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只能当个意外

小说: 我的风情女友们 作者: 小刀有话说 更新时间:2018-02-03 04:22:51 字数:3615 阅读进度:820/2057

凤易寒那一刻心慌到腿软,他好怕她就这样像五年前那样消失在他的生命当中。

飞快的下了楼,站在楼梯上,他看到了正在摆餐具的女子,晨曦中,她的侧颜是那样的美好,眼睑下那淡淡的青色显示出她的疲倦。

江心语听到声音,向楼上看了过去,她怔了一下,说道,“洗漱好来吃早餐吧。”

凤易寒看着她柔和的面容,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他连忙掐了自己一下,尖锐的疼提醒着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不舍的凝视着她的容颜,直到江心语再次进了厨房,凤易寒才转身上楼,走进客房,他有些怔忪的看着昨夜二人肆意缠-绵的小床,胸口一片炙热。

进了浴室,凤易寒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下了楼,早餐已经上桌,许老笑呵呵的看着二人,说,“你们两个要不要再留下来帮我做一天的活啊?”

凤易寒当然愿意,他有些不确定的看向一旁的女子,江心语笑着说,“今天恐怕是不行了,工程现在处于停滞状态,我必须早点回去把错误改过来,让工程继续下去,我改天再来拜访您。”

许老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凤易寒心里则是非常的遗憾,如果可以,他真想就和她住在这里,永远都不离开了。

吃过早餐后,二人告别了许老,开着车离开了。

江心语依然坐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也不说话,凤易寒把车开出了一段距离,车子突然停在了路中央,江心语猛的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车子好像抛锚了。”凤易寒试着打了两次火都没有打着。

江心语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是不是得叫救援。”

“我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你在车上坐着不要动。”

凤易寒推开车门下了车,他打开车子的前盖看了看,江心语在凤易寒下车的瞬间,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紧握成拳的手也慢慢的松开。

她重重的喘息了两下,没有人知道现在和他在一起她是多么的紧张,她难受的闭上了眼睛,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必须尽快解决这边的事,然后马上离开这里。

或者她回去后直接离开,让公司的其他同事过来处理这边的事。

昨夜,她只能当个意外……

凤易寒过来拉开了车门,江心语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怎么了?”

“车子可能修不好,你去驾驶位松了手刹,先把车停到路边。”凤易寒看着她被自己吓了一跳的模样,胸口一阵闷痛。

“好。”江心语下了车,坐到了驾驶位,松开手刹,凤易寒来到车后,开始推车。

车子慢慢的移到路边,江心语连忙踩了刹车,将手刹拉好。

轰隆隆几声巨响,江心语向外看去,刚刚还晴好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看来马上就要下雨了。

副驾驶的门被打开,凤易寒坐了上来,他刚上来,豆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眨眼间便是一阵狂风暴雨。

甚至连前路都看不清。

“你没事吧?”江心语知道自己不该去关心身旁的男人,可是看着他苍白的脸,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胸口有些闷,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五年不见,他的身体好像差了许多。

凤易寒喘息着摇了摇头,“没事,老毛病了。”

“老毛病,你有什么老毛病?”江心语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胸口突然传来一股窒息般的刺痛。

她突然有些痛恨自己,明明二人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为什么还要因为他的事而痛?

凤易寒摇了摇头,不打算多说,江心语突然就想起上次他洒在路上的药,“你的药呢,你吃一颗。”

“不用,我能忍住的。”凤易寒继续摇头。

“干嘛要忍,有药为什么不吃?”江心语突然有些生气,他一定要这样吗?手生气的伸过去,在他身上找药瓶。

“语儿,别!”凤易寒连忙要拦住她。

“你身上是什么?”江心语刚刚摸到他身上是凹凸不平的。

“没什么,不是我不想吃,这药不能多吃,对身体有副作用,能忍的时候尽量要忍。”凤易寒解释。

“……”江心语脸色难看的看着他,眼睛酸涩难当,眼泪就那样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

就连她自己都是那么的措手不及。

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她立刻就要转过脸,擦掉脸上的泪水,凤易寒已经捧住她的脸,“语儿,你是在心疼我吗?”

“我才没有,你多想了。”江心语打开他的手,转过头不再看他。

“语儿,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发誓,这次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再也不会分开了。”凤易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不可能!我不会再和你在一起!”江心语摇头。

“如果我说五年前我是被逼才会那样对你的……”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江心语突然捂住了耳朵,她不要听,不要再听他的花语巧语。

江心语转身拉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凤易寒被吓了一跳,连忙也跳下了车,江心语想冒雨离开,凤易寒连忙拦住她,暴雨将二人瞬间淋湿,“语儿,你要去哪,现在雨这么大,会有危险的,听话,上车。”

“我不上,你回去吧。”江心语推开他,固执的向前走。

凤易寒一把抱住她,“你现这样很危险,先跟我回去。”

凤易寒不打算再由着她,他能懂她的害怕她的恐惧,五年前,是他将她伤的太重了。

他不怪她,一点都不怪她,他只是心疼……

江心语被凤易寒拖回到车子的后座,还好凤易寒准备的比较充份,衣服毛巾都有,他拿过一条大毛巾替披在她的身上,拿过另一条替她擦头发。

“后面还有给你准备的衣服,一会儿把湿衣服先换下来。”凤易寒摸着她冰凉的小手,心疼至极。

江心语闭着眼睛不说话,任由他擦着,只是心里的痛感越来越明显,让她不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先把衣服换一下。”凤易寒拿来了衣服,交到她的手上,“快换,不然会着凉。”

他倾身上前,把车内的暖风打开。

江心语捧着衣服没动,凤易寒见状无奈的叹息一声,“你放心,我不会看。”

他转了个身背对着她。

江心语红着眼睛,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打算换上干衣服。

就在她刚把湿衣服脱下来的瞬间,车子突然晃动了一下。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连忙用衣服遮住了自己,凤易寒也连忙回身,将她搂在怀中,皱眉看向周围,“没事,别怕,可能是有动物撞到了车子,应该没事。”

“嗯。”江心语应了一声,尴尬的就要离开他的怀抱。

凤易寒的脑子瞬间一热,手上那滑腻的触感,是她细腻的皮肤,昨夜他疯狂占有她的一幕再次涌现到脑海当中,当时他实在控制不住了,即便知道她疼,他还是很用力的……

“语儿,还疼吗?”他把唇贴在她的耳边轻问。

江心语反映过来他问的是什么,脸颊一下子红了起来,“你放开我。”

凤易寒哪里舍得放开她,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情不自禁的咬上她的耳垂,“语儿,你好香,我想你。”

“凤易寒,够了,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江心语用力的将他推开,身上都变成了粉色。

凤易寒喘息着,眼睛扫过她的小腹,当他的目光落在她小腹上那道疤痕上时,黑眸微微的收缩,手一下子抓住她,吃惊的质问,“这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江心语连忙用衣服挡住那道疤痕,那是她生西言西吾时留下的疤痕,当时她怀的是双胞胎,那时她的身体被唐少卿折磨的已经非常的虚弱,再加上生产时难产,最后不得已只能选择剖腹产。

这才将两个宝宝顺利的生了下来。

当时的情况,真的是九死一生,所有人都以为她活不了了,就连她自己都是那样认为,她哭着求医生,一定要保住宝宝,她求夜琛如果她死了,就替她照顾宝宝……

“语儿,难道你……”凤易寒的脑袋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可能,就连他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到了。

“这是阑尾炎手术留下的疤痕。”江心语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眼睛却是又酸又涨,她有时候真的很痛恨凤易寒。

在她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为他生下宝宝的时候,他却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而陪在她身边的,是另一个男人!

阑尾炎?

可是阑尾炎需要切开这么长的伤口吗?

虽然那个伤口已经很淡的,但是可以看出,那个伤口不小。

凤易寒的目光上移,落在她肩膀上那个子弹的伤痕上面,他的瞳孔微微的收缩,那是……五年前的枪伤留下的!

他的目光紧紧的凝视着那个伤疤,很奇怪,语儿的身体明明是不留疤的体质,为什么这个疤痕却是如此的鲜活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