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27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33 字数:2739 阅读进度:28/30

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目光再次聚集到他身上,不过我很快就适应了过来,以这小子的个性,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我都不感觉奇怪了,印象中他又不是第一次语出惊人。

肥城不以为然,显然也习惯了这小子的那一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戏道:“噢?那敢情你是百年的粽子爷,在这里呆憋屈了,隔三差五地出去溜达溜达?那这都到了家门口了,不请几位进去坐坐?”

观山月不理他,满脸疑惑地带头向前走去,我们紧随其后,他之前的那句话怎么听都感觉是戏谑之言,但我还从未见到有人开这么大的玩笑还能如此严肃一本正经,他的种种作为越发让我困惑不解,徐徐地在绽放着他谜一般的背后。

他的脚步很慢,边走边四处观摩着,不住地喃喃自语,又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我们一帮人很快尾随他来到了前室。我此刻甚至感到有些好笑,我们好像不是来倒斗的,倒像是在尾随他这个导游在参观墓室。

我估算了下这里位居地下的深度,一般汉墓深度在十二米,再加上先前往下攀爬的一截,我估计我们所在的位置至少是地下二十米的深处。但这里一点也不显得潮湿,在湖南这样多水多雨的地带,这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我估计这墓墙至少有两层,里面可能填充了防水的石蜡等物质。

突然,那小子的脚步停住了,呆呆地望着前方出神,我心道怎么回事,该不会找到棺椁了吧?于是赶忙凑上前一看,前方赫然是一个硕大的错综交错的物体。呃,我实在没法形容这个物体,也没法去给它命名,所以只能称呼它为物体,我确定这是我从没见过的一种东西。

这东西大概有两米多高,由一根粗大的底座固定在一座石台上,上端是条条曲形的扁平状金属长条,绕城了一个近似球形的空心体,长条的排列并没有什么规律章法可言,只是不脱离球形的范围而已,属于一个整体的立体表面。此刻看着它,就像是看着一件抽象派的艺术雕塑作品。

“这是地球仪吗?那时候就有这先进玩意了?谁说那什么破布发现的新大陆,搞不准是咱们祖先,这重大发现你们别跟我抢功。”肥城的反应挺大,像见了外星人类似的跑上去,伸手就摸着那玩意道,一边摸着一边还似乎在找着什么。

我看他那样子感到好笑,忙对他道:“是像你说的那玩意儿,怎么你在找你老家在哪吗?你得往上,别南北半球不分!嘿嘿,搞不明白你怎么突然对这玩意有了兴趣?”

肥城立即道:“嗨!倒斗的整天接触的除了明器和泥,不就是地图嘛,这叫职业敏感,我得瞅瞅这老祖先的玩意准不准,别把咱中国和老美老英给整成邻国就笑话大了!”

鲲叔招手示意他打住,仔细看了看那东西严肃地道:“你们别瞎扯,这玩意根本不是什么地球仪,这是浑天仪,专门观测星象用的!”

浑天仪?这玩意我只在博物馆里见过一次,是东汉时期张衡发明的那种的仿造版,印象中好像也不是眼前这东西这个模样,不知道是我孤陋寡闻了还是这东西到了明朝改进了许多。

鲲叔继续道:“这是根据天上的星象位图专门制造出来的仪器,就是为了观测星象的,看来这里的主儿很可能是个同行啊,不过这能观测星象的,这风水的道行肯定比我们高了不知道有多少!”

鲲叔话一说完,胜男突然叫了一声,我们被她的声音一吸引,目光都转向了她,但见她抬头望着墓顶,一副惶恐的样子。我赶忙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顶端,仔细一看,顿时也吓了个结实。

蛇!我打了个寒颤,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浑天仪正上方的墓顶上,竟然盘着一条碗口粗的三眼大蛇,样貌极为凶悍。我平素里最怕的就是这类浑身是肉没有腿、长相吓人的爬行动物,这猛然看到头顶上一条大蛇,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好几步,生怕它从墓顶上掉下来似的。

众人也都吓了一跳,一个劲地往后退远离那东西,只有那观山月纹丝不动地站在那,盯着那大蛇出神,我好奇地再望了望,突然发现那大蛇只剩了头部和尾部,中间的身躯竟然消失不见了。再一看,才发现这根本不是真蛇,而是巨型的蛇绘,因为光线的缘故,加之蛇绘过于写实,我们第一眼几乎都把它当成了是真蛇。

三眼巨蛇盘绕的区域,位于浑天仪的正上方,星罗棋布地点缀着许多的亮光点,手电一照即反射出绿色的光,像是满天的星辰。巨蛇盘绕成了一个圈,一口咬住了自己的尾巴,它的中间大部分身体用了另外的颜色,只有在靠近浑天仪的地方观察,才能看到完整的巨蛇图像,偏移了位置则迅速隐去,只能看到首尾。

“这是星象图吧?就是用浑天仪记载观察的那种星象图!”孔明灯半肯定地道,边说边把目光瞄向了那观山月身上,“什么人把这样的星象图刻在了墓顶?他想用它来表达什么呢?”

我一听也是疑惑顿生,目光又锁定到那星象图上。在我国古代,占星术是比风水术更为玄秘神奇的一门奇术,传闻中的占星高人,能夜观天象,预知人间万象,足不出户,就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人都可谓是其中的高人。

不过传说中有很多夸大离奇的成分存在,可信度并不高,星象图之类的运用,很大程度上是和风水术玄学结合的,而出现在墓室中,毋庸置疑是和古墓的风水有极大关联,但它却显得更高深莫测,即便鲲叔他们寻了几十年龙,点了几十年穴,对这东西恐怕也没有任何研究。

所有人由原来的惊愕变成了茫然,只有那观山月一声不响,依旧紧紧盯着那星象图出神,就像盯着自己引以为傲的一件艺术作品一般。鲲叔也皱起了眉头,盯着星象图的目光也变得异样起来。

我有点按捺不住上前问道:“鲲叔,怎么个情况?这东西是个什么来历?”

鲲叔回道:“这我还真不敢肯定,你鲲叔叔对这些星象图没什么研究,倒斗的不太用不上这些玄乎的东西,不过……!”鲲叔欲言又止,指了指那星象图的位置比划着画了个圈道:“这三眼蛇应该是某些地方崇拜的某种邪神,你看它首尾相接,很有那么个起始轮回的意思,闹不好还真有什么玄机在里面呢!”

鲲叔说着转过头,对着那观山月问道:“兄弟,你怎么看?”

关山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只顾着自己盯着那东西发呆,我看着有些不爽,就待上前继续盘问,鲲叔一把按住我,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打住。

突然那观山月自己开口了:“这好像是太极阴鱼眼!”

太极阴鱼眼?我望了望那小子,又望了望鲲叔,突然注意到鲲叔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我不明白鲲叔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只见他仔细将星象图再次端看了一番,不可思议地盯着那观山月道:“真的是?你怎么知道在这个地方?难道……!”

我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观山月没有再回答,转身走到了一边不再理睬我们。孔明灯上前想问鲲叔什么,鲲叔做了个刀劈的动作,这是示意我们不要多问。

我心道这里定有隐情,可能和鲲叔的老底子有关,这些事情他连我都不一定会告诉,眼下自然不会当众提及了。我很自觉地打住,忽然周围传来了肥城的声音:“我说你们几个别在那俗人自扰了,整点正经的,奶奶的这大一棺材,敢情这也是个腐败享乐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