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24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31 字数:2745 阅读进度:25/30

众人皆无语,我望着鲲叔点了点头,只听得他道:“这是西南中缅边境地区的一种植物,名叫婆罗耶,这是西南丛林深处一些少数民族专门用来执行死刑的树!”

鲲叔的进一步解释让我明白,这种树古时在西南某些地区被当地人奉为邪神,它的根系非常发达,当地人认为它是没有尽头的,一直通向地狱,所以他们会在这树上执行死刑,处决犯了大罪的人或者战俘,最后把尸体挂在这种树上,让他们的灵魂随着深入地狱。

鲲叔说得轻描淡写,显然不为这所畏惧,我倒是立即想起了那铜鼎上刻的图案,正和鲲叔说的情形一致。肥城反应挺大,伸出脑袋举着手电又往底下照了照道:“乖乖,那要照鲲老大你的意思,这玩意还真的是通向地狱的?那这树不成了地狱那些恶鬼的楼梯了吗?”

我不以为然,转头对鲲叔问道:“鲲叔,你刚才说的这什么连环套的局,这是个什么意思啊?这个还是不是真的刘伤王陵了?”

鲲叔没有回答,只看了看一旁的胜男和大胡子,不过他并没有忌讳什么,混迹绿林时间长资格老的人,对竞争对手会有一种带有轻视成分的包容性,一般在行业里地位高的人不可避免的都会有。鲲叔随后又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就让人难辨真假了,这里的风水局很大,但墓室内部又糙得不符合刘伤这种高地位的人,所以一般人就会怀疑这里了,其实我们之前看过了,这里其实是个鱼目局。”

鱼目局?我一怔,不敢相信地望了望鲲叔。所谓的鱼目局其实也是一种伪装欺骗的把戏,大多数人都知道鱼目混珠这个词,意思是以假乱真,但鱼目局却不是以假乱真,而是以真乱真,就是在真实的东西里掺杂大量的假信息,让你以为这东西就是个假的,但其实它却是真实的。

按着鲲叔的理解,这个斗风水局极大,疑冢的可能性不大,但墓室的规格和气势却远远不足,这其实是要我们相信这里不过是个疑冢,而其实这是个真实的墓穴,鲲叔认为它在看似疑冢的基础上又作了文章,将真实的墓室就隐藏在所谓的疑冢之中。

我们都听得有些稀里糊涂的,鲲叔却指着那深不见底的坑洞肯定地道:“如果不出我所料,这个深洞里肯定有名堂的,说不定……!”

鲲叔顿了顿,肥城呀了一声惊道:“你的意思是刘伤把自己的棺材藏这底下?我靠,那他不是自己想着下地狱吗,这恐怕不会吧!”边说边把脑袋又往里探了探,举着手电搜寻着。

我倒没什么不相信的,以刘伤这种诡异得让人难以琢磨的性格,做出什么惊人之举都不奇怪。只是我望着那深不见底的黑黝黝洞口便有些为难,照鲲叔的意思我们还得顺着爬下去,这还真不知道到底哪才是尽头,会不会像某些传说中的古树一样没有底儿。这深洞就像是一个井,这棵树就像是从井底长出来的庞然大物,此刻看着它,想着鲲叔刚才对它的恐怖描述,我止不住微微颤抖起来,还真有种灵魂被抽离至坑洞深处的感觉。

可下去是不可避免的了,肥城一听可能有棺椁,这积极性陡然又上来了,鲲叔的意思是要我们沿着这棵树的枝干爬下去,他认为底下如果有棺室的话,应该就不会埋得太深,如果仅仅只有棺椁,那深度会深很多。

肥城一边问候了一声刘伤他老娘,卷着绳子把自己一绑就要上,鲲叔制止住了他,打了两个火折子直接丢了下去,火折子的光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洞底,根本无法判定洞的深度。鲲叔也无可奈何了,但已经下定了决心,对我们一挥手示意我们行动。

肥城拉上了大胡子打前锋,我们紧随其后,大树的上端的枝桠很是茂密,不光有枝干还有硕大的树叶,而越往下,枝桠就越稀疏,往下爬时费劲了许多,我攀得极为小心,真担心这一松手,会不会就直接摔到了地球另一端去。

下了大概不到十米,四周已经成了一片黑暗,我们手电挂在脖子上,借着向下照射的光柱往下爬,光柱所到之处,依旧是和黑暗伴随的一根根金属枝桠,渐渐消失在无尽的深处。

肥城有些挺不住了,他不是体力不支,而是缺乏耐心,眼前要是一副棺材,他肯定顾不上喘气都能给撬了,现在这洞底云深不知处,还指不定是怎么回事,他这急性子就有点顶不住了。这不张嘴一边喘气又一边骂开了:“鲲老大不是说这树就相当于梯子吗,那些被咔嚓的人灵魂顺着这树干就下去了,照理说这地下怨气很重啊,都赶上十八层地狱了,刘伤躺底下那多年了,恐怕都养成千年老粽子了!”

肥城的声音回荡在这空旷深邃的坑洞中,反复回转着渐渐变了声,沙哑可怖得就像真的从地狱里传来的一般。我见他在这危言耸听,刚想让他安省点小声说话,肥城自己又怪声道:“咦,怎么你们闻到什么味儿了没,什么东西这么香?”

肥城原本是爬在最下端的,可他体型太大速度慢,没下几米就被我们几个赶上了,此刻停坐在了一棵枝桠上,伸长了脖子嗅着,样子极为滑稽。

他那模样儿就像是一条嗅着食物香味的沙皮狗,我看了忍不住想笑,突然我上面的孔明灯道:“是有股味儿,还越来越浓了,鲲爷你嗅嗅!”

我一听忙吸了一大口气,什么也感觉不到,不由得叹息自己的道行不够,我素闻西三省和哨子枪的高手们鼻子比狗鼻子还要灵敏,这功夫可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够习得的。

我还在郁闷着,正准备抬头问鲲叔,突然感到一阵淡淡的幽香钻入了鼻孔,我猛地一个激灵大喜,看来我还是天生禀赋啊,这么快就能找到感觉。我正兴奋着,下意识又猛吸了一口,感觉有些不对劲:我靠!怎么还有股香奈儿的味道?这底下的中国粽子难不成用的还是进口的香水?

迟疑间,我只感觉我上方的人加快了步伐,下到了与我平行的位置,我一抬头便看到了胜男的脸,那熟悉的香奈儿味道闻起来更清晰了。

“丫头是你吧?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粉头啊,胖哥不喜欢这味儿,要不给你介绍几款新款的,保证让你香飘四海,配上你那身段模样都能迷倒皇上。”肥城一来劲,开始胡扯八道起来。

胜男对这个油嘴滑舌的肥城好像一直都没什么好感,根本不理他,肥城自讨了个没趣,切了一声继续往下。我在心里暗道这丫头看起来一副清高的样子,倒也不是很有品味的,服装市场里卖衣服的小姑娘清一色用的都这味儿。

“不是女人身上的味道,这味儿有点不对劲!”孔明灯又正色道,我停下了脚步,借着微弱的反射光往上望了望,竟然看到鲲叔的脸色都变了。

肥城嘿嘿一笑乐道:“靠!孔明灯,你碰过多少女人,怎地对女人身上的味儿这么有研究?你那鼻子近些年光闻女人没闻斗了吧,你小子小心玩物丧志,西三省的招牌还得靠你哥几个挂起来呢!”

孔明灯懒得理他,转而对鲲叔道:“鲲爷,我认得这味儿,这好像是尸香!这底下怕是真的有名堂!”

一听他这么一说,我们所有人都停止了往下攀爬,我更是直感到一股凉气从坑洞深处就冒了上来,忍不住往上又攀了攀。只见鲲叔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洞底,好像在搜寻着什么。

我刚要出声,鲲叔突然做了个制止的动作,轻声道:“快,所有人都快灭掉手电,那东西上来了!”我下意识地朝下一望,只见原本黑暗无际的深洞里,出现了一个个闪耀的光点,像极了一只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