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17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8 字数:3213 阅读进度:18/30

我一听,还真有一阵声音从那洞口的方向就传了过来,越来越近,像是从地底发出来的,很是杂乱,似乎地底有一大群人在集体行军一般。猛然间我止不住叫出了声,这声音非常的熟悉,好像之前在哪听过。

等我意识过来,心也跟着跳到了嗓子眼,伴着“唧”的一声,洞口处涌出了一汪绿水,向着这边快速地漫过来!我的妈呀,这根本不是什么水,而是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些狞虫,它们密集地聚到一起,像激流一般地快速地压过来,比起之前燎原的火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心道坏了,一定是我们刚好烧毁了那噬尸菌,再加之热量的吸引,这些狞虫无阻碍地大量涌了上来。可等我想到已经晚了,狞虫的感觉极为灵敏,都不带拐弯的,直接奔着我们人所在的位置就袭来。

“我的妈呀!又是这鬼东西!”肥城怪叫了一声往后退了退,他被这东西咬怕了,一见这一大批的狞虫冲将上来,他根本招架不住。但肥城也是个狠角色,他不甘示弱,又取出一瓶白酒,故伎重演搞了个燃烧弹掷了过去。

“嘭”的一声响,狞虫堆里炸开了一片浅蓝色的火焰,那些狞虫避让了一番,虽然不断有狞虫被烧死,但很快大批地又涌了上来,火焰越来越微弱,不一会就淹没在狞虫堆里。

肥城骂了一声还想摸什么家伙,却发现已经没啥阻挡他们的有效武器了,那大胡子大叫了一声:“胜男,快跑!这是鬼狞虫,老六就是被这东西咬死的!”说着还不忘我们,向我们做着赶紧逃跑的警告。

我心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玩意的厉害,但此时却手足无措,被唤作胜男的那女子指着前方窄窄的石桥道:“快阻止它们通过那石桥,不然就来不及了!”话刚说完大胡子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我们紧随其后,立在通向那洞口的石桥前。

我们快速生起了一堆火,拦在了石桥前面,那些狞虫虽然不是很怕火,但火势一强它们也颇为忌惮,一时不敢上前,几只胆大的越过了火障,被我们一脚踩扁。一些狞虫被挤着掉进了沟里,它们不会上墙,沟中的石壁它们爬不上来,只能沿着沟绕着圈子。眼看着身旁可供燃烧的东西越来越少了,火势越来越小,那些狞虫似乎做好了冲击的准备,张开钳子般的大螯跃跃欲试。

肥城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大胡子你们有没有炸弹,直接把这桥炸了,有这沟它们就过不来!”

大胡子一听一把扯过背包就摸出了几根土制炸弹,却皱着眉头道:“不太好办,这石桥这么结实,炸弹扔在桥的表面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得把炸弹紧贴着绑在桥底才行!”

肥城一听大声道:“操!怎么贴在桥底?这么多虫子就等着你冲着喂了,哪还有机会上手?要不你老兄贯彻学习下英勇的烈士们,站在沟底用手顶着炸弹引爆!大不了你死后我每天把你当菩萨拜!”

一旁的胜男被肥城气得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也又急又气,骂了一句道:“靠!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火一灭虫子指定先啃你!”

说话间,又一只狞虫趟过火堆就爬了过来,我抬脚就踩,岂料踩了个空,那狞虫灵巧地一躲,朝着肥城的脚就爬过去,很快窜上了他的腿,一只大螯深深地扎了进去。

肥城说话分了神,一下子躲避不及,疼得嗷嗷直叫,发狠一把扯了下来,朝着对面的崖壁就狠狠砸了过去。他还不解恨,大骂了一句操,一把上前抢过大胡子的炸弹,扯下一颗点着了就朝着对面奋力甩了过去。

肥城这一下用力过猛,炸弹嗤嗤地冒着火焰,撞在了对面的崖壁上,竟然反弹了回来,眼看着离我们越来越近。奶奶的,我当时杀肥城的心都有了,一下子没了其它意识,只感到脚底一软,大胡子大叫了声“小心!”,接着一声巨响,眼前白光一闪,一阵气浪卷着碎石疾速地冲击过来。

慌乱中也不知道是谁猛踹了我一脚,我一头栽倒在地上,这光秃秃的石台上没有任何遮蔽物,我只感到脸上一阵灼痛,耳朵嗡嗡作响,大脑就像坐完过山车一般天旋地转的,全身的骨头似乎都散了架。

这一脚踹得太狠,我连平衡都没来得及掌握,恍惚间,突然觉得我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好像径直在往下滑。我大惊,赶忙伸手一抓,慌乱中什么也抓不到,竟这样重重地摔进了一旁那深沟里,没等我反应过来,只感觉腰部一疼,一个东西重重地压上了我,差点没把我的腰给压断。

我一下子被疼痛弄清醒了,沟里的光线很暗看不清,我从声音辨别出压在我身上的正是胜男,我暗自庆幸着,还好不是肥城和大胡子掉下来,不然这一下五脏六腑都能被压出来。

我挣扎着爬起,在心里快速地把肥城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才突然想到我现在所在的是一个深坑,上面还有无数的食肉狞虫翘首以待呢。

刚意识到这,一只狞虫已经从上面掉了下来,刚好落到我的肩膀上。我几乎想也没想,一把揪住甩了出去,拉起一旁的胜男叫了声跑,无数的狞虫一瞬间像得了什么指令似的,铺天盖地就袭来过来,我们顺着深沟没命地跑着,彷佛是两块磁石,而那些狞虫就像是无数的碎铁屑,被吸引着怎么甩也甩不掉。

我没跑一会就有些顶不住了,胜男虽然轻便许多,但一番折腾也让她有些吃不消,当下娇喘吁吁地道:“这样子不行的,我们必须爬上去,这条沟是环绕一圈的,根本没有地方上去!”

爬上去?我下意识望了望这高度,心都凉了,一时又想到了肥城,顿时咬牙切齿起来。狗日的害人不浅,这时候怎么不懂得追着扔条救命的绳子下来!

我对着上面大呼了一声,得到的回应是肥城杀猪似的惨叫,八成是自身难保,我又气又急,偏偏这时候虫子们毫不客气,不住地往下掉,好像嗅到了沟里的肉香,眼看着黑乎乎的一大片围着就上来了,把我们逼到了墙角。包围圈越来越小,听着狞虫发出的吱吱声,我仿佛已经感到无数狞虫在啃咬我的肉了。

胜男突然一把拽过我,道了声“快!”伸手就去解我的腰带,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忙制止道:“干……干什么?”

“解下你的腰带,你踩着我先上去,然后再把我拉上去!快点没时间了!”

我嘟嚷着道:“那多不好意思啊,你这么娇小,我踩上去你能吃得消……”话还没说完,胜男柳眉一竖道了声“好,那我踩着你!”说完不等我答应,一把扯下我的腰带,纵身一跃,就骑上了我的肩膀,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一下差点压趴下,好在她并不重,我很快直起了身,她迅速踩上我的肩膀,攀上了沟顶的岩壁,最后用力在我脑袋上蹬了一脚便窜了上去。

她穿着矮跟的硬底旅游鞋,鞋跟是铁质的极为坚硬,我脑袋差点被她踩出窟窿来。胜男顺利地爬了上去,转身垂下了腰带对我道:“快点抓住了爬上来,动作快点!”

我一边心道我能像你那样身轻如燕吗,一边伸手抓住了皮带,双脚就奋力往上攀,这腰带又硬又滑,承载了我的重量后,我的手指立即被勒得生疼,身子控制不住地左右摇晃着。这双脚一上攀,屁股就成了虫子的攻击目标,我吃力地爬到一半的高度时,突然屁股一阵剧痛,我下意识地松开了一只手,另一只手再也吃不上劲,整个身子重重地摔了下去。

“哎呀!就差一点,笨死了!再来一次!”我听得胜男在上面懊恼道,我也顾不上辩解了,跺了跺脚就准备再上,突然大腿部的一阵剧痛又让我放弃了,又几只狞虫死死地咬住了我的肉,一转头,但见更多的狞虫坠下了深沟,越来越密集,眼看着就形成了一道水流,而且不断地有虫子已经直接窜到了我的身上。

我忍不住想不叫都不行了,那疼痛可是钻心的,我狠狠地蹭掉它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埋着头就跑,也顾不上往上爬了。这深沟呈四方形,宽度足够,我不至于撞得头破血流,疼痛和求生欲望带来的冲击力是惊人的,我根本不敢停,一口气不知道跑了多远,印象中只记得把一段都跑完了,拐了个弯又跑了一截。

这一阵的折腾把我的体力基本消耗干了,值得庆幸的是虫子似乎并没有跟过来,我松了口气,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呼呼直喘。我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得这里很暗,石台上的光源几乎影响不到这里了,我也感觉不到任何声响,只一会的功夫,我好像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气还没喘够,一种因孤寂而窒息的感觉迅速地袭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怪事啊,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连那些虫子都不再追上来了,难道这里有什么让它们特别忌讳的东西?这样想着一转眼,朦胧间我突然看到我面前的石壁边上,竟然站立着一个人。