,对视了一眼。

三天后。

宁雨儿正在院子里喂小猫吃东西,最近她总是觉得心神不宁,尤其是那晚做了那个可怕的梦后,更是寝食难安的。

院子的门被推开,宁雨儿看着走进来的简初和简云易,猛的站了起来,可能起身太猛了,她觉得头好昏,差点晕倒。

简初连忙过来扶住她。

客厅内。

简初和简云易坐在那里,沉默着不说话。

宁雨儿给他们倒了水,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了?是怪我不辞而别吗?我也是没办法,如果让你们知道我在哪,阿秦他……他也会知道的。”

简初抬起头问道,“你最近怎么样,身体好吗?”

“挺好的,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宁雨儿连脸色都红润了一些。

简初紧张的看了一眼叔叔,不知这件事要怎么和她说。

“你们到底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宁雨儿察觉到二人情绪上的不对劲。

简云易抬头看着宁雨儿,表情严肃的说道,“雨儿,你要坚强一点。”

宁雨儿听了他这话,猛的站起身,那晚的梦让她全身的细胞都紧张起来,“阿秦……出事了?”

简云初点了点头,“车祸,很严重,已经昏迷三天了,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

简去初的话还没说完,宁雨儿便觉得周围的东西开始疯狂的旋转,她看到简初焦急的向她扑了过来,但是她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宁雨儿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夜琛,她不顾医护人员的阻拦,疯了一般的跑到了重症监护室外。

隔着那层厚厚的玻璃,宁雨儿终于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男人,可是他却躺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了。

“阿秦,阿秦……”

宁雨儿哭的几乎要再次昏倒,那种痛,撕心裂肺,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打碎,刺穿了她的皮肉,让她变的血肉模糊。

“雨儿,你要坚强一些啊,夜叔叔已经这样了,你不能再有事啊。”简初红着眼睛劝她。

以前简初看电视上的人说这些话,都会非常的不屑,觉得说这些没用,根本安慰不了人,可是事到临头他才发现,除了这些,他没什么可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