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21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30 字数:3674 阅读进度:22/30

一听到这,我们都凑了上去,胜男已经清理出一小块区域,用手电照着观察,她的目光凝聚在那一小块区域上,显得极为专注,也不知道她到底从这巴掌大的地方发现了什么异常。

胜男不声不响地一挥手,示意我们一起动手把更多的地方清理出来,以便于观察。我倒不觉得有这个必要,要说棺椁上倒是会有一些记述的铭文之类,记载着和墓主人有关的事宜,可铜鼎上无非是人、龙、虎、鹿、鸟等动物的饰纹,虽然纹饰有兽面纹、乳行纹、云雷纹、蟠螭纹等数十种,但所表达的无非就是那些统治阶级的豪华璀璨炫目,记录下中华文明史的辉煌而已。

肥城随手扔掉手中的磔面盾道:“这就是个装祭品的箱子而已,图案也不过就是那老一套,你觉得奇怪只能是颖小姐你阅历有限的问题了。”

胜男摇摇头道:“不会的,我觉得这上面的图案和我以前见到的都不一样,这好像不是动物的图案,而是人的,而且好像和一般的铜鼎祭祀也不一样!”胜男边说边动手在上面清理出更大的地方,态度也更加坚决了。

我们一见这都无语,跟着上去配合起来。因为年代久远加之存放环境的湿潮,铜鼎表面的污渍极为顽固,清理起来很费劲,折腾了好一阵,才清理出其中一个表面,勉强可以看得清那些篆刻的图案。

图案模模糊糊的,清晰度很差,好在纹路很深,所以还能看个大概,但我们还是一眼看出了这的确和常见的鼎图案不一样,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单纯的饰纹,而是一副叙事雕刻。

画面最醒目的场景是一处山谷,而且是很深的大裂谷,谷底是一大团浓密的雾气,从雾气中探出很多面目狰狞的脑袋,贪婪地盯着上空。而上面许多身着铠甲的军士,抬着一个个人往下扔,好像在喂食底下那些恶鬼似的。裂谷被刻意地表现出极深的样子,谷底的恶鬼被刻得很大,一个个脑袋足有真实人的脑袋大小,簇拥在一起聚在浓雾中,乍一看像极了一个长满了脑袋的大肉球。而相对的,上面的军士和祭品都被刻得很小,从表现手法上就能看出他们对谷底那些东西的敬畏。

画面显得很生动,恶鬼贪婪地龇着獠牙,军士们的丧心病狂和那些奴隶的绝望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它不清晰,但此刻我看着这些画面,仍有种置身其中的感觉,这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我奇道:“这好像和祭祀有关系啊,这应该是祭祀活动,拿这些活人作为祭品取悦那些地下的恶鬼。这恐怕不是写实的,应该属于夸张的表现手法,底下不见得就是什么恶鬼。”

胜男道:“恩,可能是人们发现这深不见底的裂谷,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所以对它产生了敬畏,于是想象出了底下那些恶鬼的样子,把它们当神灵一样的崇拜!而且你看它描述的规模好像还不小,这种祭祀活动可能受到很大的重视!”

肥城插嘴道:“我靠,那这底下到底什么玩意儿,按这描述的深度,都比那什么洋的海沟还要深那么五丈三尺的,他娘的该不是这底下有个什么斗吧!”

肥城胡扯的话让我一怔,很难想象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性,这世上性格诡异乖张的王侯将相多得是,难保有人异想天开把自己埋这么深的地方,光这地势就足以让所有的盗墓贼知难而退了。可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这铜鼎上记述这些内容是什么个用意?给我的感觉,这些人应该知道这底下究竟是什么东西,而且这东西和他们似乎息息相关,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大张旗鼓地举行祭祀活动,相信这样的祭祀是经常要举行的。

胜男指着那些雕刻的军士和殉葬奴隶道:“你们看这些人的服饰,好像不是汉族风格的东西,还有你们看这四周雕刻的树木,也不像这里才有的。”

那些图案相对来说雕得很小,位置又高根本看不清,仔细一看还真像胜男说的那样。军士身上的铠甲样式的确有些奇特,不像是中原的东西,而且那些植被看起来也更像是热带的品种,我惊愕的同时,不由得开始赞叹女孩子的细心。

我疑心这是西南地区,或者是缅甸境内,因为刘伤曾逃至南越,被南越王又派至中缅边境地区驻守。这东西要真是刘伤铸造的,一定蕴含着极为重要的信息,刘伤可能把在南越的不寻常经历记述在了这上面。

我把我的想法和众人一说,几人都兴奋了起来,肥城顿时一身的干劲,一个劲催道:“那还等什么啊,还不全部扒拉了,他娘的调戏爷们几个,这回得好好瞧瞧这孙子到底埋哪了?”说着已经等不及了,卖力地又在鼎上清出更大的地方。

我们也立即上前,索性将几个面都清理了,果然有更多的叙事图案。一眼望去,接下来的图案看不出和第一次看到的那幅有什么联系,我只感觉怪异的气氛越来越浓重了。

原本的那个巨大的裂谷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幅场景,茂密的莽林中屋舍林立,围绕着一座石头砌成的城池般建筑。但它看着又不像是城池,因为它没有城墙,也没有耸立的建筑群之类,唯一存在的就是一处处耸立的石柱和石碓,好像在按着某种规律排列着,就像传说的巨石阵一般。

许多人穿行在远处的从林中,追赶着犀牛、野马等动物,有的点着篝火烘烤着猎物,从衣着上来看,就像是原始人在进行着狩猎活动,但这些画面刻得很小很模糊,而且位置也在整幅画面的边缘,似乎是无关紧要的内容。

靠近那石城的地方,人们的装束也正规了许多,一大群身着铠甲的军士,手持一种很古怪的刀具列队站立着,其中一个军士被雕得极为高大,高举着大剑,身着的铠甲也迥异了许多,应该是他们的头领。这些人在头领的指挥下,似乎在进行着一种什么仪式。

那头领大剑所指的地方,是一处惨烈的场景,画面不同,但表现的内容却都极为残忍:有的人双手被绑,吊在树上,两个戴着恶鬼面具的人用刀剜着他们身上的肉,鲜血淋漓,有的人四肢被捆绑着架在火堆上烤,有的被扔进了满是毒蛇的坑洞里……场面极为血腥可怖,我看得头皮直发麻,这应该是在执行着严酷的死刑。

再下一幅,场景又有了变化,原先的那巨大裂谷又出现了,一群人在军士的指挥下,好像在裂谷的崖壁上建造着什么东西,整个裂谷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看来工程量还不算小。接着原本光秃秃的崖壁上多出了很多横着的枕木,大概这就是他们所要修筑的栈道。

军士们手持武器,顺着栈道开始往下,那诡异的雾气这时候又出现了,很多军士在顶上用弓箭和石头对其进行攻击,不知道和雾气中的什么东西进行着搏斗。他们的损失很惨重,不断地有人从山崖上坠了下去,但最终他们好像战胜了,抬着战利品顺着栈道往上返回,四周照例是大批的军士护卫,我一看大吃一惊,他们抬着的所谓战利品是一个很巨大的东西,由十几个人一起抬着往上的,竟然像极了一个巨大的棺材。

我还在纳闷,一旁胜男的话又让我更吃惊,“咦!这些人在这底下抢什么东西啊?这些人身上穿的好像是汉人的装束,这是汉人的军队啊!”

我一看,还真是这么个情况,之前光顾着看画面的内容了,还真没注意到这些人的装束和武器,当真是中原风格的。再一看,只见画面的右上角是一驾八马战车,似乎腾云驾雾的就来了,它的身后是一队队整齐的军队,一辆辆的战车,拥着主战车上坐着的一位似乎地位极为尊贵的人物!

八匹马的战车上正襟危坐一位衣着华丽的人物,看这“古者文领、褒衣大裙”的舆服,衣着风格非常像汉朝宫廷内的制式,那人举着手微微指向前方,踌躇满志,一批威武的军士紧随左右,手中所持的武器和身上穿戴的铠甲,进一步向人们证明了他们是大汉王朝的军队。

咦!这个人是谁?难不成是刘伤?在这样的地方,看到这样的画面,结合我之前对这个斗的了解,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个人。这上面描述的难道就是刘伤在南越的奇遇吗?他兴师动众的整这么大动静抢一口棺材干什么,这么深的裂谷里怎么会有棺材,难不成还真有个什么人的墓穴吗?

肥城道:“看清楚了没,看清楚了没!我说得没错吧,人家这是带着军队倒斗来了,好家伙,千军万马这招都玩上了,比咱可威风多了!”

我奇道:“人家堂堂大汉朝王爷,要什么没有啊?非得掘人家的墓干什么,如果这上面描述的是真实的,看这规模整的,还真算得上是兴师动众了,看样子这很可能是他重归汉室以后的事情。”

肥城道:“小子,你可能不知道,这些王侯将相一生荣华富贵享尽了,一个个富得流油,死后都舍不得,还非得把好东西都带进棺材里。像刘伤这类的藩王,在地方上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换成是谁谁也舍不得死啊!”

我一听肥城说的有道理,但生死是自然规律,就算是天子圣人也避免不了这道轮回,刘伤难不成还想打破这自然规律,想搞什么长生不老不成?

我觉得肥城的推断有些片面,自然无法作为事实依据,摇了摇头便继续观察最后一面上的图案,一看不禁失笑。

画面呈现出了一片混乱的场景,无数的军士奴隶,随着山石、草木一同落下,被随之而来的巨大山体滑坡埋在了谷底,画面还特地很形象地描述了一个东西坠落深谷的样子,正是他们之前抬的那副棺材样物体。看来他们的运气不好,或者是他们的动静整得太大了,不知道为什么就遇上了山体滑坡和泥石流,这恐怕是刘伤自己也没预料到的,这也足够他郁闷的了,难怪要用这种方式把它记录在铜鼎上。

“嘿嘿!看来白忙活一场,你再牛逼还不是斗不过老天爷!”肥城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猛拍了一下那铜鼎道。我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盯着那些画面围着铜鼎又转了一圈,停在了第一幅画面那里,打算再详细看一下画面的内容,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第一幅画面的一处诡异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