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19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9 字数:3382 阅读进度:20/30

胜男抬眼望了望我,忽闪着眼睛像在想着什么,肥城看了急道:“哎呀我的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刚才咱四个差点都成了虫子的四盘菜,都同生共死的交情了,你还在那搞什么小秘密啊!”

大胡子道:“恩!这位兄弟说得对,的确,我们刚才在崖壁那探查,发现那连着几根铁链,好像拴着什么东西,而且这东西还能拖动,我们估计是石棺,这就试探着往外想把它拖出来,没想到……哎!”大胡子说完作了个惋惜痛楚的表情,显然同伴的惨死仍旧让他心有余悸。

我奇道:“真的是石棺吗?怎么棺材还藏到山洞里去了?那噬尸菌不就成了墓主人有意设计的杀人机关,而且那后面还通着地下岩洞的殉葬坑,只要温度一变高,很快就会把地下的那些狞虫吸引过来!”我把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墓主人可谓是处心积虑,盗墓贼横竖都逃不过这招双响连环炮。

胜男道:“恩!可我们太低估那些机关了,根本没想到会这样,而且这个墓室太特殊了,和我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肥城嘿嘿一笑道:“唉!这淘沙可不是玩杂耍,靠那么点花拳绣腿就能撑得起门面的,这玩意是个细致活,你们那帮人出手太不讲究,这才会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肥城见胜男神色黯然起来,似乎被压住了威风,又继续得意道:“你们不知道这玩意儿吧?这叫铁索缚崖棺,很多墓主人爱玩阴的,他们故意设置虚棺,在那设套让别人去送死,把自个儿的棺椁放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你看这崖壁上一旦长满那些藤草,根本就看不出还有个山洞,更想不到里面还有棺材。”

大胡子道:“对对对!老大好像也这样说过,我们找遍了这里都没发现棺椁,老大很肯定说里面就是真正的棺椁。”

肥城一见得到了响应,得意地砸了咂嘴,摸出根中华又点上,算是行动前的准备。我对胜男问道:“你刚才说这个墓和你们想象中的不一样,那你们对这个墓到底了解多少?”

胜男回道:“可以肯定的是的确是汉墓,但我又感觉有那么点不对劲,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因为我感觉这里应该是个地宫,但看起来好像没有建完就停止了,这个墓主人难道把自己葬在一个半成品的墓穴里?”

肥城道这好理解,那秦始皇同志死的时候墓还没建好呢,还不是提前就住进去了,这个不奇怪。胜男无言以对,我个人觉得胜男虽然身手不错,但毕竟过于年轻,可能倒斗方面的阅历还是逊色肥城不少。难不成那刘伤也是没等自己的墓穴建好就死去了,然后免为其就地安葬在这半拉子工程中?可这种处心积虑研究巫蛊之术、醉心于永生的人,怎么会这样草草地选择自己最终的归宿呢?

说话间,肥城一根烟已经抽完,随手扔掉烟屁股道:“靠!怎么你们几个又犯教条主义老毛病了,我们现在是在墓里面,每分每秒都处在极度的危险中,讨论不是不可以,但要适可而止。”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了身上的撬杆扬了扬:“多说无益,他娘的行动才是老大!”

我一时无语了,胜男照例是不屑地对他白了白眼,然后几人快速返回到崖壁之前,小心地拉着那黑色的束棺铁链试探了一下。看到铁链我又想起了灵胎冢里那副被铁链裹得像黑线团的石棺,心道这具不会也是这样吧,其实我此刻并不是特别想开棺,好歹我也摸到两件东西了,能顺利出去就一点也不亏,最大的损失也不过是被吓死不少脑细胞而已。

可他们几个人的态度都很坚决,肥城似乎是为财,那两位就不得而知了,我不由得又想起了那观山月对我说的那句话:来这里的人目的得不是单纯的!敢情就我是愣头青,难怪那小子把东西直接塞给了我。

正想着,一旁的肥城忽然推了我一把,抓了根铁链示意我使力,他自己也把铁链往胳膊上一卷,大屁股一抖就身子就往后倾,几人随之一齐用力。

大概是里面的障碍都被刚才的火清除掉了,我们猛地一出力,就感觉到内部一阵松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顺地拖了出来,与石质的地面摩擦着,发出霍霍的声音,听动静还是个不小的主儿。

几人一看如此容易得手,兴奋得都加快了动作,很快,一个庞然大物被拖出了洞口。我一看就吃了一惊,这东西四四方方的呈灰黑色,居然还有四只腿状的支柱,看起来根本不是石棺,而是某种金属物件。

肥城一看也傻眼了,我扭头道:“霍霍!牛逼吹大了吧,歪把子肥虎你又看走眼了,这根本不是棺材,你刚才那套所谓的专业理论见识根本不成立!”

大胡子在一旁道:“奇怪!这不是你刚才说的什么缚崖棺,这棺材底下怎么还给安了四只腿?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这等怪模样的棺材啊!”

肥城一听自是不爽,也不和我们争辩,大手一挥又继续拖,慢慢将那东西移到了距离那洞口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我们快速凑上去。这东西的块头很大,接近三米高,由于长时间地存放在崖洞中,上面布满了紫黑色的苔藓和噬尸菌的那些红色触丝,我们清理掉粘在上面的那些遮盖物,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这根本不是棺材,而是一个巨大的青铜四足方鼎!

“怎么是这东西?”胜男惊愕道:“不是棺材啊,怎么把这东西藏在这山洞里,还设置重重机关不让人接近?”

大胡子道:“这玩意儿是祭祀用的东西,可以用来存放祭品,而这里看起来也很像是个祭祀的场所。有可能这东西造得越大,这墓主人的身份越高,我靠,我看这个的块头,比那司母戍鼎都不知道大了多少!”

我也感到很奇怪,之前我在那祭祀的石室中也发现了鼎,这个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存放在山洞中,而且还设置机关保护,享受了棺椁才有的待遇?难道这鼎有什么古怪?

青铜器中的鼎,原是上古时候极为普遍的烹饪器,其后实用意义逐渐减弱,成为权势的象征物。夏铸九鼎的传说,表明了青铜器在古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这原本以为藏着棺椁的崖洞中,居然是这么个庞然大物,实在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我捅了捅一旁的肥城道:“喂!这回你的猜测不准啊,让兄弟们白忙活一场,怎么的你也得给个解释!”

肥城拍了拍后脑勺道:“这还真不能怪兄弟的水平,只能说这里的主儿是个非常难伺候的家伙,嘿嘿,不过就像哥几个说的那样,设置机关保护这么大一个玩意儿,肯定有名堂的嘛。”肥城卷了卷袖子道:“也罢,既然这主儿不仁,那也不能怪咱不义了,给你来个底朝天,什么都给你倒出来!”

我一惊道:“你是说,这棺椁放在鼎里面?我靠,难不成这主儿把自己当祭品了?”

肥城道:“不能这么说,我们已经领教过这主儿的厉害,所以就不能再把他当正常人看了。我估摸过了,这鼎要是真是空心的,奶奶的哪来这么大的分量?”

我们几个相视一望,觉得好像是有那么些道理,但我一看这鼎的重量又犯了愁,要不是地面平滑,这个大块头我们根本无法把它拖出来的,要真把这么大的鼎掀翻是不可能的。肥城等不及了,往手上唾了两口,搓着手催促着我们赶紧动手。

我上前制止道:“还指不定怎么回事呢,要是里面什么也没有,气力不是白使了吗,还是先看看的好!”

肥城一想也对,把目光转向了那青铜鼎,接着又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小子,你说得没错,你先上去瞧上一眼,瞅准没错了咱们再下手。”

我第一眼看到这浑身漆黑、鬼气森森的金属物,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一听肥城居然还要我爬上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肥城在一旁一边推搡一边道:“麻利点儿保准啥事没有,你看胖哥这身板,能上得去还用得着你吗,你小子既然是实习的就得勤奋着点儿,胖哥我当年第一次下斗,那可是直接就打的前锋,嘿嘿,一仗就打出了歪把子虎的威名……!”

胜男一看肥城再这么下去就没完没了了,一挥手道:“别说了,我上去看看!”我一看胜男抢先了,心道再怎么也不能在女孩子面前丢了脸,于是一扬头道:“还是我上去吧,这点高度算不了什么!”

“那你先上,我跟在你后面吧!”胜男一边说一边已经摸出了壁虎爪,嗖地就甩了上去,稳稳地勾住了铜鼎的边,我拉试了两下觉得没问题了,纵身一跃就攀了上去,没几步就到了顶,我伸出头往里一看,光线太差什么也看不见,我只好暂时将整个身子都攀上了去,就地坐到了铜鼎的边缘。

胜男的动作更利索,三下两下就窜了上来,我伸手把她拉上来,她顺势坐在我的旁边,伸出脑袋就往里看,我对她道动作轻点,我掉下去事小,万一触发了机关让你挂彩就不好了,指不定这里装的不是九转连环炮就是暴雨梨花针。

她一见我吓唬她,嗔怒地努了努嘴。肥城在下面又催开了:“喂喂喂!我说两位,现在可不是培养感情的时候噢,赶紧的先观察敌情,感情你们出去再培养吧!”

胜男转脸对下面道:“里面挺深的,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扔只手电上来吧!”话一说完肥城就应声扔了只手电上来,胜男顺手接过就往里面一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